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Categorized: Oct to Dec

許立中先生 – 可道與不可道

「大哉敬虔的奧秘,無人不以為然;就是上帝在肉身顯現,被聖靈稱義,被天使看見,被傳於外邦,被世人信服,被接在榮耀裏。」(提前3:16)
傳統上,聖誕是一個比較感性的節日。就是對非信徒來說,聖誕的詩歌和音樂、燈飾和氣氛,很容易就讓人產生愉快和cosy的感覺,希望跟家人或朋友一起分享生命的美好。

但正如聖誕對一般人來說就只不過是一種感覺、一種氣氛,聖誕過後,自然就生活依舊、工作如常。年紀還小,或許還會期待下個聖誕的來臨,就像那緊接下來的農曆新年一樣;年事稍長,聖誕就只不過是一個長一點的假期而已。
事實上也不僅是聖誕,現代社會似乎將所有傳統節日壓平: Happy Holiday!無論是冬至、聖誕、新年、中秋,幾乎就連清明我們的祝賀語都是XX快樂!除了農曆新年我們終於可以「恭喜發財」,其他節日都變得沒有內容、沒有性格!

鄧瑞強博士 – 花褪殘紅青杏小

各位弟兄姊妹,早安。願你們平安。

「花褪殘紅青杏小。燕子飛時,綠水人家繞。枝上柳綿吹又少,天涯何處無芳草!」
這是蘇東坡的《蝶戀花》,在絕望中,滲透著希望。

「花褪殘紅」,花已殘,色已褪,凋零而絕望,蘇東坡卻留意到「青杏小」。小小的青杏,生命的種子,卑微而不起眼,卻在凋零中準備展示它的生命。
「燕子飛時,綠水人家繞」,蘇東坡看到生命在飛揚,看到他所關心的人文世界。
「枝上柳綿吹又少,天涯何處無芳草」,枝上的柳絮,越吹越少,生命的美麗像是遠去了。然而,畫面一轉,卻看到種子散落大地,處處展現生機,天涯何處無芳草。

學者估計,這首詞寫於蘇東坡晚年。他六十歲時,被貶去廣東的惠州,這是帝國的邊陲地帶,落後多瘴,九死一生。他一生都不太如意,被一貶再貶,在遙遠他鄉,滿懷失落時,他寫下這首詞,表達絕處中的希望。

伍渭文牧師 – 無人不以為然的奧秘

引言:將臨期是終末的開始 (Beginning of the End)

在第二次大戰1942年,英軍在北非阿拉曼戰役(El Alamein)首次打敗沙漠之狐隆美爾(Johnannes Eugen Rommel)統領的德軍。之前德軍未輸過,之後英軍未敗過。這役之後英軍士氣大振,說戰爭完了,我們得勝了。首相邱吉爾(Winston Churchill)發表演說:「現在不是結束,也不是結束的開始,也許或且可以說:是開始的結束(End of the beginning)。」Now this is not the end. It is not even the beginning of the end. but it is, perhaps, the end of the beginning.

有一場戰役,決定性的屬靈戰役,各各他之役,基督藉著死敗壞那掌死權的,就是魔鬼,帶來終末的開始Beginning of the end。撒但雖然現在還裝腔作勢,若無其事,但基督在十架其實已一役竟其功,徹底打敗撒但,我們現在祇是執埋手尾,等候基督再來,更新萬有。

各各他一役給我們看窺探到終末的世界:罪得赦免,身體復活;羔羊與獅子共處,社會一體共融,不分高瑞低端;沒有眼淚、沒有疼痛的新天新地。這是奧秘,因這一切前所未聞,想也未想過,竟然發生了。阿拉曼一役是開始的結束End of the beginning, 但各各他一役是終末的開始Beginning of the end,因我們看到終末的景象了。

梁元生院長 – 「我是誰?」

各位弟兄姐妹,各位會友:
今天的講章是我為兩個月前的崇拜講道而準備的。根據的經文是既定的聖經經課(Lectionary)所列的馬太福音十六章。但是那天打風,不好風球高掛,沒有崇拜,所以林豪恩校牧問我可否在十一月底用原來的講章和大家分享。我說:上天既然禁止我在八月講道,是否我的講章有問題。因此我就仔細地把原來的講稿多看幾次,做了一些修改。最大的改變是:原來的預算,是以“我是誰?”這個問題帶出兩方面的思考:一種是哲學的思考,另一種是信仰上的思考。前者是人對自己的叩問和身份的尋索,甚麽是存在的意義, 甚麽是活著的本質?換言之,“我是誰?”是從人出發,所問的是一個存在的問題,也可以說是一個哲學的問題。“我”究竟是什麼,爲何而存在?活著的真正意義在哪裏?“我是誰?”這個問題的背後,是尋求認識自我(self)和尋索身份(identity)的嘗試,希望藉此找到人生存在的意義(the meaning of existence)。我們問這個問題,背後是想要對“活著”和“存在”的意義作出嚴肅和認真的反思,其最終目的是要認識自己。

鄭漢文博士 – 財富、才幹與在地若天

弟兄姊妹,平安。
今日,我又再回鄉探親一樣,返回崇基禮拜堂這個信仰大家庭。
今日,我們共聚在此,盼望聖道的臨在。
今日,我們重新閱讀大家已經耳熟能詳的故事,是記載在馬太福音25章14至30節。我們用三把聲線來讀,我讀一句,弟兄讀一句,然後姊妹讀一句,之後再循環。

25:14「天國又好比一個人要往外國去,就叫了僕人來,把他的家業交給他們,
25:15按著各人的才幹給他們銀子:一個給了五千,一個給了二千,一個給了一千,就往外國去了。
25:16那領五千的隨即拿去做買賣,另外賺了五千。
25:17那領二千的也照樣另賺了二千。
25:18但那領一千的去掘開地,把主人的銀子埋藏了。

鄧瑞強博士 – 真相、寶座、敬拜

各位弟兄姊妹,早安。願你們平安。
有人說,當喬布斯(Steve Jobs)死後,蘋果公司最大的損失,是失去「願景」、「遠象」、vision。喬布斯走的每一步,可以說,由「願景」引導著,他同時以「願景」引導著他人。他的產品,不是滿足顧客的需要,而是創造顧客的需要。他不是要在已有的產品上力臻完善,而是不斷實現人類未曾想過的夢想。簡單說,他不是活在這個現實的世界上,而是活在一個想像的世界裡。
周星馳在電影《少林足球》裡的一句對白,差不多已變成香港的諺語,周星馳說:「做人如果無夢想,同條鹹魚有什麼分別」。
夢想、遠象、願景,都考驗人的想像力。
有沒有試過,在想像力的邊界上,想像那邊界外的世界?
今日,讓我們試試,看看那邊界外的景象。

林豪恩先生 – 葉公好龍話聖誕

今天是聖誕節,在講聖誕故事之前,先講一個中國成語故事。

春秋時期,楚國有一個叫葉公的人,他常對別人說:「我特別喜歡龍,龍多麼神氣、多麼吉祥啊!」於是當他家裝修房子的時候,工匠們就幫他在房樑上、柱子上、門窗上、牆壁上到處都雕刻上龍,家裡就像龍宮一樣。就連葉公自己的衣服上也繡上了栩栩如生的龍。

葉公喜歡龍的消息傳到了天宮中真龍的耳朵里,真龍想:「沒想到人間還有一個這樣喜歡我的人呢!我得下去看看他。」有一天,龍從天上降下來,來到了葉公的家裡。龍把大大的頭伸進葉公家的窗戶,長長的尾巴拖在地上。葉公聽到有聲音,就走出臥室來看,這一看可不得了,一隻真龍正在那裡瞪著自己,葉公頓時嚇得臉色蒼白,渾身發抖,大叫一聲逃走了。(https://read01.com/nEdz7n.html)

今天的幾段經課串連起來,彷彿述說著一個類似葉公好龍的聖誕故事。

許立中先生 – 聖誕默想

聖誕是一個很特別的日子:平日你跟人「講耶穌」,未必有人願意理睬;但到了聖誕,卻似乎人人都興高采烈。以前一到聖誕,很多辦公室的百頁簾就會掛滿聖誕卡;流行用電郵WhatsApp送電子賀卡之後,就很少再看見這個景象。前幾天收到一位歐洲朋友寄來的聖誕卡,裡面分享了一些生活的近況,還夾了一張她女兒的近照,挑起我一種久違了的感覺。

聖誕是個「普世歡騰」的日子;聖誕是個不知為何那麼高興的日子。當然小學生都知道聖誕是記念耶穌誕生。但大多數人高興,肯定不是為了這個原因。這幾年不少人埋怨聖誕天氣太暖、經濟不好,沒有節日氣氛!對於很多人來說,他們是追求一種感覺、一種氣氛。我們今天所認識的聖誕,基本上是商業主導。

當然,聖誕亦有不少商業以外的活動:譬如報佳音、派飯、捐贈寒衣等,都是很有意義的活動。但倘若聖誕節不僅是「星光熠熠耀保良」、「慈善星輝仁濟夜」或「歡樂滿東華」,那麼我們就必須認真地思考聖誕到底是一個怎樣的日子。

許開明牧師 – 自覺:「我是誰?」

今日的題目是《自覺:『我是誰』》,人需要自覺到底我是誰。在基督論中,這是一個很重要的討論:耶穌是一出生,就自覺是神的兒子、是基督嗎?還是他慢慢地自覺,並發現這身份?按常理,一個人在年幼時,他是不會預知自己是做特首或皇帝,所以他是長大後,才逐漸有這種自覺。

傳統神學家強調耶穌的神性,認為他生而知之;新派神學家則強調耶穌的人性,認為耶穌是逐漸醒覺,到30歲才知,受洗時發現自己是「神子」。

答案就要問問耶穌!但無論如何,耶穌是自覺能力強的人,人貴乎自覺,自動自覺、自覺、自省、自悟、自動。你的自覺能力如何?耶穌自覺自己的能力,自覺是神之子/基督/夫子,自覺自己的使命,耶穌的自覺,使他成為了不起的人和神。

鄧瑞強博士 – 我們等待的那個新世界

各位弟兄姊妹,早安。
由於今日有洗禮,我的講道會短一點。
今日是「將臨期」第二主日。「將臨期」有雙重意義,一方面,是等待「聖誕節」的來臨,這幫助我們回顧耶穌昔日在伯利恆的降生。另一方面,是期待耶穌的「再來」,這幫助我們對那個有別於現世的「新天新地」保持希望。耶穌第一次降臨時,是卑微的人,生在卑微的馬槽裡。耶穌第二次降臨時,將帶著神聖的榮耀,將萬物帶向終末的圓滿。耶穌第一次降臨時,像一粒種子,埋在塵世,毫不起眼,卻在悠長歲月中默默成長。耶穌第二次降臨時,就是這種子長成巨樹,結出纍纍的生命果實的時刻。如今,我們活在這巨樹一點一滴的成長過程中,或許,我們會窒礙它的成長;或許,我們只是無所事事的旁觀者;或許,我們是努力的灌溉人。
想到耶穌的再來,總讓我們期待那個由耶穌帶來的新世界。想到那個有一天會來臨的新世界,就看到我們現今這個世界的不濟。人性依舊醜陋,公義依舊不彰,和平依舊遙遙無期。
對於終末的新世界,古代的先知曾經作出預言。讓我們看看先知以賽亞的預言:以賽亞書11:1-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