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豪恩傳道 – 聖靈降臨的新世界

      150524_sermon

講題:聖靈降臨的新世界Pentecostal New World

經文:使徒行傳2章1-21節

講員:林豪恩傳道

場合:香港中文大學崇基學院禮拜堂

日期:2015年5月24日

  1. 引言

今天是聖靈降臨主日。關於聖靈降臨於信徒的論述,一般來說有兩方面,一方面強調聖靈賜給信徒的外顯能力,例如:醫病、趕鬼、預知未來,行神蹟奇事等。使徒行傳第2章敘述聖靈降臨,第2章就馬上有這使徒行神蹟的事件出現:「申初禱告的時候,彼得、約翰上聖殿去。有一個人,生來是瘸腿的,天天被人抬來,放在殿的一個門口(那門名叫美門),要求進殿的人賙濟。他看見彼得、約翰將要進殿,就求他們賙濟。彼得、約翰定睛看他;彼得說:「你看我們!」那人就留意看他們,指望得著甚麼。彼得說:「金銀我都沒有,只把我所有的給你:我奉拿撒勒人耶穌基督的名,叫你起來行走!」於是拉著他的右手,扶他起來;他的腳和踝子骨立刻健壯了。(1-7節)

關於聖靈降臨的另一方面的論述,強調聖靈對信徒內在生命的轉化能力,例如有一首名為【陶造我生命】的詩歌如此寫道:

「神願你來陶造我,使我在靈裡果子更多。

奇妙聖靈,請將心窩潔淨,剔出污穢願能成聖。

恩主我求能像你,心內柔和與謙卑。

憑熱愛熱誠感染萬千生命,彰顯美善靈性。」

強調聖靈對信徒品格的轉化的論述,經常引用加拉太書5:22-23:「聖靈所結的果子,就是仁愛、喜樂、和平、忍耐、恩慈、良善、信實、溫柔、節制。」

上述關於聖靈降臨的論述的共同地方,都是個人性的;聖靈降臨,或者賦予信徒特殊的能力,行神蹟奇事;或者陶冶信徒的性情,培育品格。當我們閱讀今天聖靈降臨主日選讀的經文,好像提供了另一個角度讓我們來思考聖靈降臨這現象,這是一個群體的角度。當我們重讀聖靈降臨主日的經文的時候,讓我們思考聖靈降臨對於社群來說可以有甚麼含意。

  1. 釋經與應用
  2. 聖靈降臨啟示了一種人類溝通的新世界

2:1五旬節到了,門徒都聚集在一處。

2:2忽然,從天上有響聲下來,好像一陣大風吹過,充滿了他們所坐的屋子,

2:3又有舌頭如火焰顯現出來,分開落在他們各人頭上。

2:4他們就都被聖靈充滿,按著聖靈所賜的口才說起別國的話來。

福音書敘述耶穌接受洗禮時,以鴿子描繪聖靈的臨在,例如馬可福音1:9-11節如此記載:「那時,耶穌從加利利的拿撒勒來,在約旦河裏受了約翰的洗。他從水裏一上來,就看見天裂開了,聖靈彷彿鴿子,降在他身上。又有聲音從天上來,說:「你是我的愛子,我喜悅你。」

使徒行傳這段經文,以甚麼來描繪聖靈降臨呢?第3節如此說:「又有舌頭如火焰顯現出來,分開落在他們各人頭上」。舌頭,最自然又合理的推想,是和說話有關的,下一節證實了這推想:「他們就都被聖靈充滿,按著聖靈所賜的口才說起別國的話來」(2:4)。這段聖靈降臨的敘述,不是和醫病趕鬼有關,也不是和品格修養有關,而是和語言溝通有關,出現了一種人類語言溝通的新境界。這是一種怎樣的新境界呢?下文告訴我們:

2:5那時,有虔誠的猶太人從天下各國來,住在耶路撒冷。

2:6這聲音一響,眾人都來聚集,各人聽見門徒用眾人的鄉談說話,就甚納悶;

2:7都驚訝希奇說:「看哪,這說話的不都是加利利人嗎?

2:8我們各人怎麼聽見他們說我們生來所用的鄉談呢?

2:9我們帕提亞人、米底亞人、以攔人,和住在美索不達米亞、(東面)猶太、加帕多家、本都、亞細亞、

2:10弗呂家、旁非利亞(北面)、埃及的人,並靠近古利奈的利比亞一帶地方的人(南面),從羅馬來的客旅中,或是猶太人,或是進猶太教的人(北面),

2:11克里特和阿拉伯人,都聽見他們用我們的鄉談,講說上帝的大作為。」

作者指出,從東南西北各地方來的人都聽得清楚使徒所說的話,不是他們突然聽得懂他們本來不懂的語言,而是他們聽到使徒用他們的鄉談跟他們說話。分散在東南西北各方的人本來各說各話,現在竟然在某種情況下所有人一齊都聽得懂。各說各話的變成聽得懂,這種語言溝通的狀況有沒有令我們想起在創世記記載過的一件事情呢?不過,那一次是所有人說同一樣的語言但卻變為聽不懂。

創世記

11:1那時,天下人的口音、言語都是一樣。

11:2他們往東邊遷移的時候,在示拿地遇見一片平原,就住在那裏。

11:3他們彼此商量說:「來吧!我們要做磚,把磚燒透了。」他們就拿磚當石頭,又拿石漆當灰泥。

11:4他們說:「來吧!我們要建造一座城和一座塔,塔頂通天,為要傳揚我們的名,免得我們分散在全地上。」

11:5耶和華降臨,要看看世人所建造的城和塔。

11:6耶和華說:「看哪,他們成為一樣的人民,都是一樣的言語,如今既做起這事來,以後他們所要做的事就沒有不成就的了。

11:7我們下去,在那裏變亂他們的口音,使他們的言語彼此不通。」

11:8於是耶和華使他們從那裏分散在全地上;他們就停工,不造那城了。

11:9因為耶和華在那裏變亂天下人的言語,使眾人分散在全地上,所以那城名叫巴別。

使徒行傳這段經文所描述的狀況,象徵著巴別塔現象的逆轉。在巴別塔現象中,「他們的言語彼此不通」,意思是他們說了話,卻發現彼此聽不懂,他們就分散到東南西北各地方。聖靈降臨產生的現象剛好相反,人們從東南西北各地方而來聚集,今次卻是都一齊聽得懂門徒所說的話。

在巴別塔的世界,人們聚在一起,他們談論的是:「要建造一座城和一座塔,塔頂通天」,目的是「為要傳揚我們的名」,彰顯他們的成就和偉大,甚至能夠靠自己的能力上天下地。在巴別塔的世界,雖然仍然原始,但已經充分展示出人類對能力和成就的崇拜和追求。不過,如果當時真的建造了一通天的高塔,誰去建造呢?誰的名得到傳揚呢?詩人有云:「一將功成萬骨枯」,被徵召去服役的百姓,就算血灑沙石之間,也無人記念;古代偉大的建築所傳揚的,從來都是統治者的名字。巴別塔的世界所談論的,未必是人類整體的偉大和成就,可能只是某些人的偉大和成就,而他們的偉大和成就,很可能是透過其他人的犠牲而達到的。在聖靈降臨的時候,人們又聚在一起。那些那地,他們聚會在一起,你聽到他們談論甚麼嗎?他們所聽見的,再不是人類的偉大和成就,而是「都聽見他們用我們的鄉談,講說上帝的大作為。」(2:11)

在巴別塔的世界,所有人由說一種語言,變為不同人說不同語言,因此,由聽得懂變為互相聽不懂。如何能夠令人類再互相聽得懂呢?有些人認為,最簡單的做法,就是設立一種世界語言,全世界所有人都說同一種語言,大家就能夠聽得懂了。如果要取消一種語言,而要以另一種語言取代,這個過程很可能捲入能力和成就的角力。要取消誰的語言呢?是有能力者的語言,還是無能力者的語言呢?要選擇一種取代的語言,是選擇有經濟能力強的語言,還是沒有經濟能力的語言呢?這個讓人類再次能夠互相聽得懂的過程,其實可能只是走回巴別塔人類崇拜能力和成就的世界。

聖靈降臨的新世界,沒有取消人們不同的語言,但卻仍然可以產生聽得懂的現象。使徒行傳1章8節耶穌對門徒說:「聖靈降臨在你們身上,你們就必得著能力」,聖靈賜予使徒的能力,不是去取消東南西北各方人士的語言,逼使所有人說使徒所說的語言;反而是賜予使徒能力去說東南西北各方人士的語言。這是有能者去改變自己使溝通變成可能的新世界,不是有能者以自己的力量去改變其他人或者逼使其他人改變。

聖靈降臨的現象,啟發人們去思想,要互相聽得懂,不單單是要不要說同一種語言的問題,當中還涉及到底我們在崇拜甚麼這問題。有社會學的研究發現,有些非主流群體的人,縱使能說與主流群體相同的語言,但也不感到互相聽得懂。該社會學者表示:「我們對澳洲華人移民的第5代後裔的研究發現,他們說話雖然和當地人一樣,但仍然不被主流白人認同為澳洲人,主要原因與華人的膚色及種族(race)有關,種族成了同化的主要障礙。遠的不說,香港的第2代甚至第3代南亞移民後裔雖然在香港土生土長,有些人還講得一口流利廣東話,但種族仍然是其主要身分,成了主流華人對其判斷的首要依據,蓋過一切。」(陳國賁、莊迪文)這樣看來,人類社會要再次互相聽得懂,有些事情比統一語言更為重要。

曾幾何時,教會對於自己使用的語言也非常執著,無論在甚麼地方,對象是甚麼人,都必須使用拉丁語進行彌撒。當教會堅持自己的語言的時候,當世界推舉國力強大及經濟力量強大的國家的語言的時候,有些人卻向另一個方向努力。「一位美國的大學生金綸湯遜(Cameron Townsend),在1917年暑假前往瓜地馬拉推銷西班牙文聖經,賣聖經在當時是重要的短宣行動。一 天,他遇見一位加知告族(Cakchiquel)的印地安人問他:「如果你的上帝那麼偉大,祂為什麼不說我的語言?」這話讓金綸湯遜回家認真禱告,第二天金綸回到市集,找著那位加知告人,對他說:「我的上帝會說你的語言。」金綸決定將聖經翻譯成加知告語,他搬進加知告人的聚落中,和他們生活在一起,學習他們的語言,並且花了12年的時間,在1929年完成加知告語聖經翻譯的工作。接著,一位又一位的「金綸湯遜」,進入不同的語言群體中,學習他們的語言,尚沒有文字的,協助他們建立文字,讓他們擁有自己母語的聖經。

  1. 聖靈降臨宣告了一個平等的新世界

2:12眾人就都驚訝猜疑,彼此說:「這是甚麼意思呢?」

2:13還有人譏誚說:「他們無非是新酒灌滿了。」

2:14彼得和十一個使徒站起,高聲說:「猶太人和一切住在耶路撒冷的人哪,這件事你們當知道,也當側耳聽我的話。

2:15你們想這些人是醉了;其實不是醉了,因為時候剛到巳初。

2:16這正是先知約珥所說的:

2:17上帝說:在末後的日子,我要將我的靈澆灌凡有血氣的。你們的兒女要說預言;你們的少年人要見異象;老年人要做異夢。

2:18在那些日子,我要將我的靈澆灌我的僕人和使女,他們就要說預言。

2:19在天上,我要顯出奇事;在地下, 我要顯出神蹟;有血,有火,有煙霧。

2:20日頭要變為黑暗,月亮要變為血;這都在主大而明顯的日子未到以前。

2:21到那時候,凡求告主名的,就必得救。

聖靈降臨顯示說不同語言的人都聽得懂這新現象,是出乎人們的意料之外的,因此,「眾人就都驚訝猜疑,彼此說:「這是甚麼意思呢?」(2:12)故事並不停留於止,接著使徒的宣告指出,聖靈降臨帶來的新世界,還有另外一個層次,就是一個各種年齡的人、各種背景的人都受到重視,以及有機會去發展的新世界。

這是一個怎樣的世界呢?「上帝說:在末後的日子,我要將我的靈澆灌凡有血氣的。你們的兒女要說預言;你們的少年人要見異象;老年人要做異夢。」(2:17)在聖靈降臨的新世界裏,真正童叟無欺,沒有年齡歧視。然而,為甚麼這裏只提兒女、少年人、及老年人呢?為甚麼不提成年人呢?在大多數的社會中,成年人是相對較強的群體,也是社會的主體,擁有力量和分配資源的權力。兒女、少年人、老年人,是相對弱的群體,在倫理上,強者應該保護弱者,但在現實上卻未必如此。

1942 年12 月28 日,《大公報》發表長篇通訊〈河南災荒目睹記〉,為全國首篇就河南災情的詳細報道。文章記述,在初秋,賣兒女者尚多,那時一個少女或少婦還可以換百餘斤糧食,有論斤者,可賣至3元一斤,後來因買者絕少,已變為棄兒或送女。(蔡子強:《一九四二》—- 饑荒與民主和新聞自由)

有一套日本電影名為【楢山節考】,講述日本的棄老傳說。據說古時在某個地方,老人家即使身體還很硬朗,也必須要由子女背到深山裡面丟棄,任憑自生自滅。為甚麼要這樣做呢?故事中的主角阿玲婆婆打斷了自己的牙齒後,對媳婦所說的話透露了原因:「我老了牙齒不行了,要上山了。牙好胃口就好,身強體健,吃什麼都香,可是在這地方是罪惡的,沒用的老人了,不能浪費孫兒的糧食。」(劉姿玲:貧窮的悲哀)

「你們的兒女要說預言;你們的少年人要見異象;老年人要做異夢」、「僕人和使女,他們就要說預言」。兒女、僕人和使女都有發言的機會;少年人有遠象;老年人仍然有夢想,這是聖靈降臨啟發我們去想像的新世界。

在我們這個城市,大多數市民都不愁衣食,然而,我們的社會能夠讓少年人做夢嗎?能夠讓老年人追夢嗎?僕人和使女有說話的機會嗎?

我們有幼稚園、小學、中學、大學,有志讀書的,都有機會讀書。然而,如果有少年人的夢不是讀書升學,不是做金融才俊,他們仍可有夢嗎?

曾任青年事務委員會主席的蔡元雲醫生感慨地說:「我發現香港出現嚴重的結構問題,過於着重金融、地產、物流業和旅遊業。我從事青年工作那麼多年,發現很多青少年根本不適合從事這些行業」。因此,他要求說:「香港政府需要開發更多新產業,例如文化產業。我們的青少年極具創意,縱使他們未必在學術上有好成績,但他們很多都具有藝術天分、音樂才能,有些極具體育天分,其實體育也是一項事業。就以黃金寶為例,他中三便被學校放棄了,但他仍然可以成為香港之寶。 再拿外國作參考例子,你看看韓國,他們現在的創意產業多麼蓬勃?再看看新加坡,他們有很多研究、科技發展。但香港呢?香港還是十分落後!年輕人的路向亦過於狹窄,那你叫年輕人如何發展?如何拓展未來呢?故此,香港社會結構性出現問題,這是有待解決的。」

過去幾年,每年都有一些中大畢業生選擇讓他們尋夢的工作,例如有人去工會參與保障工人權益的工作,有人去參與保育工作,有人去基督教機構參與服務,他們知道自己所做何事,也願意接受比其他同學較低的收人。不過,當他們準備結婚時,就發現他們的收入不足以讓他們成定立室。主要困難不是食物,不是衣物,不是婚禮,而是居住成本。我們這個城市的居住成本之高,可能正限制著不少人去尋找夢想。如果居住不再是一個大問題,或者有不少人的工作選擇不再一樣。

  1. 總結

「你們的兒女要說預言;你們的少年人要見異象;老年人要做異夢……僕人和使女,他們就要說預言」。這個新世界並非自然降臨,使徒引述先知說:「日頭要變為黑暗,月亮要變為血」(2:20)我們仍然要對抗黑暗和扭曲,對抗巴別塔世界那種對能力和成就的崇拜,對以經濟能力去評價人的制度和主事人說不,他們公開指出某些群體沒有經濟貢獻,甚至認為應該限制低於某些收入的市民的政治權利。「聖靈降臨在你們身上,你們就必得著能力」(1:8),這是「講說上帝的大作為」(2:11)的能力,不是巴別塔式的「為要傳揚我們的名」(創11:4)的能力;這是強者保護弱者的能力,而不是強者取消弱者的能力。聖靈降臨啟發我們去想像和追求一個容納不同,卻能夠聽得懂的世界;一個讓任何人生階段和在任何處境的人都受到重視和擁有夢想的世界。願聖靈幫助我們,渴望這樣的世界,投入參與建造這樣的世界。

下載講章︰ 林豪恩傳道 - 聖靈降臨的新世界 (287 downlo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