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Categorized: 主日講章

鄧瑞強博士 – 神啊,求你不要耽延

有隊愛爾蘭樂隊,叫做U2,1983年出版了一張CD專輯,這專輯名為「War」(戰爭)。這是一張控訴戰爭的CD。這CD的第一首歌,叫「Sunday Bloody Sunday」,講述1972年英軍在北愛地區開槍射殺手無寸鐵的遊行人士的事件。這事件後來就稱為「Bloody Sunday」。這首歌的第一句是:「I can’t believe the news today」(我不敢相信今天的新聞)。不敢相信,是因為一切看來都匪夷所思。看起來不真實的景象,看起來不可能發生的事件,卻是真的,就發生在身邊。這CD的最後一首歌,歌名叫「40」。歌詞很簡單,是這樣的:「我曾耐性等候上主;他垂聽我的呼求。他從禍坑裏,從淤泥中,把我拉上來。他使我的腳立在磐石上,使我腳步穩當。許多人必看見而懼怕。我要唱一首新歌、一首新歌。但還要等多久呢?How long, how long, how long?」全首歌,迴盪著這問號,How long,還要等多久呢?還要等多久,戰爭才會過去,人能愉快地唱一首新歌呢?

蘇成溢牧師 – 在基督裡的多重福氣

願恩惠平安從我們的父上帝和主耶穌基督歸與你們。這一句問安語,來自以弗所書1章2節,是保羅書信常用的。對生活在公元一世紀的基督徒來說,他們大多是一無所有的人;但對他們來說,最重要的並非是財富與權位,乃是恩惠與平安。我相信,經歷過2019年各種衝撃與挑戰的香港基督徒,包括今天在這裡的你與我,也會認同恩惠與平安的重要性。首先,我認為恩惠能使我們知道,無論順逆,只要全心仰賴上帝,總有出路。我辦公的地方是太子道西,很接近港鐵太子站,距離旺角警署。過去數個月,不知有多少個下午、黃昏或晚上,在太子道西與彌敦道交界旺角警署旁,發生示威、集會、堵路、激烈衝突、封站等。然而,就算因為晚上有會議,最終我也能平安回家,這是因為旺角太子區的其他街道,例如花墟一帶的洗衣街、界限街等,仍有路可走。為此我堅信一件事,就是那些為上帝做事的人,縱使遇上困境,仍有出路。另一方面,平安教我們要實踐與人和睦,為所居之城求平安。當然,平安並非簡單地指人與人之間和平相處、平安無事,乃是以平等、公義、真理、彼此守望、互相關心、和諧共處等來實現。也即是說,得着平安之福的基督徒,同時領受平安使命,為全地得享合乎上帝國標準的完滿平安而努力。

林豪恩先生 – 寒夜數星星

今天是2019年12月29日,一年將要完結。這一年跟過去很多年都不一樣,發生了很多事情,是很多人從沒想過會在這個城市出現的。回想一幕幕煙火連天的畫面,就算閉起雙眼睛,心中未必感覺清靜;再張開眼睛,的確怕觀望前程。「夜冷風更清」正是不少人的慨嘆;繁華的鬧市,彷彿變成了「荒野地」。「沿途是岐路,方向未能明」也是很多人的徬徨。黑夜裏,甚麼也看不見,好像甚麼也沒有了。歌詞說,不是甚麼也沒有,而是景物不同了。縱使不見朗月,但有星星導我迷途;縱使在荒野路,但有流螢相伴;縱使獨行寂靜,但有呼吸聲相隨。2019年,我們失去的確實是很多,甚至有人感到甚麼也沒有了。在這一年完結的時候,或者,我們可以用另一種角度回望,未必是甚麼也沒有了,可能是景物不同了。事實上,寒夜並不是空無,也不是黑暗,因為天上仍有或多或少,或暗或明的星星。讓我們與聖經作者們一齊嘗試在寒夜裏數星星,看看還有沒有值得我們珍惜的事物。

劉國偉先生 – 那就是記號了

今天講道的題目「那就是記號了」源出於路加福音第2章第12節。記號的英文直譯sign含有跡象、徵兆的意思,有時亦會譯作神蹟。這節經文「你們要看見一個嬰孩,包着布,臥在馬槽裏,那就是記號了。」所選用的「記號」這個字的希臘原文是σημεὶον(simeìon),可以譯作記號、表徵、神蹟。

在我們的生活現場裡,其實充滿了各式各樣的記號、標誌和表徵,從日常生活、商業範疇、政治活動,以至宗教生活,都存在很多記號和標誌。

此外,很多人也熱衷於尋求徵兆、兆頭;占卜、觀星、相命,透過一些徵兆去求問前程。亦有科學家和未來學家,藉科學觀察和研究一些物質現象,去歸納和推斷,從而解構科學、天文,又或者為人類預測未來。

原來在我們的生活經驗當中,記號、標誌、表徵從來都是生活中的重要部份,甚至影響我們對人、事、物的聯想、預測和判斷。

耶穌基督的降生所帶給我們的,是什麼記號? 那記號盛載著什麼含義?在那個黑暗的晚上,並與我們所身處的紛亂世代,這記號又有什麼意義?

許立中先生 – 等候神

如果不想跟時代太過脫節,這段日子的講壇事奉實在並不容易。我想除了直接呼喚上主出來,收拾這個爛攤之外,恐怕無論是誰說甚麼,都不會被所有人接受。我甚至會說,就算上主今日親自臨鑑,恐怕也無法得到所有人的信服。這並不是我憑空臆測。二千多年之前,上主成為肉身降生人世,卻是到處受到挑戰和招惹爭議 - 特別是在聖殿和會堂。無論如何,教會並不能抽身於人世。俄國作家杜斯妥也夫斯基在他的經典小說 “The Brothers Karamazov”,就曾經透過主角的想像,安排當時的大主教,也就是德高望重的宗教裁決庭總長,跟耶穌見面。其實他們最初的相遇,大主教是以「擾亂公眾秩序」捉了當時正在行神蹟的耶穌。然後就像當年尼哥底母那樣,有一晚大主教微服去監牢見耶穌。他們之間的談話,或者說,是大主教鏗鏘有力的獨白,充分反映了信仰和宗教之間的矛盾和張力。

鄧瑞強博士 – 那將要來的是你嗎?

若你身染頑疾,卧病在床,在公立醫院裡,等著做一個生死攸關的重大手術。若你又知道,在這醫院裡,只有兩個醫生會做這手術。一個剛剛才做過一個同樣的手術,而病人死了。一個是資深醫生,做過無數次同樣的手術,而沒有一個病人死亡。你只知道這些資料,你也認得這兩個醫生,你只是不知道誰會負責你的手術。而剛好,那位資深醫生就站在你的病床邊。這時,你很可能會問的一個問題是:「那將要來的是你嗎?」這真是一個生死攸關的問題。

劉國偉先生 – 跟從我吧!

今天所選取的經文,記載在約翰福音最後一章,亦是我自去年9月開始,在我們禮拜堂參與講道服侍以來的第十五篇講章,我們來到約翰福音最後一章,也是我一年多以來有關約翰福音講道的最後一篇。願上主恩待我們,當我們思想這十九節經文的時候,求聖靈感動和引導我們。

貼地的信仰經歷總是刻骨銘心
我從事學生工作接受查考聖經的訓練,加上幾十年來,在本地及境外帶領查經所累積的經驗,其中一個重要的觀察,就是查考聖經的人,很多時都會忽略了文本的細節,尤其是敘事經文。約翰福音21章記載基督在提比哩亞海邊顯現的事蹟,無論是作者使徒約翰下筆,或者是他口傳,由他的門徒或助手執筆,又甚至有些觀點認為這章經文是成書之後,才增訂的編輯之選,但一個最根本的基礎,就是這個事跡,正如福音書好些敘事經文,都是深藏當事人心靈深處的記憶,好些在讀者眼中看來不經意的筆觸和描述,卻原來蘊含叫人深思的空間。

陳衍昌法政牧師 – 超越的愛

愛,具有超越、改變、轉化、提升的力量。

約翰21:15-19 ;林前13:1-13 愛篇
愛,是「道成肉身」;多於意念本質,必須付諸行動:愛是放下,進入處境。本色化,見於「道成肉身」的行為。在聖公會慶祝在華100周年的硏討會,本人以Trinity inspires: the witness of a young cathedral 為題分享本色化的信仰意義,把「道成肉身」理解為「拒絕把生命鎖定於在時間和空間的某一點」。唯有這樣,我們的生命才會顯得更豐富,正如主耶穌自己所説:「我來了,是要叫人得生命,並且得的更豐盛。」

林豪恩先生 – 從相分之痛到相聚之盼

「從相分之痛到相聚之盼」這講題不是為最近的情況而定的, 因為我們兩個月前就已經要提交講道題目。經文也不是為目前的狀況而挑選的,因為我們按照經課講道,這經課是普世教會共用,已經編排好三年一個循環的。如果今天的經文及課題配合我們當下的處境,或許是上主對我們的恩典。

大家仍記得這段禱文嗎?
上主啊:
我們在暫停之地,坐在那裏,追想中文大學和崇基校園,就哭了。在一排排障礙物之外,我們關上我們的風琴,我們不能同唱我們的歌。
上主啊:
我們怎能忘記你呢?我們怎能不看你過於我最喜樂的呢?
上主啊:
我們能夠在崇基禮拜堂外唱耶和華的歌嗎?你是全地的主,你聽到我們在任何一處向你發出的歌聲及祈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