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Categorized: 2016

林豪恩先生 – 葉公好龍話聖誕

今天是聖誕節,在講聖誕故事之前,先講一個中國成語故事。

春秋時期,楚國有一個叫葉公的人,他常對別人說:「我特別喜歡龍,龍多麼神氣、多麼吉祥啊!」於是當他家裝修房子的時候,工匠們就幫他在房樑上、柱子上、門窗上、牆壁上到處都雕刻上龍,家裡就像龍宮一樣。就連葉公自己的衣服上也繡上了栩栩如生的龍。

葉公喜歡龍的消息傳到了天宮中真龍的耳朵里,真龍想:「沒想到人間還有一個這樣喜歡我的人呢!我得下去看看他。」有一天,龍從天上降下來,來到了葉公的家裡。龍把大大的頭伸進葉公家的窗戶,長長的尾巴拖在地上。葉公聽到有聲音,就走出臥室來看,這一看可不得了,一隻真龍正在那裡瞪著自己,葉公頓時嚇得臉色蒼白,渾身發抖,大叫一聲逃走了。(https://read01.com/nEdz7n.html)

今天的幾段經課串連起來,彷彿述說著一個類似葉公好龍的聖誕故事。

許立中先生 – 聖誕默想

聖誕是一個很特別的日子:平日你跟人「講耶穌」,未必有人願意理睬;但到了聖誕,卻似乎人人都興高采烈。以前一到聖誕,很多辦公室的百頁簾就會掛滿聖誕卡;流行用電郵WhatsApp送電子賀卡之後,就很少再看見這個景象。前幾天收到一位歐洲朋友寄來的聖誕卡,裡面分享了一些生活的近況,還夾了一張她女兒的近照,挑起我一種久違了的感覺。

聖誕是個「普世歡騰」的日子;聖誕是個不知為何那麼高興的日子。當然小學生都知道聖誕是記念耶穌誕生。但大多數人高興,肯定不是為了這個原因。這幾年不少人埋怨聖誕天氣太暖、經濟不好,沒有節日氣氛!對於很多人來說,他們是追求一種感覺、一種氣氛。我們今天所認識的聖誕,基本上是商業主導。

當然,聖誕亦有不少商業以外的活動:譬如報佳音、派飯、捐贈寒衣等,都是很有意義的活動。但倘若聖誕節不僅是「星光熠熠耀保良」、「慈善星輝仁濟夜」或「歡樂滿東華」,那麼我們就必須認真地思考聖誕到底是一個怎樣的日子。

許開明牧師 – 自覺:「我是誰?」

今日的題目是《自覺:『我是誰』》,人需要自覺到底我是誰。在基督論中,這是一個很重要的討論:耶穌是一出生,就自覺是神的兒子、是基督嗎?還是他慢慢地自覺,並發現這身份?按常理,一個人在年幼時,他是不會預知自己是做特首或皇帝,所以他是長大後,才逐漸有這種自覺。

傳統神學家強調耶穌的神性,認為他生而知之;新派神學家則強調耶穌的人性,認為耶穌是逐漸醒覺,到30歲才知,受洗時發現自己是「神子」。

答案就要問問耶穌!但無論如何,耶穌是自覺能力強的人,人貴乎自覺,自動自覺、自覺、自省、自悟、自動。你的自覺能力如何?耶穌自覺自己的能力,自覺是神之子/基督/夫子,自覺自己的使命,耶穌的自覺,使他成為了不起的人和神。

鄧瑞強博士 – 我們等待的那個新世界

各位弟兄姊妹,早安。
由於今日有洗禮,我的講道會短一點。
今日是「將臨期」第二主日。「將臨期」有雙重意義,一方面,是等待「聖誕節」的來臨,這幫助我們回顧耶穌昔日在伯利恆的降生。另一方面,是期待耶穌的「再來」,這幫助我們對那個有別於現世的「新天新地」保持希望。耶穌第一次降臨時,是卑微的人,生在卑微的馬槽裡。耶穌第二次降臨時,將帶著神聖的榮耀,將萬物帶向終末的圓滿。耶穌第一次降臨時,像一粒種子,埋在塵世,毫不起眼,卻在悠長歲月中默默成長。耶穌第二次降臨時,就是這種子長成巨樹,結出纍纍的生命果實的時刻。如今,我們活在這巨樹一點一滴的成長過程中,或許,我們會窒礙它的成長;或許,我們只是無所事事的旁觀者;或許,我們是努力的灌溉人。
想到耶穌的再來,總讓我們期待那個由耶穌帶來的新世界。想到那個有一天會來臨的新世界,就看到我們現今這個世界的不濟。人性依舊醜陋,公義依舊不彰,和平依舊遙遙無期。
對於終末的新世界,古代的先知曾經作出預言。讓我們看看先知以賽亞的預言:以賽亞書11:1-10。

林豪恩先生 – 化干戈為玉帛

你有沒有到過耶路撒冷呢?你有沒有打算去耶路撒冷呢?今天讀的舊約經課,以賽亞先知看見遠象:有一日,人們從世界各地、各國各族向著耶路撒冷前來。耶路撒冷有甚麼特別,吸引人們從四方八面慕名而來呢?
我沒有去過耶路撒冷,只能從文字中得知一些關於這處地方的資料。原來,耶路撒冷只是一處細小的地方,2006年城區面積為126平方公里(西貢區約136平方公里),人口約724,000人(新界東約803,000)。人們遠赴耶路撒冷,所為何事呢?原來,遠赴耶路撒冷的人潮,從前也出現過。當時未有火車和汽車,更沒有飛機,但在那些年間,竟然有合共約200多萬人長逃跋涉,從歐洲各地出發往耶路撒冷去,所為何事呢?歷史有稱這行動為十字軍東征。
從古至今,耶路撒冷的確吸引著很多人從世界各地前往。世界想在耶路撒冷得到甚麼呢?耶路撒冷又能夠給予世界甚麼呢?當我們向耶路撒冷問這些問題的時候,也難免聯想到教會。教會在世界各地建立,世界想在教會得到甚麼呢?教會又能夠送給世界甚麼呢?

許開明牧師 – 末世凶兆,如何自處?

祈禱:上主,我們的救贖主:願我口中的言語,弟兄姊妹的心懷意念,都蒙上主的悅納。阿們。

末世凶兆:這四個字,相信引起許多人的注意;
如何自處:也是許多人的關注!
1過去的一星期最受注意的國際事件是:特朗普爆冷勝出!
許多人可能質異美國人的選舉智慧,也質疑許多專家的預測如此失準!
一位敢言到狂言的人,有可能會引起種族矛盾,甚至性別間歧視的人,又欠缺從政經驗的人做總統?
一位有多段婚姻、私生活混亂的花花公子,美國基督教會竟有不少表示支持他當總統,因為他說過「支持一夫一 制」,他說就信!

鄧瑞強博士 – 有今生,有來世

讓我先講一句廢話,我們只熟悉我們熟悉的世界,對陌生的世界我們很陌生。讓我用另一句廢話去解釋一下剛才那句話,我們只能想像我們能想像的,對於不能想像的,我們是不能想像的。這些說話,講了等於無講。20世紀哲學大師維根斯坦(Wittgenstein)說,我們能講我們能講的,對於不能講的,就不能講了。這句聽起來似廢話的句子,卻是20世紀哲學思想裡的一大智慧。
地球人對外星人,有很多描述,有很多故事。最有趣味的,莫於若干年前,電視播放「解剖外星人」的片段。全港巿民圍觀電視,大小報章作出各種評論。現在回想那外星人的模樣,都會從心裡笑出來。那外星人的模樣,除了肚子比常人凸一點以外,外觀幾乎與人類一樣。不單這個外星人,其他關於外星人的描述,大多都是有眼有口、有手有腳,具有人類特徵。我們對外星人的想像,很難脫離「人類」這個熟悉的想像框架。我們只熟悉我們熟悉的世界,對陌生的世界我們其實真的很陌生。

邢福增教授 – 終極勝利

我有一個習慣,是喜歡逛墳場。每當站在不同的墓碑前,讀著碑上亡者的資料,或是墓誌銘,都會引起不同的思想。各位弟兄姊妹,您有沒有想過,當您離開世界之後,您的墓碑上除了姓名、籍貫及生卒年月日等基本的資料外,會不會有墓誌銘呢?您期望別人站在您的墓碑前,讀到刻在上面的墓誌銘時,會怎樣認識您?以下是我特別從網上找到的幾篇墓誌銘:

十九世紀法國詩人生前自撰的墓誌銘:「米蘭人亨利.貝爾(Marie-Henri Beyle,1783-1842)安眠於此,他曾經活過、寫過、愛過。」

俄國大作家赫爾岑(Aleksander Herzen,1812-1870)的墓誌銘,總結了自己坎坷的命運與非凡成就:「他的母親路易莎.哈格和他的幼子柯立亞,乘船遇難淹死在海;他的夫人娜塔利雅(Natalia Zakharyina)患結核症逝世;他的十七歲女兒麗莎自殺死去,他的一對三歲的雙生兒子患白喉死亡。而他只活了五十八歲,但是苦難不能把一個人白白毀掉。他留下三十卷文集,留下許多至今像火一樣燃燒的文章,它們今天還鼓舞這人們前進。」

英國當代文豪蕭伯納(George Bernard Shaw,1856-1950)一直活到九十四歲,他的墓誌銘很風趣:「我早就知道無論我活多久,這種事一定會發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