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Categorized: Apr to Jun

林豪恩先生 – 離開的和留下的

快將踏入七月,標誌著大學學年的結束,八月又是新一個學年的開始。校園那清雅的荷塘、蒼鬱的老樹、翠瓦丹柱的亭台、兩側樹木成行的大道、幽靜的庭院、芳馨襲人的中藥園、著名的雕塑、得獎的建築,以及其他或人工或天然的景物,凡此種種,讓人感覺到桃花依舊,一切如常。其實,學年交接,正是人事交接的季節,或退休的,或轉職的,每年這個時候都有教職員離開。雖不能說人面全非,也總是教人依依不捨。離開,可能一百個人有一百種心情,若然好像以利亞一樣,或許也是完美的狀況。

鄧瑞強博士 – 你們好好選擇吧

各位弟兄姊妹,早安。在這疫症裡,祝願各人平安。

小孩子常常問大人:「為什麼?」小孩子問:「為什麼非洲人跑得那麼快?」大人答:「若果後面有獅子追著你,你也會跑得這麼快。」小孩子問:「為什麼進入到教堂要安靜?」大人答:「不要妨礙別人睡覺嘛。」小孩子問:「為什麼人要打仗?」大人不懂回答了。「為什麼人會受苦?」「為什麼人會死?」「為什麼人要存活下去?」這些問題,大人越來越不懂回答了。

「為什麼我要存活下去?」「存活於世,對我有什麼意義?」這些問題,或遲或早,我們總會問。特別是遭逢極大困境時,如:天災人禍,連吃的東西都沒有的時候;或戰火連天,連安睡一覺的寧靜都沒有的時候,我們便會問:「存活於世,對我有什麼意義?」當我太太在我身邊離世時,我心中也曾問:「存活下去,還有什麼意義嗎?」人存活下去,需要理由,需要意義。神學家田立克(Paul Tillich)指出,現代人充滿憂慮,有嚴重的精神問題,是因現代人比以前的人更容易失落存活的意義。找不到意義,人就可能放棄活下去。無怪乎文學家卡謬(Albert Camus)說:「只有一個真正嚴肅的哲學問題,就是自殺問題」。所謂自殺問題,即存在的意義問題。

高國雄牧師 – 我們因「信」稱義嗎?

1我們既因信稱義,就藉着我們的主耶穌基督得與上帝相和。 2我們又藉着他,因信得進入現在所站的這恩典中,並且歡歡喜喜盼望上帝的榮耀。 3不但如此,就是在患難中也是歡歡喜喜的;因為知道患難生忍耐, 4忍耐生老練,老練生盼望; 5盼望不至於羞恥,因為所賜給我們的聖靈將上帝的愛澆灌在我們心裏。

*因信稱義是基督新教信仰核心中的核心
宗教改革:回應當時情況而高舉
憑著信心、被上帝判為無罪
VS
傳統教會(羅馬天主教、東方正教會):得蒙救贖需要加上善功
人需要稱義的原因:原罪需解決

姚志豪牧師 – 清楚嗎?

大約2,3年前,一次睡醒之後,我慣常打開睇開的聖經顯得模糊,我不斷擦眼晴,還是沒有變化,於是就放在一旁,不理它,如是者,一次一次也是如此,向別人請教,這叫老花(遠視)。我很難接受模糊的視力,因為我從來沒有近視(只有20度)。模糊了,看事物不清楚,就是等於苦嗎?

今天是聖靈降臨節,根據教會傳統,亦是JC「他受害以後,用許多確據向使徒顯明自己是活着的,在40天之中向他們顯現,並講說上帝國的事。」1:3,再過10天,(50日)後,與門徒一同聚集,聖靈的降臨(又稱五旬節),聖靈的降臨也是JC對門徒的承諾。與門徒3年的有血有肉耶穌,他的所言所行,有時都不太明白、清楚,對門徒而言尚且模糊不清,何況是一個觸摸不到的聖靈呢?特別當聖靈降臨之後說出不同的語言,似乎產生更多模糊。使2:17記述,這是先知約珥所說的,在末後的日子,就是兒女、少年、老人也要說預言、異象及異夢,大概也是不太清楚的境象。

林豪恩先生 – 無情世界有情天

常言道:「人非草木,孰能無情」。為甚麼會有人無情地對待其他人呢?難道可以對他人的感受和痛苦視而不見嗎?使徒行傳16章16-34節就記載了一個這樣的故事。保羅和同伴到腓立比城傳福音,突然被人捏造罪名,煽動群眾攻擊,並且「未見官先打八十大板」,被陷冤獄。在人類歷史中,保羅的遭遇並不獨特,只是不幸遭遇的其中一個例子。無情地對待保羅的人,或許也不是特別邪惡,只是平常人在某些情況之下的反應。是甚麼因素令人突然變得無情呢?可能在某些狀狀之下他們不把人當作有感覺和有尊嚴的人。那麼,他們把人當作甚麼呢?

馮天聰牧師 – 開始與終結

全球疫情肆虐超過兩年,隨著疫情放緩,過去半年不少國家開始陸續開關,放寬入境的限制,讓非公民可以進入。對於很多喜歡旅行的人來說,這真是一個好消息。對於一些必需要到不同國家公幹的人來說,當然亦是一個喜訊。還有一類人會對通關非常雀躍的,就是一群宣教士。我們都知道,在疫情下,全球超過100個國家和地區頒布不同程度的隔離政策,進行全面或局部的「封城」或「禁足」命令,以阻止疫情擴散,因此很多宣教工場都被迫關閉,不少宣教士都因為避免染疫的考量,被差會及教會徵召回到自己的國家,之後無法再次回到工場;或是一些想離開但被迫滯留的宣教士,一直等待可以回家的一天。

我們需要為這些宣教事工祈禱,讓差會及眾宣教士在疫情下有智慧去回應,能繼續將福音帶給未信主的人。

鄧瑞強博士 – 生路如此美好,何解選擇滅亡?

今日,我要總結摩西五經的講道了。

人犯罪,令世界失去秩序,泯滅人性,也遺忘神聖。神定意救贖世人,但祂沒有選擇一種直接了當的方式,祂選擇了曲折迂迴的方式,祂選擇了與人在歷史中同行,讓人在歷史中將祂的光明傳播開來。神這種選擇最終使祂行在人間,流出承擔人類罪惡的鮮血,在歷史中留下救贖的記號。

神選擇與人在歷史中同行,神人合作地在黑暗的大地上傳送光明,這是漫長的過程。神人合作,有點似玩「二人三足」的遊戲。神就著人,步伐緩慢了。人要跟著神的節奏,也需要努力的學習。在這神人互動中,神的光明,透過人,在大地上蔓延開來。

神選擇了亞伯拉罕,亞伯拉罕也選擇了神。神要求亞伯拉罕大膽地信任神,大膽地為神獻上一切。亞伯拉罕信任地回應神,在他的信仰行動中,他看到神的同行,看到神的救贖,看到歷史絕境中從神而來的希望。在漆黑的夜空下,神叫亞伯拉罕抬頭看看那無盡的星星,這是他手中的火把所點燃的無盡火光,將散佈在大地的每個角落上。在慘淡的人生裡,神叫亞伯拉罕想像有一天萬國都要因他得福,亞伯拉罕想像到,在暗淡的歷史長河的盡頭那裡,大地瀰漫著天國的福樂。

亞伯拉罕在每天都是絕境的光景下,大無畏地活出對神的信靠,對前景的希望。他對神的信仰,塑造了一個家族。這個家族,發展出一個民族。這個民族,以信仰神、敬畏神作為其民族精神。這精神,成為火把,在黑暗的人間,燃點光明。這是創世記的主題。

李均熊牧師 – 彌賽亞牧人

今日福音經課中,猶太人問耶穌,如果他是基督—彌賽亞—就明明地告訴他們。但若我們從約翰福音第五章一直看到這裏,的而且確耶穌的行動而見證他就是彌賽亞/基督,而有些猶太人亦因此想置耶穌於死地。所以耶穌的回答十分反映當時處境:我已經告訴你們,你們不信。你要叫耶穌再說甚麼呢?而這些猶太人的不信,證明他們不是耶穌的羊。因為「我的羊聽我的聲音,我也認識他們,他們也跟著我。」約翰福音中的耶穌在這裏有論到賜下永生給跟隨他的人,大家可以翻查之前我曾經講過關於永生的理解,這裏不贅。但與今日我們主題更息息相關的,是耶穌論到是父把羊賜給他,以至誰也不能從他父手裏把他們奪去。這句「誰也不能把他們奪去」其實總共出現兩次,顯見耶穌要強調這點。

林豪恩先生 – 生亦何歡,死亦何苦?

還記得《倚天屠龍記》嗎?如果要選最轟烈的一幕,你會選哪一個片段呢?有些人選六大派圍攻光明頂那一幕。當時,少林、武當、峨眉、崑崙、崆峒、華山六派高手齊集光明頂,明教中人與他們戰至最後一刻,生命危在旦夕之際,突然停下一同打坐,誦念禱文。他們當時誦念的禱文是這樣的:

「焚我殘軀,熊熊聖火。生亦何歡,死亦何苦?為善除惡,唯光明故。喜樂悲愁,皆歸塵土。憐我世人,憂患實多!憐我世人,憂患實多!」

生存,從來都是人們的本能;死亡,從來都是人們的威嚇。何以有人慨嘆:「生亦何歡,死亦何苦」呢?寫下這禱文的人,很可能深刻思考過生存的意義,然後對於生死建立了某種觀念和態度。有人認為,人類是唯一會思考生存意義的動物。你問過自己這個問題嗎?讀大學的時候的某個黃昏,我與我的「蛇」(非正式宿生)坐在宿舍房間的地板上,關了燈,在暗光之下,談起一個奇怪的話題:「為甚麼我們仍然生存下去?」我已經忘記了自己講過甚麼,但仍記得他說:「因為我的媽媽仍然在世,我要照顧她。」你呢?你生存下去的原因又是甚麼呢?今天經課的四段經文,都涉及生與死,讓我們再讀經文,思考對我們的啟發。

高國雄牧師 – 超越多馬的信心

近日被同學問到,對現時流行樂壇中最火紅的12「鏡仔」有幾多認識…

當我不單能數出12人名字,甚至連12人各自的粉絲團的名字後;我反問他,作為信徒,對耶穌的12門徒有多少認識呢?

對藝人/明星/偶像的一切我們會努力認識,對耶穌與及祂身邊的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