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豪恩先生 – 抺大拉的馬利亞也復活

講題:抺大拉的馬利亞也復活 Mary Magdalene Will Resurrect Too

經文:約翰福音20章11-18節

講員:林豪恩先生

場合:崇基禮拜堂主日崇拜

日期:2011年4月24日

 

      Audio
 

一.引言

福音書記載了復活的耶穌多次向門徒顯現的片段,描述得較詳細的分別有與多馬的相遇(約翰福音20:24-29),在以馬忤斯路上與兩位門徒的相遇(路加福音24:13-35),在提比哩亞海邊與彼得的相遇(約翰福音21:1-23)。耶穌向多馬顯現,讓他檢查釘十字架遺留的傷痕,以滿足他對證據的需要。耶穌向以馬忤斯路上的兩位門徒顯現,「從摩西和眾先知起,凡經上所指著自己的話都給他們講解明白」(路24:27),證明「基督這樣受害,又進入他的榮耀,豈不是應當的嗎?」耶穌在提比哩亞海邊向彼得顯現,呼喚彼得回來跟從他,委以牧養群羊的重任。今天的福音經課敘述復活的耶穌向抺大拉的馬利亞顯現,他們的相遇,與上述的幾個片段並不相同,不是提供證據,不是解釋事件,也不是委以重任。如果我們留心經文,就會發現耶穌與抺大拉的馬利亞的相遇是充滿情感的,可以說,他們在情感世界中相遇。

二.經文

20 : 11馬利亞卻站在墳墓外面哭。她哭的時候,低頭往墳墓裏看,

20 : 12看見兩個天使穿着白衣,在安放耶穌身體的地方坐着,一個在頭,一個在腳。

20 : 13天使對她說:「婦人,你為甚麼哭?」她對他們說:「因為有人把我主移走了,我不知道他們把他放在哪裏。」

20 : 14說了這些話,她轉過身來,看見耶穌站在那裏,卻不知道他是耶穌。

20 : 15耶穌問她:「婦人,你為甚麼哭?你找誰?」馬利亞以為他是看園子的,就對他說:「先生,若是你把他移了去,請告訴我,你把他放在哪裏,我去把他移回來。」

20 : 16耶穌對她說:「馬利亞。」馬利亞轉過身來,用希伯來話對他說:「拉波尼!」(「拉波尼」就是老師的意思。)

20 : 17耶穌對她說:「不要拉住我,因為我還沒有升上去見我的父。你到我弟兄那裏去告訴他們,我要升上去見我的父,也是你們的父,見我的神,也是你們的神。」

20 : 18抹大拉的馬利亞就向門徒報信:「我已經看見了主。」她又把主對她說的話告訴他們。

三.釋經與應用

20 : 11馬利亞卻站在墳墓外面哭。她哭的時候,低頭往墳墓裏看,

20 : 12看見兩個天使穿着白衣,在安放耶穌身體的地方坐着,一個在頭,一個在腳。

20 : 13天使對她說:「婦人,你為甚麼哭?」她對他們說:「因為有人把我主移走了,我不知道他們把他放在哪裏。」

20 : 14說了這些話,她轉過身來,看見耶穌站在那裏,卻不知道他是耶穌。

20 : 15耶穌問她:「婦人,你為甚麼哭?你找誰?」馬利亞以為他是看園子的,就對他說:「先生,若是你把他移了去,請告訴我,你把他放在哪裏,我去把他移回來。」

 

復活的耶穌與抺大拉的馬利亞相遇的故事,充滿著眼淚。經文說:「馬利亞站在墳墓外面哭」。一位女子孤伶伶地站在墳墓外面哭,此情此景,不用多問,都想像到是生離死別場面了。

馬利亞的眼淚,可能已經流了好幾天。兩天前,馬利亞看著耶穌被釘在十字架上的時候,她已經流下了心痛的眼淚;聽到耶穌在十字架上掙扎呼吸的痛苦呻吟,也流下了不忍的眼淚;耶穌在十字架上斷氣的時候,馬利亞哀慟地痛哭。這一切痛苦而且荒謬的事情發生在耶穌身上,馬利亞眼白白地看著,但毫無能力阻止,她的無助及傷痛非言語能夠形容。

安息日近了,大家趕忙把耶穌的屍體埋葬,馬利亞只能夠待安息日過去才再拿香膏去膏抺耶穌的身體。那一天的安息日特別漫長,每一分每一秒都是煎熬。馬利亞好不容易才等到安息日過去。天還未亮,馬利亞已經急不及待,帶著那哭得浮腫的雙眼,摸黑走向耶穌的墳墓,找機會好好地哀悼耶穌,讓自己為耶穌的遺體做點最後的事情。就在這個時候,本來已經傷心欲絕的馬利亞碰著最匪夷所思的事情,耶穌的身體竟然不見了。馬利亞飛奔回去把這消息告訴門徒,那兩位男性門徒竟然看過空墳墓就回去,剩下馬利亞一個人孤伶伶地對著空墳墓,既傷痛,又無助,除了流淚,有甚麼話可說呢?除了哭泣,還有甚麼事可做呢?

有聲音問馬利亞:「婦人,你為甚麼哭?」「因為有人把我主移走了,我不知道他們把他放在哪裏。」馬利亞哭訴說。又再有聲音問馬利亞:「婦人,你為甚麼哭?你找誰?」馬利亞哀求說:「先生,若是你把他移了去,請告訴我,你把他放在哪裏,我去把他移回來。」

出於善意的人可能會如勸導馬利亞:「人都已經死了,何必為一具遺體而糾纏呢?而且這是一具囚犯的遺體,難道你不怕被牽連嗎?其他門徒都躲藏起來了,你快回去吧!」

如此勸導馬利亞的人,可能不明白馬利亞與耶穌的關係,也體會不到耶穌對馬利亞的重要。馬利亞可能回答說:「耶穌不是壞人,他是我的恩人。我曾經被七隻惡鬼附身,它們控制著我,令我失去尊嚴和自主;它們把我和人群分隔,令我無人為伍,孤立無援。自從耶穌把我身上的惡鬼趕走後,我重獲自由和尊嚴,恢復感情和關係;自從我跟隨耶穌之後,她找到了同伴,找到了接受愛和付出愛的對象;自從我照顧耶穌及門徒後,找到了生存的意義。」對於馬利亞來說,耶穌不單單是上帝的兒子,也不單單是是她的老師,更重要的,耶穌是她的恩人,甚至是比家人更親密的親人。看著自己的恩人受委屈被嘲弄,看著自己的親人受苦受害,自己無能為力;現在,連遺體也失蹤,對馬利亞來說這是非常巨大的打擊。這樣的打擊足以摧毀馬利亞整個人。

第一,她跑去墳墓,是要哀悼耶穌,以香膏膏抺耶穌的遺體。現在,連為耶穌的遺體做一點事情的機會也沒有,連哀悼的機會也沒有,這是極大的哀傷和無助;第二,耶穌被殺,馬利亞失去了情感相依的對象,也失去了群體;第三,這同時意味著她的信仰被挑戰,她所跟隨的,那位一直教導愛與寬恕,曾經展現非凡能力的神子,竟然被判刑處死;第四,也意味著她人生方向的消失,她所跟隨及照顧的恩人已經不再存在。

耶穌的死,耶穌遺體的失去,對馬利亞的打擊,誰能明白呢?誰能體會呢?或者,天安門母親會明白多一些馬利亞的悲傷,他們的兒女死於非命的時候,他們也是連為遺體做一點事情的機會也沒有,連正式地哀悼自己兒女的機會也沒有。直至現在,他們的兒女仍背負著反革命暴亂的污名。有一位音樂人創作了一首歌表達她們的心聲,名為「無處告別」:

已經多少個清明

他們不讓我哭泣

不讓我去你墳前

那怕燒一柱香

還要多少個清明

我才能够去看你

在你墳前的青草地

開始埋鍋造飯

我真想掘開這墓穴

看看那真實的眉睫

你永遠不要瞑上眼

除非已剜掉那膿血

我無處告別

六月飛雪漫天

我無處告別

大地靜默無言

我無處告別

呼天不應,叫地不聞。馬利亞只是一位弱小女子,何來有辦法改變猶太議會對耶穌的判決呢?何來有能力阻止羅馬政權處死耶穌呢?現在,連哀悼的機會也沒有,馬利亞還能夠做甚麼呢?對馬利亞來說,天地從沒有如此昏暗,一切都彷彿完結了。在傷痛絕望之中,馬利亞憑著自己的眼睛,沒法看見那兩個坐在耶穌墳墓裏的白衣天使;憑著自己的耳朵,也沒法分辨得出耶穌的聲音。此刻,孤立無援的馬利亞,完全感覺不到自己有任何面對當下處境的能力。

除了馬利亞和天安門母親,還有多少人處身於無助和絕望之中呢?還有多少人在死蔭幽谷之中期望復活呢?

最近,在小女幼稚園派發的一本刊物上讀到這樣一個故事:「某晚,丈夫徹夜未歸,我苦等了整夜。隔天早上他一進門,劈頭第一句話竟說:「我要離婚。」我如晴天霹靂,完全摸不著頭緒,只能不斷問:「為甚麼?發生甚麼事?」丈夫甚麼也不說,態度卻很堅決,並且收拾行李準備離去。不知所措的我,像瘋了般跑到窗旁,打開窗子說:「你要離婚,我就從六樓跳下去!」丈夫竟冷冷的回答:「請便!」...我的生活陷入狂亂絕望,每天幾乎只能躺在床上流淚,沒辦法爬起來做任何事情...只有在孩子大哭時,才勉強擠出一絲力氣起來看看她。」(「幽谷之光」《蒲公英》145期)

上月,在某個電台節目聽到一個感人的訪問,受訪者名叫鄧英蘭。她本來是一位活躍好動的幼稚園老師,一九八八年發生了嚴重車禍。鄧英蘭清醒後,發現自己失去了左手和左腳,陷入極度絕望之中。躺在病床上,鄧英蘭用她剩下的一隻手,不止一次把插在身體上維持生命的喉管拔走。護士來勸她:「你不要再拔走喉管了。你再拔喉,我們就連你剩下的一隻手也捆綁起來。」生命是維持了下來,不過,失去了的一隻手和一隻腳,如何活下去呢?鄧英蘭心裏充滿悲慘、徬徨和絕望。出院回家後,她把自己鎖在房間,過着以淚洗臉的生活。

甚麼能夠為悲傷的人帶來安慰呢?甚麼能夠為無助的人帶來力量呢?甚麼能夠為絕望的人帶來希望呢?甚麼能夠為死蔭幽谷的人帶來曙光呢?

20 : 16耶穌對她說:「馬利亞。」馬利亞轉過身來,用希伯來話對他說:「拉波尼!」(「拉波尼」就是老師的意思。)

當馬利亞失去了看見天使的洞察力,也失去了認出耶穌的觸覺的時候,耶穌用她熟識的聲音呼喚她:「馬利亞。」這親切的呼喚超越了馬利亞的眼睛,越過了馬利亞的耳朵,直接進入馬利亞的心窩,馬利亞從心坎裏回應:「拉波尼!」以深情對待耶穌的馬利亞,耶穌同樣以深情回應。耶穌不再追問再馬利亞在哭甚麼,而是親切地呼喚她的名字。這親切的呼喚,安定了馬利亞驚惶失措的心,安慰了馬利亞哀痛絕望的靈,為馬利亞昏暗的天空劃出一道光線。

復活的耶穌為馬利亞昏暗的天空所劃出的那道光線,出現在「幽谷之光」故事的主角的身上:「某晚,我走進常去的食店,老闆娘突然端了盤小菜到我面前,我搖頭表示送錯了,老闆娘卻說:「你太瘦了,要多吃點;今天老闆娘請客,儘管吃!」她接著逗弄我懷裏的孩子說:「真可愛,多大啦?」孩子被逗得露出了笑臉,就這樣,我和老闆娘聊了起來...並不習慣和陌生人交談的我,不知為何,卻被她的親切和溫柔所吸引,和她談起話來也沒有壓力。談話間,我提及前夫的種種行徑,忍不住泛出淚水...她繼續默默地聽我說,直到最後,我以為她會像大部份人一樣只勸我想開一點,沒想到她卻說:「抱歉,我實在不知道該說話來安慰你,但我可以為你禱告嗎?」我一時不知該怎麼反應,便點了點頭,她牽著我的手,溫柔低語著。我其實不太了解她說了甚麼,只覺得一股暖流流過心中,眼淚就這樣止不住的落下...即使現在我仍像在黑暗幽谷,不知多久才能走出來,但我深知,在黑暗中有一束亮光引領我前進,終有走出幽谷的一天。」(「幽谷之光」《蒲公英》145期)

復活的耶穌呼喚馬利亞的親切聲音,也臨到鄧英蘭的心中,為她的生存燃起了希望。

在最無助、最絕望的時候,鄧英蘭的妹妹每天對她說:「媽媽著緊你,爸爸著緊你,家裏每一個人都著緊你。」她的男朋友每天來對她說:「上帝愛我,我會用上帝的愛來繼續愛你。」

20 : 17耶穌對她說:「不要拉住我,因為我還沒有升上去見我的父。你到我弟兄那裏去告訴他們,我要升上去見我的父,也是你們的父,見我的神,也是你們的神。」

20 : 18抹大拉的馬利亞就向門徒報信:「我已經看見了主。」她又把主對她說的話告訴他們。

 

按著這個段落的描述,我們可以想像兩個截然不同的景象:第一個景象是馬利亞一個人孤伶伶地在耶穌的墳墓外哭泣,第二個景象是馬利亞驚喜萬分地飛跑回去把喜訊告訴門徒。是甚麼令馬利亞產生如此強烈的改變呢?可能有人認為,因為耶穌復活,馬利亞失而復得,這安慰了她的哀傷。不過,這又未必是真相的全部。馬利亞的確想耶穌回來,因此她伸手要拉住耶穌,期望回復以往的一切:跟隨耶穌走遍大城小鄉,照顧耶穌和門徒的起居飲食。不過,復活的耶穌卻不讓馬利亞拉住,而且告訴她,自己復活不是要回到馬利亞身邊,而是要離開她,回到父神那裏。耶穌復活,對馬利亞來說,是耶穌回來了,但同時也是耶穌要離開了。那麼,耶穌復活,對馬利亞有甚麼意義呢?

馬利亞拿清晨著香膏跑去耶穌的墳墓,顯示出她只是去哀悼耶穌,完全沒有估計耶穌會復活。事實上,沒有人期待耶穌復活,把耶穌釘十字架的人沒有這樣的期待,就是跟隨耶穌出入多年的門徒也沒有這樣的期待。就算馬利亞找到耶穌的遺體,膏抺了耶穌的遺體,完成了她的哀悼,她很可能仍然擺脫不了耶穌的死帶來的沉痛打擊,很可能在失落及幻滅中渡過餘生。如果說耶穌的復活使馬利亞也復活,這很可能是因為耶穌的復活還了馬利亞一個公道,肯定了馬利亞的信仰,確認了馬利亞的人生方向。耶穌雖然被猶太議會判罪,被羅馬政權處死,但馬利亞從自己與耶穌的相遇及生活經驗中,無法否認的事實是,耶穌是趕走她身上七隻惡鬼的恩人,耶穌是愛與真理的老師,耶穌是道成肉身上帝的兒子。否定這些事實,即是否定她的親身經歷,即是宣佈強權戰勝了真理,即是宣佈世上沒有公道可言。耶穌復活,對馬利亞的意義,不在於耶穌回到她的身邊,而在於肯定還耶穌一個公道,還馬利亞一個公道,讓她肯定自己對耶穌的經驗及認識,對耶穌所啟示的真理的執著與堅持是正確的。這樣的肯定,足以讓馬利亞從哀傷和絕望中復活,確認自己過去以及餘下的日子為耶穌而生存是值得的。

四.總結

耶穌復活,馬利亞也復活,我們可以從馬利亞對耶穌復活的經歷中,得到甚麼啟發幫助處身於死蔭幽谷的人呢?有些人需要有人來到他們那裏,安慰他們,支持他們,好像耶穌親切地呼喚馬利亞的名字,又好像那位食店老闆娘向那位一個人帶著嬰兒的母親送上的關懷和代禱,又好像鄧英蘭的家人和男朋友以上帝的愛不離不棄的同行,使這些人能夠走出死蔭幽谷。另外一些人則需要還給他們公道,好像耶穌復活還給耶穌的公道,還給馬利亞的公道,還給真理和愛的公道,使他們在真理和愛中帶著盼望繼續生存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