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Categorized: 主日講章

鄧瑞強博士 – 在承擔責任的生命中活出永生

這次疫症,維時很長,並且看來還會維持一段日子。疫症下的生活,不太正常,因死亡比平時顯得更近。我們平時都知道人會死,但很少想到會即刻死。我們平時都知道人會死,但很少想到會死的是自己。死亡是真實的,但在平時,這只是一遠距離的圖畫。在疫情下,這幅原先遠距離的圖畫,被拉近變成一幅近距離的放大圖。日日都顯示,多少人染病。日日都報導,多少人因染病而離世。死亡被拉近,被放大。當事物一近,被放大,就變得怪異,甚至恐怖。中學時代,用顯微鏡觀察小昆蟲。遠看小昆蟲,不太可怕。但在顯微鏡下,小昆蟲被放大,牠突然一動,便嚇得從顯微鏡那裡彈開來。疫症,將死亡拉近、放大,死亡便變得更加真實、更加恐怖,這使我們的生活變得不太正常。

林豪恩先生 – 痛與怒,愛與恕

請你想想一個重要的家人,例如你爸爸或媽媽,你的丈夫或太太,他/她最常表露的是甚麼情緒呢?請你想一想自己,你經常感受到的情緒又是甚麼呢?有一位心理學家寫了一本書名為「情緒四重奏」,提出四種主要的情緒,分別是「擔憂,憤怒,悲哀,喜樂」,簡稱為「憂怒哀樂」。剛才的兩個問題你的答案是甚麼呢?你想起的那位家人經常表露的情緒是甚麼?俗語說:「養兒一百歲,長憂九十九」,你的父母最常表露的情緒會否是擔憂呢?面對著因為擔憂而凡事過問、喋喋不休的父母,你最容易出現的反應會否是憤怒呢?有沒有留意聖經作者也用情緒詞彙來描述上帝呢?在你的印象中,最常用來描述上帝的情緒詞彙是甚麼?讓我們透過今天的經課進入上帝與我們的情緒世界,體會當中的情感交纏。

高國雄牧師 – 最大的權柄 – 復和

可能你與我一樣,發現身邊不少人都會表示覺得基督教不錯,信耶穌很有意思,也會間中參與教會崇拜團契等聚會,但一直仍然未正或表示願意成為基督徒,我常常會問這些慕道朋友當中的原因,通常回應是覺得自己未夠好,又或未預備好等等…說穿了,不少其實是因為認為若然成為「真正的信徒」,就要放棄生活中的種種「享受」,一些自己喜愛的「生活習慣」,因為覺得作為基督徒,就會有一些事情「不可以做」,例如:食煙、飲酒、講粗口等;另外亦覺得要真正投入信仰,就一定要「做」某一些事情,例如:寬恕人、愛仇敵、放低仇恨(可能就正正是我們最不想放低的人或事),總感覺認真就很傻,很蝕底(吃虧)…從這角度就會更覺得基督教信仰很離地,其價值觀與我們身處的世界實在相差得太遠,很難完全接受並遵從;曾經認識有牧者、教會為了要吸引更多人加入教會,為能更「貼近」世界而放低「要求」,這是何等可悲的事啊!我們真的要需要認真地反省。

假若有人得罪了你,你會如何回應呢?

林豪恩先生 – 給求義尋道者之言

一.向後望
你們要追想自己是從哪塊磐石鑿出,
從哪個巖穴挖掘而來;
2要追想你們的祖宗亞伯拉罕
和生你們的撒拉;
因為我選召亞伯拉罕時,他只有一個人,
但我賜福給他,
使他增多。

當時的猶大人為所失去的悲憤迷茫,也為群體能否延續下去憂心忡忡。前路茫茫,看不見將來。既然望不見前路,就不宜盲動,耶和華建議他們不如向後望。向後望,見到甚麼呢?向後望所見到的,能夠回應他們的焦慮嗎?沒錯,向後望正正是回應他們對於能否延續下去的擔心。「你是石頭爆出來的」這句駡人的說話我們最好不要對人說,然而,他們的確本來就不是甚麼,而是耶和華呼召出來的;他們本來就不是一個群體,而只是亞伯拉罕一個人。一個人變成一個群體,是耶和華「賜福給他」的結果。處身於困境之中,感到痛苦、擔心和焦慮是人之常情。向後望可能並沒有立即令困境消失,但卻得到啟發和釋放去面對當下。他們群體之中有一個人名叫約伯,說出了向後望的領悟:
1: 21(約伯)說:「我赤身出於母胎,也必赤身歸回;賞賜的是耶和華,收取的也是耶和華。耶和華的名是應當稱頌的。」

許立中先生 – 教會這個群體

引發我思考今天這個題目的,是近日社會上的政治風波。當然,教會講壇或許並不是一個適合談論政治的地方,但作為每一個人生活作息的宏觀背景,政治卻確實是無所不在。事實上,從一個歷史的角度,教會跟政治確實大有關連。

初期的教會,受到當時羅馬政府迫害而四散,不少信徒被逼離開自己的家鄉,也同時將福音帶到他們所到之處。可以說,是政治的原因,促使了福音的傳播。後來羅馬皇帝信了福音,將基督信仰定為國教,從此教運興隆,出入將相,廢王立王,舉足輕重。這明顯也是政治。

到了中世紀,政教的勾結,基本上已經使教會腐化到一個難以忍受的地步。馬丁路德本來只是想提出內部改革,但陰差陽錯,當時教廷的固執,結合整個社會的政治氣候,結果是身不由己地從羅馬教會分裂出來,成為「抗羅宗」或更正教。而沒有教廷在信仰上的一錘定音,更正教就更是百花齊放,衍生出各自的流派。

張美珍博士 – 「只剩下我一個人」

各位弟兄姊妹平安。 
沒想過在這樣的情況下再度踏上這個講台。 台下沒有聽眾,但我知有很多透過互聯網絡一起崇拜的會眾。大家都安好嗎? 

我對上一次在這裏講道,是2015年7月。 當時的講題是:「上帝,你還在嗎?」之後便封了咪 (原本應承兩位前校牧每年暑假在這裏講一次道, 因為鄧瑞強博士暑期會放假),封咪乃因過去數年 面對人生太多困擾,覺得自己沒資格亦沒足夠的智慧站在這個講台上,與大家分享上帝的道。

今次多謝新校牧高牧師的邀請,再次站在這裏,一方面為表示對他的支持,另一方面是開始想通了,原來當我們對這個世界、對自己認識愈多,人生的困擾也會愈多,不會停止。只要謙卑自己,接受自己的有限及不足,我依然可以與會眾一起透過上帝的道,作出反省,尋求人生的智慧。 

在預備今天的講道時,忽地覺得今日的經課熟口熟面,原來在六年前的今天,即2014年8月第2個星期,也是唸同一組經課(不知大家有沒有發覺我們採用的經課,是三年一個循環)。當年我以同一段經文(列王記上19章)講了一篇道,題目是:「堅強與軟弱」,思考為何一向堅強的先知以利亞,可以突然變得很軟弱;這情況亦是會偶然出現在我們身上的。 

高國雄牧師 – 「我們這裡只有五個餅,兩條魚。」

耶穌用五餅二魚給五千人吃飽,相信可能是其中一個在福音書中最多人認識的神蹟,場面震撼,見證人眾多,四部福音書也有記載(這極少有),讓這事件在教會傳統中也有著其獨特的地位,以色列有記念此神蹟的五餅二魚堂、世界各地有多個以五餅二魚命名的福音機構、更有數之不盡以五餅二角為主題的藝術作品,一個在兒童主日學必定講過的聖經故事,在團契中也必曾經查考過的經文,相信各位弟兄姊妹一定非常熟悉,今天希望透過此我們看似熟悉的,作更多的思考及學習…

劉國偉先生 – 誰能使我們與基督的愛隔絕呢?

今天是我以校牧的身份,最後一次在崇基禮拜堂講道,也許你以為這是刻意安排,其實不然。話說兩個多月前,收到本來今天負責講道的講員的指示,他未能在今天來我們當中分享,所以我就擔當了這份榮耀的替工,負責今天的講道職事,對我來說,能夠在離任前最後一次崇拜講道,確實是上帝給我的一份額外的恩情。

兩個月前,當我提交講道題目之後,我就想像今天講道的情景會是怎樣的。那時,我們仍然未曾恢復有現場座席,後來卻又恢復了,所以我以為今天的講道,是會有現場會眾參與其中的,但到頭來,我們又恢復實時轉播的安排,今天現場所見的,都是參與司職的親愛的弟兄姊妹,至於大家,就只得隔空相遇。

還記得7月5日的主日崇拜,我第一次向大家交代我即將離開崇基校牧室的消息,當天就有弟兄姊妹提出,與我一起拍照留念,我當然樂意並感到榮幸,那天我還笑說,尚有幾個星期,仍然有機會可以拍照,然而世事難料,今天我們就沒有辦法面對面、肩並肩地,在禮拜堂拍照留念了!

世事確實難料,但我們作為跟隨主的人,清楚知道無論世情變化如何,始終永遠不變的是上帝,上帝就是愛,上帝的愛從亙古到永遠,始終不變,這是我們在變幻不定的世界中所堅定相信的。

林豪恩先生 – 生命中能承受的重

有網友留言說:「人生在世,每個人的心底,都有一塊沉重的石頭,這塊石頭抬不起,砍不爛,就呆立不動在那裡,跟隨你變老,死去。最沉重的是生命本身嗎?是繁複無盡的工作嗎?是壓得人喘不過氣來的樓宇按揭嗎?是一切都需要花費心力認真經營的生活嗎?」

你還記得,感到最沉重的是甚麼時候嗎?你還記得,險些壓垮你的是甚麼事情嗎?你還感覺到,那種沉重得喘不過氣來的感覺嗎?

今天經課的四段經文,讓我們想到,有些重擔是群體性的,你感到沉重,因為你是群體的一分子,分擔著群體的命運;有些重擔是際遇性的,人把重擔加在你身上時,可能你也把重擔加在他身上;有些重擔是來自個人內在的,你被自己不止息的慾望牽引,或者被強烈的失敗或罪咎感拖累而抬不起頭來;有些重擔是從另一個世界而來的,影響到你,但不為你所影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