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Categorized: 主日講章

鄧瑞強博士 – 困局中的突破

各位弟兄姊妹,早安。
在這疫症蔓延的日子,祝願各人身體健康,心靈平安。
在聖經的用語裡,「平安」是指一個人身心靈的健全、一個人整體的圓滿。這種「平安」,只能從神而來。耶穌的救贖工程,就是進入人類至深的恐懼裡,進入死亡裡,廢掉死亡的權勢,然後復活,將「平安」賜給我們。
近來,疫症瀰漫世界,我們整日的思慮,都被疫症佔據。有一晚,我忽發奇想,想像「新冠狀病毒」來探訪我,它用它的角度,來訴說它與我們人類相遇的故事。

劉國偉先生 – 基督是我們的生命

弟兄姊妹平安!在復活節的早晨,願我們一起思想基督的復活,對我們的信仰有什麼意義,我們如何經歷「基督是我們的生命」這寶貴信息。

兩個重要的問題
今天選讀的福音經課,記載抹大拉的馬利亞在七日的頭一日的清早,來到埋葬耶穌的墳墓,按馬可記載,抹大拉的馬利亞與同行的婦女,買了香膏要去膏耶穌的身體(可16:1) 。然而,她們看見封閉墳墓的石頭被挪開了,抹大拉的馬利亞看見的是一個空墳墓,所以她急忙跑去見西門彼得和約翰(耶穌所愛的那門徒),並對他們說「有人把主從墳墓裏挪了去,我們不知道放在哪裏。」(約20:2)

鄭漢文博士 – 身體因罪而死,心靈因義而活

1. 死路、生路,待尋道
各位觀看今日崇拜直播或網錄的弟兄姊妹或者朋友,我首先向你問安: “Stay safe and be healthy”。「事事小心,保持健康」,成了我近三個月給學生友朋的問安。

也先向大家做一個告解式的致歉(a confession, an apology)。

這是我人生第一次做網上直播講道,面對沒有平時的會眾,好像我們這個學期要在網上教學一樣沒有了學生的面容,我未必好適應,所以我今天的講法,與平日有些不同。

今日的講題,其實在兩三個月前已經早定。

其實,當時我不知道我將會講甚麼,在三代經課中我選了書信經課,即係羅馬書8章6至11節。讀到了第10節,就從原句抽出文字來作講題,這樣引用經文作主線,是比較安全的做法。

其實,當時一月下旬我已想到了幾個都幾出位的講題,有些構想較為語不驚人死不休,現在發現好在我最後沒有用上。

關瑞文教授 – 失明的才能看見

今天三代經課,讀到約翰福音第九章,對我們現在處身的國際和本地局勢,實在太有啟迪了。我們要以充滿感恩的心去讀。

如何形容目前的國際和本地局勢呢?如果我用四個字來形容,相信會有不少人共鳴。這四個字,就是「嚴重撕裂」。在國際方面,中美之間的摩擦,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這邊廂要發中國夢,那邊廂要 Keep America Great。先有已經持續一段時間的中美貿戰。最近還因為鬥嘴到底武漢病毒源頭是武漢還是美國,弄得美國國務卿龐培歐與中國中央政治局委員兼外事工作委員會辦公室主任楊潔篪,在電話中罵戰。近月來,解放軍戰機在台海中線附近多次實施夜航,而美國海軍則剛剛於早幾天以「羅斯福」號為主的航空母艦在南海海域展開聯合訓練作為挑釁還擊。大家似乎都要透過挑起對外矛盾而增強自己在內部的認受性和團結。還有,就是俄羅斯、沙特以致美國之間的石油大戰,弄得環球股市大跌,在武漢病毒已經出現「全球大流行」的同時,雪上加霜。國際間的撕裂已經到了分分鐘擦槍走火的地步。香港本地的撕裂,也不遑多讓—紅黃藍白黑!

鄧瑞強博士 – 上帝是不是在我們中間呢?

各位弟兄姊妹,早安,祝願各人平安。疫情仍在,祈求天父繼續保守著我們。

2020年奧斯卡最佳電影的得獎作品是南韓的《上流寄生族》(Parasite)。內容大致上說:一個家庭,因著種種社會原因,活下來,就是一個活在社會底層的貧窮家庭。從畫面看,他們真是活在底層的。原本,他們活在街道地面之下的地下室;後來,他們與另一個貧窮家庭爭奪一富有人家隱閉的地下室。最殘酷的爭奪,發生在貧窮人之間,他們爭奪一個難得的寄生位置。這個貧窮家庭,父母兄妹,其實各自有種種謀生技能,只要給他們機會,他們是發揮得很好的。但社會制度就是劃下了一道無形界線,一道很難越過的界線,一道窮人與富人之間的界線。他們無法越過這界線,於是,他們始終就只能是社會裡最底層的人,靠寄生於富有人家而活下去。那位爸爸講了一句令人深思的說話,他說:「如果我有錢,我都是個好人」。後來,這位爸爸因為抵受不了那有錢人嫌惡他身上的氣味,一種窮人洗不掉的寒酸味,他殺了那個有錢人。之後,他只能隱藏在那富有人家家裡一個不為人知的地下室裡,更無法擺脫他的存在的特有氣味,只能成為更深依附上流人家的寄生蟲。他的兒子,知道他藏在那地下室裡。這兒子的渴望,就是成為有錢人,買下這間豪宅。我們知道,這兒子的夢,是不會實現的。

劉國偉先生 – 本於信,以至於信。

馬丁路德(1483-1546),16世紀的宗教改革家,在1520年出版的他的著作〈基督徒的自由〉(On the Freedom of a Christian)中如此寫道:「許多人以為基督徒的信,乃是一件容易之事,他們其所以如此行,是因他們沒有信的經驗,也從來沒有嘗到信的大能。因為除非一個人在某一個時候,處於試煉的壓迫之下,嘗過信所給予的勇氣,他就無法將信好好描寫出來,也無法對凡論信所正確描寫的加以領會。」很明顯的,馬丁路德以「因信稱義」作為教義的核心,他更進一步把這核心教義,引伸至信仰人生的不同層面。

如此説來,「因信稱義」不單是一個人怎樣得救的課題,這個課題當然非常重要,然而,「因信稱義」其實涵蓋整個信仰人生,是基督徒在世生活的重要基石。

伍渭文牧師 – 塗抹的手,才能寫出真實

每一個人都會為一些過去的說話和行為,感到懊悔和愧疚。有時夜欄人靜,午夜夢迴,又想起這些事情。為何自己這麼衝動?為何自己這麼愚蠢?甚至為何自己這麼邪惡?你希望從未講過這些話,做過這些事情,你希望可以把這些塗抹。或者此刻,你就活在這些愚蠢和邪惡的行為中,因這些帶給你肉體的歡悅,但之後又感到愧疚。你渴望可以把過去抹掉,改寫自己的生命。若是這樣,今天的信息可以幫助你。畢德生(Eugene Peterson)的譯本《信息》(Message)翻譯詩三十二1譯得很傳神:「你真幸運,你一定開心死了。你可以洗底,從新開始。」(Count yourself lucky, how happy must be—you get a fresh start, your slate’s wiped out )

林豪恩先生 – 遇見神

今天是「登山變像日」,當年門徒就在那天見到耶穌神聖的形象。你有沒有遇見神的經驗呢?或者退後一步問,你想不想遇見神呢?遇見神會是怎樣的經驗呢?張敬軒曾經唱過一首歌,歌名就是「遇見神」,描述的經驗是這樣的:

看天邊飄過雲海,告訴世界幻變常在,
從來人在月缺下盼月圓。
天天總有上演,告訴你我動人故事,
動人情節留下伏線,細心飾演!
如何人心粉碎像微塵,無言留淚,滿身抖震,
如何遇見神,被擁抱,再得起身!
明明平安彷彿天邊遠,流連遊盪,暗失方寸。
然而遇見神,被指引,再生精采心內滲。
誰無遐想一生精采佳美?
由誰來導,演出好戲?
人能遇見神,是福氣,最終高飛。
從來難數高低多少次,何時成就?那天失意?
前途幻變時,路雖遠,有這福氣心內暖。

歌詞提到遇見神是福氣,這福氣的具體表現有三重:第一,「如何人心粉碎像微塵,無言留淚,滿身抖震,如何遇見神,被擁抱,再得起身」;第二,「明明平安彷彿天邊遠,流連遊盪,暗失方寸。然而遇見神,被指引,再生精采心內滲」;第三,「人能遇見神,是福氣,最終高飛」。總括而言就是:「再得起身」、「再生精采」、「最終高飛」。今天的福音書經課,記載了門徒遇見神的經驗,讓我們透過這片段,思考遇見神可以是是一種怎樣的狀況,以及帶給遇見神的人怎樣的影響。

鄧瑞強博士 – 這樣的因,這樣的果

各位弟兄姊妹,早安。在這疫症蔓延的日子,願各人平安。在平常的日子,我們很容易覺得「平安」是理所當然的,但在疫症蔓延的日子,我們會明白「平安」原來已是從天而來的恩典、從神而來的寶貴禮物。

疫症,容易觸發人對生死的感悟,容易讓人體會生死的無常,容易讓人明白人的有限和無助。哲學家海德格(Heidegger)分析人意識到自己會死這個事實,他指出,人在平常生活中,會營營役役,會迷失在群眾中,會遺忘存在的意義;但是,當人面對自己的死亡時,他會猛然醒覺,這是他自己要親身面對的經驗,這是一種「無人可代替你」的經驗,無論你身邊有多少人,你總要孤獨地親歷自己的死亡,這時,一個人的「真正自己」、他的「個我存在」,便會從人群中凸現出來,是「你」自己,不是「他人」,去經歷你自己的死亡,無人可代替你去經歷你這個最切身的經驗。這時,唯有這時,人在天地間,意識到自己的獨特性,意識到自己要為自己如何面對死亡負上全責,同時,意識到自己要為自己整個一生的存在意義負起無可推卸的責任。在生死的大限前,人深刻的意識到,自己要為一生的意義、一生的禍福,負起全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