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Categorized: Jul to Sep

許立中先生 – 信仰的重軛

「我可用甚麼比這世代呢?好像孩童坐在街市上招呼同伴,說:我們向你們吹笛,你們不跳舞;我們向你們舉哀,你們不捶胸。約翰來了,也不吃也不喝,人就說他是被鬼附著的;人子來了,也吃也喝,人又說他是貪食好酒的人,是稅吏和罪人的朋友。但智慧之子總以智慧為是。」
「那時,耶穌說:父啊,天地的主,我感謝你!因為你將這些事向聰明通達人就藏起來,向嬰孩就顯出來。父啊,是的,因為你的美意本是如此。一切所有的,都是我父交付我的;除了父,沒有人知道子;除了子和子所願意指示的,沒有人知道父。凡勞苦擔重擔的人可以到我這裏來,我就使你們得安息。我心裏柔和謙卑,你們當負我的軛,學我的樣式;這樣,你們心裏就必得享安息。因為我的軛是容易的,我的擔子是輕省的。」
「凡勞苦擔重擔的人可以到我這裏來,我就使你們得安息。」這節經文往往被誤讀為對罪人、未信者的福音呼召。但倘若我們將它放回其前文後理去理解,就會知道耶穌在那裏所講的,其實是作為一個有信仰的人的難處。

林豪恩先生 – 淚眼泯恩仇

一.引言
金庸先生的武俠小說膾炙人口,有些拍成了電視和電影。不知道你對金庸武俠小說認識多少呢?
一位中年人問年輕人:「你看過金庸的小說嗎?」
年輕人說:「沒有,只有看過電視劇。」
中年人說:「那你知道金庸寫的14部小說的書名的第一個字,串起來會成為一首詩嗎?『飛雪連天射白鹿,笑書神俠倚碧鴛』」
年輕人說:「不知道,但是我有看羅琳(哈利波特作者)的小說,你知道這七本小說書名的第一個字串起來是什麼嗎?」
中年人:不知道。
年輕人:她寫的七本小說書名的第一個字串起來是:『哈哈哈哈哈哈哈』!
有人喜歡金庸的武俠小說,有人喜歡羅琳的哈利波特。不知道你有沒有發現這些小說在劇情上有甚麼共同之處呢?沒錯,就是「報仇」。原來,在小說世界裏,總少不了恩怨情仇,例如:
《射鵰英雄傳》中,郭靖前半段一心報父仇,誓要殺掉迫害自己父親的幕後主使完顏洪烈。而在後半段,由於師傅江南五怪死於桃花島,他要報的由父仇變為師仇,報仇這一主線也是連接整部小說的線索。《神鵰俠侶》中,楊過為父仇所困,要尋找殺父仇人。裘千尺居深潭多年也是為報仇雪恨;還有李莫愁雖名為莫愁,但卻愁怨極深,因為內心飽受情傷而充滿着情仇。

鄧瑞強博士 – 毋忘初心

各位弟兄姊妹,早安。願你們平安。

少許題外話。我們教會崇拜每週的讀經,是根據一固定的「經課表」(Lectionary)來編排的,這「經課表」是信義宗、長老宗、聖公宗、天主教等共同採用的。即是說,你若今天參加信義宗教會的崇拜,他們的讀經和我們的讀經,是一樣的。這「經課表」三年一循環,即是說,三年前的今個禮拜,讀的經文和今日讀的經文,是完全一樣的。我在這裡講道,已接近十二年了,即是說,我見證著同一「經課表」差不多完成它在這裡的第四次循環了。在講道的事奉上,我通常的做法,是根據「經課表」編排的經文來講道的。並不是我自己揀選一段經文,講我想講的東西;而是經文揀選我,讓我去傳遞它本身的信息。而講過的經文,我會盡量避開,而盡量選用我未講過的經文。經過「經課表」四次循環之後,很多經文我已講過了。故此,我想用一段時間,講講「經課表」以外的經文。「經課表」很少《啟示錄》的經文,從今天起,我會以《啟示錄》的經文作一系列的講道。當然,去到聖誕節等大節期時,我仍會採用「經課表」的經文的。

今日的講道經文:啟示錄2:1-7

伍渭文牧師 – 吃甚麼成了甚麼

2010年十一月香港電視台藝人羅君左(又稱「斌仔」)因糖尿病併發症離世。他令我印象深刻,因為早年不改變飲食習慣已截腿坐輪椅,但乃不改變飲食習慣,最後拼發症離開,終年五十一歲。 香港營養師協會會長在其報章專欄說: 「瘋狂吃喝與慢性自殺無異。」

我們吃甚麼成了甚麼We are what we eat,屬靈的食糧也如是。前一些日子,看到一視頻:一位被人發現時像啞巴一樣不說話,滿身是病,被疹斷難以生存下來的孩童,母親是一個妓女,不知誰是爸爸。最初聽的時候,覺得這人真可憐,但後來發現這人就是他自己,這人竟然成為一位講道家。因為得到基甸送經會的一本聖經,命運坎坷的他研讀並相信而且順服聖經,變成另一個人。是的,我們吃甚麼成了甚麼。

其實吃是貫穿聖經的主題:聖經開始,始祖因為吃了分別善惡樹的禁果而墮落。分別善惡表示獨立自主,吃禁果是要離開上主,拒絕和背叛造物主,就如一棵樹告訴樹枝,你不能脫離樹幹,否則會枯乾死亡。聖經結束,新天新地出現,有羔羊的筵席。約翰福音七個神蹟中,有著名的五餅二魚吃飽五千人,耶穌為神蹟作出解釋:他就是生命的糧,天上賜下來的嗎哪。(約六35)

鄧瑞強博士 – 不要「奉旨」

各位弟兄姊妹,早安。願你們平安。

早幾日,三名參與社會運動的學生領袖被判入獄,香港社會的撕裂無可避免地擴大。同情他們的群眾,與反對他們的群眾,看來沒有什麼對話的空間。這些學生領袖追求的,是一個還未出現的社會,是一個在盼望中的世界,是一個看來遙遠但仍可實現的夢想。反對他們的,持守著現實的原則。看來手中的麵包,比不知如何才能實現的公義更加真實。或許,眼前的現實,真是我們能得到的最後的東西了。保羅說:「若死人不復活,我們就吃吃喝喝吧!因為明天要死了。」(林前15:32)他的意思是說,若現實就是最後的真實,沒有那種全新的生命的可能,則算了吧,像動物一樣活著吧,反正明天就像動物一樣死去。但是,如果有新的生命的可能呢?如果明天,學生能自由及友愛地學習,大人能有尊嚴地工作和生活,老人能不用憂慮地安享晚年,如果這一切是可能的呢?如果人類自古以來的天國夢真有實現的可能,則我們是否需要為這個美夢而奮鬥?

謝任生牧師 – 上帝的逆道與人間的常道

引   言
相信我們都會同意 : 聖經是上帝的話語,我們應當明白聖經所言說的上帝之道。可是:
我們對聖經的理解,很多時是以人自己當下的文化處境去解釋昔日經文的內容、文化與社會處境,
我們更會比較少尋求理解他人的理解來理解經文的原意。
我的意思是說,我們對剛才所誦讀的聖經經文,應當怎樣去感悟?感悟不是單單看為理解,而更同時是努力去感悟他人的感悟。現在就讓我們從馬利亞身上去感悟她本人的感悟。就是怎樣從人間常道的轉向上帝的逆道的感悟。

一/     馬利亞的三次人間常道與上帝的逆道
第一件上帝的逆道是天使突然的出現
在這段經文中,馬利亞的三次遇上三次的人間常道與上帝逆道的相遇。就以今天早上我所選用的經文來說,我們對馬利亞的認識很少能以理解馬利亞的理解來感悟這段經文文意。很多時我們多會以羅漫蒂克的處境來美化馬利亞。形容馬利亞的溫柔、順服和美麗。這當然是。只是我們每年的聖誕節的佈置,都是很羅漫蒂克化的。這種心態就是一種人間的常道,以為耶穌基督的降生一定是人間的美境,即是讀者以自己的處境去美化原來的處境。

鄧瑞強博士 – 在泥淖中起舞

各位弟兄姊妹,早安。願你們平安。
從上次我在這裡講道,到今天我在這裡講道,已有好一段日子了。在這段時間裡,你們的世界,或許,沒有什麼變化。我的世界,卻已不能再一樣了。大家知道,在這段時間裡,我太太忽然的離開了這個世界,回到天父的懷裡去了。你們的生活,或許,都依舊是這様。早上起來,吃早餐,早餐不是A餐,便是B餐。之後,開始工作,工作的情景日日大致如是。之後,回家,與家人吃一頓飯。之後,睡覺,發的夢,也都是差不多的。而我,整個生活變了。早上起來,三十年來,太太煮的早餐,不再有了。之後,開始工作,但工作時某些感覺不再一樣。不再寄望出糧的日子去吃大餐,也不再想著如何安排假期。之後,回家了,空洞無人。之後,睡覺,再沒有夢了。過去的回憶,都變得空白;而將來的計劃,都再沒有內容。

許開明牧師 – 惜別講章:與神同行祝福人

今早是一篇惜別的講章,因為是我擔任校牧以來,最後的一篇講章。臨別賜言,有特別的意義。
由於7月31日離任,8月1日就上任,負責的堂會有四間超過五百人的堂會及一間佈道所,四或五個主日需要在有關堂會宣道。何時可以回來崇基禮拜堂,真是難說了。
今早的題目是「與神同行祝福人」,經文是創12:1-20節。描述亞伯拉罕如何與神同行並祝福別人!這句話也是我對自己的期望。所以我唱出來也講出來,希望在大家心裡留下深刻的印象。
中國人喜歡問一個問題:「好唔好命? 」
「我好唔好命?」、「你好唔好命?」、「他好唔好命?」。
人期望好命,追求好命,使自己「有一條好命」。但怎樣才算是「好命?」這可謂見仁見智。

林豪恩先生 – 忠誠的異見者

一。引言

此時此地,「忠誠的異見者」這題目,或者令人產生眾多聯想。本講章的源起,是今天的福音經課馬太福音10:41其中一句:「人因為先知的名接待先知,必得先知所得的賞賜」,舊約經課提示我們從耶利米先知的例子來解讀「因為先知的名接待先知」,以及「得先知所得的賞賜」的意思。

人們以為先知是古代的特殊人物,然而,現在也有人自稱先知。教會更新運動在今天下午舉辦講座,宣傳稿如此說:「是次講座將介紹一些以「先知」、「使徒」為名,活躍於各地華人社區的問題人物,他們到處騙取信徒及堂會的信任,濫權瀆職、斂財騙色,導致各種傷害的情況出現」。

先知是怎樣的人物呢?耶利米可算是其中一位先知的典範,讓我們再細讀今天的舊約經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