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Categorized: 主日講章

鄧瑞強博士 – 生路如此美好,何解選擇滅亡?

今日,我要總結摩西五經的講道了。

人犯罪,令世界失去秩序,泯滅人性,也遺忘神聖。神定意救贖世人,但祂沒有選擇一種直接了當的方式,祂選擇了曲折迂迴的方式,祂選擇了與人在歷史中同行,讓人在歷史中將祂的光明傳播開來。神這種選擇最終使祂行在人間,流出承擔人類罪惡的鮮血,在歷史中留下救贖的記號。

神選擇與人在歷史中同行,神人合作地在黑暗的大地上傳送光明,這是漫長的過程。神人合作,有點似玩「二人三足」的遊戲。神就著人,步伐緩慢了。人要跟著神的節奏,也需要努力的學習。在這神人互動中,神的光明,透過人,在大地上蔓延開來。

神選擇了亞伯拉罕,亞伯拉罕也選擇了神。神要求亞伯拉罕大膽地信任神,大膽地為神獻上一切。亞伯拉罕信任地回應神,在他的信仰行動中,他看到神的同行,看到神的救贖,看到歷史絕境中從神而來的希望。在漆黑的夜空下,神叫亞伯拉罕抬頭看看那無盡的星星,這是他手中的火把所點燃的無盡火光,將散佈在大地的每個角落上。在慘淡的人生裡,神叫亞伯拉罕想像有一天萬國都要因他得福,亞伯拉罕想像到,在暗淡的歷史長河的盡頭那裡,大地瀰漫著天國的福樂。

亞伯拉罕在每天都是絕境的光景下,大無畏地活出對神的信靠,對前景的希望。他對神的信仰,塑造了一個家族。這個家族,發展出一個民族。這個民族,以信仰神、敬畏神作為其民族精神。這精神,成為火把,在黑暗的人間,燃點光明。這是創世記的主題。

李均熊牧師 – 彌賽亞牧人

今日福音經課中,猶太人問耶穌,如果他是基督—彌賽亞—就明明地告訴他們。但若我們從約翰福音第五章一直看到這裏,的而且確耶穌的行動而見證他就是彌賽亞/基督,而有些猶太人亦因此想置耶穌於死地。所以耶穌的回答十分反映當時處境:我已經告訴你們,你們不信。你要叫耶穌再說甚麼呢?而這些猶太人的不信,證明他們不是耶穌的羊。因為「我的羊聽我的聲音,我也認識他們,他們也跟著我。」約翰福音中的耶穌在這裏有論到賜下永生給跟隨他的人,大家可以翻查之前我曾經講過關於永生的理解,這裏不贅。但與今日我們主題更息息相關的,是耶穌論到是父把羊賜給他,以至誰也不能從他父手裏把他們奪去。這句「誰也不能把他們奪去」其實總共出現兩次,顯見耶穌要強調這點。

林豪恩先生 – 生亦何歡,死亦何苦?

還記得《倚天屠龍記》嗎?如果要選最轟烈的一幕,你會選哪一個片段呢?有些人選六大派圍攻光明頂那一幕。當時,少林、武當、峨眉、崑崙、崆峒、華山六派高手齊集光明頂,明教中人與他們戰至最後一刻,生命危在旦夕之際,突然停下一同打坐,誦念禱文。他們當時誦念的禱文是這樣的:

「焚我殘軀,熊熊聖火。生亦何歡,死亦何苦?為善除惡,唯光明故。喜樂悲愁,皆歸塵土。憐我世人,憂患實多!憐我世人,憂患實多!」

生存,從來都是人們的本能;死亡,從來都是人們的威嚇。何以有人慨嘆:「生亦何歡,死亦何苦」呢?寫下這禱文的人,很可能深刻思考過生存的意義,然後對於生死建立了某種觀念和態度。有人認為,人類是唯一會思考生存意義的動物。你問過自己這個問題嗎?讀大學的時候的某個黃昏,我與我的「蛇」(非正式宿生)坐在宿舍房間的地板上,關了燈,在暗光之下,談起一個奇怪的話題:「為甚麼我們仍然生存下去?」我已經忘記了自己講過甚麼,但仍記得他說:「因為我的媽媽仍然在世,我要照顧她。」你呢?你生存下去的原因又是甚麼呢?今天經課的四段經文,都涉及生與死,讓我們再讀經文,思考對我們的啟發。

高國雄牧師 – 超越多馬的信心

近日被同學問到,對現時流行樂壇中最火紅的12「鏡仔」有幾多認識…

當我不單能數出12人名字,甚至連12人各自的粉絲團的名字後;我反問他,作為信徒,對耶穌的12門徒有多少認識呢?

對藝人/明星/偶像的一切我們會努力認識,對耶穌與及祂身邊的人呢?

鄧瑞強博士 – 路漫漫其曲折兮

各位弟兄姊妹,早安。在這疫症裡,祝願各人平安。

我講道的經文是在民數記,但今日是復活節,我不得不講幾句關於主耶穌復活的話。

主耶穌復活,是宇宙的頭等大事;復活節,記念的是新世界的誕生。其重要性猶如宇宙大爆炸,大爆炸之後,出現的,是一個全新的世界。主耶穌復活,不只是說,有個人,死了之後,又復活了。然後,世界又如常繼續運作下去。我們常常聽到這種古怪新奇的新聞,比如說:有個人醫生斷定已死亡,但過了一會,忽又復甦過來。聽到這類新聞,我們嘖嘖稱奇,然後,繼續吃飯、飲酒、打麻雀。主耶穌復活不是這種無傷大雅的新聞,這是宇宙的頭等大事。主耶穌的復活,克復了人類最大的恐懼和敵人——死亡。死亡,將人的存有,化作虛無。死亡,比任何人都強大。無論你是誰,都要在死亡面前低頭。它嘲笑你、戲弄你、刪除你。死亡背後,是罪的權勢。羅馬書6:23說:「罪的工價乃是死」。死亡,是罪的後果與代價。死亡背後,是罪的力量。罪的背後,是魔鬼,牠是一切邪惡的總匯。主耶穌的復活,是克服死亡、罪惡、魔鬼,是克服了一連串取消生命的力量。主耶穌的復活,是神的光明驅散一切黑暗。猶如天地初開時那神聖的一刻,在那神聖的一刻,神說:「要有光」,便有了光,然後,將黑暗驅散了。

梁元生教授 – 人生如驢,驢如人生

感謝主讓我們在這疫症期間仍然能夠有主日崇拜,能夠有線上聚會,這是主給我們這一代人特別的恩典。雖然如此,我站在講臺上,看著滿堂的空凳,心裡還是感到很大唏噓。記得陸機文賦中有言:課虛無以責有,叩寂寞而求音。我希望今天我所要講的並非虛無縹緲的事,我也希望這寂寞的大堂和空虛的雲端背後,會有一點反響和回音。因為我今天要分享的題目,是有關“人生”的,不論或長或短,這是人人都擁有的, 故此也是所有人皆會面對的。

屈子楚辭中有這樣一句話:“悲晨曦之易夕,感人生之長勤。”用現代白話來翻譯,可以這樣說,“我哀歎光陰流逝的迅速,感歎一生的勞碌工作。”在疫情之中反省人生,更加感受工作之沉重和心靈之重壓, 以及光陰之急速和生命之短暫。我很樂意從自己七十多年的經歷和大家回顧人生,但今天不會這樣做, 而是借鏡他者只經驗。今天所讀的福音經課,即路加福音十九章28-40節的那一段,記載著耶穌最後的一段人生路。由伯法其和伯大尼的橄欖山出發,只需再走一段路,就是耶路撒冷。這段路程,是耶穌的最後一段人生路。耶穌進城之後,就是受審和被釘十字架,結束了祂在世三十三年的人生。這是一段十分弔詭的文字:耶穌榮耀進城,進城之前受到夾道歡迎,但進城之後,耶穌就走向死亡,背著十字架,走向觸髗地。今天就讓我們和耶穌一同走這最後一程人生路,先從他騎驢進城開始。

伍渭文牧師 – 吉甲的覺醒—進入應許之地

每一架飛機在燃油記錄儀中間有一標誌—Point of No Return 折返點,顯示燃油用了過半,若要回航就在此刻,過了這點就不夠燃油返回起航的機場了。

出埃及是一個屬靈生命的航程,像肉身生命的航程,沒有折返點。人可以回到過去的地點,但不能回到過去的時間。出埃及另一端的機場是迦南流奶與蜜之地,這是上主應許給亞伯拉罕的。創十二章上主呼召七十五歲亞伯蘭離開吾珥,帶同妻子、羅得和財物去到迦南地。

鄧瑞強博士 – 我聖,爾亦當聖

各位弟兄姊妹,早安。在這疫症裡,祝願各人平安。

創世記講到,在黑暗的長夜,神揀選了亞伯拉罕作點燈的人。要燈火長明,需要一個有延續性的群體,將燈火一代又一代的傳下去。亞伯拉罕的後裔所形成的民族,扮演著這個角色。要成為背負天命的民族,以色列人一定要學曉,在黑暗中堅持光明。

人類歷史的巨大黑暗,其中之一,是人性的奴役。以色列民族落入這巨大的黑暗中,他們在埃及地,成為了法老的奴隸。他們手持的火把,看來要熄滅了。神卻在不滅的火中,呼喚摩西。神要摩西去解放這群奴隸。摩西面對法老,法老有的是兵馬,摩西有什麼,他什麼也沒有,有的,只是神在他內心燃點的,對自由的渴望。法老有的是權勢,摩西無權無勢,有的只是上帝。摩西有的,是上帝的承諾,是上帝承諾下對歷史前景的寄望,是對自由的想像。於是,摩西帶領以色列人離開埃及,追求自由,書寫歷史的新的一頁,也塑造了一個有深刻歷史經驗的民族。要塑造一個群體,要塑造一個民族,要有典範性的經驗。一群奴隸,在神的救贖下,成為自由群體,這歷史經驗深深地刻在以色列人的靈魂裡,幾千年來,他們守逾越節,重述這歷史故事,回憶這動人的經驗。無數次,在歷史長河裡,他們成了奴隸,在巴比倫手下,在波斯手下,在希臘手下,在羅馬手下,在希特拉手下,他們仍堅持守逾越節,重述出埃及的故事,一次又一次,這賦予了他們不死的信念,在奴隸的人生中,想像自由,渴望自由,相信自由。這是一種信念,這信念塑造了一個信仰的民族。他們相信,人生的無奈,不是生命的全部,生命的底蘊,是上帝的救贖和同在;歷史的前景,在上帝的應許之中。就這樣,一個信仰的民族,立足於大地之上。

李均熊博士 – 雞舍狐狸

基督面對祂的仇敵的威嚇,但祂仍一心要完成上主的使命

路加福音13章31-35節
31就在那時,有幾個法利賽人來對耶穌說:「離開這裏到別處去吧,因為希律想要殺你。」32耶穌對他們說:「你們去告訴那個狐狸:『你看吧,今天明天我趕鬼治病,第三天我的事就成了。』33雖然這樣,今天明天後天我必須向前走,因為先知是不可能在耶路撒冷之外被害的。34耶路撒冷啊,耶路撒冷啊,你常殺害先知,又用石頭打死那奉差遣到你這裏來的人。我多少次想聚集你的兒女,好像母雞把小雞聚集在翅膀底下,可是你們不願意。35看吧,你們的家要被廢棄。我告訴你們,你們絕不會再見到我,直到你們說:『奉主名來的是應當稱頌的!』」

當耶穌直斥要殺他的希律是狐狸,他轉頭卻形容自己好像母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