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Categorized: Jan to Mar

伍渭文牧師 – 凡有血氣,盡都如草

今天的題目來自書信經課彼前一24「凡有血氣的,盡都如草」。這句話表面看來消極。讓我們縱情歡樂吧:世事如黃粱一夢,轉眼成空,何必太執著認真,不如縱情享樂,因為我們快要死了。也不是懼怕老去:有些人抗拒短暫,拒絕老化自然過程,把最絢爛的一刻強留凝固。十五世紀義大利弗羅倫斯座堂經常講道的道明會修士沙方那路勒(Girolamo Savonarola提到一故事。他每次來教會講道前都注意到一位老婦人在聖母像前默默的瞻仰聖像,有一天他與教會一位年長的神甫談及這事,推崇老婦的虔誠。年長神甫說:「她不是虔誠,乃戀慕自已的年青肖像。我們為聖母作像時,雕塑家就請了這婦人作模特兒,當年她容貌真的清純漂亮。」

血氣的短暫和朽壞:
艾略特(T. S. Eliot)就看透血氣之軀的短暫, 他歸信基督三年後1930年發表的〈聖灰日〉(Ash Wednesday) 其中一句說:「真相只能在某一時間、某一地方,呈現一次,我欣悅接納事物的本相。美麗的容貌,動人的聲音,過去就過去了,我不能盼望逆轉時間」(Truth only appears once “What is actual only for one time and only for one place. I rejoice that things are as they are. I renounce the blessed face and renounce the voice because I cannot hope to turn again) 。他看透生死輪轉,讓真相自然呈現,不強留,不哀嘆,萬物皆有其時。真相是不能重複的,只能出現一次,一次之後就過去了。傳道書的作者,用詩章道出血氣的朽壞:「銀鍊折斷,金罐破裂,瓶子在泉旁損壞,水輪在井口破爛,塵土仍歸於地,靈仍歸於賜靈的上帝。」(傳十一6, 7)

朱建忠先生 – 既然蒙召

弟兄姊妹當我們讀這一處經文的時候,我們知道保羅當時已經身處監獄之中。但是他卻不因福音被囚而恥,也不因身體拘禁而悲。保羅在林後 4:7-10“我們有這寶貝放在瓦器裡,要顯明這莫大的能力是出於 神,不是出於我們。我們四面受敵,卻不被困住;心裡作難,卻不至失望;遭逼迫,卻不被丟棄;打倒了,卻不至死亡。身上常帶著耶穌的死,使耶穌的生也顯明在我們身上。”使徒保羅掛念的不是他自身安危或個人榮辱,乃是主的教會、他所牧養的群羊,在我們剛才所讀經文弗4:1他勸勉我們:“既然蒙召,行事為人就當與蒙召的恩相稱。”

那麼怎樣的行事為人才是與蒙召的恩相稱呢?聚會準時?詩歌唱的好?工作表現好?…實際上使徒保羅講到既然蒙召,蒙召後的行事為人就當與蒙召的恩相稱,所強調的乃是我們的所是!即我們是怎麼樣的人。這是一種根本性的、實質性的辨認。我們常講做學生要有學生的樣子,老師要有老師的樣子,法官要有法官的樣子,既是如此。你做一個基督徒就要有基督徒的樣子。我們知道聖經裡記載說“門徒被稱為基督徒是從安提阿開始的”(徒11:26),基督徒的原意就是小基督的意思,就是指可以讓世人在你身上看出耶穌基督來。所以,弟兄姊妹,當我們成為蒙召之人後,我們的行事為人就當與蒙召之恩相稱。

陳天祥博士 – 住在主裏的重要性

耶穌來是要叫人得生命,並且得的更豐盛。我們成為基督徒,週日來聚會,所謂何事?是否要得生命,並且得的更豐盛呢?豐盛的屬靈生命應該是我們的目標,今天模成主的樣式,將來進入神的榮耀裏。聖經有許多經文都與這目標有關,其中有約翰15章。四福音在聖經中佔有很重要的位置,而福音書中記載耶穌親口的說話尤為重要。在四福音中,耶穌只有兩段較長篇的講論;太5-7記載耶穌在開始傳道時的講論,是編成的;而約翰13-17是主在離別前對門徒一次過長篇的講論,裝備門徒,應是非常的重要。15章在中間,住在主裏是十五章的主題,卻與13-17有許多共通點,我們在本章裏可以看見13章到底的愛的延續,及彼此相愛的命令;也可見14章的被差遣作主工;在本章後半可見16章有關門徒要面對恨他們的世界;同時,17章的差遣與合一,也躍現在本章中。因此,住在主裏是裝備門徒對自我對主及面對世界的一個重要的連接點。在今天的講論裏,我們會思想三個問題:在主裏是甚麼意思?為何必須住在主裏?以及如何住在主裏?

林豪恩先生 – 我們還剩下甚麼

2016年11月25日,李怡先生以「我們還剩下甚麼」為題在崇基學院週會演講,他引用意見把香港分為兩個時期,其一是「努力興建」的時期,其二是「盡情破壞」的時期,他認為這描述概括道出了香港過去和現在的狀況。「我們所要面對的人生,不僅是畢業後薪資少到難以自己獨立生活,這情形在我那個時代一些低學歷的人也是常遇到的。但在「努力興建」的時代,再困難,再窮苦,社會和我們自己的人生都在「努力興建」,因此總有希望。而到了「盡情破壞」的時代……許多事無法確定,甚至是非也難確定。或者你有你的是非,我有我的。而且各執己見,各自固守自己的天地。不像「努力興建」的時代,大家都在公平的法律和規則之下,不同意見即使敵對意見也可以交流,在共同遵守的規則下各顯神通。現在是世事難料,規則常改,龍門會搬,意見分歧不是通過交流而取得進展,而是對立和撕裂。政見不同,影響到家庭和親友的關係,這是過去的時代不會有的……但是,人生需要面對,時代不容選擇。不是你想生活在怎樣的時代,而是時代選擇了你……人生有兩樣東西,一是困難,另一是困擾。困難是盡所有努力,包括找人合作,包括試驗一百次一千次,總有解決的希望;困擾是看不見解決希望、坐困愁城的煩惱。「努力興建」的時代是困難較多而困擾較少,法律與規則穩定,人們只要努力進取,克服困難,就會有回報或至少有希望,沒有許多掙扎和困擾。現在的世道迷離,是真假莫測,是非難辨,困擾多過困難,迫使我們不可以安居樂業過日子,我們不能不掙扎,不能不思考香港社會與個人前途的去向或去留。從生命價值來說,很難說前者的平庸好還是後者的掙扎好。但是,不論我們對這世道是悲觀還是樂觀,都必須積極面對。」

何崇謙牧師 – 我對你錯:「窒住盲堵」的陰霾

為甚麼神好像害怕人能「分辨善惡」,這不是有點違反常情嗎?難道「叫人能分辨善惡」,不是神造人的其中一個目的嗎?若捨棄「分別善惡」的進路,基督徒的人生又如何可以活出神的美善?

創世記記載始祖犯罪,是由於他們吃了「分辯善惡樹」上的果子;起先是夏娃受了魔鬼的誘惑吃,然後又給了她的丈夫亞當吃,聖經說,人便因此而墮落了,罪也因此進入了世界。然而,試想想,人類道德的起始點,不是懂得分辨善惡,並且擇善棄惡嗎?為甚麼懂得「分別善惡」,竟成了人墮落的因由?亞當夏娃的罪在何處?而這裡「分別善惡」,又意思何在?
原來,人類自有史以來所建立的社會,也流行著一種文化,這種文化可以稱之為「分別善惡樹」(或叫做「知善惡」)的文化。即或是在信仰的群體中也不例外,同樣會受到這種文化的影響。我們或許可以說,這正是罪帶來的影響。那麼,「分別善惡樹」的文化是甚麼意思?又有甚麼特色?

在這裡,「分別善惡」當中所指的「善」,是指神所看為好的「善」,「惡」也是指神以為「不好」或「惡」的事物。所以「分別善惡」,其實是指以神的標準來衡量一切。這是神獨有的本性,是神百分之百、自主自決權的屬性。人吃了「分別善惡樹」的果子,意味著他希望能像神一般,有創造主所獨有「分開/決斷」的主權──就如將光與暗分開,將空間以下和以上的水分開,將水與地分開,將物種的類別分開,將男女的性別分開等──這反映出人極盼望能像神一樣,或扮演神所扮演的角色(play God)。

鄭漢文博士 – 因信稱義的因、恩、欣

弟兄姊妹,平安。
今天,我又再回鄉探親一樣,返回崇基禮拜堂這個信仰大家庭。
今天都共聚在此,盼望聖道的臨在。
讓我先思考一個「多得而樂」故事
從前,有一個小朋友,他好快樂,天天歡欣地過日子。
平時食物其實好平常,但他食甚麼都咁開心。
有人問他「點解你咁歡欣?」(Why are you so joyful?)
他說:「因為有得食,慢慢地咀嚼,其實D食物都幾好食。」
家裏面有的玩具其實不多,但這個小朋友,玩得好開心。
有人問他「點解你咁歡欣?」
他說:「因為有得玩,以前玩具不多時,都會玩完又玩,其實D玩具都幾好玩。」
有機會時,這個小朋友會親親大自然,覺得一花一樹都好美麗,小鳥歌唱時他會細聽,就感到好好聽,蝴蝶飛舞在花間,他會細看,就感到好好看,總感到好歡欣。
有人問他「點解你咁歡欣?」

林豪恩先生 – 尋找的,就尋見

有人說,人生,就是無數尋尋覓覓的故事:牙牙學語的時候,就去尋找學校;踏入畢業年,就開始尋找工作;對不少香港人來說,最重大的任務是買樓,即是尋找一處安居之所。本來,有些尋找是不需要自己操勞的,但由於供應緊張,逼得有些人也不得不在有生之年為自己尋找長眠之地。
在眾多尋覓中,最引人入勝、讓人盪氣迴腸的,可能是尋找伴侶的故事。當人進入青春期,睪固酮與雌激素會在體內變得活躍。這些荷爾蒙創造體驗愛情的欲望,使人們開始尋找伴侶。
YouTube2013年度香港熱門影片首位,點擊超過170萬次的,是一段改篇自一篇尋找伴侶的網絡潮文,文章名為《男人一生,只為尋覓一個肯同自己挨麥記嘅女人》。

許開明牧師 – 正邪交鋒:愈戰愈勇、風起雲湧

祈禱
上主,在教會年曆大齋期,我們默想主在曠野40日禁食禱告受試探,願我們從中得著生命的自省,勝過試探。阿們。
經課:耶穌受試探(可1.12-13;路4.1-13)
1當時,耶穌被聖靈引到曠野,受魔鬼的試探。
2他禁食四十晝夜,後來就餓了。
3那試探者進前來對他說:「你若是上帝的兒子,叫這些石頭變成食物吧。」
4耶穌卻回答說:「經上記著:『人活著,不是單靠食物,乃是靠上帝口裏所出的一切話。』」
5魔鬼就帶他進了聖城,叫他站在聖殿頂上,
6對他說:「你若是上帝的兒子,就跳下去!因為經上記著:『主要為你命令他的使者,用手托住你,免得你的腳碰在石頭上。』」

戴浩輝牧師 – 靈性高峰

對於馬太福音的作者而言,高山是十分重要的。當耶穌受試探要拜魔鬼,換來世界的權柄時,那是在山上。對路加而言,耶穌在平原教訓人時,馬太就是有山上寶訓。耶穌到山上禱告,今天我們有登山變像。

為何在山上發生的事對馬太而言更重要?馬太的讀者是猶太基督徒,他們對祖宗的信仰傳統十分重視,而山正是神人相遇的地方。首先,舊約開始,西乃山或稱為何烈山是耶和華上帝的住處。當以色列的敵人在山上不能戰勝以色列時,他們就建議要與以色列人在平原爭戰;因為他們相信以色列的神是個山神。山變為一個重要的象徵,代表了神聖和與神同在。最後,上帝在錫安山上統治世界(賽二3;彌四3)。因此,登山變像是有其傳統的思想在內,因為摩西和以利亞都在耶和華的山與上帝會面。從這一點我們可以看到為何耶穌在山上變像又有摩西和以利亞。摩西和以利亞就如昔日見上帝那樣,在這高山上覲見聖子上帝,如昔日父神在他們面前一樣。

杜甫的望岳最後兩句「會當凌絕頂,一覽眾山小。」是中國人對山有一定的愛慕之情,因為很多宗教也都以山作為其修行的地方,很多觀與寺都在山上,少林寺就在嵩山。現代人也十分喜歡用山代表很重要的東西,所以常以高峰作為表達重要性,例如:巴黎氣候高峰會議。

梁元生院長 – 說「之間」

前言:無間,中間,之間
首先,我想說幾句感恩的話。五十年前,我第一次站上這個講臺,作爲進入崇基學院的新生,那時我只有十八嵗;今天,我六十七嵗,已是近望七之年,行將退休,能夠仍然有機會站在這個講臺上, 和大家分享主道及共同崇拜,實在是主的大莫大恩典。故此在此先獻上感謝。

剛才讀經的弟兄姐妹給我們讀出的幾段經文,主要談及舊約時期猶太人和新約時期的基督徒對傳統律法的看法和態度。本來,我對舊約中猶太人的典章律例, 縂覺得繁文縟節,不敢多碰;但經過幾個星期的思考,發現一點:就是在這些經文中可以帶出幾個與今日基督徒相關的問題。那就是:我們如何對待文化傳統?我們如何了解歷史和過去,以及我們如何看待今日和明天?這些重大的問題,似乎都從這幾段經文隱隱地透視出來,提供我們作深入的思考和想象。今天讓我們就嘗試以這幾段談律法的經文為基礎,從文化與歷史,傳統與現代,法律與恩典之間的關係,思考一下今日基督徒的處境、身份和選擇等種種問題。進入正題之前,讓我先提出三個關鍵詞,引導下面的討論:它們是:中間,之間,和無間。

讓我先說無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