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Categorized: 校牧的話

2019年11月24日:校牧的話

2019年11月24日,這天是基督君王日;同日,香港進行區議會選舉。

禮拜堂轉換了白色的聖幃,在將臨期未開始之先,作為教會年一個美好的完結,白色也象徵基督的純潔和榮耀。信徒不單向世人傳達基督是君王的信仰宣告,更應該以自己的生命,見證耶穌基督普世性的治權,這君王治權就由每一個信徒的心思和生活開始。

「要照所安排的,在日期滿足的時候,使天上、地上、一切所有的都在基督裏面同歸於一。 我們也在祂裏面得了基業;這原是那位隨己意行、做萬事的,照着祂旨意所預定的,叫祂的榮耀從我們這首先在基督裏有盼望的人可以得着稱讚。」(弗1:10-12)

在基督君王日進行區議會選舉,當然不是政府的政治考量,這種在人看來是歷史的偶然和巧合,卻引導大家去思考,基督的治權又豈會被人間的有限,囿限於禮拜堂的四面牆壁,或者信徒的安穩生活當中?
「第七位天使吹號,天上就有大聲音說: 世上的國成了我主和主基督的國; 祂要作王,直到永永遠遠。 」(啟11:15)

主啊!祢就是君王!

劉國偉/署理校牧

2019年11月23日:校牧的話

2019年11月23日,中文大學實施進出校園管理措施的第4天。由於同學差不多都回家了,包括更早時間返回家鄉的非本地生,我相信現在這一個幾乎沒有學生遊走的校園,為的是迎來新一個學期,當同學回來的時候,我們一起打開新的一個篇章。

我跪在禮拜堂的聖壇禱告,定睛於蓋在聖桌上的聖幃所繡上的兩個希臘字母:阿拉法(Alpha)及俄梅戛(Omega),也就是希臘字母首末二字。

主上帝說:「我是阿拉法,我是俄梅戛,是昔在、今在、以後 永在的全能者。」(啟1:8)

在等候的旅程中,我們仰望那位昔在、今在、以後永在的全能者,就是憑著這信心的跳躍,幫助我們跨過困難、苦痛、威嚇和仇恨,並宣告復活的基督已經勝過死亡和邪惡的力量。
為我們捨身十字架的主説:「我是阿拉法,我是俄梅戛;我是首先的,我是末後的;我是初,我是終。」(啟22:13)

自始至終,追隨基督的人都走在信心的窄路,我們所跟從的是創始成終的主。

靠著上帝的應許,使徒保羅與先知哈巴谷超越時空和應—-義人必因信得生:「因為上帝的義正在這福音上顯明出來;這義是本於信,以至於信。如經上所記:「義人必因信得生。」(羅1:17)

願我們追隨基督的人,身處香港這個困難的現場,繼續勇敢地走這信心的道路。

本於信以至於信:By faith from first to last! 主佑香港,求主幫助我們重新得力!

劉國偉/署理校牧

2019年11月22日:校牧的話

2019年11月22日,復修校園的路一步一步走下去,相當數量的教職員已接近兩星期沒有在校園上班,隨著學期提早結束,及宿生回家去,偌大的校園不見到幾個人,平日熙來攘往的大學站和飯堂,如今人跡罕至。

我走進禮拜堂的聖壇,打開窗簾,讓陽光灑進室內,我又走到玻璃幕牆十字架底下外望,青山藍天綠樹,一片開揚景觀。

還有兩天,一眾弟兄姊妹將會再次踏足這個不再一樣的校園,在這座落成近六十年的禮拜堂,一起敬拜上主。

上主啊!祢全然掌管一切:「神的榮光遮蔽諸天,頌讚充滿大地。祂的輝煌如同日光;從祂手裏射出光線,在其中藏着祂的能力。」(哈3:3-4)

無論光景如何,確信全能的上帝就是歷史之主,在困局之中我們不至絶望,還要「因耶和華歡欣,因救我的神喜樂。」(哈3:18)

明天又是新的一天,是我再一次支取上帝的力量的一天。「主耶和華是我的力量,祂使我的腳快如母鹿的蹄,又使我穩行在高處。」(哈3:19)

劉國偉/署理校牧

2019年11月21日:校牧的話

2019年11月21日清晨,天色漸漸轉亮,我在睡夢中醒來,昨夜確然曾經進入夢鄕,但其實內心整夜掙扎,懇求上帝在發怒的時候,以憐憫為念。(哈3:2下)

先知哈巴谷向上帝激昂地禱告説:「耶和華啊,我聽見祢的名聲就懼怕。」(哈3:2上)是的,在艱難的歲月,我們可能有很多情緒:憤怒、無力、厭惡、悲傷、埋怨、鄙視、哀慟,甚至仇恨。哈巴谷的禱告,卻啟發我朝向上帝,思想祂的名聲和言語(「名聲」又作「言語」),並且因而懼怕/敬畏祂。大而可畏的上帝啊!求祢以憐憫為念。

當邪惡與撕裂張狂,重建之路尙遠,長夜漫漫,我的指望仍然在那憐憫人的主。「耶和華啊,求祢在這些年間復興祢的作為,在我們的時代顯明出來。」(哈3:2中) 在這些年間,在我們的時代,求祢復興祢的作為,因為,祢以憐憫為念。

如此我信!如是我禱!

劉國偉/署理校牧

2019年11月20日:校牧的話

2019年11月20日黃昏,整棟禮拜堂大樓只有我一個人,從崇基禮拜堂向外遠眺,一個行人也沒有,校園顯得額外的冷清。在看似冷清的瞬間,我又想起先知哈巴谷的信息。

我要站在守望所,立在望樓上觀看,看耶和華對我說什麼話,我可用什麼話向祂訴寃。

祂對我說:「將這默示明明的寫在版上,使讀的人容易讀。因為這默示有一定的日期,快要應驗,並不虛謊;雖然遲延,還要等候,因為必然臨到,不再遲延。迦勒底人自高自大,心不正直;惟義人因信得生。」(哈2:1-4)

等候與信心可以是雙生兒:「雖然遲延,還要等候,因為必然臨到,不再遲延。」等候的過程很容易產生一種遲延的感覺;然而,懷著信心的等待,卻看見必然臨到,不再遲延的真實。

在漫漫長夜,我們都走在雖然遲延,又不再遲延的道路中;我們可以在等候時,懷著信心,全因為「義人因信得生」是上帝給相信祂的人的應許。

我們所愛的香港,夜了也倦了,但願妳懷著信心入睡,天亮的時候,憑著信活出美好的一天。

劉國偉/署理校牧

2019年11月19日:校牧的話

2019年11月19日,與香港人一起渡過接連幾個難眠、無眠的晚上,雖然身體對汚染物的敏感反應稍為消減,但內心的疼痛持續不斷。

今天清晨,我默念先知哈巴谷的信息:耶和華啊,我呼求祢,祢不應允,要到幾時呢?我因強暴哀求祢,祢還不拯救。祢為何使我看見罪孽?祢為何看着奸惡而不理呢?毁滅和強暴在我面前,又起了爭端和相鬭的事。(哈1:2-3)

我要站在守望所,立在望樓上觀看,看耶和華對我說什麼話,我可用什麼話向祂訴寃。(哈2:1)

這兩三天走在傷痕纍纍的中大校園,相信復修和清除汚染物的工程非常艱鉅,但一想到人心的醫治和修補,特別一整個世代的年輕人的生命,心中一再悲慟,在無言的禱告中凝淚。

就在傷痛和鬱結之中,特別這幾天,每當我路過崇基學院禮拜堂,我總會駐足仰望那迎向吐露港的十字架,心裡默念上帝的臨在,確信義人必因信得生(哈2:4下)。

惟耶和華在祂的聖殿中;全地的人,都當在祂面前肅敬靜默。(哈2:20)

心中無時無刻記掛著,那些仍然留在香港理工大學校園裡,並已經離開又被拘捕的我所認識和不認識的人。求主保護、看顧。

主耶和華是我的力量,祂使我的腳快如母鹿的蹄,又使我穩行在高處。(哈3:19)

2019年11月18日:校牧的話

2019年11月18日,一個漂浮著濛濛一片的天空,加上陽光的折射,影罩著香港中文大學校園和香港這個受傷的城市。

我返回崇基學院禮拜堂,走上聖壇,燃點燭光,打開窗簾,然後我跪在聖壇為中大、為崇基、為禮拜堂禱告。感激上帝在暴風之中的保守!

我們在非常困難的時刻,求上帝以真光照亮驅走黑暗,我們謙卑地打開天窗迎接上帝恩典,並確信祂與我們同在。

此時此刻,特別紀念香港理工大學校園裡的人,也不住為香港祈禱!

劉國偉/署理校牧

劉國偉先生 – 門徒訓練是生命旅程

成為耶穌的門徒,是一個冒險的旅程。在這個旅程門徒要經歷戒忘(unlearn)及轉變,而這些轉變都關乎他最切身的課題:價值觀、生命方向、生活方式、處事待人之道,甚至性格的模造,但我們也同時確認,成為耶穌的門徒,可以為自己的生命帶來完整與滿足——倘若我們真誠地走進以耶穌為主的一段師徒關係之中。

劉國偉先生 – 祢若不壓橄欖成渣

四十年前初信主的時期,常有機會唱頌一些在二十世紀較早時期,已經在中國內地教會流行的詩歌,《煉我愈精》是其中一首我很喜歡唱的詩歌,我尤其喜歡詩歌的第一節歌詞:

祢若不壓橄欖成渣,它就不能成油;
祢若不投葡萄入醡,它就不能變成酒;
祢若不煉哪噠成膏,它就不流芬芳;
主,我這人是否也要受祢許可的創傷?

劉國偉先生 – 主的妙愛

用眼淚寫成《主的妙愛》
少年時期,大概十三歲初中階段,第一次唱《主的妙愛》,就像很多弟兄姊妹一樣,不期然就愛上了。人生路走了四十多年,如今再唱這首詩歌,不單仍然很有感覺,而且有一種愈飲愈醇的感覺。

《主的妙愛》首創作於1947年,這首詩歌藴含一個動人故事。1937年蘆溝橋事變,中日戰爭爆發。當年6月,華北神學院的同學隨着暑假到臨,有人回家鄉,也有人去工場實習傳道。不料戰事日益擴大, 同學各散東西以後,就再也不能回到他們就讀過的華北神學院的校園裡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