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Categorized: 主日講章

高國雄牧師 – 如何可以勝過文士及法利賽人的義?

什麼是文士及法利賽人的義呢?

文士:是指那些有抄寫才能、負責抄寫聖經、律法條文,整理資料等。後來發展成為學者階層,負責抄寫猶太律法,並在聖殿和會堂中向百姓教導和講解。

法利賽:最初由一群反對猶太人與希臘同化,對抗外邦異俗的人,他們嚴守摩西律法,目的在保全國家精神之完整,所以此黨乃由熱烈的愛國精神及宗教虔誠而產生;及後因其要旨為牢守摩西律例淪為形式主義,以為只要遵守律法者,就可以得到上主賜福。

所以他們的使命就是要:守護律法、維護真理,並自以為是上帝的代言人。

在福音書內,耶穌對法利賽人的指責非常嚴厲,稱他們為「假冒為善、粉飾的墳墓(太23:27)」、和魔鬼的兒子(約8:44)
V20耶穌指出「義」是進入天國的必備條件,這不是一般的「義」,文士及法利賽人的「義」也不足夠!!

但這句話不是說我們要靠「(自己)義的行為」賺取進入天堂的門票,而是指「義」和「上帝的律法」在基督徒生命中的功能。

林豪恩先生 – 天堂的位置為誰而留?

看到這個題目,有人會聯想到從前某位公眾中物的故事:某年她出席公開場合時,有感而發提到:「我今朝有去望彌撒。今朝嘅福音有真福八端。真福八端嘅第八端,有人話好啱我。第八端就係:為義被難真有福,因為喺天堂已經預咗個位畀我。」雖然,「喺天堂已經預咗個位畀我」這句話引起不少討論,但我想起的,是另一個故事與我的工作比較有關係的故事,這個故事你很可能聽過:

有一位傳道人,他壽終了;剛巧同一天有一位巴士司機也去世了,但是,傳道人卻下了地獄,而巴士司機卻上了天堂,為甚麼呢?傳道人氣憤的跑去跟上帝理論說:「上帝啊,你很不公平,為什麼我那麼忠心地傳講你的信息,卻下了地獄,那巴士司機開車橫衝直撞卻上了天堂,難道您沒有觀察到嗎?」上帝說:「我看見啊!但是你每次在講道時,台下的教友全都睡著了,而巴士司機每次載著教友時,全車的教友都在虔誠的祈禱,所以….」

天堂的位置為誰而留呢?在今天經課的詩篇,我們讀到詩人提出了類似的問題:

高國雄牧師 – 天國近了,悔改吧!

各位弟兄姊姊,在大年初一的日子,在此先恭祝大家,新年蒙福,身心靈健康。

中國人在新年傳統會說好多吉利的說話,拜年的時間,你說得最多的是那些呢?如果我們細心留意,用心理解,就會發覺當中可以大概分為幾大類:
祈求保持/存、不變”Keep”:身體健康、青春常駐、身壯力健、龍馬精神、出入平安等…
一些期盼、希望獲取更多(特別是物資上的)”Wish/Take”:恭喜發財、一本萬行、步步高升、心想事成、花開富貴等…

對於未來一年,我們對信仰又有怎樣的期盼呢?

保持?不變已經非常滿足?上帝主權的挑戰?

獲取更多?想要獲取的原因?

中國傳統仍有另一種智慧,新年賀詞還有:一元復始、萬象更新…

年輕時總是不明白,這與我的生活有什麼關係?

不單是去舊迎新,更是復始、更新,有一個回到從前的意思”ReStart/Reset”

所以中國人今天開始是癸卯年(有說是由立春那日開始),由甲子、乙丑到壬戌、癸亥,天干與地支配合共60年,之後又由甲子開始,重點在於重新開始,是一個循環,有回到最初,返到本源…這或許才是每年我們應該有的最大願望!

鄧瑞強博士 – 如此風流人物

今日,我們來到《列王紀》的經文。《列王紀》原本不分上下卷,但因篇幅長,為方便起見,分成上下兩卷。記述的內容:起自大衛王崩,所羅門繼位;至猶大國亡,被巴比倫所滅。亡國後,猶大的神學家在異鄉,以事後回顧的歷史高度,反思亡國的神學理由。故事的背景是大衛的興起,他成為王,是出於神的揀選、神的恩典,神又以立約的形式去確立這揀選的恩典。大衛是天命所歸的人,同時,他也要承擔起天命的託負,就是神人盟約裡人應盡的責任,這些責任都寫在《申命記》裡了。這王朝之後開展的歷史,卻是人慢慢忘記天命的歷史。在君王的私慾裡,在人民的墮落中,在國際形勢的壓迫下,神的子民逐漸與世俗同化,拜世俗的偶像,倚靠世俗的軍事同盟,而忘記了自身作為神的子民的獨特身分,忘記了自身獨特的天命,忘記了神,於是,神就讓巴比倫消滅他們。當失去了身分、失去了天命、失去了上帝之後,神的子民變得清醒。他們在心靈的廢墟中,重新思考這一切往事,然後,寫下《列王紀》,訴說一個民族墮入虛無的理由,這理由正正就在於他們忘記了神的約。忘記了神的約,也即是忘記了人生在世的意義就是將神的旨意成就在人間。

李均熊牧師 – 看哪!我的僕人!

今天福音經課焦點乃是紀念耶穌基督的受洗。而先知書的經課則選上以賽亞書42:1-9作對應。以賽亞書42:1-9實為以賽亞書四首僕人之歌的第一首(其餘三首分別為49:1-7; 50:4-11和信徒較熟識的52:13-53:12)。耶穌基督的受洗標誌他地上事奉的開始,而聖教會將以賽亞書的經文與福音書對應,正表示耶穌就是那一個先知書所說的「僕人」,耶穌的事奉正好成就了舊約的「預言」!

當然我也相信耶穌就是以賽亞書所說的僕人,但是先知書是特定「預言」幾百年後一個叫耶穌的人物,還是這段經文是指向其他人的呢?又或說,若先知書指定要應驗這個「預言」就是/只是耶穌,那對我們今日的信徒又有甚麼關係?

林豪恩先生 – 迷霧中如何前行?

今天是2023年的第一天,2023將會是怎樣的一年呢?疫情會怎樣呢?經濟會怎樣呢?樓市會怎樣呢?很多人都喜歡對新一年做各種預測,因為人人都希望能夠行在可預知及可預備的路上。我有一位朋友做投資工作,他說在2021年底,絕大部分的金融機構都預測2022年恆生指數最低是22000點,最高是28000點。預測準確度有多少呢?大家看一看自己的強積金過去一年的回報就知道了。基督徒呢?基督徒有神同在,是不是萬事都在預期之內呢?有些基督徒的確是這樣相信的。當你驚訝地跟他們說:「唉,想不到俄羅斯竟然攻打烏克蘭!」他們回應說:「有甚麼值得驚訝?耶穌不是一早說好了嗎?民要攻打民,國要攻打國。(馬太福音24:7)」世上萬事似乎都給他們看透了。剛才我們誦讀的舊約經課傳道書的著名詩句,很多人都喜歡引用這些詩句來證明一切都在預期之內,世事都在掌握之中。

林豪恩先生 – 在沒有聖景之中尋找聖誕意義

你有沒有見過崇基學院禮拜堂前草地陳設的聖景呢?根據校友們說,早於六十年代,禮拜堂外便擺放馬槽聖景,每年由將臨期開始擺放至元旦後。參照耶穌出生的情景,聖景中有一間以芒草搭建的小屋,屋內有馬槽,也曾經有耶穌、瑪利亞、約瑟、牧羊人和其小羊、博士等人物,亦會掛上一顆星,象徵引領博士前往耶穌出生之地的景星「伯利恆之星」。根據崇基校園通訊所述,馬槽小屋由物業管理處搭建,用作屋頂的芒草就是於中大校園收集。後來因為校園芒草漸少,加上收割芒草的安全問題,因此無法再搭建聖景。

這個有馬槽、耶穌、瑪利亞、約瑟、牧羊人和其小羊、博士等人物的聖景,是綜合了馬太福音和路加福音的聖誕故事。博士和那顆星是來自馬太福音的;牧羊人是來自路加福音的。基督徒常常問,這是否合乎聖經呢?這個聖景,是有經文支持的。那麼,現在不攞設聖景,是不是不合乎聖經呢?又不是,因為今年聖誕節主日的福音經課所講述的聖誕故事,就是沒有我們熟識的聖景;又或者說,是一個不一樣的聖景。這個沒有聖景的聖誕故事,仍然有聖誕意義嗎?如有,是怎樣的聖誕意義呢?讓我們以經文互讀的方法,把約翰福音1:1-14節和創世記互相參照,尋找沒有聖景的聖誕意義。

鄧瑞強博士 – 噢,流星雨

各位弟兄姊妹,早安。在這疫症裡,祝願各人平安。

  當夜空漆黑,大地昏暗時,抬頭望天,偶然見到一顆流星,已開心不已,若然見到流星雨,則更喜出望外。流星雨裡的眾多流星,都是從外太空同一個源頭來的,它們以平行的軌道,闖向地球,與大氣層摩擦,產生平行的、令人驚嘆的光的軌跡。外太空的東西,闖向地球,我們便見到流星。類比地說,當神聖世界的東西,闖入我們的世界,與我們世界慣常的事物產生摩擦時,也會產生耀眼的、令人驚嘆的光的軌跡,我們稱之為神蹟,這是從神聖世界而來的流星。在馬太福音的聖誕故事裡,神聖世界密集地闖進我們的世界,譬如:聖靈闖進馬利亞的生命,讓她懷孕;天使闖進約瑟的夢境,讓他接納馬利亞;天上有特別的星光,引領東方的博士;神聖的指引,也闖進博士們的夢境裡;然後,天使不斷指引約瑟當行的事。神聖世界的事物,不斷闖入我們的世界,劃破人間漆黑的夜空,閃耀出聖誕故事特有的光芒。在漆黑穹蒼下的我,只能讚嘆地說:噢,流星雨!好美的流星雨!

  今日的講道,與你們分享這流星雨景象的一個片段。我想,你們也會讚嘆:噢,好美的流星雨!

姚志豪牧師 – 凡不因我跌倒的就有福了!

幸福是不斷懷疑,不斷拷問與揚棄,是一種「通過苦惱的歡欣」,而不是簡單的信仰。而這種「高層次的懷疑」,原是對自己而不是任何人、任何權勢、任何意識形態教條的忠誠,對自己也不是指外在的名利權,而是內在的良知。以信仰某種價(上帝、和平、學術)為藉口逃避(懷疑)是愚蠢的,因為你逃不了。由懷疑、拷問、苦腦、揚棄而導致的認知的改變,會有歡欣,但只是過程,而未必是歸宿。//人類對於外在世界和自我的認識,都是透過對一切知識、觀念、經驗的不斷懷疑才能獲得。意見不同的各種對話,真是每一次都長知識。——李怡《重拾優雅》

懷疑:總是被人有種傾向負面的感覺,香港的教育(中小幼)制度,好少鼓勵因懷疑去問,最好就是坐定定,跟住照做,有好成績,大概就是好學生的先決條件。倘若提出疑問(過多),總是比人有種攪事的感覺。然而,有位老牧者同我分享,所謂學問,學問,要學就要問;有懷疑就更加要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