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豪恩先生 – 我們還剩下甚麼

      170402_sermon

題目:我們還剩下甚麼 What Remains of Us

經文:Ezekiel 37:1-14; Psalm 130:1-8; Romans 8:6-11; John 11:1-45

講員:林豪恩先生

場合:香港中文大學崇基學院禮拜堂

日期:2017年4月2日

一、引言

2016年11月25日,李怡先生以「我們還剩下甚麼」為題在崇基學院週會演講,他引用意見把香港分為兩個時期,其一是「努力興建」的時期,其二是「盡情破壞」的時期,他認為這描述概括道出了香港過去和現在的狀況。「我們所要面對的人生,不僅是畢業後薪資少到難以自己獨立生活,這情形在我那個時代一些低學歷的人也是常遇到的。但在「努力興建」的時代,再困難,再窮苦,社會和我們自己的人生都在「努力興建」,因此總有希望。而到了「盡情破壞」的時代……許多事無法確定,甚至是非也難確定。或者你有你的是非,我有我的。而且各執己見,各自固守自己的天地。不像「努力興建」的時代,大家都在公平的法律和規則之下,不同意見即使敵對意見也可以交流,在共同遵守的規則下各顯神通。現在是世事難料,規則常改,龍門會搬,意見分歧不是通過交流而取得進展,而是對立和撕裂。政見不同,影響到家庭和親友的關係,這是過去的時代不會有的……但是,人生需要面對,時代不容選擇。不是你想生活在怎樣的時代,而是時代選擇了你……人生有兩樣東西,一是困難,另一是困擾。困難是盡所有努力,包括找人合作,包括試驗一百次一千次,總有解決的希望;困擾是看不見解決希望、坐困愁城的煩惱。「努力興建」的時代是困難較多而困擾較少,法律與規則穩定,人們只要努力進取,克服困難,就會有回報或至少有希望,沒有許多掙扎和困擾。現在的世道迷離,是真假莫測,是非難辨,困擾多過困難,迫使我們不可以安居樂業過日子,我們不能不掙扎,不能不思考香港社會與個人前途的去向或去留。從生命價值來說,很難說前者的平庸好還是後者的掙扎好。但是,不論我們對這世道是悲觀還是樂觀,都必須積極面對。」

二、釋經及應用

  1. 覆巢之下,剩下哀和仇

今天,我們讀了四段經課。若我們以相同的問題問以西結先知:閣下生活的時代,你們還剩下甚麼呢?以西結書37章開首如此回答:

37:1耶和華的靈降在我身上。耶和華藉他的靈帶我出去,將我放在平原中;這平原遍滿骸骨。

37:2他使我從骸骨的四圍經過,誰知在平原的骸骨甚多,而且極其枯乾。

對以西結年代的猶大來說,他們還剩下甚麼呢?先知看見的,是遍滿已經枯乾的骸骨的荒野。

公元前 621 年,猶大王約西亞發動改革的第二年,有一位男嬰出生於耶路撒冷一個祭司家庭,取名為以西結。以西結成長於約西亞改革年代,親身見證國力和靈性的中興時期。可惜,約西亞在位第三十一年,被埃及法老尼哥打敗,重傷而死。隨著約西亞駕崩,宗教改革中斷。包括以西結在內的眾祭司們難免感到失望和挫折。

  埃及法老尼哥把猶大變為藩屬國,廢除及擄走猶大百姓所立的約哈斯王,以約雅敬取而代之。根據耶和米先知的記載,這位被埃及法老所立的王,背叛耶和華,實行宗教混合主義,又嚴酷地壓制批判他的先知,甚至派人將逃命至埃及的先知烏利亞捉回耶路撒冷處死。耶利米幸得前朝重臣的兒子亞希甘保護才得保命。這一切,年青的以西結都看在眼內,對他產生的震撼及掙扎可想而知。

  埃及打敗猶大之後十五年,北面的巴比倫國力強大得足以搶奪埃及的藩屬國。猶大夾在南北兩強之間,有時想臣服,有時又想背叛。約雅敬王臣服巴比倫三年之後終於背叛,巴比倫大軍壓境,約雅敬王死於戰亂中,他的兒子約雅斤繼位。約雅斤在位三個月,向巴比倫投降。尼布甲尼撒的軍隊洗劫聖殿和皇宮,又將王室、官員、名門望族、工藝技術人員都擄到巴比倫去,祭司以西結就是當時被擄的其中一位。

  在被擄之地生活的猶大人,他們的心情是怎樣的呢?我們可以透過詩篇137這首詩歌感受一下:

1我們在巴比倫河邊,坐在那裏,追想錫安,就哭了。

2在一排柳樹中,我們掛上我們的豎琴。

3擄掠我們的在那裏要我們唱歌;搶奪我們的要我們為他們作樂:「給我們唱一首錫安的歌吧!」

4我們怎能在外邦之土唱耶和華的歌呢?

5耶路撒冷啊,我若忘記你,寧願我的右手枯萎;

6我若不記得你,不看你過於我最喜樂的,寧願我的舌頭貼於上膛!

7耶路撒冷攻破的日子,以東人說:「拆毀!拆毀!直拆到根基!」耶和華啊,求你記得!

8將要被滅的巴比倫哪,用你待我們的惡行報復你的,那人有福了。

9抓起你的嬰孩摔在磐石上的,那人有福了。

  此情此景,他們還剩下甚麼呢?可能,只剩下兩樣:就是哀和仇。哀是哀自身:「我們在巴比倫河邊,坐在那裏,追想錫安,就哭了。」在巴比倫迦巴魯河邊被擄的猶太人的眼淚,南唐的李後主或者能夠產生共鳴,他在《破陣子》一詞中發出如此哀嘆:

四十年來家國, 三千里地山河。

鳳閣龍樓連霄漢, 玉樹瓊枝作煙蘿。 幾曾識干戈?

一旦歸為臣虜, 沈腰潘鬢消磨。

最是倉皇辭廟日,教坊猶奏別離歌。 垂淚對宮娥。

他們還剩下甚麼呢?除了哀,還有仇。仇不是憂愁的愁,而是仇恨的仇。他們仇恨的對象,是那些在他們痛苦是落井下石的人:「7耶路撒冷攻破的日子,以東人說:「拆毀!拆毀!直拆到根基!」耶和華啊,求你記得!」以及那些令他們落入如此田地的人:「8將要被滅的巴比倫哪,用你待我們的惡行報復你的,那人有福了。9抓起你的嬰孩摔在磐石上的,那人有福了。」

此時此地,我們還剩下甚麼呢?我們的城市,會否也彌漫著哀和仇的情緒呢?有人為香港哀悼,認為香港已經不是從前的香港,已經不是他們熟識的地方,甚至感到香港已死。與此同時,你感受到這個城市的仇怨嗎?不同意見人在網絡上及傳媒上互扣帽子,以陰謀論及咀咒的言語互相攻擊;不同立場的人在社會事件中鬥「晒馬」,甚麼使用肢體暴力攻擊異己。

  1. 豈有完卵,剩下的憂和悲

覆巢之下無完卵,如果哀和仇的情緒主導社會,生活於此的個體又剩下甚麼呢?詩人說:

130:1耶和華啊,我從深處向你求告!

深處指身體或靈性處於極深的痛苦、極度危機的狀態。陷入「深處」,令人有墮進黑暗,感到混亂,被黑暗勢力控制,或者被死亡的陰霾籠罩著。詩人沒有具體說明是甚麼境況,不過處身於外在環境惡劣,或者內心混亂的黑暗中掙扎,或多或少,相信每一個人都曾經有過這種「深處」的經歷!

福音書經課(約翰福音11章)具體地展示了其中一種「深處」的痛苦。在這「深處」,他們還剩下甚麼呢?

11:1有一個患病的人,名叫拉撒路,住在伯大尼,就是馬利亞和她姊姊馬大的村莊。

11:2這馬利亞就是那用香膏抹主,又用頭髮擦他腳的;患病的拉撒路是她的兄弟。

11:3她姊妹兩個就打發人去見耶穌,說:「主啊,你所愛的人病了。」

有人說,小病是福。是的,患過大病,或者長期病患,或者正在危疾當中的人,更加同意小病是福,因為他們及他們的家人非常明白疾病如何把他們拖入深淵,令他們感到自己所剩無幾。一位鄰近城市臨床期的醫學院學生有以下的實習分享:

「後來安排的穿刺切片,顯示的結果為惡性腫瘤,傾向認為是胃癌復發轉移到腹腔……最壞的結果發生,陳奶奶和家人的心情盪到谷底……她隨即問,能不能開刀……外科醫師看了電腦斷層影像後,認為無法以外科手術介入。原本希望能從外科醫師口中聽到一條明路的她,難掩落寞地低下頭,輕聲向醫師說聲謝謝、便陷入沉默。

稍後她收到住院期間醫療費用的通知單,她看了一眼,不禁大嘆一口氣……兒子為了照顧陳奶奶,最近把大樓管理總幹事的工作辭去了。因為生了這場病,要讓子女、媳婦輪流請假來醫院照顧她,家中經濟也不甚寬裕,擔心再這樣病下去會拖累家人,內心很是煎熬。我提及醫院有提供住院費用的補助,若有需要可以提出申請,但她只是搖搖頭沒再多說什麼。

後來,病情惡化……不安與絕望瞬間填滿了整間病房,眾人沉默不語,家屬內心的憂慮與不捨全表現在臉上,而任何醫療上的建議,似乎都無法改變結果。」

疾病不單把患者及家人拖進「深處」,也為醫生帶來了沉重的無力感:

「過去在醫學院我學到各式疾病的診斷與治療方法,但面對陳奶奶每況愈下的病情,雖然知道病因但也束手無策,我才親身體認到即使醫學發展到今日仍有其極限。而家屬更要面對他們摯愛的母親來日無多的現實,一股重重的無力感打在我們身上。」(鄭昶傑:「醫學之極限——實務上的煎熬與期待」)。

讓我們回到約翰福音的故事,拉撒路病了,還剩下甚麼呢?

11:20馬大聽見耶穌來了,就出去迎接他;馬利亞卻仍然坐在家裏。

11:21馬大對耶穌說:「主啊,你若早在這裏,我兄弟必不死。

11:28馬大說了這話,就回去暗暗地叫她妹子馬利亞,說:「夫子來了,叫你。」

11:29馬利亞聽見了,就急忙起來,到耶穌那裏去。

11:30那時,耶穌還沒有進村子,仍在馬大迎接他的地方。

11:31那些同馬利亞在家裏安慰她的猶太人,見她急忙起來出去,就跟著她,以為她要往墳墓那裏去哭。

11:32馬利亞到了耶穌那裏,看見他,就俯伏在他腳前,說:「主啊,你若早在這裏,我兄弟必不死。」

11:33耶穌看見她哭,並看見與她同來的猶太人也哭,就心裏悲歎,又甚憂愁,

拉撒路最終沒有從病中康復,他離去了,剩下悲歎,剩下憂愁,剩下那流不盡的眼淚。眼淚,代表不能言說的感情,超越言詞的情懷。李清照在 《武陵春》一詞訴說:

風住塵香花已盡,日晚倦梳頭。物是人非事事休,欲語淚先流。

  1. 覆巢之下的新巢

以西結看見的,不是戰爭,因此已經沒有反敗為勝的機會;他看見的,是戰敗多年之後已枯乾的骸骨。在乾旱疲乏無力之地,還能開花嗎?在遍滿骸骨的荒野,還剩下甚麼呢?

37:3(耶和華對以西結說):「人子啊,這些骸骨能復活嗎?」

請留意,這不是以西結問的,而是耶和華向以西結提出的問題。在人而言,這是不能想像的狀況,因此也是多餘的問題。然而,耶和華卻以如此夢幻的問題來激發先知的想像。

37:4「你向這些骸骨發預言說:枯乾的骸骨啊,要聽耶和華的話。

37:5主耶和華對這些骸骨如此說:『我必使氣息進入你們裏面,你們就要活了。

37:6我必給你們加上筋,使你們長肉,又將皮遮蔽你們,使氣息進入你們裏面,你們就要活了;你們便知道我是耶和華。』」

37:9主對我說:「人子啊,你要發預言,向風發預言,說主耶和華如此說:氣息啊,要從四方而來,吹在這些被殺的人身上,使他們活了。」

被擄之民以為他們甚麼也沒有了,他們說『我們的骨頭枯乾了,我們的指望失去了,我們滅絕淨盡了。』(37:11)以西結卻看見,他們還有耶和華上帝,這位耶和華上帝,能夠『我的民哪,我必開你們的墳墓,使你們從墳墓中出來,領你們進入以色列地。』(37:12)也能夠「我必將我的靈放在你們裏面,你們就要活了。我將你們安置在本地,你們就知道我-耶和華如此說,也如此成就了。這是耶和華說的。』」(37:14)

  1. 破卵的重生

陷入深淵的詩人,還剩下甚麼呢?他還有一位呼求的對象,一位信靠的對象,一位讓他能夠等待的對象:

130:2主啊,求你聽我的聲音!願你側耳聽我懇求的聲音!

130:3主-耶和華啊,你若究察罪孽,誰能站得住呢?

130:4但在你有赦免之恩,要叫人敬畏你。

130:5我等候耶和華,我的心等候;我也仰望他的話。

130:6我的心等候主,勝於守夜的,等候天亮,勝於守夜的,等候天亮。

拉撒路敵不過死亡,他去世了,剩下甚麼呢?

11:33耶穌看見她哭,並看見與她同來的猶太人也哭,就心裏悲歎,又甚憂愁,

11:34便說:「你們把他安放在哪裏?」他們回答說:「請主來看。」

11:35耶穌哭了。

原來,剩下了耶穌的眼淚。那位創造天地萬物的上帝,也是悲天憫人的上帝,祂看見人間的疾苦,分擔著人們的悲歎和憂愁,與人一同灑淚,讓人感受到,也剩下了愛:

11:36猶太人就說:「你看他愛這人是何等懇切。」

拉撒路敵不過死亡,他去世了,剩下甚麼呢?

11:39耶穌說:「你們把石頭挪開。」那死人的姊姊馬大對他說:「主啊,他現在必是臭了,因為他死了已經四天了。」

11:40耶穌說:「我不是對你說過,你若信,就必看見上帝的榮耀嗎?」

11:41他們就把石頭挪開。耶穌舉目望天,說:「父啊,我感謝你,因為你已經聽我。

11:42我也知道你常聽我,但我說這話是為周圍站著的眾人,叫他們信是你差了我來。」

11:43說了這話,就大聲呼叫說:「拉撒路出來!」

11:44那死人就出來了,手腳裹著布,臉上包著手巾。耶穌對他們說:「解開,叫他走!」

11:45那些來看馬利亞的猶太人見了耶穌所做的事,就多有信他的;

拉撒路敵不過死亡,他去世了,剩下甚麼呢?剩下一位能夠戰勝死亡的耶穌,讓所有不能戰勝死亡的人,可以透過信靠這位耶穌而敢於面對死亡,不再懼怕死亡的威嚇。

  1. 總結

齊克果認為,死亡並非「致死的疾病」,反而絕望才是。我們今天誦讀的書信經課(羅馬書),保羅提醒我們,縱使有些事情不能逆轉,但卻不只是剩下哀傷和仇怨,也不致絕望,因為在上帝,還有更多的可能性,能夠支撐我們各種的生存狀況:

8:10基督若在你們心裏,身體就因罪而死,心靈卻因義而活。

8:11然而,叫耶穌從死裏復活者的靈若住在你們心裏,那叫基督耶穌從死裏復活的,也必藉著住在你們心裏的聖靈,使你們必死的身體又活過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