鄧瑞強博士 – 等待,不是靜看流水落花

      141109_sermon

講題:等待,不是靜看流水落花 Awaiting Does Not Mean Sitting Still nor Letting Go

經文:馬太福音25章1-13節

講員:鄧瑞強博士

場合:香港中文大學崇基學院禮拜堂

日期:2014年11月9日

 

各位弟兄姊妹,早安。

「等待」抑或「不再等待」,是生命裡的一個重大問題。

有人問我:「我應該不應該和這人拍拖呢?這人不太理想,但我又渴望拍拖。我是否應該多等一會,看看有否更合適的人出現呢?」等待抑或不再等待,一個牽涉幸福的重大問題!

有一次我困在一部升降機裡,那升降機的門半開半掩,但開的程度未夠一人通過。腦海裡閃出兩幅畫面。一幅畫面是:那部升降機忽然下墜。另一畫面是:我拉開那道門,正走過的時候,那部升降機又忽然開動了。我應該什麼也不做,等人救援,抑或想辦法走出去呢?等待抑或不再等待,一個牽涉生存的重大問題!

二十世紀中葉,有一齣話劇叫《等待果陀》(Samuel Beckett, Waiting for Godot,1953年首演),以「等待抑或不再等待」去呈示人生的存在光景。劇中有兩個主角。兩個主角看來都不知應該做什麼?也不知自己在做什麼?甲(Estragon)說:「我們現在幹什麼呢?」乙(Vladimir)答:「我不知道。」甲說:「我們走吧!」乙說:「我們不能走。」甲問:「為什麼不能走?」乙答:「我們等待果陀。」甲有點絕望,然後說:「呀!」

這兩個人在等待一個名叫「果陀」的人。「果陀」是誰,他們不太知道。「果陀」幾時來,他們也不知道。他們等呀等呀,不知等到何時,也不知應做什麼。「果陀」差了一個男孩告訴他們,他今晚不會來,但明天會來。但明天又如何呢?明天「果陀」也沒有來。於是,那段對話又重覆了。甲說:「我們走吧!」乙說:「我們不能走。」甲問:「為什麼不能走?」乙答:「我們等待果陀。」

這是生命的寫照。

我們在等待,等待什麼?等待某些事情的來臨,等待某些理想的實現,等待某個偉大的時刻。這可能是一個漫長的等待,等待的過程可能是單調的。但等呀等呀,「果陀」還沒有來,理想還未實現,偉大的時刻仍未來臨。有人說:「我們走吧!」另一人說:「我們不能走。」「為什麼不能走?」「我們等待果陀。」

然後,這個「等待」抑或「不再等待」的循環又再開始。這個「等待」抑或「不再等待」的疑問又重覆出現。

有人說:「人一出生,便是等待死亡。」

有人等得不耐煩,選擇了斷生命。

這個主題也出現在《等待果陀》這齣話劇裡。那兩位主角實在等得太無聊了。甲(Estragon)說:「我們上吊吧!」乙(Vladimir)說:「多等一會,看看他會說什麼?」甲說:「誰?」乙說:「果陀。」

我們會絕望,是因為我們曾經有希望。從不希望的人,無所謂絕望。但當絕望出現的時候,保持「希望」卻是唯一解藥。

問題是:當等待、等待、再等待,仍等不到「果陀」時,仍要等待嗎?

「果陀」真的會來嗎?

「等待」抑或「不再等待」,是生命裡的一個重大問題。

關於「等待」這個神學主題,主耶穌講了一個故事。這就是我們今天的福音書經課:馬太福音25:1-13。這也是我今天的講道經文。

馬太福音25:1-13:

25:1 「那時,天國好比十個童女拿著燈出去迎接新郎。

25:2 其中有五個是愚拙的,五個是聰明的。

25:3 愚拙的拿著燈,卻不預備油;

25:4 聰明的拿著燈,又預備油在器皿裏。

25:5 新郎遲延的時候,她們都打盹,睡著了。

25:6 半夜有人喊著說:『新郎來了,你們出來迎接他!』

25:7 那些童女就都起來收拾燈。

25:8 愚拙的對聰明的說:『請分點油給我們,因為我們的燈要滅了。』

25:9 聰明的回答說:『恐怕不夠你我用的;不如你們自己到賣油的那裏去買吧。』

25:10 她們去買的時候,新郎到了。那預備好了的,同他進去坐席,門就關了。

25:11 其餘的童女隨後也來了,說:『主啊,主啊,給我們開門!』

25:12 他卻回答說:『我實在告訴你們,我不認識你們。』

25:13 所以,你們要警醒;因為那日子,那時辰,你們不知道。」

主耶穌這個故事,處理「等待」這個主題,不是處理人與人相處的問題,故此,請不要去想:「為何那些聰明的童女不早點提醒那些愚拙的童女多預備油?」「那些聰明的童女為何這般自私,不願意分享?」「那個新郎為何這麼絕情,不開門給那些愚拙的童女?」我們放下這些問題。

這個故事設定一個問題:「在一個必需等待的人生裡,你是如何等待的?」一個明白天國是什麼的人,他會正確地等待。一個正確地等待的人,他活在天國裡。

在主耶穌的故事裡,「聰明的童女」與「愚拙的童女」都是在等待,等待那位新郎,等待一場生命的筵席,等待「果陀」。這場等待很漫長,不知等到何時。黑夜來臨了,她們「都打盹,睡著了」。這場等待可能很無聊、令人很疲累。她們的感覺是一樣的,反應是一樣的。人累了,便睡覺;餓了,便吃飯。無論聰明與愚拙,這都是一樣的。

「聰明」與「愚拙」的分別,在哪裡呢?

經文說:「愚拙的拿著燈,卻不預備油」(25: 3)

為什麼她們不預備油呢?

最簡單的解釋是:她們以為這只是一場短暫的等待。

將一件需要長久等待的事情看成只需要片刻等待,是「愚拙」的。

減肥,需要漫長的運動操練,但我們不能等待,只想快速減肥,吃藥也不夠快,便去做手術「抽脂」,有人因此喪命。這是「愚拙」的,也是危險的。

有些宗教教派,不能忍受天國太遲來臨。他們會用極端手法,即時實現他們的「天國」。像近日的「伊斯蘭國」,便用極端手法,建立他們心中的天國。任何他們看為是「反天國」的東西,都被消滅。這是「愚拙」的,也是危險的。

不能等待的人,容易採取暴力。從效果來說,暴力是最快達到目的的手段。若一個極權的國家對著人民說,若你們不信奉「XX主義」,便被處死,則這國家的人民很快便會表明信奉「XX主義」,當然,我們不會知道這是出於真心抑或假意。若一個人不能等待慢慢工作,慢慢儲錢,他用暴力去搶,則表面上他很快達到賺錢的目的。若一個父親沒有耐性去教導他的孩子,他一巴掌打過去,他的孩子便即時聽話了。不能等待的人,容易採取暴力。

在主耶穌的故事裡,那些愚拙人之所以愚拙,不是她們不等待,而是她們以為這等待只是片刻的等待。她們以為只需等待片刻,她們要得到的東西便會得到了。以為可以即時得到要得到的東西,不用等待,不願意等待,不值得去等待,這些想法是「愚拙」的,也是危險的。因為只有使用暴力,才能達到這種即時效果。

我們活在一個高速的時代,一切效果都是即時的。我們有即食麵,有即沖咖啡,有高速的上網手機,可即時接通世界。我們的耐性越來越低了。上網的速度慢了一點,我們已不能忍受了。若上網的速度只慢了一點點,我們都不能忍受,我們怎能忍受反應慢半拍的人?我們越來越喜歡反應快的人,越來越不喜歡停下來思考的人。動作片越來越受歡迎,要思考的東西越來越受冷落。與其講道理,不如「曬馬」。與其漫長地等待社會改變,不如即時攤牌。簡而言之,我們越來越不能等待,不能忍受等待。這是「愚拙」的,也是危險的。

主耶穌故事裡,那些聰明的童女,她們預備了足夠的油。她們明白,人生需要等待,事情的改變需要等待,她們更明白這等待可能需要漫長的時間。

我想講一個關於「等待」的故事。

在基督教貴格會(Quakers)的歷史裡,有一個很重要的人物,他的名字叫John Woolman(武爾曼),生平年代是1720-1772,他生活於新澤西的殖民地,當時美國仍未立國。他是裁縫,在貴格會的農民和商人中間生活。在那個年代,奴隸為主人帶來很多財富。但武爾曼得到神的啟示,認為奴隸制度是不合乎神的心意的。

長達20年,他努力向貴格會的會友,宣揚解放奴隸的信息。他去到偏遠的牧場,分享他得到的啟示。他寧願禁食,都不吃由奴隸預備或奉上的食物。如果他無意中得到奴隸的幫助,他堅持付錢給那奴隸。

很容易想到,不是人人都歡迎武爾曼的信息。但武爾曼從一個地方到另一個地方,從一個會議到另一個會議,宣講他得到的啟示。他的宣講,造成了會友間的張力,當時的現實是貴格會的會友很多是有奴隸的,但另一方面會友們的心中是有上帝的。現實與理想,利益和上帝,人對真理的順服和反抗,在會友間形成了莫大的張力。貴格會的人是不會採取投票形式去解決問題的,他們認為投票縱使能很快有答案,但這只會令落敗的人收聲,並不能帶來社群裡的真正和平。當然,他們是和平主義者,不會因為某些人有某些看法,暴力地將之逐出教會。長達20年,他們活在這張力裡,他們沒有取消這張力,也沒有以即時有效的方式解決這張力。20年後,他們慢慢地達到共識,就是要取消奴隸制度。20年後,現實與理想的張力,將人心綻開,使人投向正義和真理。這時刻,他們各人是心甘情願地取消奴隸制度的。

要達到這個共識,20年是否太長?

或許,是很長,但貴格會的群體是美國最早解放奴隸的宗教群體。他們解放奴隸的行動,比起美國那場與解放奴隸有關的內戰早了差不多80年。而80年後的那場戰爭,解決這問題的方式是急促而暴力的,製造了多少傷亡,帶來了多少怨恨和遺憾。

(註:上述武爾曼的故事,參閱帕爾默(Parker Palmer):《隱藏的整全》(香港:基道),頁199-201。)

武爾曼的故事,是容讓生命在脆弱的雞蛋裡有足夠時間慢慢孵化。這是需要等待的,這是需要漫長的等待的。太急促的動作,或過早的破開蛋殼,生命便完結了。

愚拙的童女,沒有想過要長期的等待,她們過早破開蛋殼,生命因得不到足夠的孕育時間而結束了。聰明的童女,她們明白等待,是需要時間的。

我們的社會此時此刻在極大的張力中,張力的雙方都在「等待」抑或「不再等待」的抉擇中。當一些需要長期等待的東西被看成是不用等待而當下可得時,可能是危險的、愚拙的。

很多人明白生命在雞蛋中孕育孵化是需要時間的,他們願意等待。但是等呀等呀,等了很久,生命仍未出現,「果陀」還未來,「理想的訴求」還未實現,他們在漫長的等待中灰心了,失落了。我們願意等,但真的等到什麼嗎?

主耶穌的故事,最後一個重點是:請不要灰心,新郎是會來的。

主耶穌說:「所以,你們要警醒;因為那日子,那時辰,你們不知道。」(25:13)

各位,請不要灰心,天國是會實現的。縱使長路漫漫,天國是會降臨的。

各位,在這個看似沒有上帝的世界,請保持對上帝的盼望。在盼望的漫長歲月裡,請堅持實踐上帝要求的正義和仁愛。天國的奧秘,就在這生活中。

我引用關於德蘭修女的一本書中的一段話作結束:

「人們不講道理、思想謬誤、自我中心,不管怎樣,總是愛他們;

如果你做善事,人們說你自私自利、別有用心,不管怎樣,總是要做善事;

誠實與坦率使你易受攻擊,不管怎樣,總是要誠實與坦率;

你耗費數年所建設的可能毀於一旦,不管怎樣,總是要建設;

人們確實需要幫助,然而如果你幫助他們,卻可能遭到攻擊,不管怎樣,總是要幫助。」(引用自Lucinda Vardey:《一條簡單的道路》(新店:立緒文化),頁166-167。)

但願:榮耀歸於聖父、聖子、聖靈。阿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