伍渭文牧師 – 曠野、野獸、和天使

講題:曠野、野獸、和天使 The Wilderness, The Angel and The Beast

馬可福音1章12-13節

 

 

      Audio

       在中文大學校園為發展而砍樹,是非當敏感的。兩年多前,學生會和一些校友就發起護樹行動,很多老樹都繫上黃色絲帶。委實,保育和發展是有張力的,不容易取得平衡。雖然有人說:砍了一棵,種回四棵,樹不會少。但反對砍樹的校友,他們不是關心樹木的數目,乃景觀遭到破壞,而這些被砍去的老樹,是過去學生時代流金歲月的連繫,失了這些樹,就失去了一些美好的回憶。多植回一些或更多的樹木,雖然能綠化環境,擴大濃蔭,這是樹的功能。(functional) 新植的樹木,沒有和我們一起走過青葱歲月,沒有附加個人情感。(personal)但若我們發現被砍去的是原生植物,不是人手種植的,是在遠古的某一個時間,不知道甚麽的原因,種子被帶到這裡,埋在地下,漸漸長起來,成為原生植物,我們會特別愛惜,並悠然有一種神聖的感覺。如果在我們眼前的,不是一棵,乃一大遍極目無垠的蠻荒處女地,我們就會有一種旣陌生但又似曾相識的驚畏(awesome)感覺,我們彷彿觸摸到與遠古結連的臍帶,陌生的蠻荒處女地,喚醒了沉睡了的記憶,誘發我們內裡的童真,渴慕(yearning)與眾生的結連緊扣,有一種歸到家鄉(home coming)的奇異感覺。

1. 野獸—耶穌與野獸在一起  

    今天馬可福音經課,一章12,13節也出現一幅令驚畏(awesome)的圖晝—-耶穌在曠野與野獸在一起。這是陌生,又似曾相識的景像。是聖經最原始,也是聖經最終末的景像。這是墮落前的伊甸園,這是將要到來的新天新地。這是始,也是終。馬可福音一章和路加四章、馬太四章都提及耶穌在曠野接受魔鬼的試探,但祇有馬可提及耶穌和野獸在一起, 亦衹有馬可沒有記述耶穌被試探的內容,作者所強調是耶穌遇到甚麽試探,乃展示一幅圖晝—耶穌是第二個亞當。        在伊甸園,第一個亞當為動物起名,那時候人與野獸和平共處。墮落前,人以蔬菜果子糊囗(創1: 29),犯了罪後,才有動物被犧牲,取其皮革蔽體(創3: 21)。天使也在樂園,看守生命樹,猶太人傳统更說天使在樂園供應亞當、夏娃的需要。當然撒但亦在樂園活動,伺機試探亞當、夏娃。始祖失敗了。而第二個亞當—耶穌同樣和野獸、天使在一起,亦受撒但的試探,甚至在一個比樂園環境差得多的曠野裡接受試探,但他得勝了,帶領人重返樂園。

        路加和馬太說耶穌被聖靈引導到曠野,而馬可則說圣靈把耶穌催到曠野(cast out into the wilderness)。馬可提到聖靈随卽催促(新譯本),與始祖犯罪後被趕出樂園(cast out ofEden),在希臘文七十士譯本(Septuagint),是同一個字(創3:24)。耶穌與野獸在一起,正應驗先知以賽亞所預言,當彌賽亞來的時候:

“ 豺狼必與綿羊羔同居,豹子與山羊羔同臥;少壯獅子與牛犢肥畜同群;小孩子要牽引他們。7 牛必與熊同食;牛犢必與小熊同臥;獅子必吃草,與牛一樣。 8 吃奶的孩子必玩耍在虺蛇的洞口;斷奶的嬰兒必按手在毒蛇的穴上。 9 在我聖山 的遍處,這一切都不傷人,不害物;因為認識耶和華的知識要充滿遍地,好像水充滿洋海一般。”(賽11:6-9)”豺狼必與羊羔同食;獅子必吃草與牛一樣;塵土必作蛇的食物。在我聖山的遍處,這一切都不傷人,不害物。這是耶和華說。”(賽65: 25)

2. 曠野—心被催促,進入人心荒涼的曠野

          上週五崇基週會請來來自澳洲女士Helen Mottee,她作曲譜辭演唱,結合信仰,來宣傳推動關懷弱勢族群。她對我們分享一段難忘—事後想起來猶有餘悸的經驗。十多年前她在菲洲津巴布韋(Zimbabwe, 前北羅德西亞, 毗鄰南菲以北)作一年義工,有一天離開營地,深入森林,親眼看到河裡的鱷魚,成群水牛,遠處山頭結隊的大象,另一山頭幾隻獅子正向自己的方向行過來。她看得入神,接近渾然忘我時,同伴趕快拉着她的手逃命,跑回營中。那同伴的太太對自已的丈夫生氣非常,整天不理啋他,怪責他這麽危險愚蠢的事也做,若被野獸襲擊吃掉怎麽算?但對Hellen Mottee來說,處身成群野生動物間,有一種令她興奮、不能言喻的心靈悸動,菲洲的原野太美丽了。說到這裡,全場上千同學,被那些鱷魚、水牛、大象和獅子吸引得屏息靜氣。

    那天與野獸同在的經驗,幫助Helen Mottee踏上全時間義工之路,藉歌唱發出召喚,使人關心被遺忘不幸的人,我們聽聽這首歌They Told Me This Is Africa (他們告訴我這就是菲洲) limousines and beggars, cries of peace behind the pointed gun, African song flowed down in a river of hope and tears…(豪華轎車與乞丐交錯,在槍口背後聽到和平的呼求,盼望和眼淚随河流飄遠……)。美丽的菲洲,充斥着飢餓、疫症、戰火。原是菲洲糧倉的津巴布韋,經過綿年內戰、貪腐的统治,80%失業率,每月3,500人死於愛滋病、營養不良和貧窮。女性寿命從57 跌倒34歲,男性54到37歲。因為人的罪性,本是樂土的菲洲糧倉,變成荒涼的曠野。可怕的不是被那些鱷魚、水牛、大象和獅子,是貪婪腐敗的统治者。是人的罪,使樂土變成荒涼的曠野,正如一位美洲新大陸清教徒移民後代作家寫道:

“The founders of a new colony, whatever Utopia of human virtue and happiness they might originally project, have invariably recognized it among their earliest practical necessities to allot a portion of the virgin soil as a cemetery, and another portion as the site of a prison.”建立新殖民的尋夢者,縱使他們原本對人類的德行和快樂,有烏托邦的無限憧憬,但總認識到,面對初期眾多現實需要中,也得在其處女土地上,分出一幅作為墓地,另一幅作為監獄。[(美作家霍桑的緋紅字母 (Nathaniel Hawthorne , 1804-64, The Scarlet Letter))

     是人的罪,使樂土變成荒涼的曠野,但同時亦因為有人順服,學習耶穌順從聖靈的催促,進入荒涼的曠野,使曠野開出路道,沙漠開出江河,帶來救贖。Helen 在週會挑戰同學離開營地,come out of the camp(或說:cast out into the wilderness)關心世界,多作義工,使生命更豐盛。在她的網頁,她對貧窮有非當深刻具體,發人深省的描述。貧窮是甚麽?

–是行經幾哩路才找到水,而這些水我要再三考慮才讓我家中的動物喝。

–是患了嚴重的腹瀉,但家裡沒有錢買藥,把命保下來。

–是在你所愛的國家被迫離開家園,因要逃避叛軍或獨裁者的軍隊。

–是家中年輕的女兒要離鄉別井到遠方城市找份”好工作”養家,但一年後發現這工作讓她染上愛滋。

      今天是大齋期首主日,我們願否被上述這些貧窮、不公義的事催促我們?讓我們離開安舒的營地,走到有需要的鄰舍面前。大齋期有三種傳统的操練:禁食、祈禱和施捨。其實,禁食和施捨可以結合,直到受苦節這四十天期間,我們可否把生活水平降低一些,吃少一些,對健康又好,又能把錢省下來施予有需要的人?有一間教會在大齋期間就學要禁食和捐输。他們不是完全某一、兩不吃東面,有糖尿病的不吃東西血糖會驟降,仍降低生活水平—降低一點, step down,把省回的錢,多少也好,捐給宣教機構或有需要的人,人人都可以參與。願我們被聖靈催促,進入曠野荒涼之地,帶給人救贖的盼望。

3. 天使—及時的供應者

            當我們心被催促,為他人的需要,進入曠野荒涼之地時,我們並不孤單,因為天使守護我們,供應我們及時的需要。太4: 11”魔鬼離了耶穌,有天使前來伺候他。”天使也曾在曠野伺候先知以利亞。以利亞與雨神巴力450巴力先知在迦密山上爭戰,大敗他們,但經過此役,先知心力交瘁,因拜巴力的王后耶洗別追殺,竟然產生極度抑鬱,失去自信而求死,因極度疲倦睡着了。天使拍醒他:起來吃吧,他就把頭旁的一瓶水和炭火燒的餅喝下吃下,再睡着時天使又拍醒他:”起來吃吧!因為你當走的路尚遠。……他仗着這些飲食的力,走了四十疍夜,到了神的山,就是何烈山。”(王上19: 7, 8)

            以色列人也在曠野漂流四十年,也是我們人生的寫照,其實在聖經中,曠野預意世界,在其中我們也像以色列人—上主的選民,經歷諸般試探、跌倒,也經歷上主的保守、引導和及時的供應。當我們回首過去走過的日子,就在我們不知曉的時候,天使就在我們左右,保護我們,直到我們安抵天家。”起來吃吧!因為你當走的路尚遠。”

        結論:耶穌和野獸同一處,告訴我們,我們可以因着他重返樂園。始祖因犯罪如何被逐出(cast out),耶穌因救贖如何被逐出:他為我被逐出到曠野受魔鬼試探,但得勝了;他為我們被逐出城外,釘死在各各他山的十字架上;他被父神逐出,掩面不看:我的神,我的神,被甚麽離棄我!但第一個亞當被逐,是被動的,第二個亞當耶穌被逐,是甘心樂意的,是自己心有所催促。

但願我們看到外在世界的荒涼曠野—貧窮、戰爭、愛滋病擴散……而心有所催促;亦看到繁華背後人的孤單,人窮得衹剩下錢,沒有永生的盼望,看到人心內在世界的荒涼曠野,而心有所催促,離開營地,到他們那裡,為他們開出道路,引入活水江河。阿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