鄧瑞強博士 – 井旁的邂逅

講題:「井旁的邂逅」 The Well Side Encounter

經文:約翰福音4章3-26節

講員:鄧瑞強博士

場合:香港中文大學崇基學院禮拜堂

日期:2011年3月27日

 

      Audio

 

  各位弟兄姊妹,主內平安。

  今日講道的經文,是約翰福音第四章主耶穌和撒馬利亞婦人在雅各井旁相遇的故事。

  為了多一點了解撒馬利亞人,我好奇地在網上查看現代撒馬利亞人的生活。現代的撒馬利亞人人口很少,約有1000人。住在以色列的基利心山(Gerizim)、Holon及納布盧斯(Nablus)。而納布盧斯被視為巴勒斯坦的一個恐怖活動中心,經常被封鎖。撒馬利亞人認為自己是以色列十二支派裡的瑪拿西(Manasseh)、以法蓮(Ephraim)和利未支派(Levi)的後人。他們至今仍持守著由出埃及時代傳下來的古老信仰。

  他們的信仰是一種古老的希伯來信仰,有五條基本信念:

一,只有一神,就是亞伯拉罕、以撒、雅各的神;

二,摩西是最後一位先知;

三,唯有摩西寫的「五經」(penteteuch)是聖經;

四,「基利心山」是神聖的地方,是聖殿的所在;

五,在末日,彌賽亞會來,惡人遭報應,義人被賞賜。

  歷來,他們都與猶太人不和。

  按猶太人的講法,當以色列被亞述征服時,有些人留在以色列。這些人與外族通婚,失去了種族的純正性。後來,當以色列人被擄歸回時,他們在耶路撒冷重建聖殿,撒馬利亞人想加入,但被拒絕,以後,便形成兩民族的分裂。

  但撒馬利亞人自己的講法是:亞伯拉罕獻以撒的地方是基利心山,這才是建聖殿的所在。撒馬利亞人的祭司是亞倫的後人,擁有祭司的永遠職分。他們在基利心山上的獻祭,才是純正的信仰。但猶太人的祭司,卻選了耶路撒冷作為聖殿的所在,在撒馬利亞人眼中,這是不正統的。聖殿的選址,涉及信仰的純正性的問題。

  現代的撒馬利亞人,左右做人難。他們夾在以色列和巴勒斯坦之間。在他們心中,他們是偏向「以色列」的。但在以色列眼中,他們是屬於巴勒斯坦的。故此,他們住的社區,屬於被隔離和封鎖的社區。他們的行動不完全自由,因為有軍事哨站看守著。有時,以色列政府會截斷他們的水源,他們會有飲水的難題。飲水的難題困擾著約翰福音裡的撒馬利亞婦人,也同樣困擾著今日的撒馬利亞人。

  今日,若一個正統的猶太人越過種種關卡,去接觸一個撒馬利亞人,是令人側目的,引起困惑的,令人不安的。而這情況,今日如是,過去也如是。當主耶穌接觸一個撒馬利亞婦人時,同樣是令人側目的,引起困惑的,令人不安的。那女人會困惑,這個猶太人為何會和我說話。甚至耶穌的門徒也會困惑,老師為何會與這撒馬利亞婦人傾談。

  然而,當人與人之間有不當的界線時,當民族與民族有不當的隔膜時,主耶穌卻主動走過這界線,走過軍事的關卡,走過建造起來的圍牆,走過種種審判的眼睛,走過社會既定的法則,他走向另一個人,明白她生命的悲苦,明白她心底的渴望,明白她的懇求。如此,井旁的邂逅故事便開始了。

  我們看看約翰福音的記載:

約 4:3         他就離了猶太,又往加利利去。

約 4:4         必須經過撒馬利亞,

約 4:5         於是到了撒馬利亞的一座城,名叫加,靠近雅各給他兒子約瑟的那塊地。

約 4:6         在那裏有雅各井;耶穌因走路困乏,就坐在井旁。那時約有午正。

  主耶穌從猶太地北上加利利,其實是「不必須」經過撒馬利亞的。很多猶太人便不會經過撒馬利亞。這裡寫「必須經過撒馬利亞」,是神學的寫法,是神學的「必須」,表達主耶穌的生命,神學上必然地走過種種圍牆,去接觸社會邊緣上的生命。主耶穌對人的愛,使他作出這必然的行動。主耶穌的救贖使命,使他作出這必然的行動。他「必須經過撒馬利亞」。

約 4:7         有一個撒馬利亞的婦人來打水。耶穌對她說:「請你給我水喝。」

約 4:8         (那時門徒進城買食物去了。)

約 4:9    撒馬利亞的婦人對他說:「你既是猶太人,怎麼向我一個撒馬利亞婦人要水喝呢?」原來猶太人和撒馬利亞人沒有來往。

  有一個女人出來打水。一般而言,打水不應在「午正」時分,因為太熱;也不應一個人出來打水,因為這太危險。這個女人如此打水,顯示她有難言之隱。

  主耶穌主動問她要水喝。

  種族的隔膜、社會的隔膜、宗教的隔膜、社會的隔膜、男女的隔膜,一下子被打破了。這舉動引起這女人的反感。女人稱耶穌為「猶太人」,是有一種「貶義」的,就正如有人稱呼中國人為「chinaman」一樣。這女人說他們撒馬利亞人和猶太人是誓死不相往來的。

約 4:10 耶穌回答說:「你若知道神的恩賜,和對你說『給我水喝』的是誰,你必早求他,他也必早給了你活水。」

約 4:11 婦人說:「先生,沒有打水的器具,井又深,你從哪裏得活水呢?

約 4:12 我們的祖宗雅各將這井留給我們,他自己和兒子並牲畜也都喝這井裏的水,難道你比他還大嗎?」

  主耶穌用兩件事引起這女人的好奇。一,是「神的恩賜」,即「神給人的禮物」。二,是「耶穌的真正身分」。若她知道這兩件事,就會反求主耶穌給她活水。

  「活水」,在希伯來信仰裡,是一豐富的象徵。它象徵使人走正路的律法,象徵神話語的智慧,象徵甦醒人生命的聖靈,象徵生命的潔淨,象徵神醫治的大能,象徵救贖的終極福樂。

  主耶穌用信仰裡的終極福樂吸引著這女人的注意。

  這女人的反應,有點似一個香港人初聽福音時的反應。

  一個香港人可能說:「救恩是什麼來的?我不太需要你的福音了。我有我做人的方式。我有我的賺錢哲學。賺來的錢帶給我很大的快樂。我的生活很成功。我看不到你的福音如何能比我的生活哲學更好。」

  這女人的反應,與這反應相差不遠。

  這個女人如今稱呼主耶穌為「先生」,禮貎得多了。她說:「你沒有打水的器具,井又深,你從哪裏得活水呢?」這固然是當時實際的情況,主耶穌沒有器具,是打不到水的。但是,這回答也可以理解為「你那一套行不行」?

  撒馬利亞人以這個井自豪。他們認為這是先祖雅各留下的神聖信物。這個井,銘刻著先祖的偉大事蹟。時間消逝了,但這個井仍未乾涸。無數世代的人來了又去,這個井仍流著活水,滋潤著世人。這個井很「深」,這個井的故事很深,這個井承傳的信仰很深,這個井的神聖傳統很深。撒馬利亞人的生存,全賴這個井。這個深不可測的井如今仍滋潤著每一個撒馬利亞人,這位「先生」,你什麼也沒有,你看來與這傳統毫無關係,你能有益於我們嗎。女人問了一個很震撼的問題:「難道你比我們的祖宗雅各還大嗎?」

  我們的生活有很多神明,耶穌,你比這一切還大嗎?在投資的世界,我們有股神巴菲特(Warren Buffett),難道你比他還大嗎?在企業的運作裡,我們有台灣的「經營之神」王永慶,難道你比他還大嗎?「主耶穌,你比他們都大嗎?」這是很多人心底的問題。

約 4:13       耶穌回答說:「凡喝這水的還要再渴;

約 4:14       人若喝我所賜的水就永遠不渴。我所賜的水要在他裏頭成為泉源,直湧到永生。」

約 4:15       婦人說:「先生,請把這水賜給我,叫我不渴,也不用來這麼遠打水。」

  主耶穌進一步和這女人討論「如何才能不再乾渴」的問題。

  當這問題一提出,這女人即刻明白,她的生命的確是常常乾渴,常常要打水,常常要用種種方式去止住乾渴,但常常是只有辛勞卻沒有長遠成果。她渴望一些永恆的東西,她渴望生命不再乾渴,而是有活水從生命中湧出來。

約 4:16       耶穌說:「你去叫你丈夫也到這裏來。」

約 4:17       婦人說:「我沒有丈夫。」耶穌說:「你說沒有丈夫是不錯的。

約 4:18       你已經有五個丈夫,你現在有的並不是你的丈夫。你這話是真的。」

  要讓生命不再乾渴,便要正視生命,縱使這生命是殘缺的。

  主耶穌要這女人正視她的婚姻狀況,要這女人正視她生命的混亂和不忠,要這女人明白她生命的無所寄托。唯有這樣,這女人才能意識到新生命的可能。

  如今,若我們要得到神的禮物、神的救恩、神的活水,我們同樣要正視我們生命的混亂,正視我們生命的無依無靠。我們的乾渴在哪裡呢?

約 4:19 婦人說:「先生,我看出你是先知。

約 4:20 我們的祖宗在這山上禮拜,你們倒說,應當禮拜的地方是在耶路撒冷。」

約 4:21 耶穌說:「婦人,你當信我。時候將到,你們拜父,也不在這山上,也不在耶路撒冷。

約 4:22 你們所拜的,你們不知道;我們所拜的,我們知道,因為救恩是從猶太人出來的。

約 4:23 時候將到,如今就是了,那真正拜父的,要用心靈和誠實拜他,因為父要這樣的人拜他。」

約 4:24  神是個靈,所以拜他的必須用心靈和誠實拜他。

  若果撒馬利亞人的信仰傳統只承認摩西為先知,那麼,這女人稱耶穌為「先知」是一種突破。按她的信仰傳統,真正敬拜的地方是基利心山(Gerizim)。她本來以自己的信仰傳統自豪,但當生命的乾渴被揭露時,她明白她需要「活水」,而這「活水」是她的傳統無法給予的。她追問真正的敬拜應在何處的問題。她追問在哪裡可找到活水。

  主耶穌的答案是:「那真正拜父的,要用心靈和誠實拜他」,或者譯:「在心靈裡和在真理裡敬拜他」。在約翰福音裡,耶穌就是「真理」,故此,在真理裡敬拜,即在基督裡敬拜。如今,真正的敬拜,重點不在外在的地方,而在你的心靈是否在基督裡。一個人的生命是否連於基督,這才是敬拜的重點。

約 4:25       婦人說:「我知道彌賽亞(就是那稱為基督的)要來;他來了,必將一切的事都告訴我們。」

約 4:26       耶穌說:「這和你說話的就是他!」

  撒馬利亞人的信仰傳統,等待救主的來臨。當救主來時,人才能得到終極的救贖。主耶穌對她說:我就是你等待的救主。

  這是雅各井旁發生的故事。在創世記,雅各的愛情故事,正是發生在井旁。在井旁,他看見拉結(Rachel),並且一見鍾情。如今,在這個井旁,同樣發生了動人的愛情故事,是神和人的愛情故事,是耶穌接納罪人的愛的故事。這女人有無盡的渴望,她的感情生活混亂,她渴望愛,她渴望被接納。主耶穌也有渴望,他渴望讓這女人得到神的愛,他渴望這女人的渴望得到永恆的滿足,他渴望這女人的生命能活在甘霖裡。

  主耶穌這種愛的渴望是很大的,這渴望迫使他走上一條「必然的路」,必然的愛的路,必然的十架的路。在約翰福音裡,在十架上,耶穌說「我渴了」。驅使耶穌走上十架的,耶穌在十架上念念不忘的,就是這種渴望、愛的渴望。為了這渴望,縱使「撒馬利亞」是不潔的,他仍要走過去;縱使阻隔他與「撒馬利亞女人」接觸的圍牆是高大的,他仍要越過去;縱使兩者之間的宗教鴻溝是闊的,他仍要跨過去。

  因著主耶穌的渴望,因著主耶穌一句「請你給我水喝」,那女人被觸動了。一個久被違忘的渴望在她心裡重生了,她渴望「生命的活水」。她正視她的生命,她重新思考信仰,她在耶穌裡找到一種新的接近神的途徑。在耶穌身上,她體會愛,體會神的愛,體會到神在人間深深地愛她。在這份愛中,她找到活水,找到不再乾渴的秘密。

  今日,我們重溫這個井旁邂逅的故事。你會在這井旁,與耶穌相遇嗎?

  但願榮耀歸於聖父、聖子、聖靈。阿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