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Categorized: 主日講章

林崇智牧師 – 生命中不能承受的輕

各位弟兄姊妹平安,多謝高牧師邀請我回到母校崇拜中分享,今日講道的題目「生命中不能承受的輕」,是1984年捷克作家米蘭·昆德拉出版的一本小說名稱,他透過當中不同人物,表達他對生命的看法。小說提到其中一位人物名叫湯馬斯的腦外科專家,在一次與朋友閒談聊天時,他即慶講了當蘇聯獨才者史大林實行大規模整肅運動,這惡行帶來人民無盡和巨大的傷害。而當時捷共卻效法當年史太林的做法在捷克推行。他說若推行這邪惡政策的人,若看到人民所受到的痛苦結果,稍有人性的,也應將眼珠挖出來。朋友們認為湯馬斯說得很好,叫他將看法寫出來。最後湯馬斯勉為其難的寫了一篇短文交給報社,編輯也十分讚賞這文章,只是文章等不到出版,蘇聯坦克便鎮壓了捷克的布拉格之春。湯馬斯與太太流亡到瑞士,最後回到捷克重返醫院工作,醫院的領導十分歡迎他回來復職,但有一個小小手續要辦,就是湯馬斯要在一封信上個簽名,表示他是出於無知,寫了那篇批評政府的短文,他願意收回那篇文章。領導跟他說,你的專業不是寫文章,撤回這篇文章對你沒有損失,何況這封信只是內部存檔用,不會向外發表的。湯馬斯沒有甚麼反應,領導便說,這篇文章對一個腦外科專家有甚麼咁重要? 意思是收回一篇文章並沒有甚麼大不了。湯馬斯亳無表情的說了一句「再沒有比這個更重要了」。

高國雄牧師 – 平凡信徒肩負不平凡任務

由馬可福音4:35開始,連續不斷展示出耶穌基督的能力及使命:平靜風浪、格拉森趕鬼、醫好12年經血不止的婦人、叫會堂主管葉魯女兒復活,接著就是今天的經文,耶穌基督回鄉,門徒跟從。

回鄉後就在安息日時,進入會堂教導,經文描述(V2)眾人聽見,就很驚奇(原文新約:驚訝/震驚,使大吃一驚);弟兄姊妹,我們有沒有因為上帝的話語而驚訝過?為什麼沒有/少有呢?

(V2)說:「這人哪來這本事呢?所賜給他的是甚麼智慧?他手所做的是何等的異能呢?

對耶穌基督的教導震驚,對祂所行的異能神蹟驚訝,理應所生的是敬畏、拜服之心,從而渴望著耶穌基督教導自己、幫助自己、拯救自己,正好過去在其他地方一樣…

但耶穌基督故鄉的親友卻因故有的認識,而產生不同的反應及結果…

林豪恩先生 – 靜默有時,言語有時

伍渭文牧師曾經說:「現在教會崇拜傾向抒發...因此任何禮序都用上音樂,帶動崇拜者的情緒。崇拜遲開始等人時彈奏鋼琴,禱告時用琴音作背景音樂,甚至靜默時,也以靜靜的琴音助攻。若視崇拜單單有抒發作用,而且著重情緒的抒發,音樂就變成有效利器了,音樂確是有效製造甚至控制情緒的。不過崇拜不單是抒發情感,乃回應上主在基督裡的救贖。聖餐拿起餅,喝這杯,是「表明主的死,直等到他來。」崇拜是信仰的表白。所以,詩歌敬拜後,不是「敬拜完畢」,乃崇拜的開始。講道重要,因為闡釋基督事件,預備教會赴羔羊的婚宴。詩篇是詩歌,但詩篇的細拉,就是靜默,因為歌唱有時,靜默有時。

鄧瑞強博士 – 為何耶穌可以睡得這般香甜?

夜闌人靜,應該睡覺的時候,很多人卻成了哲學家,思考一個嚴肅的哲學問題:「為什麼我還未睡覺?」

有人說,移民千萬不要移民去新西蘭,因為你若去了那裡,你成晚都在數羊。

我發覺有很多人,晚上睡覺時,怕睡不夠,故此,每隔十五分鐘,便會打開眼,看看鐘,看看還有多少時間睡。並且,會越看越憂心。啊,還有三個鐘可睡。隔十五分鐘,又看看鐘。隔十五分鐘,又看看鐘。隔十五分鐘,又看看鐘。心想,唉,還只有兩個鐘可睡。如此這般,一晚便過去了。

所以,現在千萬不要對人說:「昨晚睡了十個鐘,完全不知不覺,一會兒便天光了。」你這樣說,很多人會因為妒忌你而殺了你。

不過,現在科學昌明,什麼問題,科學都能提供答案。科學家已找到應付失眠的最佳方案。應付失眠的最佳方案是:多睡一點。

馮天聰牧師 – 一切從一粒種子開始

六月,對於很多香港人來說,是一個令人思潮起伏的月份。

撇開 32 年前 6 月「六四事件」引發香港人思緒的林林總總;說近一點,不論是一年前 6 月通過及實施的國家安全法,還是兩年前 6 月因「反修例風波」而出現一連串大規模的社會運動,都徹底改變了香港這座城市的面貌,亦令香港人的未來從此不再一樣。

想不到,一宗發生在台灣的兇殺案,最後會演變成接近一年的政治風暴,不但影響到香港裡面人和人、群眾與群眾、人和政府之間的關係,還震盪到中國在國際社會中與其他國家之間的關係,餘波到今天仍然未了;更想不到的是,到了上年年初,一棵微小到肉眼看不見,現時仍未知道來源的新型冠狀病毒,令疫情席捲全球,到現今已做成超過 1 億 7 千多萬宗感染個案、超過 370 萬人死亡,帶來的經濟破壞更無從估計,無數人要過著失業或停課的生活。「星星之火,可以燎原」,可說是這兩件事件最好的註腳,一開始的時候,沒有人會意料到一些似乎微不足道的事,會帶來日後巨大的轉變。

高國雄牧師 – 癲狂的耶穌??

每一位認識主耶穌基督的人,都會對主的形象有不同的想法,歷代很多不同的藝術與文學的表達,當中不少會以謙和、溫柔為主調;記得曾經睇過一部記述耶穌基督生平的電影,整部電影當中的飾演耶穌的美國白人不單外表英俊不凡,青靚白淨,文質彬彬,加上說話陰聲細氣,雖然明白電影希望讓觀眾對所表現這「耶穌基督的形象」而對基督教產生好感,我當然也認同耶穌有感性及溫柔的一面,但耶套電影全場皆以這種表達方式,實在令我覺得毛骨悚然,非常不自在,與及不斷地反思,到底我心目中耶穌基督的形成又是怎樣的呢?

弟兄姊妹,耶穌基督在我們心裡的形象是怎樣的呢?你心中的耶穌基督又是怎樣的呢?我們是否也一樣有著定型觀念/刻板印象(Stereotype),而無法立體地認識耶穌基督呢?

今天福音書的經課可能為我們展現了一個很不一樣的耶穌基督。

蒲錦昌牧師 – 上主的臨在

各位崇基禮拜堂的弟兄姊妹,平安。

自從新型冠狀病毒疫情以來,我們都很珍惜能夠面對面一起崇拜的日子,也感到向其他人問安,説一聲平安是何等實在而又幸福的事情。因為生命可以轉眼就在我們面前流逝。

我特別希望鼓勵仍然以視像方式參與崇拜的弟兄姊妹,如果健康及環境許可的話,盡量親身的參與崇拜,與視像方式仍然是有分別的。崇拜是個神聖時間和空間,我們在一星期中特定的時間到特定的地方一起崇拜,這個經驗是不可代替的。大家試想想,坐在家裡崇拜,有時候難免分心,也沒理由穿著整齊才在鏡頭前面崇拜,而且會遷就自己的時間。這些都和實體崇拜不同。還有,由準備離家至到達教會崇拜,也是靈性生活一部分。大家試想一下,一步一步走上黃山看黃山與坐登山纜車看黃山,看到的黃山也會不同,因為一步一步走上黃山會花很多氣力,結果這些氣力也成為體驗的一部分。崇拜和靈性生活也一樣。沒有付出的信仰不是信仰,只是資本主義社會下提供的一種娛樂或產品。希望大家都多參與教會的實體崇拜,不在港和抱恙的自然例外。

林豪恩先生 – 從五旬節到聖靈降臨

事有湊巧,小弟已經第四次在聖靈降臨日講道。聖誕節的經文尚有輪替,因為有四卷福音書,而聖靈降臨日的經文一定是使徒行傳2章1-21節。如果不重複之前三次的內容,還有甚麼可以講呢?在思索的時候,看見聖靈降臨日的中英文名稱原來是不同的,中文稱為聖靈降臨日,英文稱為Day of Pentecost,第五十日。第五十日有兩種意義,其一是指耶穌基督復活後第五十日,其二是使徒行傳第2章所說的五旬節。

鄧瑞強博士 – 沒有幻想,不用絕望

各位弟兄姊妹,早安。在這疫症裡,祝願各人平安。

只要你的思想境界夠高超,有藝術家般的敏銳情感,對靈性有深度的體會,你總會覺得,你不屬於這裡。你屬於高遠的藍天、遼闊的大海、無際的星空、無拘無束的流浪、鮮花綻放的原野、滿懷溫馨的黃昏,你屬於詩、屬於美酒、屬於神話中的英雄。而人間那些平淡無味的語言、令人作嘔的謊話、扭曲的嘴臉、卑污的手段、暴力的爭奪,對你而言,就十足像看youtube時忽然爆出來的冗長廣告,令人厭煩不堪。

但,生活也有不得不如此的另一面,人像被綁在大地上的野獸,有原始的獸性、有肉體的慾望、有基本的需求。

我們就是如此奇怪的組合,是精神與泥土的結合,介乎天使與野獸之間,存於上天與下地之中。人性的這兩種向度所構成的衝突與張力,引發出人類永遠都在追問的問題:理想重要抑或現實重要?上帝口出的話重要抑或麵包重要?像耶穌那樣活出生命的重量重要抑或像烏龜那樣縮起來保命重要?不同的人、不同的時代,有不同的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