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By:

鄧瑞強博士 – 生路如此美好,何解選擇滅亡?

今日,我要總結摩西五經的講道了。

人犯罪,令世界失去秩序,泯滅人性,也遺忘神聖。神定意救贖世人,但祂沒有選擇一種直接了當的方式,祂選擇了曲折迂迴的方式,祂選擇了與人在歷史中同行,讓人在歷史中將祂的光明傳播開來。神這種選擇最終使祂行在人間,流出承擔人類罪惡的鮮血,在歷史中留下救贖的記號。

神選擇與人在歷史中同行,神人合作地在黑暗的大地上傳送光明,這是漫長的過程。神人合作,有點似玩「二人三足」的遊戲。神就著人,步伐緩慢了。人要跟著神的節奏,也需要努力的學習。在這神人互動中,神的光明,透過人,在大地上蔓延開來。

神選擇了亞伯拉罕,亞伯拉罕也選擇了神。神要求亞伯拉罕大膽地信任神,大膽地為神獻上一切。亞伯拉罕信任地回應神,在他的信仰行動中,他看到神的同行,看到神的救贖,看到歷史絕境中從神而來的希望。在漆黑的夜空下,神叫亞伯拉罕抬頭看看那無盡的星星,這是他手中的火把所點燃的無盡火光,將散佈在大地的每個角落上。在慘淡的人生裡,神叫亞伯拉罕想像有一天萬國都要因他得福,亞伯拉罕想像到,在暗淡的歷史長河的盡頭那裡,大地瀰漫著天國的福樂。

亞伯拉罕在每天都是絕境的光景下,大無畏地活出對神的信靠,對前景的希望。他對神的信仰,塑造了一個家族。這個家族,發展出一個民族。這個民族,以信仰神、敬畏神作為其民族精神。這精神,成為火把,在黑暗的人間,燃點光明。這是創世記的主題。

李均熊牧師 – 彌賽亞牧人

今日福音經課中,猶太人問耶穌,如果他是基督—彌賽亞—就明明地告訴他們。但若我們從約翰福音第五章一直看到這裏,的而且確耶穌的行動而見證他就是彌賽亞/基督,而有些猶太人亦因此想置耶穌於死地。所以耶穌的回答十分反映當時處境:我已經告訴你們,你們不信。你要叫耶穌再說甚麼呢?而這些猶太人的不信,證明他們不是耶穌的羊。因為「我的羊聽我的聲音,我也認識他們,他們也跟著我。」約翰福音中的耶穌在這裏有論到賜下永生給跟隨他的人,大家可以翻查之前我曾經講過關於永生的理解,這裏不贅。但與今日我們主題更息息相關的,是耶穌論到是父把羊賜給他,以至誰也不能從他父手裏把他們奪去。這句「誰也不能把他們奪去」其實總共出現兩次,顯見耶穌要強調這點。

林豪恩先生 – 生亦何歡,死亦何苦?

還記得《倚天屠龍記》嗎?如果要選最轟烈的一幕,你會選哪一個片段呢?有些人選六大派圍攻光明頂那一幕。當時,少林、武當、峨眉、崑崙、崆峒、華山六派高手齊集光明頂,明教中人與他們戰至最後一刻,生命危在旦夕之際,突然停下一同打坐,誦念禱文。他們當時誦念的禱文是這樣的:

「焚我殘軀,熊熊聖火。生亦何歡,死亦何苦?為善除惡,唯光明故。喜樂悲愁,皆歸塵土。憐我世人,憂患實多!憐我世人,憂患實多!」

生存,從來都是人們的本能;死亡,從來都是人們的威嚇。何以有人慨嘆:「生亦何歡,死亦何苦」呢?寫下這禱文的人,很可能深刻思考過生存的意義,然後對於生死建立了某種觀念和態度。有人認為,人類是唯一會思考生存意義的動物。你問過自己這個問題嗎?讀大學的時候的某個黃昏,我與我的「蛇」(非正式宿生)坐在宿舍房間的地板上,關了燈,在暗光之下,談起一個奇怪的話題:「為甚麼我們仍然生存下去?」我已經忘記了自己講過甚麼,但仍記得他說:「因為我的媽媽仍然在世,我要照顧她。」你呢?你生存下去的原因又是甚麼呢?今天經課的四段經文,都涉及生與死,讓我們再讀經文,思考對我們的啟發。

高國雄牧師 – 超越多馬的信心

近日被同學問到,對現時流行樂壇中最火紅的12「鏡仔」有幾多認識…

當我不單能數出12人名字,甚至連12人各自的粉絲團的名字後;我反問他,作為信徒,對耶穌的12門徒有多少認識呢?

對藝人/明星/偶像的一切我們會努力認識,對耶穌與及祂身邊的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