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Categorized: Apr to Jun

2019年4月12日崇基週會校牧禱文 講題 : 惜別週會
The Chaplain’s Prayer at College Assembly on 12 Apr, 2019 Topic: Farewell Assembly

我們的天父,時光飛逝,快將畢業的同學,在這個春夏之間便要離開校園,去尋找人生的另一里路。感謝祢,讓我們可以在校園中相遇相知,一同經歷煩惱和喜悅,也嘗過人生的起與跌。我們在這裡經歷仁愛與關懷,因為有愛在我們當中,我們就得著力量去面對人生的挑戰,甚至挫敗。

耶穌基督啊,感謝祢捨己的愛,藉著十字架除去人神之間的阻隔,叫一切相信祢的救贖的人,得著救恩。主啊!求祢幫助我們,特別即將離開大學校園,踏上人生新里程的畢業班同學,能夠活在祢的智慧和教導當中,讓我們相信並敬畏上主,得著從上而來的智慧與聰明。

聖靈啊,感謝祢為我們禱告,保守我們行在真理與光明之中,求祢繼續引領我們的人生,並在生命旅途中每一個階段,都活得精彩,活得有意義。奉我主耶穌基督的名,阿們!

朱光華牧師 – 陶造新世代

今日我想藉著詩篇七十八篇,跟大家分享一個題目,「陶造新世代」,78篇很長,共72節,我們只是集中1-8節。

第1節開始,作者這樣叮囑勉勵讀者,詩七十八:1,「我的民哪,要側耳聽我的訓誨,豎起耳朵聽我口中的言語」,
英文翻譯是Give ear, O my people。誰可以稱「我的民哪」O my people?這種口吻彷彿是皇帝向自己的子民,頒佈聖旨。
如果我們讀這詩篇是領聖旨,我們應該以什麼態度來聽呢?經文清楚指示我們要點樣聽。要側耳專心聽,要豎起耳朶留心聽,要必恭必敬,因為聖旨只是講一次,不會重覆,而且聽完聖旨之後,要領命領旨之後,要照著執行,我們恐怕聽漏了一句半句,甚至要做筆記。

鄧瑞強博士 – 真理在途上

過去一個禮拜,香港發生了很多事情,社會充滿張力,好像去到爆發的臨界點似的,令人擔心、令人心痛、令人心傷。但願天父憐憫這個城巿!
耶穌生活的那個世界,在羅馬帝國的統治之下。羅馬帝國是和平的,表面的和平背後,卻是殘酷的暴力。耶穌行走在羅馬的土地上,有12個門徒常常圍著他。他的門徒中,有奮銳黨人,這是勇武抗爭的人;有稅吏,這是在建制中「搵食」的人;有出賣耶穌的猶大,他可能是理想主義者,也可能是機會主義者;但更多是漁夫,平民百姓。無論他們是誰,他們在耶穌身上,看到一種獨特的生命,這生命創造著一個新的世界,這新的世界展現著神的臨在。
耶穌是誰?他憑什麼創造一個新的世界?這是一個什麼樣的世界?

林豪恩先生 – 忽然從天上有響聲下來

四年前,2015年的聖靈降臨日,主日崇拜也是在這裏舉行。當時,我短暫離開了校牧室,被邀請回來講道,經文剛好也是使徒行傳2:1-21節,當時的講題是「聖靈降臨的新世界」。這個新世界一方面是一個來自東南西北四方人士能夠彼此溝通,互相聽得明白的新世界,另一方面是一個所有年齡群體,不但是成人,連兒童及長者都可以有夢想和參與的新世界。四年過去了,東方和西方似乎更聽不明白對方,或者更不願意聆聽對方;南面和北面的溝通不見得更順暢,往往只是權力的表述和較量。或者,有人認為這世界本來如此,世界的遊戲規則本來如此,人人都繼續埋首投進遊戲中,每天都仍然有人中獎,每年都仍然有人進身百萬富翁行列。人人都盼望有賭未為輸,若然未有回報,只是時辰未臨到。在人人都營營役役,返工放工的日子,其實有幾聲巨響出現過。這些響聲有否敲醒人們呢?人們又如何回應呢?聖靈降臨的當天,也有一聲巨響,那一聲巨響出現後,世界從此不再一樣。今天,我們用另一個角度重述這個聖靈降臨的故事。

林豪恩先生 – 何處是吾家?

大家知否每年一度「全球罕見的人口流動」是甚麼盛事呢?這就是春運。2018年春運大軍是29.7億人次,相當於非洲、歐洲、美洲、大洋洲的總人口搬一次家。原來,春運是與家有關。有網絡作者如此描述春運:「甚麼是春運呢?就是有工作的地方沒有家;有家的地方沒有工作。他鄉容不下靈魂,故鄉安不了肉身,肉體和靈魂互相絞撕,便有了春運。」春運,顯現了中國人千百年來的觀念:家是與鄉土分不開的。當下居住在香港這個城市的大多數人,想到家,似乎不一定想到鄉土。香港人對家的想像又是怎樣的呢?

鄧瑞強博士 – 在黑暗與榮耀之間

在過去的某一天,忽然間,你進入這個世界。在將來的某一天,忽然間,你離開這個世界。我們意識到自己在一旅程中,從一端走到另一端。兩端都是神秘的,不可測的,只有中間這段旅程,我們可以見到沿途的風光。或許,有一天,你會坐下來,想一想,我當如何走這段旅程。  有人想,這旅程太艱苦,於是,坐下來,不再走了。人可以「物化」自己,將自己視為「物」,不再有感情,不再有期望。像石頭一樣,立在路旁。天地如何變化,與我無關。不談過去,也沒有將來。他可能成為宅男,只活在電腦世界裡。他可能用藥物麻醉自己,只活在當下的迷糊裡。他可能是一個消費狂,只活在物質提供的當下快感裡。

劉國偉先生 – 雞叫以先

二十二年前,當我還在現代詩歌運動的前線,相對活躍地參與作曲、填詞和監製的工作,我創作了一首詩歌《夜盡時》,收錄在一張鐳射光碟《有一隻羊》之中。《夜盡時》這首詩歌描寫彼得三次不認主的片段,歌詞是這樣的 :

1. 誰這麼否認? 誰這麼躱開? 誰曾確說道:縱死也不怕,絕不會否認?
2. 在冷冰深夜,伴火堆火光,誰曾確說道,再三的宣告:我不是與他一伙?
副歌:誰人何苦要苦苦追問? 情懷仍在才偷偷查聽,難明難堪卻偏偏否認,雞啼喚我醒,痛哭夜盡時!
我創作這首詩歌的時候,特別想念到彼得當夜的複雜情緒和心懷。不是嗎? 耶穌為門徒洗腳,耶穌告訴有人要賣祂,然後在客西馬尼園被捉拿,情急之下,彼得嘗試抵抗,削去對方差役的一隻耳朵,接著耶穌被解往亞那的住處,再來已是大祭司的院子,一連串的事情的發生,都是過去3年從來沒有遇見過,是如此突如其來,而且就在瞬間發生。
於是,我試圖代入彼得的思緒,以旁述的身份,為彼得反問在大祭司院子查問他是否與耶穌一起的人 : 誰人何苦要苦苦追問? 情懷仍在才偷偷查聽!  正是彼得對耶穌有情,才在這個危急關頭,冒險尾隨耶穌,好打聽事情的發展,只是想不到被人「點相」,情急之下匆匆否認,但卻繼續被人苦苦追問!

劉國偉先生 – 人子得榮耀的時候到了

孩提年代,在就讀的幼稚園安排下,我參演了直屬小學的聖誕劇,在偌大的小學禮堂的舞台扮演牧羊人。我行在前頭,身旁有兩位同學也扮演牧羊人,還有全身穿上羊毛,扮演小羊的三位同學在旁邊跪行。老師指導我們三位牧羊人,當看見天使及主的榮光時,所要表達的情緒,先是懼怕,當聽到天使說「在至高之處榮耀歸與神,在地上平安歸與祂所喜悅的人。」就轉為開心。我認為那是相當忠於原著的。我記得老師教導我們用瑟縮和後退表達恐懼,開心則以臉上的笑容和舉目望上天花來表達。問題來了,當有同學問甚麼是榮耀,老師大概沒料到有此一問,只是含糊地說 : 就是很光很光。回想起來,老師是以舞台的燈光效果來解釋,事實上要對幾歲孩童詮釋甚麼是榮耀,也頗具挑戰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