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Categorized: 2009

伍渭文牧師 – 逆轉乾坤:誰滾開那石頭?

誰滾開那石頭?是今天題目的副題。Who Moved the Stone?也是一本書的名字,中文繙作墓石懸謎。1930年英國一位著名律師和專欄作家Frank Morison所寫的護教名著。作者本意是把耶穌受宙開始、受死和復活前後七天的經過,用律師的精密思考,收集證据,模擬在法庭提出,希望推翻耶穌確從死裡復活的說法。但當作者進入認真的資料搜集後,所有的証据剛剛相反,都指向耶穌從死裡復活的合理推論。諸多証据中,空的墳墓最為有力。墓石滾開,墳墓空了,屍体不見了。羅馬兵丁豈不是在墓旁看守,怎能說睡着的時候被人前來偷走呢?誰人有這麽大的氣力把石頭滾開?因為封墓就容易,推下去就可以,石頭推下去就落在陷下去的坑,鎖緊了。輥開陷在坑裡的石頭就不是那麽簡單了,儼然是一項大工程,如果兵丁睡了,也會被弄醒。而耶穌墳墓空了,他復活了,是非常有顛覆性的傳說,可以動搖羅馬政權。要是可以把屍體拿出來,很快就把危機平伏下來。但耶穌己從死裡復活的信息,不斷傳開,猶太人或羅馬政權一直找不到屍體。這宗教運動愈來愈壯大,從耶路撒冷,撒瑪利亞,席捲歐洲。
誰給我們把石頭從墓門滾開呢?

伍渭文牧師 – 曠野、野獸、和天使

在中文大學校園為發展而砍樹,是非當敏感的。兩年多前,學生會和一些校友就發起護樹行動,很多老樹都繫上黃色絲帶。委實,保育和發展是有張力的,不容易取得平衡。雖然有人說:砍了一棵,種回四棵,樹不會少。但反對砍樹的校友,他們不是關心樹木的數目,乃景觀遭到破壞,而這些被砍去的老樹,是過去學生時代流金歲月的連繫,失了這些樹,就失去了一些美好的回憶。多植回一些或更多的樹木,雖然能綠化環境,擴大濃蔭,這是樹的功能。(functional) 新植的樹木,沒有和我們一起走過青葱歲月,沒有附加個人情感。(personal)但若我們發現被砍去的是原生植物,不是人手種植的,是在遠古的某一個時間,不知道甚麽的原因,種子被帶到這裡,埋在地下,漸漸長起來,成為原生植物,我們會特別愛惜,並悠然有一種神聖的感覺。如果在我們眼前的,不是一棵,乃一大遍極目無垠的蠻荒處女地,我們就會有一種旣陌生但又似曾相識的驚畏(awesome)感覺,我們彷彿觸摸到與遠古結連的臍帶,陌生的蠻荒處女地,喚醒了沉睡了的記憶,誘發我們內裡的童真,渴慕(yearning)與眾生的結連緊扣,有一種歸到家鄉(home coming)的奇異感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