鄧瑞強博士 – 誰是我的父親?

      160515_sermon

講題:「誰是我的父親?」 Who Is My Father?

經文:羅馬書8章12-17節

講員:鄧瑞強博士

場合:香港中文大學崇基學院禮拜堂

日期:2016年5月15日(聖靈降臨節)

各位弟兄姊妹,早安。

「爸爸」這種人物是很奇特的,你在不同年紀看他,會有不同感覺。你讀小學的時候,會覺得爸爸無所不知、無所不能。他竟然知道地球是圓的,又懂得弄馬桶。你讀中學的時候,會覺得他「識少少、扮代表」。你讀大學的時候,忽然覺得他簡直無知。然後,你一直長大,不知到了什麼年紀,有一天,你忽然覺得爸爸是如此智慧、如此高明。

馬克吐溫講了一段很出名的話,他說:「當我十四歲時,我的父親無知至極,我不能忍受這老人家在我周圍。但當我二十一歲時,我驚訝這老人家在這七年來竟學到了如此多的東西。」( “When I was a boy of 14, my father was so ignorant I could hardly stand to have the old man around. But when I got to be 21, I was astonished at how much the old man had learned in seven years.”- Mark Twain )

在西方,爸爸的命運頗算悲慘。聽心理學家弗洛伊德(Freud)說,西方男子大抵有一「殺父戀母情結」(Oedipus Complex)。在西方,一個男孩子漸漸成長,要建立一獨立的個體人格。在這時,他會發覺父親正是在他之上而限制他成長的人,為了發展個體人格,西方男子有一去除父親影響力的潛在心理,這就是所謂「殺父情結」。對西方男子而言,個性獨立的要求,大於家庭紐帶的力量。

要求個體人格的獨立自主,已是個人主義社會的普遍現象,現在已無分東方西方了。在我們的社會,當年輕人拿起一塊磚頭擲向警察時,「殺父情結」長出的苗已清楚可見。所謂父親、所謂權威,已被看成為壓制個人自主和自由的強權,與之衝突,變成無可避免。

靈修學者盧雲(Nouwen)說,這是「無父的一代」。年輕人越來越抗拒父親,越來越抗拒所謂權威,越來越抗拒既定的體制。他們不聽大人們講的理想,因為大人們本身也沒有理想。他們不想融入大人們所設計的社會裡,因為就是這些大人們將社會搞到一塌糊塗。他們不再珍惜大人們的嘉許,因為大人們根本不明白他們的期望。盧雲說:「他們覺得一切都不對勁,可惜找不著可行的取代方法。所以,他們沮喪失意,通常的發洩方法是漫無目的之暴力,只有破壞卻動機不明;他們或是自暴自棄,與世隔絕。」(《負傷的治療者》,中譯本,頁38)

在美國,很多社會學者稱美國的社會為「無父的社會」,這裡有另一類的「無父的一代」。在這裡,因著種種原因,如:離婚等,造成很多無父的家庭。按某些統計,有43%的美國孩童沒有父親在身邊,這造成很多問題。90%離家出走的孩童,71%的青少年懷孕,63%的青少年自殺,85%行為失常的兒童….等等,皆來自「無父的家庭」。(參:http://fatherhoodfactor.com/us-fatherless-statistics/)

有些人反抗父親,有些人被父親離棄,都成了無父的人。這些人都是孤獨的。孤獨地摸索前路的人,多麼渴望有父親在身邊提著燈,幫助他們看明前路。

其實,我們每個人都需要父親,但不是那種強橫、暴力、剛愎自用的父親。我們需要父親去指示生命真正的高度,我們需要父親去幫助我們揭開存在的奧秘,我們需要父親成為我們背後的鼓舞力量。

問題是:誰是我們的父親?這父親在哪裡?

無父的人在徬徨,在尋覓,生命的靈吹拂大地,讓人體會深藏於天地間的父性。這是天父世界,這世界滲透著天父的大仁大愛。仁慈的天父,正是我們眾人的父親。有了這父親,生命才有真正的靠山。

我們看看今日的講道經文:羅馬書8:12-17

羅8:12 弟兄們,這樣看來,我們並不是欠肉體的債去順從肉體活著。

羅8:13 你們若順從肉體活著,必要死;若靠著聖靈治死身體的惡行,必要活著。

羅8:14 因為凡被神的靈引導的,都是神的兒子。

羅8:15 你們所受的,不是奴僕的心,仍舊害怕;所受的,乃是兒子的心,因此我們呼叫:「阿爸!父!」

羅8:16 聖靈與我們的心同證我們是神的兒女;

羅8:17 既是兒女,便是後嗣,就是神的後嗣,和基督同作後嗣。如果我們和他一同受苦,也必和他一同得榮耀。

這段經文一開始,講到生命的張力。

羅8:12 弟兄們,這樣看來,我們並不是欠肉體的債去順從肉體活著。

羅8:13 你們若順從肉體活著,必要死;若靠著聖靈治死身體的惡行,必要活著。

羅馬書的作者保羅說,生命有所待,有所欠。我們好像等著什麼似的,我們好像被什麼牽引著的。保羅說,我們不是欠了肉體一些什麼,我們沒有必要跟著肉體的指揮棒而活。所謂「肉體」,在保羅神學裡,其實是指人性的脆弱,這脆弱源自人具有必朽壞的肉體,或者說,伴隨人的必死性而有的脆弱。這種脆弱令人尋求自保,這自保的心催迫人去滿足肉體的慾望和需要。這自保的心過強,便會令人成為自我的奴隸。一個自我的奴隸,只看到自己,只想到自己,只感受到自己,只為自己而活。在「我」之外,再看不到什麼。這個「超大的我」,沒有他人,沒有上帝。這是一個拒絕一切父親的孤兒。他是一個永遠浪跡天涯的浪子,他不會回家,因為他看不到家。他不會回歸父親的懷抱,因為他不承認任何父親。保羅說,我們沒有欠這個「超大的我」什麼,我們不用跟著他走。保羅說,「你們若順從肉體活著,必要死」。一種無父、無權威、無他人的生命,在保羅看來,只是一條死路。

保羅講另一種生命,他說:「若靠著聖靈治死身體的惡行,必要活著。」聖靈,天地間促發生命的靈氣。這是吹入沒有氧氣的密室的生氣。聖靈引導我們離開死路,而接上生命的源頭。這有點似戒毒,要將一個人從被控制的生命中拉回來,他好像經歷某種死亡,然後,他才能開展新生。

保羅繼續說:

羅8:14 因為凡被神的靈引導的,都是神的兒子。

羅8:15 你們所受的,不是奴僕的心,仍舊害怕;所受的,乃是兒子的心,因此我們呼叫:「阿爸!父!」

上天有眼,他看見人努力展示生命的內容,看見人拒絕父親和權威,看見人被父親離棄,看見人一個又一個離家遠行,看見人用自己的腳踏出不同的路,看見人走入荒原,看見人因拒絕任何權威或失去權威而不知方向,看見人在孤寂中不斷消耗自己的生命,看見人在死亡的面前恐懼,看見人因自保而越發孤寂,看見人瘋狂,看見人在絕望中死去。上天有眼,他看見人間的一切。上天有情,他不願人間如此。

天上的靈風吹遍大地,生命的靈四處去觸動人的心靈。來吧,走出孤寂。來吧,不要再這麼自我。來吧,對這人間多一點信任。靈風吹遍,讓人體會到一種生命的力量。這種生命的力量,源自天地間最大的一顆愛心。在宇宙間,有一天父,他不忍我們在無父的迷惘和孤寂中死去。在聖靈裡體會這天父的心的人,只要他願意與這天父聯繫,他就成為神的兒女。

這是在生命之靈的引導下的一種新的自覺,原來,就算人間再沒有父親,天地間仍有天父,我們的生命仍有所屬,我們仍可以有回家的渴望。這位天父,仁愛為懷。他不會以大欺小,在基督裡,我們看到他甘願俯就卑微。他不會為了自保而欺壓我們,在基督裡,我們看到他甘願捨棄自己而成全我們。他不會因我們不聽話而離棄我們,在基督裡,我們看到他在我們還作罪人的時候千方百計地拯救我們。縱使人間的父親離棄我們,從使我們反抗人間的父親,仍有一天上的父,他溫柔地看著我們,指引著我們。

保羅說,「凡被神的靈引導的,都是神的兒子。你們所受的,不是奴僕的心,仍舊害怕;所受的,乃是兒子的心,因此我們呼叫:阿爸!父!」這是一種新的生命體會。人生在世,不是無父,而是有父。我們是天父的兒女,不是不自由的奴僕。不是世界各種勢力的奴僕,也不是天父之下無地位的奴僕,而是天父所收納的兒女。奴僕,沒有自由,沒有前景,不能得到任何東西,有的只是恐懼的心。但身為兒子,有身分,有尊嚴,將來要承受父親的產業。在這「無父的一代」,基督徒要成為「有父的一群」。這是一新的人生。

有了新的領悟,人生就有新的責任,保羅說:

羅8:16 聖靈與我們的心同證我們是神的兒女;

羅8:17 既是兒女,便是後嗣,就是神的後嗣,和基督同作後嗣。如果我們和他一同受苦,也必和他一同得榮耀。

我們的心,與生命的靈拍和,就是「聖靈與我們的心同證我們是神的兒女」。經文說,神的兒女,就是神的後嗣,是和基督同作後嗣。基督是誰,基督是天父的心在人間的彰顯。基督彰顯天父的父性,彰顯這父性的大愛,彰顯這大愛的深度。十字架的大愛,就是天父的心。

天地間的生命之靈,感化我們去體會天父的心。天父的心,落實在基督的生命裡。我們若認天父為父,若接受天父的兒女的身分,則我們是過一種新的生活,領受一種新的責任。這種生活,就是像基督一樣生活。這種責任,就是承擔起基督所承擔的責任。

「無父的一代」,拒絕一切外加的責任,視一切外加的責任為枷鎖。聖靈感化人成為天父的兒女,就是讓人從心裡感應天父的心,從而甘心承擔天父的愛的責任。沒有這種人性的轉化,人很難不按自我的私慾而行,也很難像基督一樣背負愛的十架。

基督的受苦,其實展示天父的父性。基督以十架的苦、十架的愛,展示真正的父性。這種父性,其權威的建立,不是以暴力,而是以甘心犧牲的大愛來建立,以愛來感召人順服。這種父性,是明白人的反叛,而在人反叛時,已預備了回家的路。這種父性,展示了人性應有的高度,這高度的極致,就是以生命活出天父的心。

生命之靈感化我們,使我們成為神的兒女,展示像基督一樣的生命,這生命就是為父的生命,展露天父一樣的心靈。在這「無父的一代」,多麼需要有人甘願為父。

為父,是艱巨的工程,要背起十架。在這裡,保羅鼓勵我們,「如果我們和他一同受苦,也必和他一同得榮耀」。為父者,像復活的基督,當完成生命的工程時,能回到天父那裡去。這是我們的盼望。

網上有篇文章:“What It’s Like To Be A Fatherless Daughter”(一個無父的女兒是什麼一回事),文章說:「在我經驗裡,無父的女兒是最孤寂的生命。超乎想像的哀愁、空洞、破碎。總覺得有些東西從我們生命中遺失了。只感到十分寂寞、十分不安全。只感到不值得被愛。」

(參:http://thoughtcatalog.com/shannon-bendell/2015/03/what-its-like-to-be-a-fatherless-daughter/)

或許,我們就是這樣的一個人,願生命的靈帶領我們,去認識天上的父。或許,我們已體會自己是天父的兒女,這時,讓我們效法基督的愛,去成為他人的父親。這個「無父的一代」,需要更多真正的父親。

但願:榮耀歸於聖父、聖子、聖靈。阿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