伍渭文牧師 – 容易迷失的歸途

講題:容易迷失的歸途 Going Astray on Home Coming Journey

經文:詩篇第95章

講員:伍渭文牧師

場合:香港中文大學崇基學院禮拜堂

日期:2014年3月23日

 

      Audio

我今天的題目改了,但經文仍是原來詩篇九十五篇。我改動原來的題目因為最近馬來西亞航機HM370的迷航,對一百五十一位中國乘客來說,他們在是歸家途中突然離奇迷失。事情發展到現在,我們知道航機極可能是被騎劫,偏離歸家航道。因為有人心裡迷糊,為了某種原因,以數百人的生命作籌碼,偏離歸途。 今天舊約經課出埃及記17:1-7,也是詩95引用的歷史殷鑑,也提到迷失的歸途:以色列人因為不信,心裡剛硬,在曠野迷失飄流,延宕日子,消耗生命,失去四十年的光陰,最後一個也不能進入迦南。詩95: 9-11:「那時,你們的祖宗試探我,並且觀看我的作為。四十年之久,我厭煩那世代,說:這是心裡迷糊的百姓,竟不曉得我的作為!我在怒中起誓說:他們斷不可進入我的安息」

這星期,有關馬航的消息鋪天蓋地,我們和乘客的家屬都一樣心裡焦灼,要是客機真的被騎劫,不是墮機,我們還懷有一線希望。在眾多新聞中,美國CNN引用一位航空專家的一句話,很有啟發性:「所有的飛機駕駛員的職責是啟航、航行和通訊,按這樣的次序」(The duty of all pilots is to aviate, navigate and communicate, in that order) 。 舊約的以色列人和今天的信徒也是在歸家途中的天路客,曠野就是寄居的世上,曠野飄流,就是天路客的旅途寫實。所有天路客也有啟航、航行和通訊。過紅海是起航,洗禮就是過紅海:「弟兄們,我們不願意你們不曉得,我們的祖宗以前在雲下,都從海中經過,都在雲裡、海裡受洗歸了摩西,並且都吃了一樣的靈食,也喝了一樣的靈水,所喝的是出於他們的靈磐石,那磐石就是基督。但他們中間多半是神不喜歡的人,所以在曠野倒斃。」(林前10: 1-5)我們領受聖洗禮的一刻,就開始了天路客的旅程(Aviating) ;我們在地上寄居的日子是航行(Navigating) 。

在天上航行,要與地上的指揮中心保持聯系(Communicating),聽從他們的指引。一架飛機起航時要聽從機場指揮塔,祇有他們才知道何時可進入跑道,下降也如是。航行過程中若經過某國家航空識別區,要聽從當地指揮中心,上報有關航機資料,否則被視為敵對飛機,再越過所屬領空,便有可能被炮彈擊落。1983年一架南韓007號客機,就因為誤闖前蘇聯領空,沒有和地面保持通訊,被導彈擊落,機上269人全部罹難。 保持和地面通訊是空中航行不可或缺的,因為祇有地上的雷達才看得透天上的環境。信徒在地上行經時間,同樣需要天上的智慧。在曠野旅行的客旅都知道,因為沒有明顯的地標,容易迷失,要仰視天上的北斗來辨別方向。我們每主日參加崇拜,就和上主溝通,跟上主說話,也聆聽上主,聽他說話;讓生命從新聚焦,調較方向,免得心裡迷糊。詩篇九十五篇的結構就有這雙向的溝通(Communication)。

結構: 第一至七節第一段,是敬拜者以啟應對答方式頌揚上主;第二段八至十一節,是上主藉祭司以宣講方式訓示會眾;中間的連結是「惟願你們今天聽他的話」,這連結也是詩篇的中心概念。我們為何要聽上主的話呢?詩篇提出兩個正面和反面的原因:1. 我們屬於他,所以要聽他的話;2.  不聽他話的人,不能進入應許之地。 第一段–人和上主說話–上主是我們的創造主和救贖主,所以要聽他的話: 這一段有三個邀請。第一、第二邀請是平行體,可由主禮和會眾應答讀出,表示來聖殿敬拜的歡騰,是外顯的,禁捺不住的興奮。「來啊,我我們要向耶和華歌唱;向拯救我們的磐石歡呼!我們要來感謝他,用詩歌向他歡呼。」(vv. 1, 2)歡呼是激越澎湃的情緒,Eugene Peterson 英譯本 The Massage頗能譯出經文的神韻:來啊,讓我們喊出讚美,把屋頂升起;讓我們操進他跟前,以讚美托高橫樑(Come, let’s shout praises to God, raise up the roof….Let’s march into his presence singing praises lifting the rafters with our hymns.) 。

跟著指出歡呼的原因:「耶和華為大神,為大王,超乎萬神之上。地的深處在他手中,山的高峰也屬他。海洋屬他,是他造的,旱地也是他手造成的。」(vv.3-5) 他是創造主,賜我們生命,他極偉大,超乎一切,可敬可畏。 第三個邀請「來啊,我們要屈身敬拜,在我們的耶和華面前跪下。因為他是我們的神,我們是他草場的羊,是他手下的民。」(6, 7) 是內歛靜態,莊嚴肅穆,以肢體的俯伏和下跪,表達對上主的敬畏。「耶和華的面前」指進到至聖所的前面,面對何等的神聖空間,我們要俯伏,我們要下跪。崇拜從開始的歡騰到後來的靜默肅穆,有點像我們宣召後第一首詩是拼發歡欣的頌揚,到聽完道的回應詩歌較緩慢和安靜,讓我們反思。

崇拜方式多元豐富,歡騰莊嚴並舉,應答直述交替;但激越中不失莊重,興奮中不失謙恭,熱切中不失分寸,以聲音和肢體語言來表達各種情緒。 第三個邀請強調上主是立約的救贖主:「我們是他草場的羊,是他手下的民,惟願你們今天聽他的話。」這話是在西乃山上主和以色列人立約時說的。他們離開埃及,目的是來到西乃山與上主立約,接受上主藉摩西頒下的十誡。出埃及記19: 4-6:「我向埃及人所行的事,你們都看見了,且看見我如鷹將你們背在翅膀上,帶來歸我。如今你們若實在聽從我的話,遵守我的約,就要在萬民中作屬我的子民,因為全地都是我的。你們要歸我作祭司的國度,為聖潔的國民。」

第二段vv.8-11上主和人說話,以歷史作為殷鑑來說明為何要聽他的話: 第一段是敬拜者以第一身說話:「來啊,讓我們」頌讚感恩上主;但vv. 8-11的第二段像祭司的講道,會眾以第二身聆聽: 你們不可硬著心,像當日在米利巴,就是在曠野的瑪撒。那時,你們的祖宗試探我,並且觀看我的作為。四十年之久,我厭煩那世代,說:「這是心裡迷糊的百姓,竟不曉得我的作為!」(vv. 8-10) 詩篇九十五篇前半段是敬拜者對上主說話,歌唱感謝,以聲音和動作,用應答和直述;後半段是聆聽教誨,是上主對人說話。其實,在崇拜中,上主也透過我們和他說話提醒我們,因為詩歌、禱文都蘊含聖經的真理,激勵我們。我們給上主的,上主加倍歸還給我們,這是崇拜的誘發作用。在崇拜中上主除了直接透過講員的宣道與我們說話,也利用我們對他所呈獻的詩歌和禱告對我們說話,誘發我們應有的態度和信心。我們現在看看這詩篇九十五篇的信息。

1. (不能逆轉的啟航) 沒有返回點的啟航 (Aviation Without A Point of No Return) vv. 1-7

詩篇用創造和救贖一起說明我們和上帝的關係,兩者有分別但不能分離,因為救贖是在創造的場景進行。奴役以色列人的埃及政權是現實的,我們可以在現今不少專制政權中,找到他們的基因。要越過的紅海現在還在地球上;被救贖的選民要返回真實的世界,在萬民中作屬上主的子民。 上主是創造主又是救贖主,說明我們沒有辦法逃避上主,沒有信仰的人也要面對生命的主。上主是創造的主,我們同屬被造之物,同屬生物界。生物有開始,也有結束;生物有出生,也有死亡。在哲學的世界,可以談論不朽,無限,完美。但在生物世界,需要生生不息,新陳代謝;人有一生,必有一死。杜甫《登高》詩:「無邊落木蕭蕭下,不盡長江滾滾來」;落葉飄零,無邊無際,蕭蕭而下;不盡長江,汹涌澎湃,奔騰而来。長江後浪推前浪,花果轉眼成污泥。

所有飛機必須有燃料才能起飛,在燃料的標板,有一臨界點—「不能返回點」,PNR (Point of No Return),提醒機師燃料剛剩下一半,此刻尚有可能返回起飛的機場,過後就沒有機會了。但生命的航程沒有「不能返回點」,人可以重返出生的地點,但不能返回過去的歲月,因為作為生物,一開始就不能返回起始點了。

2. 容易迷失的航程(Easily Astray Navigation) vv.8-10

你們不可硬著心,像當日在米利巴,就是在曠野的瑪撒。那時,你們的祖宗試探我,並且觀看我的作為。四十年之久,我厭煩那世代,說:「這是心裡迷糊的百姓。竟不曉得我的作為!」(vv. 8-10) 所有機師都知道,他們才不怕跨越「不能返回點」,因為已經預備了一個機場,可以安全降落,而且有人在那裡等候歡迎。那安全降落的機場就是我們的目標,也是我們的歸屬,我們的家,我們一生都問:我們情歸何處呢?甚麼是值得我們付托終身的呢? 詩篇第九節提到百姓心裡迷糊,一遇到困難就埋怨為甚離開埃及,來到曠野荒蕪之地,他們對情歸何處感到迷惘。

這段歷史就是今天的舊約經課出17: 1-7,地點就在利非訂(Rephidim)—紅海到西乃山最後的駐營地;拔營出發,下一站就是西乃山了。西乃在望了,他們等候很久的聖山就快到了,上主呼召摩西把他們領出來,就是要到這山和上主立約。 但黎明前的一刻總是最黑暗的,他們在最後的一站的利非訂發現沒有水源,怎麼辦呢!我們會因缺水而渴死的。「百姓在那裡甚渴,要喝水,就向摩西發怨言,說:你們為甚麼將我們從埃及領出來,使我們和我們的兒女並牲畜都渴死呢?」(出17: 3)  他們的要求合理嗎?這是生死攸關的缺水,沒有水怎能到西乃山敬拜呢?我們命都不保了!要求是對的,但態度不對。他們懷疑上主不理他們,放棄他們,並懷疑一路持守的信仰;過紅海是極大的錯誤,留在埃及多麼安全。 其實不是第一次發怨言了,出16章他們埋怨沒有食物,「巴不得我們早死在埃及地耶和華的手下!那時我們坐在肉鍋旁邊,吃得飽足,到這曠野,是要叫我們這全會眾都餓死啊!」(出16: 3) 民數記14: 20說百姓有十次之多試探上主。

但恩慈的上主知道他們的需要,天降嗎哪,驅使鵪鶉(quail) 作為他們的食物。 他們也不可能不知道上主會及時給他們水喝的。因為在不久之前,上主將不能喝的瑪拉苦水變甜。「百姓就向摩西發怨言,說:我們喝甚麼呢?耶和華指示他一棵樹,他把樹掉在水裡,水就變甜了。」(出15: 24, 25)

甚麼是試探上主呢?試探上主是不相信上主,希望上主按我們的意思做事。出17: 7「因以色列人爭鬧,又因他們試探耶和華說:耶和華是在我們中間不是?」,詩95: 8「你們不可硬著心,像當日在米利巴(爭鬧),就是在曠野的瑪撒(試探)。」他們不相信上主,除非要看到證據。耶穌在曠野受魔鬼試探:「你若是上帝的兒子,可以跳下去,因為經上記著說:主要吩咐他的使者,用手托著你,免得你的腳碰在石頭上。」(太4: 6) 。不錯,這是上帝的應許,上帝會保護我們,但不是按我們的時間,我們的方法。這是把上主「雙規」:在規定的時間,規定的方法,證明上主是在我們中間。我們不用買醫療保險,因上主會保護我們不生病;病了不用看醫生吃藥,上主會醫治我。當病情愈來愈重時,又會說是我們不夠依靠上主,沒有信心祈禱。試探上主核心問題是對他不夠信心,要「雙規」他,要看看「耶和華在我們中間不是。」

試探上主是控制上主,按我們的時間,依從我們的方法,為我們辦事。詩篇說:他們「並且觀看我的作為」,但經結果是「竟不曉得我的作為」。試探上主是靠眼見,不憑信心;但沒有信心,就不能看見上主的作為。 我們觀察到,每一次百姓遇到困難,就想回到過去埃及的舒適安全環境,埋怨摩西帶他們來到曠野。他們最大的試探是覺得還有「不能返回點」,還來得及返回埃及。但航機已啟航,飛機已越過「不能回頭點」,我們的飛機正飛向新機場降落。

針對這身份危機,詩篇強調以色列人的歸屬:「他是我們的神,我們是他草場的羊,是他手下的民。」(詩95: 7) 荷馬史詩奧德賽(Odyssey) 記述了主角俄底修斯(Odysseus, Uylsses) 情歸何處的旅途。希臘伊薩卡王(Ithaca) 俄底修斯運用計謀,木馬屠城攻陷特洛伊(Troy) 。這位英雄十年離家後思故鄉,因為惹怒海神,歸途風急浪高,漫長迂迴,險阻層層,試探重重。 因為人的愚昧,到達了海港但不能上岸。在歸途中,俄底修斯得風之主埃俄洛斯(Aeolus) 的款待,他把所有的風收在袋裡,並發動西風送行,因而俄底修斯很快就到了家鄉的海港,但同行的人以為袋中收藏了禮物,俄底修斯獨占不給他們,就偷偷打開看看。袋口一開,風就出來把他們吹回原處。他們再三求埃俄洛斯再送西風時被拒,這是愚昧造成的迷途。 俄底修斯也試過一晌貪歡,在溫柔鄉中忘記了家中等候的愛妻。但俄底修斯始終沒有忘記自己的身份,他要歸家。延宕十年,最後回到妻兒身邊。奧德賽是在字典中已成為情歸何處的尋覓,每個人都尋找那安全降落的機場,因為我們一出生就越過了「不能返回點」。

3 . 命運攸關的訊息 (The Communication of Destiny) v. 11

所以我在怒中起誓說:「他們斷不可進入我的安息」(v.11) 這是極嚴厲的警告,我們不能對上主的忍耐視若無睹,硬著心腸拒絕聖靈的感動,否則就失去屬靈的敏銳,愈來會麻木,最後失去悔改的機會。我很喜歡富蘭克林(Benjamin Franklin) 的名言:To err is human, to repent divine, to persist devilish, 犯錯皆凡人,悔改靠神恩,沉溺是魔障。俄底修斯曾經迷途,但沒有忘記他的家;馬可跟保羅到歐洲傳道,因為種種原因中途放棄,但在巴拿巴鼓勵培育下,最後成為保羅激賞的同工。 這些百姓最後一個也不能進入迦南,死在曠野;更可惜是,在一生的生命中,看不到上主的作為:「這是心裡迷糊的百姓,竟不曉得我的作為!」這些死在曠野的百姓,看不到後來約書亞如何把耶利歌城攻陷。他們不明白,人看來苦澀的生命,可以轉化成祝福他人的生命,像瑪拉的苦水變成甜美,供人飲用。他們也不會明白,上主會為跟隨他的人,天降嗎哪,總有及時出人意表的供應。

你知道嗎?你的生命已啟航了,我們生命的起點就是不能回頭點。在地上航行,我們需要聆聽天上的智慧,才不至迷失。今天你情歸何處呢?你要降落的機場在那裡呢?你預備好降落的機場嗎?你有機場給你降落嗎?

今天的詩篇九十五篇告訴我們:上主說:聆聽我話的,必曉得我的作為;聆聽我話的,必得著所賜的安息。

聆聽我話的,必曉得我的作為;聆聽我話的,必得著所賜的安息。

 下載講章︰ 伍渭文牧師 - 當人的心剛硬時 (460 downlo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