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By:

伍渭文牧師 – 那日之後

倪匡前一段時間辭世,崇基基督教文節一視頻火熱,在視頻中他說:達摩面壁九年,我用十年在美國看聖經,得到一結論:「聖經說今生很短暫,來生很長,不值得為短暫的今生,勞勞碌碌.」其實聖經還提醒我們,要積財寶在天,因為時候一到,那日之後,地上所有財富終歸無有,要善用地上的財富,賙濟窮人,好叫我們能進入將來永存的帳幕.

教會採用之修訂通用經課(Revised Common Lectionary)又稱三代經題,分三年依次每年連續讀完一卷符類福音書.馬太強調耶穌是教師,宣講天國道理; 馬可指出耶穌的權能,驅魔醫病,服事有需要的人; 路加顯明耶穌的憐憫,關心貧窮的人和弱勢群. 約翰福音每年在預苦期和復活期誦讀。今年是路加年(丙年),請讀經:「有一個財主,穿著紫袍和細麻布衣服,天天奢華宴樂.又有一個討飯的,名叫拉撒路,渾身生瘡,被人放在財主門口…….」(路十六19-31)

鄧瑞強博士 – 比亞伯拉罕更亞伯拉罕

各位弟兄姊妹,早安。在這疫症裡,祝願各人平安。

我今日講《路得記》。關於《路得記》,首先希望大家知道,希伯來聖經的經卷編排,和我們的聖經的經卷編排,是不同的。在希伯來聖經裡,《士師記》之後,不是《路得記》,而是《撒母耳記》。至於《路得記》,在希伯來聖經裡,是放在經卷結集的第三部分,即所謂「聖卷」(Kethuvim, Writings)部分(我稱之為「雜項」的部分)。在其中,《路得記》與《雅歌》、《耶利米哀歌》、《傳道書》、《以斯帖記》又組成一獨特的單元,稱之為「五小卷」(Megillot, Five Scrolls),分別在五個節期中誦讀。《路得記》是在五旬節時誦讀的,慶祝豐收。但基督教聖經將《路得記》抽了出來,放在《士師記》及《撒母耳記》中間,將之看成是歷史書的其中一卷。經卷位置的不同編排,改變了經卷的性質,也左右了讀者對經卷的理解。《士師記》講的,是「無王管」下的社會的一片混亂。《撒母耳記》講的,是王權的設立,藉此建立社會的秩序。基督教聖經將《路得記》放在《士師記》及《撒母耳記》中間,試圖交代從「無王管」到「有王管」的歷史過渡。

李均熊牧師 – 混沌中的盼望

作為神學院教授舊約的講師,我曾說過在崇基禮拜堂講道會盡量解說舊約的經課。但上月和今天我負責宣講的舊約經課都是環繞先知審判的信息。對,又是審判。看舊約的先知書,我們印象中經文都像是充滿對猶太人的審判。尤其是今日經課中耶利米書的經文,「不是為簸揚,也不是為揚淨。」,甚至不是只針對敗懷的領袖,而似要滅絶所有的以色列人。讀得太多這類審判的信息,會否令人變得麻木?好像父母親見到我們就是責備我們:怎麼不早些起床?怎麼衣著這麼不整齊?怎麼說話這麼沒分寸...慢慢我們便覺父母煩厭,甚至覺得父母只是挑掦,懷疑我們在父母心中的位置,慢慢也不再聽他們的嚕囌。更何況聖經的審判針對的是以色列人,我們或會問:與我何干?反而新約福音經課,耶穌接納罪人,甚至撇下九十九隻羊,去尋找一隻迷羊呢!今日可能有些基督徒,就如早期教會被定為異端的馬吉安一般,放棄了舊約,認為舊約中的神是一個殘忍暴戾的神,我們相信的卻是新約中一位慈愛溫柔的耶穌。

今日不去討論新舊約的關係,只要你細心讀完整本舊約,你就會找到先知書中上主對祂子民安慰的信息。例如耶利米書,由30章至33章就有所謂「安慰之書」(book of consolation)。但怎說也好,不知你讀到好像今日經課的經文,會否覺得「這話很難,誰聽得進呢?」

就讓我們嘗試再仔細閱讀今日的經課,在審判的宣告中尋找一絲的盼望,尋找看先知書的動力。

林豪恩先生 – 千里共嬋娟

今年的中秋節來得比較早,過幾天就是了。中秋圓月,最容易引起對親友的思念。望著今年的明月,誰會出現於你的思念中呢?是移居了往地球的另一邊生活的親友?還是留下在地球那麼的家人?或者是因為疫情而分隔各地不能共聚的同伴?舉頭望明月,我們心裏面都有同一心願,就是蘇東坡在水調歌頭所唱的「但願人長久,千里共嬋娟」。

當年,在羅馬被囚的保羅也想著一位遠方的人,他是歌羅西的大戶腓利門。於是保羅寫了一封信給他,就是我們今天書信經課所讀的腓利門書。為甚麼保羅想著千里之外的腓利門呢?保羅這封給腓利門的信想表遠甚麼呢?這封信對二千年後的讀者又有甚麼啟發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