伍渭文牧師 – 登山、變像、命途

講題:登山、變像、命途 The Mountain, the Transfiguration and the Destiny

經文:馬太福音17章1-9節       

講員:伍渭文牧師

場合:香港中文大學崇基學院禮拜堂

日期:2011年3月6日

 

      Audio
 

 

假如今天的題目改成一個字:「登機、變像、命途」,你會想起甚麼呢?我們想起今年一月的易容偷渡駭人新聞:一內地青年戴矽膠頭套易容變像,扮成白人老翁,偷渡到加拿大。這人以真正的身份入境及出境本港,抵達機場禁區後,變像易容,使用他人的登機證及假護照登機。希望到了加拿大,改變自己的命途。

 

今天的題目是「登山、變像、命途」,這題目也使我聯想另一新聞。報載近年瘦身纖體熱潮席捲全港,不少女士不惜一擲數萬至十多萬元,以償苗條心願。有專責協助客戶重整債務的律師指出,近期有多名客戶因參與纖體療程,被纖體公司一次過過數而弄致「碌爆信用卡」,無力還款,陷入破產邊緣,該律師擔心若這股瘦身風氣持續,因瘦身而導致破產將成為新趨勢。

 

這則新聞指出不少人願意花錢纎體,弄至債台高築,像被一坐大山壓在自己身上。但為何要這樣犯險登上債山呢?我想這些人希望登債山以致能變像—使自己看來更美麗動人,改變命途;能夠找到如意郎君、如意妻子;從事演藝行業的,變像後接更多廣告,拍更多電影,開更多演唱會。

無論登機變像或登債山變像,他們就想改變自己的命途,而今天福音經課登山變像,剛剛相反,是耶穌顯明不會偏離自己的命途。

 

 

  1. 命途

耶穌變像,談論離世的事。太十六21記載耶穌在彼得公開認信他是彌賽亞後,立刻表明他要上耶路撒冷受死。彼得就拉著他:「主啊,萬不可如此!這事必不臨到你身上。」(太十六22)耶穌對彼得說:「撒但,退我後邊吧!你是絆我腳的,因你不體貼神的意思,祇體貼人的意思。」(太十六23)這段經文緊隨上一章耶穌對自己命途的宣告,是上帝藉耶穌變像,明確表示他真是彌賽亞,而彌賽亞的命途就是上十字架受死。太十七3:忽然有摩西、以利亞向他們顯現,同耶穌說話。說些甚麼呢?馬太沒有說明,但路加則說得很清楚是耶穌要上耶路撒冷受死的事。路九30「忽然有摩西、以利亞兩個人同耶穌說話:他們在榮光裡顯現,談論耶穌去世的事。」

 

各人命途不同,但終點相同。每人自有不同的人生路徑,但始終也要來到相同的終點。白先勇前一段時間在崇基周會演講,有同學問他的小說「台北人」的主題意涵。他回答:寫的是「美人遲暮,英雄垂老。」台北人寫的是大陸四九年隨國民政府播遷到台灣的上海人,書中「金大班最後的一夜」最能表達這意思。上海豪華百樂門的夜夜笙歌,已成絕響,明天就離開台北夜巴黎,從良嫁人的金大班,此刻已徐娘半老;鉛華盡洗,明燈轉暗,我們都被時間拋在後面,最後歸回塵土。登機易容變像,成功移民,在彼邦努力打拼,成為英雄;塑身變像,成為絕代美人,但最終也會英雄垂老,美人遲暮,歸回塵土。

 

聖灰日的揭示。今天是顯現期最後的主日,下星期開始就是預苦期;除卻歡樂主日,從星期三聖灰日開始計,直到受苦節一共四十天,預備自己,紀念基督的受難。教會在聖灰日的崇拜中有塗灰禮,主禮把去年棕枝主日(受苦節前一主日) —耶穌進耶路撒冷時—人們歡迎揮動的棕枝,燒成灰燼,以十架記號塗在領灰者的額上或掌心說:「父上帝,你用地上的塵土創造我們,求你施恩,使這些灰燼向我們揭示生命的有限,並提醒我們必須悔罪,因為只有仰賴你的恩典,我們才能領受在我們的救主耶穌基督裡頭的永生。」眾答:阿們。在塗灰時,主禮向領灰者說:「你要記住,你本是塵土,仍要歸於塵土。當遠離罪,效忠基督。

 

命途沒有路線,只有路標。耶穌變像時,摩西和以利亞的出現,談論他去世的事,有甚應意思呢?摩西和以利亞二人代表著律法和先知, 耶穌的死是聖經的預言和應驗。耶穌在以馬忤斯路上,「從摩西和眾先知起,凡經上所指萬自己的話都給他們講解明白了。」(路二十四27)因為耶穌的解釋,本來隱密難明的,終於真相大白,說明命途是有意義的,而這意義來自對聖經的認識和了解。「去世」原文為出埃及(exodus),耶穌受死是一件救贖事件,像昔日摩西帶領以色列人離開為奴之地,進入迦南應許之地。 

聯合國第二任秘書長韓馬紹Dag Hammarskjold說:我們不需要尋求死亡,死亡會找上門的,但我們要找到往死亡的路,使死亡顯得有意義 (Do not seek death. Death will find you. But seek the road which makes death a fulfillment) 。他又說:「命運本身不能逃避,也不需響往,它不是沒有原委的隱密,因為它說明這世界和人類歷史的軌跡,都有意義。」(Destiny is something not be to desired and not to be avoided, a mystery not contrary to reason, for it implies that the world, and the course of human history, have meaning. )

 

我們要找到往死亡的路,使死亡顯得有意義,而意義來自聖經的話語,聖經是我們人生的路徑的路標。登山和進入醫院的指引是不同的,醫院利用地上不同顏色的路線引領我們,但登山遠足只有路標。登山者不想踏著地面劃上的路線前行,他們認為透過觀察、推理,在路標指示之下,作出自己的抉擇才有樂趣,雖然有時會為著尋找正確方向而迷惘,作為天路客的基督徒有時也會為到前路感到焦慮。

 

2. 登山

登山臨絕頂,一覽群山小。太十七1:「過了六天,耶穌帶著彼得、雅各和雅各的弟兄約翰暗暗的上了高山。」「耶穌帶著彼得、約翰、雅各上山去禱告。正禱告的時候,他的面貌就改變了,衣服潔白放光。」(路九28, 29)

 

耶穌在那一個山變像呢?聖經沒有說明,只說是高山,還強調暗暗的帶同三位親密的門徒為著禱告而上高山。高山本身是有吸引力的。數星期前鄧瑞強博士講道時,當時的題目為「無法抗拒的呼喚」,提及海明威(Ernest Hemingway)有一篇短篇小說,叫《屈力馬扎羅山的雪》(The Snows of Kilimanjaro)。小說的開場白是這樣的:「屈力馬扎羅山是一座海拔19,710呎的雪山,據說是非洲最高的山。它的西峰,馬賽語(the Masai)稱之為『神的居所』(the House of God)。在接近西峰處,有一具枯乾而凍僵的豹子屍體。沒有人知道,這隻豹子在那高處究竟尋找什麼。

 

但高山也有它的試探,登山臨絕頂,一覽群山小,有大地就在我腳下,有君臨天下的感覺。耶穌受試探時,「魔鬼又帶他上了一座最高的山,將世上的萬國與萬國的榮華都指給他看,對他說:你若俯拜我,我就把這一切都賜給你。」(太四8)

 

耶穌登山為的是避靜,追求獨處,過濾思想,沉澱情緒,聆聽父神的聲音,使生命重新聚焦,調較人生方向。二十世紀中期,隱修士多瑪斯‧牟敦 (Thomas Merton) ,寫成的經典靈修自傳,已有二十多種譯文,就以山命名:《七重山》(The Seven Storey Mountain) 。書中的七重山是但丁神曲中淨界(purgatory) 七宗罪的種種試探。在人生步向死亡的路途,我們常常面對驕傲(pride)、嫉妒(envy)、暴怒(anger)、懶惰(sloth)、貪財(greed)、貪食(gluttony)、貪色(lust) 。勝過這些試探,就能登上七重山的頂峰樂園。其實,七宗罪是愛的扭曲和錯配,罪是沒有愛上帝,愛自己和其他多於上帝。前三宗愛自己多於愛上帝:驕傲(pride) 喜愛人不如己,嫉妒(envy)是不喜愛人好過自己,暴怒(anger) 對阻擋自己喜愛的人的激烈情緒反應。後三宗愛其他多於愛上帝:貪財(greed)、貪食(gluttony)、貪色(lust) 。而中間的懶惰(sloth) 是完成失去愛的動力,愛的相反不是恨,是冷漠,恨還有反應,所是但丁神曲的地獄不是火湖,是冰圈,對甚麼都沒有興趣,浪費生命。

 

在《七重山》將結束時,牟敦總結他登山目的,就是回到上帝那裡:「我希望獨處的唯一原因—忘掉一切被造之物,它們對我來說,已經死了,毫不認識,因為它們使我與你遠離」(That is the only reason why I desire solitude—to be lost to all created things, to die to them and to the knowledge of them, for they remind me of my distance from You) 。

基督在十字架的犧牲,叫我們明白甚麼是真正的愛,經歷真正的愛。

3. 變像

      耶穌和三個門徒登山變像,「臉面明亮如日頭,衣裳潔白如光」(太十七2),山頭頓成天上人間,難怪彼得想把時間停住。「主啊,我們在這裡真好!你若願意,我就在這裡搭三座棚:一座為你,一座為摩西,一座為以利亞。」(太十七4)但就在此刻;「忽然有一朵光明的雲彩遮蓋他們,且有聲音說:這是我的愛子,我所喜悅的,你們要聽他。」(太十七5)耶穌沒有叫彼得停留在山上的美好時光,連在山上發生甚麼也不要告訴人。

接著他們下山了,迎面來的是一位父親,他兒子被鬼所附,並害癲癇病。(14-18節)我們知道,癲癇病發作時,臉容極其扭曲難看,與山上變像耶穌的臉面成強烈的對比。耶穌斥責污鬼和醫好孩子,使他恢複原來的臉相。耶穌沒有解釋為何是這孩子被鬼所附,為何他有癲癇病,他只憐憫他,治好他。

在人生的命途中,我們也許像這個家庭,遇到飛來橫逆,造成變像,沒有原因,看來極其荒謬。馬尼拉人質被殺事件正進行死因聆訊,其中一位幸存者作証時一直帶上口罩。這位女士本來相貌娟好,但被子彈擊碎下顎,事發後三個月無法說話,至今不敢不戴口罩外出,怕被說是「醜八怪」。我們真你不明白為何發生馬尼拉人質被殺事件,這是一件看來荒謬的事情,一個人的迷失,層層的錯誤,弄至數個家庭破碎,最不可能發生的竟然發生了,我們說真是荒謬。

說到人生的荒謬,使我想起最近一套真人真事改編的電影《127小時》,內容提及喜愛登山探險男主角攀山途中意外墮入深坑,被石塊壓住右手127小時的求生經過。在這期間,主角對過去生命的作出深刻的回顧和反思,最後以中國製造的劣質童軍刀壯士斷臀。對於這塊壓住他的大石,他有一段藉得我們反思的說話:「這大石一生都在等著我,我一生也等著它……我的一生就向著它走,我的DNA帶我到這裡,從我一出生,每一口氣、每一個動作都領我至此,這地表的縫隙。」但在看似荒謬的痛苦經歷,卻把平時逗人發笑,對生命毫不在乎的主角,引發出生存意志,成為一個死過翻生的「英雄」。

但說到荒謬,甚麼比上帝因著愛讓他獨生愛子成為肉身,死在十字架上更為荒謬呢?十字架的道理,對自以為聰明的人是愚拙,但對相信的人,卻是上帝的大能。因著愛,上帝願意被看成荒謬,以至在我們可以在荒謬的事情中,看到上帝的愛。是的,上主的作為,確實隱密難明,但上主在基督裡的愛,卻是顯而易見。基督愛我們,沒有放棄他的命途,甘心上耶路撒冷受死。

意外可以改變我們的形像,疾病可以改變我們的形做,歲月也自然改變我們的形像。就在這時候,讓我們轉目凝視「臉面明亮如日頭,衣裳潔白如光」的基督,因為相信基督的人,也有一日,像他擁有榮耀的身體,榮耀的臉相。阿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