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Categorized: 主日講章

鄧瑞強博士 – 渡口

十六世紀,有位靈修大師,一般稱他為「十架若望」(John of the Cross),寫了本靈修學的書,書名叫《心靈的黑夜》(Dark Night of the Soul)。書的第二部分第五章講到,人越接近光明,眼睛越注目光明,越看不見東西,因為我們的眼睛忍受不到這種光明。面對強烈的光明,我們看不到外在的世界。就此而論,我們像盲了一樣,像在黑暗中摸索一樣。另一方面,人越接近光明,越體會自己內心的黑暗,越體會自己的無知與軟弱,越體會自己的無助,越認識到過去所倚靠的一切東西的不可倚靠,就此而論,他的內心也墮入黑暗,對曾經熟悉的世界不再熟悉。這種外在與內在的黑暗狀態,「十架若望」稱之為「心靈的黑夜」。

只要我們活得足夠久,忍受過足夠的苦難,思想上有足夠的深度,對現實的空虛有足夠的敏感,對真理有深度的渴望,對人生意義有足夠的尋索,或多或少,或遲或早,我們都會體會這種「心靈的黑夜」。

劉國偉先生 – 我已經看見了主

今天的講題是「我已經看見了主」,這句極有歷史意義的說話,記載於約翰福音20章18節,出自跟隨耶穌基督的一位婦女,抹大拉的馬利亞。她是福音書作者所見證,第一位看見復活的基督的人。

天主教禮儀及聖事部遵循教宗方濟各的意願,於2016年6月10日公布法令,將羅馬禮儀年曆於7月22日慶祝的聖女抹大拉的馬利亞(瑪利亞瑪達肋納)紀念日,提升為慶日,與其他宗徒地位同等。抹大拉的馬利亞的慶日日期不變,仍是7月22日。按天主教的禮儀年曆,慶日(festum)比紀念日(memoria)更為教會所重視。

袁天佑牧師 – 我們是無用的僕人

我給與大家的講題,大家都知道是出自路加福音十七章5~10節,其中的第10節,僕人做完主人吩咐的工作,除了不能向主人邀功外,他只能說:「我們是無用的僕人,所做的本是我們該做的。」

      這句說話,是我過去事奉了40年的一種感受,特別是最後的幾年,甚至是在教會中擔任會長的工作,雖有若干權力,但仍感到自己無用,一無是處。

      我想起關俊棠神父所寫的一本書,《步入紅塵》,在最後一篇文章「願作人間雨」,他寫下這段他自己的心路歷程:

      「在修道院受訓期間,胸懷大志,要為基督贏取全世界。初出道時,仍雄心勃勃,雖然已開始覺得世界有點太大。其後不斷修訂自己的大志;由世界縮小到中國,再由中國回到香港社會⋯⋯社會到本地教會⋯⋯教會到神職班⋯⋯當要把原來的理想大志,在現實下屢屢不得不作修正時,心中難免激盪出許多的難過、不滿和無奈。最後,悟出一條道理:多年來自己被自己的大志所困。於是不再胸懷大志。」

鄭漢文博士 – 「前輩」教「後輩」打美好的仗

當六月天開始燒起城市動盪時,我在七月被自己母會循道衛理聯合教會《會訊》編輯邀請,為教會在此時此地的社會參與可以如何回應,寫篇短函。

作為一個年輕人眼中的「廢老」,我不認為可以給「反送中抗爭運動」的「年青運動員」甚麼建議。但編輯叫到,我就講幾句,「啱聽就參考吓」,不過這段文字刊出時會否已經過時,不得而知。

當編輯邀請我寫千字文時,我正要為9月29日以榮譽助理校牧身分在崇基禮拜堂講道而定題目,我因要寫這篇文章而生發靈感,定了這個教友可能會感到出奇或難受的命題:
《「廢老」教「廢青」打美好的仗》
(Oldies teach youngsters how to fight a good war)。

林豪恩先生 – 資源,位置,與社群共融

阿摩司書:資源差異造成的社群分裂
8:4你們這些要吞吃窮乏人、使困苦人衰敗的,當聽我的話!
8:5你們說:月朔幾時過去,我們好賣糧;安息日幾時過去,我們好擺開麥子;賣出用小升斗,收銀用大戥子,用詭詐的天平欺哄人,
8:6好用銀子買貧寒人,用一雙鞋換窮乏人,將壞了的麥子賣給人。
8:7耶和華指著雅各的榮耀起誓說:他們的一切行為,我必永遠不忘。

經文中提及當時以色列社會中分開了兩種人,這兩種人是被甚麼分開的呢?阿摩司稱一邊為稱另一群為「窮乏人」、「困苦人」、「貧寒人」,稱另一群為「你們」。經文用第二人稱,因此「你們」應該是阿摩司的目標聽眾。「你們」是誰呢?按阿摩司的描述,是「賣糧」的人。古代以色列的理想社會,是每個家庭有自己的土地,理論上糧食是自給自足的。阿摩司時代出現「賣糧」的人,顯示社會中有些家庭已經失去土地,無法自給自足;也顯示有些家庭已經進入了農業商業化的階段,生產糧食作商業用途。失去土地的原因可能各有不同,晉身成為糧食供應商的也各有條件。在阿摩司時代,社會存在著這兩個不同擁有資源差異的群體,同時,資源的差異又再成為擴大兩者之間的差異的條件。賣糧的與買糧的這兩個群體的關係如何呢?如何互相對待呢?

鄧瑞強博士 – 他們如此容易便墮落了

中國有一種國技,聽說是不傳外人的,叫「變臉」。揮一揮手,轉一轉身,臉就變了。從天使的臉,一轉身,便能變成惡魔的臉,毫無破綻,令人驚奇,這是中國特有的藝術。

香港,一轉身,面目就變了,只是一瞬間,已變得不再一樣。我現在乘地鐵,老老實實,我真的有點驚。小朋友現在說,很怕見到警察。我教書的,有時會用到鐳射筆,我現在也不敢帶鐳射筆在身上。從來都不是這樣的,只是一瞬間,香港就變了,變得如此陌生。

建造一座城巿,建造人心,建造社會的和諧,需要漫長歲月,但一個大話,再加一個大話,又再加一個大話,一個美好的世界便迅速崩壞了。為了煮一窩好湯,煮了好幾個鐘頭,夠火候了,夠美味了,忽然一隻蒼蠅掉了下去,便前功盡廢。真可惜呀,由好變壞,只是一瞬間的事。

劉國偉先生 – 就在這裡,把祂釘十字架!

去年9月,我第一次在我們的禮拜堂講道,開始了過去一年約翰福音釋經講道的服侍。

我當時沒有想過,在我處理經文和預備講章的過程中,不只一次因為藉著經文進入香港的處境,發覺竟然如斯吻合,而深受感動。我相信這是因為「上帝的道是活潑的,是有功效的,比一切兩刃的劍更快,甚至魂與骨,骨節與骨髓,都能刺入剖開,連心中的思念和主意都能辨明。」(來4:12)

希伯來書的作者更進一步說:「並且被造的,沒有一樣在祂面前不顯然的;原來萬物,在那與我們有關係的主眼前,都是赤露敞開的。」(來4:13)  今天,我以「就在這裡,把祂釘十字架! 」為題,去解讀約翰福音19章17至27節,在香港這個十分艱難的時刻,深願主繼續向我們說話。

區祥江博士 – 合理解綁帶來神的榮耀

跟據記載,耶穌可能是最後一次入會堂教訓人,因為猶太人的領袖愈來愈對耶穌有敵意。今天經文的故事就是一個敵意挑戰耶穌在安息日工作的描述。我們先重溫耶穌第一次進會堂所說的話,是記載在路加福音 4:16-19:「16耶穌來到拿撒勒,就是他長大的地方。在安息日,照他平常的規矩進了會堂,站起來要念聖經。 17有人把先知以賽亞的書交給他,他就打開,找到一處寫着說:18主的靈在我身上,因為他用膏膏我,叫我傳福音給貧窮的人;差遣我報告:被擄的得釋放,瞎眼的得看見,叫那受壓制的得自由,19報告神悅納人的禧年。
這段經文可說是耶穌出來傳道的使命宣言。」

我們轉回今天我們的經課,這是講述耶穌在安息日治好駝背的女人的故事。是一個得釋放、得醫治和得自由的故事,正正是耶穌使命宣言的具體實現。

林豪恩先生 – 「耶穌喺呢度!」

今年六月,有市民提出司法覆核,申請書指出,警員向神職人員說「叫你個耶穌落嚟見我哋」,明顯屬荒謬及不合邏輯,因耶穌屬於「非自然人」,所有教友對此感到冒犯及難受,故要求法庭按《道歉條例》,命令警務處長向公眾道歉,以及宣告涉事警員的行為越權。法官周家明引述案例指出,若要納入司法覆核管轄中,有關決定須影響決策者以外的人,即改變他們司法上的權利或義務,或剝奪其某種利益。司法覆核亦不能解決所有糾紛,只能涵蓋下一級法庭、審裁機構、行使公權的機構,並在其決定屬非法、越權、全不合理或沒有符合法定程序時,才能干預。周官認為,這宗申請超越司法覆核恰當範圍,亦非可作合理爭辯,決定駁回申請。(2019年6月26日明報)

今年七月,有一部日本電影,英文名叫Jesus,在香港上影譯名為《耶穌真係落咗嚟》,相信是配合近期社會事件而欲收宣傳之效。其實,該電影的日文名的意思是「我討厭耶穌」。故事講述小男孩一家搬到鄉郊生活,被送入基督教學校讀書,正感徬徨無助之際,迷你版耶穌卻突然顯現眼前!這個小耶穌會打相撲又會變法術,對男孩可謂有求必應!但此時男孩的朋友卻遭逢意外,令他對神的信任開始動搖。究竟那個小耶穌是真耶穌顯靈,抑或只是主角幻想出來的玩伴,最後都沒有定論。

「叫你個耶穌落嚟見我哋」!假如耶穌出現,召喚的人能確認眼前所見的就是耶穌嗎?另一方面,眼前沒有一個具體的「耶穌」出現,就可以肯定耶穌不在嗎?人們又如何能夠得知耶穌在還是不在呢?讓我們透過本主日經課的四段經文思考這個問題,希望能獲得一些啟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