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Categorized: 主日講章

袁天佑牧師 – 荒謬時代中信仰的實踐

「沒有最荒謬,只有更荒謬」,是今天不少香港市民對香港的情況常說的一句話。不要說過去一年,只是過去幾個月,市民看到以下的事情,都會感到荒謬。

新冠肺炎,抗疫應該是要快和準。雖然香港抗疫也算做得不錯,但我們看見特區政府往往的回應,往往都給人留下有點兒荒謬的情形。封關,猶疑不決。限聚令,沒有科學根據,甚至是是自相矛盾,例如,可以容讓教會有聚會唱詩,但不讓市民在商場唱歌。最近限聚令的放寬至50人,但是茶樓飲食店就不限,教堂可座滿八成,但室外就限於50人,究竟病毒在室內傳播快抑或是室外快呢?口口聲聲說,沒有政治考慮,但又沒有科學理據,那麼限聚令是根據甚麼原則制定呢?

因着新冠肺炎,學生不能上課,影響最大的是那些參加文憑試的學生。學生已受到疫情影響學習,但竟然一條很簡單的歷史題目,因為「傷害一些人的感情」,沒有討論的空間,可以在學生努力作答後取消。最近教育局頻頻的致函學校,多次提出,如果學生對國歌又或是罷課等事,屢勸不改,可以報警。但教育是否用報警可以達成呢?

邢福增教授 – 生命中不能承受的輕

今主日的講題,是來自捷克文學家米蘭昆德拉(Milan Kundera)的小說──《生命中不可承受的輕》(The Unbearable Lightness of Being),早年曾改編為電影「布拉格之戀」。小說是以1968年蘇軍入侵捷克,鎮壓布拉格之春民主運動為背景的愛情故事,帶出值得深思的問題:人生所作的決定,最理想當然是可以把每一個可能的選擇都試過,然後再比較到底那一個選擇是最好的。但現實是,這根本是不存在的。人生只有一次,我們永遠不知道這選擇是否比其他選擇更好或更壞,對不對?

弟兄姊妹,人生難免要作選擇,有些選擇無關痛癢,比如今早在家上網崇拜,還是來到現場(甚至別教會);或中午到哪食飯……但有些選擇,卻令人感到極其沉重,擔心選錯了,就錯恨難返。選擇背後,我們感受到輕與重的拉扯,這正是貫穿今主日經課的主題。

劉國偉先生 – 背在鷹的翅膀上

弟兄姊妹平安!在一個三號強風信號的早上,一個低氣壓的生活場景中,我們在這裡有一扇可以透過十字架,遠望上天的窗戶,想像上帝可以陪伴我們,引導我們高飛天際,思念上面的事,所謂上面,就是有基督坐在上帝的右邊,那是上帝榮耀的寶座,是祂掌權的國度,我們追隨基督的人,活在世上的人,就是以自己的生命去遵行上帝的旨意,反映上帝的榮耀,見證祂的權能和國度,活在地上,卻見證上面的榮耀。

今天的講題也是與高飛上天相關連的:「背在鷹的翅膀上」。

剛才我們誦讀的舊約經課,出埃及記19章2至8節,記敘了以色列人出埃及之後大約三個月,來到西乃曠野,在那裏安營,並與神立約。摩西轉述耶和華曉諭祂的子民的說話:「看見我如鷹將你們背在翅膀上,帶來歸我。」(出19:4下)這就是今日講題的出處。

王家輝牧師 – 奉命行事

16十一個門徒往加利利去,到了耶穌約定的山上。17他們見了耶穌就拜他,然而還有人疑惑。18耶穌進前來,對他們說:「天上地下所有的權柄都賜給我了。19所以,你們要去,使萬民作我的門徒,奉父、子、聖靈的名給他們施洗 。20凡我所吩咐你們的,都教訓他們遵守,我就常與你們同在,直到世界的末了。」

「奉命行事」是忠心的表現,對於講求紀律、服從上級命令的軍隊就更加重要。因為個別士兵只看見眼前的情況,所以未必能夠掌握整個戰局與戰略。倘若只按自己的歡喜或判斷行事,最終非但送上自己性命,更可能會連累其他同袍。然而,在極端的情況下,怎樣執行上級命令卻有很大的討論空間。

鄭漢文博士 – 靈動我心力行奇事,言說基督見證上帝

弟兄姊妹們,你們好,大家平安。

今天我能夠面對面講道,真好。這樣的相見,對我來說,日子也不多了。世事多變,世事難料。

今天好大可能會是我在崇基禮拜堂講道的倒數第二次……下一次講道安排了在6月28日,好大可能是我在這裏最後一次講道。

因為我在香港中文大學任教了四份一世紀,七月底正式「被離開」了。
我再說一遍,我並不是退休,更不是榮休,我是工作了十三個合約,不被再續約而要離開。我還在找工作中……

為何最後?因為我出任榮譽助理校牧的委任,是基於我在中大全職工作的身分。所以,七月31日我中大教員身分便完結了。

現在請你們不要問我將來會如何,因為我也在問上帝,我將來會如何?等上帝回答了我,我再告訴你們。
上帝好似對我說,再等一等,六月下旬就會知。所以,我會在6月28日講道時與大家分享我的動向。

今天是聖靈降臨主日,我選講使徒行傳2章1-21節,經課主線是:「聖靈降臨」。我費刹思量想到今天講道的題目:「靈動我心力行奇事,言說基督見證上帝」 ,將整卷《使徒行傳》共28章要說的用這十六個字概括了。

林豪恩先生 – 作我的見證

經文記述的是死而復活的耶穌與門徒最後一次見面,這次見面之後,耶穌就駕雲上升了。最後一次會面,門徒問耶穌甚麼問題呢?這個問題對門徒來說應該是非常重要的,也應該反映出門徒的關注。

現在是五月底,大學的考試結束了,意味著畢業班的同學已經完成學業,基督徒同學問的問題也反映他們的處境:「我做甚麼工作是上主的心意呢?」或者:「上主甚麼時候才賜給我一份工作呢?」

我們的問題反映我們的關注,也反映我們的處境。過去一年,成人們祈禱求問甚麼問題呢?會不會重問二十多年前的問題:「是不是要離開香港呢?」「移居是不是上主的心意呢?」

鄧瑞強博士 – 古來聖賢皆寂寞?

疫症仍在,我們還不能聚集在一起崇拜,但無論各人身處何方,我們都能在聖靈的感通裡,回到基督的生命中;透過基督,將生命獻給天父。

我們這禮拜堂,位於香港中文大學崇基學院裡。崇基學院的大門口,有一對聯,寫著:「崇高惟博愛 本天地立心 無間東西 溝通學術;基礎在育才 當海山勝境 有懷胞與 陶鑄人羣」。

上聯講「心」,講「本體」,講「內在精神」。上聯寫著「本天地立心」,乃溯源天地的本心,開示其內容。天地的本心的內容,便是「博愛」(即第一節的「崇高惟博愛」),而「博愛」的精神,乃一切教育的核心價值。現代教育的墮落,在於將教育變成「投資」,變成「生意」,變成「工具」,失去靈魂的價值。

下聯講「境」,講「作用」,講「外顯功能」。下聯寫著「當海山勝境」,這不單寫崇基學院的校園被山水環抱,也寫「天地之本心」外顯為「海山」一樣的胸襟。唯有如此胸襟,才能「有懷胞與 陶鑄人羣」。「有懷胞與」這講法,出自北宋儒學大師張載(張橫渠)的「民吾同胞,物吾與也」,即後來講的「民胞物與」,視一切人為自己的同胞,視一切物為自己的同類(「與」即「同類」,「物與」即「視物為同類」)。有天地之本「心」,便有這樣的生命「境」界。教育的功用,是成就一大愛的人。

劉國偉先生 – 更大的事

今天是復活期第五主日,轉眼之間教會年曆即將過半,再過三個星期(5月31日)就是五旬節,亦即聖靈降臨主日,開展教會年曆的下半年。我們可以概括地說,由將臨期到復活期,是有關耶穌基督的降生、職事、受死、復活和升天,構成教會年曆的上半;由聖靈降臨節到基督君王日,是有關聖靈的引導,是下半年。臨近教會年曆的中間,是一個合適的時間,去反思基督為我們犧牲、復活,所帶來的救贖,對於我們每天每夜的生活有什麼意義,同時也反省在聖靈的引導和充滿下,我們又可以為拯救我們的神,在生命的祭壇上,如何以生命活祭獻給主。

林豪恩先生 – 踏上這無盡旅途

「踏上這無盡旅途」,不是用來描述抗疫之路。雖然抗疫之路比很多人預期的漫長,也比人們預期的艱辛很多,但人們仍然相信,疫情總有結束的一天。「踏上這無盡旅途」是Supper Moment的經典作品「無盡」的其中一句歌詞。不知道你有沒有聽過這首歌,對於某一代的人,Supper Moment的「無盡」可以媲美Beyond的「海闊天空」。今天,我們不是講疫情,也不是講流行曲,而是講信仰。「踏上這無盡旅途」可否用來描述你的信仰路呢?你對這旅途有甚麼感覺呢?精彩?苦悶?平淡?渴望繼續向前行?想過離開?迷茫徘徊?讓我們透過今天的四段經課來重溫及探索這無盡旅途的點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