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Categorized: 主日講章

區祥江博士 – 合理解綁帶來神的榮耀

跟據記載,耶穌可能是最後一次入會堂教訓人,因為猶太人的領袖愈來愈對耶穌有敵意。今天經文的故事就是一個敵意挑戰耶穌在安息日工作的描述。我們先重溫耶穌第一次進會堂所說的話,是記載在路加福音 4:16-19:「16耶穌來到拿撒勒,就是他長大的地方。在安息日,照他平常的規矩進了會堂,站起來要念聖經。 17有人把先知以賽亞的書交給他,他就打開,找到一處寫着說:18主的靈在我身上,因為他用膏膏我,叫我傳福音給貧窮的人;差遣我報告:被擄的得釋放,瞎眼的得看見,叫那受壓制的得自由,19報告神悅納人的禧年。
這段經文可說是耶穌出來傳道的使命宣言。」

我們轉回今天我們的經課,這是講述耶穌在安息日治好駝背的女人的故事。是一個得釋放、得醫治和得自由的故事,正正是耶穌使命宣言的具體實現。

林豪恩先生 – 「耶穌喺呢度!」

今年六月,有市民提出司法覆核,申請書指出,警員向神職人員說「叫你個耶穌落嚟見我哋」,明顯屬荒謬及不合邏輯,因耶穌屬於「非自然人」,所有教友對此感到冒犯及難受,故要求法庭按《道歉條例》,命令警務處長向公眾道歉,以及宣告涉事警員的行為越權。法官周家明引述案例指出,若要納入司法覆核管轄中,有關決定須影響決策者以外的人,即改變他們司法上的權利或義務,或剝奪其某種利益。司法覆核亦不能解決所有糾紛,只能涵蓋下一級法庭、審裁機構、行使公權的機構,並在其決定屬非法、越權、全不合理或沒有符合法定程序時,才能干預。周官認為,這宗申請超越司法覆核恰當範圍,亦非可作合理爭辯,決定駁回申請。(2019年6月26日明報)

今年七月,有一部日本電影,英文名叫Jesus,在香港上影譯名為《耶穌真係落咗嚟》,相信是配合近期社會事件而欲收宣傳之效。其實,該電影的日文名的意思是「我討厭耶穌」。故事講述小男孩一家搬到鄉郊生活,被送入基督教學校讀書,正感徬徨無助之際,迷你版耶穌卻突然顯現眼前!這個小耶穌會打相撲又會變法術,對男孩可謂有求必應!但此時男孩的朋友卻遭逢意外,令他對神的信任開始動搖。究竟那個小耶穌是真耶穌顯靈,抑或只是主角幻想出來的玩伴,最後都沒有定論。

「叫你個耶穌落嚟見我哋」!假如耶穌出現,召喚的人能確認眼前所見的就是耶穌嗎?另一方面,眼前沒有一個具體的「耶穌」出現,就可以肯定耶穌不在嗎?人們又如何能夠得知耶穌在還是不在呢?讓我們透過本主日經課的四段經文思考這個問題,希望能獲得一些啟發。

劉國偉先生 – 釘死你們的王?

五月的時候,與基督徒領袖訓練計劃CLAP的十多位同學,一起到以色列學習,耶路撒冷當然是學習的重點地方。在行程第六天的早上,我們去到橄欖山,遠望對面的聖殿山,當我向同學解說眼前耶路撒冷東面的城牆時,我很自然就提起了耶穌基督當年從耶路撒冷東門進城的景象。

當然,我們現在看見的耶路撒冷城牆,主要是十六世紀土耳其鄂圖曼帝國所建造的,與耶穌基督進入耶路撒冷的日子,相距一千五百多年;考古學家相信,十六世紀建造的城牆的方位,與耶穌基督的年代基本相似,而耶穌年代的東門,就是在我們如今看見的這個東門的底下。

伍渭文牧師 – 作為基督新婦的教會

讀經:正如基督愛教會,為教會捨己。要用水藉著道把教會洗淨,成為聖潔,可以獻給自己作個榮耀的教會。(弗五26, 27)人要離開父母,與妻;子聯合,二人成為一體。這是極大的奧秘,但我是指著基督和教會說的。(弗五31,32)

有人用「主人與貓」比喻中港關係。他開始飼養小貓時,很多朋友指貓會抓壞傢俬,但他沒有用籠困住小貓,「我發現同佢相處嘅過程中,佢好乖,咁我就畀好大嘅空間佢」。撇開比諭本身是否合宜,香港一向以來被主人視為掌上明珠-東方之珠,突然變成寵物,總覺有點不習慣。

聖經用夫婦比諭教會與基督的關系。上主與信徒的關系,不是人與寵物的關系,乃人世間最親密的夫婦平等關系。婚姻禮在羅馬天主教(公教)被視為七個聖事(聖禮)中,唯一不須經由有效的禮儀和有效的主禮者而確立的聖事,如按立聖秩(聖品),須經主教;婚禮成就聖事在新人相方的盟誓,禮儀婚約採用盟約Covenant而不是民事婚姻採用的合約Contract。盟約正確是切約,cut the covenant,立約雙方把祭牲切開分兩面擺設,然後在其中行過,以生命保證約的莊嚴恆久;若然背約,將如祭牲切開。創十五17,18上:「日落天黑,不料有冒煙的爐並燒著的火把從那些肉塊中經過。當那日,耶和華與亞伯蘭立約。」

劉國偉先生 – 真理是甚麼呢?

猶太裔著名的政治及思想家漢娜•鄂蘭(Hannah Arendt)在1963年出版了《艾希曼在耶路撒冷——關於艾希曼審判的報告》,提出了其後國際著名的“平庸之惡”,或者更應該譯作”邪惡之平庸”這個概念(banality of evil)。

1961年4月11日,以色列政府在耶路撒冷進行一次審訊,是有關二次世界大戰時,一位納粹德國軍官阿道夫·艾希曼(Adolf Eichmann)的審訊,審訊持續到同年5月31日,結果艾希曼被判處絞刑。

當時,漢娜•鄂蘭以《紐約客》特約撰稿人的身份報導這次審訊。然後於1963年出版了上述那本書,《艾希曼在耶路撒冷——關於艾希曼審判的報告》,並提出了著名的“平庸之惡”或者”邪惡之平庸”這個概念。

許立中先生 – 不可少的只有一件

「他們走路的時候,耶穌進了一個村莊,有一個女人名叫馬大,接他到自己家裏。他有一個妹子名叫馬利亞,在耶穌腳前坐著聽他的道。馬大伺候的事多,心裏忙亂,就進前來說,主阿,我的妹子留下我一個人伺候,你不在意麼?請吩咐他來幫助我。耶穌回答說,馬大、馬大,你為許多的事,思慮煩擾;但是不可少的只有一件;馬利亞已經選擇那上好的福分,是不能奪去的。」
(路10:38-42)
 
在今天的福音經課裏,我們讀到一個十分熟悉的記載。這件事並沒有出現在其他的福音書。經文記載,耶穌和門徒到處宣揚天國的道理。有一次,他們經過一個村莊,作者並沒有清楚說明在哪裏,但從其他的記載,我們知道馬大和馬利亞是住在伯大尼,離開耶路撒冷大概只有兩英里。經文給我們的印象,馬大和馬利亞是兩姊妹,馬大是家姐,是耶穌在當地的一個追隨者。她邀請耶穌到她的家裏作客。馬大的妹妹馬利亞把握這個難得的機會,坐在耶穌的腳前,聽她講道。反而馬大為了歡迎這位稀客,因此辦得比平時鋪張,一個人在廚房忙得團團轉。她對馬利亞只是坐在那裏陪著耶穌,感到非常不滿。

林豪恩先生 – 智者出口,聖者出走,仁者出手

今天的福音經課講述的「好撒瑪利亞人」故事,大家都耳熟能詳。當大家讀這個故事的時候,有沒有感到這故事的諷刺和張力呢?這個故事很可能一次過刺激了三種人,其中兩種是「明批」,另外一種是「暗串」。何以見得呢?因為這三種人在故事中都被安排為負面角色。第一種可能感到不愉快的是律法師,故事中的角色是「起來試探耶穌」;第二種可能感到不是味兒的是祭司和利未人,他們在故事中的形象是「見死不救」。第三種呢?故事好像沒有提及第三種負面角色,不過,卻把正面的角色安排給撒瑪利亞人,而不是猶太人。讀者可以從這段經文的上文,路加福音9章51節看見當時的猶太人與撒瑪利亞人之間的群族關係:
9:51耶穌被接上升的日子將到,他就定意向耶路撒冷去,
9:52便打發使者在他前頭走。他們到了撒馬利亞的一個村莊,要為他預備。
9:53那裏的人不接待他,因他面向耶路撒冷去。
9:54他的門徒雅各、約翰看見了,就說:「主啊,你要我們吩咐火從天上降下來燒滅他們,像以利亞所做的嗎?」

劉國偉先生 – 你為甚麼問我呢?

我很喜歡的北美神學家、教育家和作家唐曼華博士Dr Marva Dawn在她的一本著作”I’m lonely Lord-How Long?” 中譯「我在孤單等待」中,有兩段信息,給我很好的提醒,也與我今天所分享的講道內容,有所共鳴。

第一段信息是她引用詩篇25篇15至18節:「我的眼目時常仰望主,因為祂必將我的腳從網裏拉出來。求你轉向我、憐恤我,因為我是孤獨困苦。我心裏的愁苦甚多,求你救我脫離我的禍患。求你看顧我的困苦、我的艱難,赦免我一切的罪。」

唐曼華特別提到「轉向」這個詞彙,並說這個詞彙深深震撼著她。「轉向」這個希伯來詞語強調的是「關注」或「注視」,考慮到我們所有的錯誤和叛逆,我們有什麼權利期望神會轉過來注視自己?然而,詩人呼叫「求你轉向我、憐恤我」這個請求提醒了我們:祂總是俯就我們,注視及憐恤我們。

朱光華牧師 – 陶造新世代

今日我想藉著詩篇七十八篇,跟大家分享一個題目,「陶造新世代」,78篇很長,共72節,我們只是集中1-8節。

第1節開始,作者這樣叮囑勉勵讀者,詩七十八:1,「我的民哪,要側耳聽我的訓誨,豎起耳朵聽我口中的言語」,
英文翻譯是Give ear, O my people。誰可以稱「我的民哪」O my people?這種口吻彷彿是皇帝向自己的子民,頒佈聖旨。
如果我們讀這詩篇是領聖旨,我們應該以什麼態度來聽呢?經文清楚指示我們要點樣聽。要側耳專心聽,要豎起耳朶留心聽,要必恭必敬,因為聖旨只是講一次,不會重覆,而且聽完聖旨之後,要領命領旨之後,要照著執行,我們恐怕聽漏了一句半句,甚至要做筆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