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Categorized: 主日講章

高國雄牧師 – 我愛

如果要用一個字來表達基督信仰的核心,相信大部份人亦會認同,就是「愛」!

「愛」這個字我們每一個都曾經講過、聽過,但相信大家對「愛」皆有不同的感受與體會。

最不學術,但最多人使用的維基百科中,對「愛」有以下描述:
愛,通常多見於人或動物,是指對一個人或某物的一種強烈的情感和依戀,衍生自親人之間的強烈關愛、忠誠及善意的情感與心理狀態。包含一系列強烈和積極的情感和精神狀態,從最崇高的美德或好習慣,最深的人際關係,到最簡單的愉快。這種情感和依戀驅使那些有這種感覺的人尋求與愛的對象在身體上、智力上甚至想像上的接近。

愛最佳的定義可能是主動心動,以真心對待某個生命體或物體(可以是人、動物 、物品、神明),使其整體得到快樂。簡而言之,愛即主動使整體得到快樂。

愛可以包括靈魂或心靈上的愛、對法律與組織的愛、對自己的愛、對食物的愛、對金錢的愛、對學習的愛、對權力的愛、對名譽的愛、對他人的愛等,數之不盡。不同人對其所接受的愛有着不同的重視程度。

愛本質上是一個抽象概念,可以體驗但卻難以用言語或文字來表達。

以上描述未必我們完全認同,但相信也有其可參考性…

王家輝牧師 – 問道門徒

置身在大學校園之中,我們很容易就會遇上尋求知識的學生和進行學術研究的學者。通過閱讀、觀察、實驗、思考等這些過程我們可以累積知識,甚至有新的發現,有新的洞見。總括而言,這些都是做學問不可或缺的元素。

懂得提問,是增進知識的關鍵,故此最有意思的教育方式並不是令學生懂得答題,而是曉得發問!我們該是學「問」而不是學「答」!胡適先生有一句座右銘「做學問要在不疑處有疑,待人要在有疑處不疑」。這樣的思想不單是對一般的教育有幫助,對信仰的培育也同樣有幫助。

雖然今日香港的中小學已離開以背誦為主的教學方式,可是為了幫助學生應付考試,熟讀標準答案和答題技巧,仍然主導著學生的學習。同樣不少華人教會也是然熱衷於鼓勵信徒背誦聖經金句,彷彿背誦多少金句就可以顯示一個信徒的靈命高低。殊不知有些時候是金句背得朗朗上口,卻不一定明白當中的真意,更可惜的是因為只記憶一、兩節金句而忽略整段經文的上文下理,結果變成曉得背,卻不明瞭當中含意。

其實初期教會早已作了示範,領人歸主、建立門徒,一切也是以提問作為開始。當然有問亦需要有答,在答問之間引發更多思考,甚至有新發現,而不是只得既定的標準答案。今天經課當中的使徒行傳8:26-40正好給我們一個特別的例子作說明。讓我們先從這段記載中的兩位主角-腓利和衣索匹亞(《和合本修訂版》譯作「埃塞俄比亞」)太監說起。

林豪恩先生 – 存在的勇氣

「存在的勇氣(The Courage To Be)」是神學家田立克一本書的書名。為甚麼人需要存在的勇氣呢?他認為因為人生面對焦懼(anxiety)及恐懼(fear),恐懼是有具體對象,例如疾病、飢餓,人會找方法去解决,但焦懼是空無,是有限的人面對死亡的無限,是無對象的,因此也找不到方法去解決。今天,我們不是討論「存在的勇氣」這本書,只是借書名為點題來閱讀經課的四段經文。

鄧瑞強博士 – 「你們看我的手、我的腳」

我們都相信復活。但,復活之後,會有什麼樣的外貌的呢?我們每個人,都有不同想像。頭髮不多的人,可能想像,復活後的自己,一頭蓬勃的黑髮。身體瘦弱的人,可能想像,復活後的自己,有體操運動員的身型。至於我,其貌不揚,我就想像,復活後,最好似高牧師,氣宇軒昂。我們很難想像,復活後,禿頭的,仍然禿頭;殘缺的,仍然殘缺;其貌不揚的,仍然其貌不揚。曾經,在以色列特拉維夫的海邊,我遇到一個老伯伯,他在看海,我在看他,他手臂上刻著一列數字,很明顯,這是二戰時德國納粹刻在他身上的標記,他入過集中營,他有過不尋常的苦難經驗。在天堂,我想,只是我想,復活的他,最想移除的,就是手上這個標記、這個苦難標記。不過,又或者,他最不想移除的,就是這個標記。他的苦難,刻鑄著他的記憶,琢磨出他的一生。他這記號,包藏著他的存在最神聖的奧祕。或許,這是他生命裡向世人展示的最寶貴的歷史痕跡。

耶穌呢,當耶穌復活時,會是什麼樣的模樣的呢?

伍渭文牧師 – 我主我神——一位誠實存疑者的認信

人的記憶是有選擇性的,我們記起人所作的壞事多過其好事。莎士比亞說過:「人做的惡事,比他的命長;人做的好事,跟骨頭長埋地下。」(The evil that men do lives after them; the good is oft interred with their bones.)所以我們記得:雅各騙取以掃長子名份;大衛殺人奪妻;彼得三次不認主;多馬多疑(Doubting Thomas)。就像中國俗語所說,「好事不出門,醜事傳千里。」但上述例子中,多馬的多疑,並不是一樁惡行,不同殺人奪妻、欺騙、否認主。為何說多馬多疑呢?這跟耶穌復活後對門徒的顯現有關。

四福音有關耶穌復活後對門徒顯現的時序如下:抹大拉的馬利亞、撒羅米、雅各的母親馬利亞一清早帶著香膏來墓園,想膏抹耶穌屍首,發現墓石滾開了,裹屍布和頭巾像人形還放在石棺上。抹大拉馬利亞以為有人偷屍,趕緊奔告彼得和約翰。約翰跑得快,彼得隨後,進入空墳看見了就信,但不完全明白聖經的意思。(約二十8,9)馬利亞離開後,幾位婦女在墓內見到天使,極其害怕。天使囑咐她們:「快去告訴他的門徒,說他從死裡復活了,並且在你們以先往加利利去,在那裡你們要見他。」(太二十八7)

高國雄牧師 – 他已經復活了,不在這裡。

哈利路亞,主已經復活了!

今天是基督復活日崇拜,復活節是基督信仰中最重要的節日。

哥林多前書15:14「若基督沒有復活,我們所傳的便是枉然,你們所信的也是枉然。」

對,使徒保羅的提醒非常重要,我們信仰的核心就是耶穌基督從死人中復活,勝過死亡,更為信靠基督的人帶來復活的盼望,生命的力量。

因此在今天復活節的主日中,我們要再一次重述基督復活這一個最重要的神蹟,反思此神蹟在今天對我們的意義。

鄧達榮牧師 – 「榮耀之主,謙卑服侍」

各位親愛的弟兄姊妹,大家平安,主恩常偕。今天的主日(28/3)是棕枝主日,也就是我們教會紀念耶穌受死前最後一週的開始,我們的主耶穌騎著一匹驢駒進入耶路撒冷的時刻,群眾在耶穌前行的路上舖著自己的衣服和棕樹枝,前呼後擁地喊著說:「和散那!奉主名來的是應當稱頌的!」藉此表達出對耶穌那份尊崇和歡迎……,與此同時今天也是大齋期屬操練旅程的最後一站,緊接著我們便是進入聖週(Holy week),也就是受難週(Passion week)的日子,下一個主日我們便歡慶主耶穌的復活並所帶給我們的盼望,因此,讓我們在今天早上,藉著耶穌進入聖城的事件和腓立比書第二章內有關對耶穌生命的「讚頌」,一同認識這位「榮耀之主」,而在祂的身上又是如何作「謙卑服侍」的榜樣。

鄧瑞強博士 – 因所受的苦難學了順從

各位弟兄姊妹,早安。在這疫症期間,祝願各人平安。

下禮拜五,便是主耶穌的受難日了。今日,讓我們思想主耶穌的苦難。

苦難,從來都是人類思想上的謎。在宗教哲學裡,有一種講法,說苦難的存在,是為了成就更偉大的美善,猶如畫面中的黑暗,是為了凸現更豐富的色彩。我不同意這個講法。這個講法,會合理化苦難。我看不到在戰爭中數不盡的無辜小孩子的死,對文明的進步有何必要性。在舊約,約伯記探討苦難時,從來沒有替苦難找一個合理的理由,甚至連道德的理由都找不到。苦難,是一個謎。約伯能做的,是沉默,然後,神向他顯現。這不是要合理化苦難,而是要提升人的境界。人在神聖的境界裡,才有面對苦難的力量。
  
在二次世界大戰時,有群猶太人,為逃避「納粹」,躲在科隆的一個地下室裡。在牆上,他們留下了這些文字。

「沒有陽光的日子,我仍相信太陽。感受不到愛的歲月,我仍相信愛。當上帝隱匿時,我仍相信上帝。」

高國雄牧師 – 來就光!

約翰福音3:14-21
14摩西在曠野怎樣舉蛇,人子也必須照樣被舉起來,15要使一切信他的人都得永生。16「上帝愛世人,甚至將他獨一的兒子賜給他們,叫一切信他的人不致滅亡,反得永生。17因為上帝差他的兒子到世上來,不是要定世人的罪,而是要使世人因他得救。18信他的人不被定罪;不信的人已經被定罪了,因為他不信上帝獨一兒子的名。19光來到世上,世人因自己的行為是惡的,不愛光,倒愛黑暗,這就定了他們的罪。20凡作惡的人都恨惡光,不來接近光,恐怕他的行為被暴露。21但實行真理的人就來接近光,為要顯明他的行為是靠上帝而行的。」

你喜愛光,還是暗呢?為什麼?為何有人喜愛黑暗呢?

舊約故事:蛇被舉起,人就得救,摩西為何需要舉蛇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