鄧瑞強博士 – 棕樹枝革命

講題:「棕樹枝革命」 Palm Revolution

經文:馬太福音22章1-11節

講員:鄧瑞強博士

場合:香港中文大學崇基學院禮拜堂

日期:2011年4月17日

      Audio

  各位弟兄姊妹,主內平安。

  按照基督教的聖曆,今日是「棕枝主日」(Palm Sunday),是記念人群拿著棕樹枝迎接主耶穌進入耶路撒冷的日子。在某些教會,參與今日崇拜的人,會拿著棕樹枝進入教堂。表面看來,這是一個令人高興的日子。但在高興的背後,隱伏著艱難和苦難,因為今日同時是主耶穌的受難週的開始。進入耶路撒冷後,主耶穌和當時的各種勢力正面交鋒,神的世界和塵俗的世界激烈交盪,上帝的心意和世人的心意彼此角力,而最終,將主耶穌釘在十字架上。

  我們看一看這段經文:馬太福音21: 1-11

21:1 耶穌和門徒將近耶路撒冷,到了伯法其,在橄欖山那裏。

21:2 耶穌就打發兩個門徒,對他們說:「你們往對面村子裏去,必看見一匹驢拴在那裏,還有驢駒同在一處;你們解開,牽到我這裏來。

21:3 若有人對你們說甚麼,你們就說:『主要用牠。』那人必立時讓你們牽來。

21:4 這事成就是要應驗先知的話,說:

21:5 要對錫安的居民說:看哪,你的王來到你這裏,是溫柔的,又騎著驢,就是騎著驢駒子。」

21:6 門徒就照耶穌所吩咐的去行,

21:7 牽了驢和驢駒來,把自己的衣服搭在上面,耶穌就騎上。

21:8 眾人多半把衣服鋪在路上;還有人砍下樹枝來鋪在路上。

21:9 前行後隨的眾人喊著說:和散那歸於大衛的子孫!奉主名來的是應當稱頌的!高高在上和散那!」

21:10 耶穌既進了耶路撒冷,合城都驚動了,說:「這是誰?」

21:11 眾人說:「這是加利利拿撒勒的先知耶穌。」

  這段記述散發著節日的氣氛,卻隱不住那種神和人相遇時會有的張力。包圍著這個節日一樣的情節的,是文字沒有表述出來的種種緊張。

  主耶穌進入耶路撒冷的日子,按聖經記載,是逾越節的前夕。逾越節是猶太人最重要的日子,最重要的宗教節日。逾越節記念的,是整個民族被神救贖的大事。這件救贖大事,不是一件心靈事件,不是一個人坐在深山裡的覺悟,而是一個民族在受苦、在哀求,而神聽到他們的哀求,解救他們的大事。昔日,這個民族在埃及受苦,他們受政治的奴役,受苦工的奴役,他們的哀求,代表著千千萬萬在極權下受苦者的哀求,代表著千千萬萬在工作中受苦的人的哀求。神聽到他們的哀求,神解救他們。這個救贖的日子,是一個宗教節日,也是民族解放的解放日。慶祝這個宗教節日,同時也紀念著民族的解放,或者可以說,紀念著人性的解放,紀念著人性尊嚴的重獲,紀念著能再次體會生命的意義和福樂。

  就在這多種意義的逾越節裡,這意味著解放的節日裡,主耶穌進入耶路撒冷。

  這個日子,總是敏感的,總是充滿張力的,總是叫權力中心的人緊張的。

  當時的宗教領袖和當時的政治領袖,在這緊張的日子,總是千方百計地維持和諧的局面的。當時的宗教領袖,和政治力量聯手,希望一切和諧,他們繼續做他們的宗教生意,繼續享受既得利益。可以想像,當主耶穌進入耶路撒冷後,便進入聖殿,搗亂他們的生意,他們是多麼忿怒。當時的政治領袖,是極權的彼拉多,他以絕對優勢的羅馬軍事力量,粗暴鎮壓一切可能的反對勢力。可以想像,在這個容易出亂子的逾越節前夕,耶路撒冷是佈滿重兵的。宗教的力量在監視著一切,彼拉多的線眼亦注視著一切。

  主耶穌要進入耶路撒冷朝聖了。

  主耶穌在橄欖山上一條小村莊裡。沿著山路,慢慢下山,山腳就是客西馬尼園了。在這裡過了汲淪谷(Kidron Valley),就是耶路撒冷了。

  主耶穌離開耶路撒冷只有約2至3公里路程。按朝聖者的慣常做法,應走路入耶路撒冷。按主耶穌慣常的做法,也是走路。按這裡的距離,平常人也是走路。本來,若主耶穌走路入耶路撒冷,則只會湮沒在朝聖人群中,平靜地進去,平靜地出來。但是,主耶穌今次卻故意選擇坐驢入耶路撒冷。如此,一件平常事就變得不平常了。

  舊約的先知撒迦利亞曾經講過:「錫安的民哪,應當大大喜樂;耶路撒冷的民哪,應當歡呼。看哪,你的王來到你這裏!他是公義的,並且施行拯救,謙謙和和地騎著驢,就是騎著驢的駒子。」(亞 9:9)

  先知的信息,留在人民的記憶裡。當人民看見有人騎著一隻小驢進入耶路撒冷時,他們的記憶就會被喚起,他們的希望就會被喚起,他們的力量就會被喚起。

  主耶穌刻意喚起他們的記憶、他們的希望、他們的力量。

  人是容易失憶的。當世界不斷叫我們快點賺夠錢買一個住宅單位時,我們忘記了,除此以外,我們還可以追求什麼。

  人是容易失去希望的。當生活的壓力日復一日地、重重地壓在我們身上時,我們不再希望生命有別的可能。

  人是容易失去力量的。當我們想不到有別的可能,當我們認為眼前的一切已是生命的全部時,我們便失去改變的力量。

  主耶穌放棄步行,刻意將先知講的,變成實在的圖畫,去喚起人民的記憶、希望、力量。

  除了先知撒迦利亞在預言中談過驢,先知以賽亞也曾在預言中談過驢。

  先知以賽亞說:「天哪,要聽!地啊,側耳而聽!因為耶和華說:我養育兒女,將他們養大,他們竟悖逆我。牛認識主人,驢認識主人的槽,以色列卻不認識;我的民卻不留意。」(賽1:2-3)

  這是人最大的悲哀。連牲畜也能認識主人,但人卻不認識生命的真正主人。我們的罪,是因我們忘了天地的主。社會的不義,是因人忘了上帝要求的正義。世界的不安,是因世人忘了神的誡命。

  主耶穌要用那隻驢時,派他的門徒說:「主要用牠」。聽起來,主耶穌才是這隻驢的「主人」。這隻驢認識牠的真正主人,但世人呢?他們認識主嗎?

  主耶穌騎著驢,進入耶路撒冷。

  他要提示世人,先知撒迦利亞講的預言,應驗了。神來到人間,進行救贖的日子到了。同時,他要提示世人,先知以賽亞的警告,又再發出了。一隻驢也能認識牠的主人,但我們認識神嗎?

  主耶穌的舉動是引起注意的。可以想像,有人向大祭司匯報,主耶穌的舉動。可以想像,彼拉多派出更多的軍隊,以防萬一。群眾的熱情,是可以想像的。

  這是逾越節,是最大的宗教節日,民眾的情緒是高漲的。他們見到周圍的軍隊,也見到騎著驢的主耶穌。見到軍隊,他們意識到他們活在鎮壓之下。見到主耶穌,他們記起先知的預言,他們燃起希望,他們渴望被解放。他們懷著高漲的情緒,迎接主耶穌進入耶路撒冷。

  聖經說:

21:8 眾人多半把衣服鋪在路上;還有人砍下樹枝來鋪在路上。

21:9 前行後隨的眾人喊著說:和散那歸於大衛的子孫!奉主名來的是應當稱頌的!高高在上和散那!

  「和散那」這個字,按字面解,即「請你救助我們」。

  這個字現在變成一個讚美的字眼。民眾認為,這就是解放我們的救主。

  但是,主耶穌就是他們心目中的那種救主嗎?

  在當時的群眾心中,他們渴求的,是一個戰爭的彌賽亞。要解放,就是打一場解放戰爭。

  他們以為,主耶穌就是這場戰爭的領袖。

  軍事的壓迫力量越大,他們這種渴求則越熱切。

  他們大聲歡呼,「和散那歸於大衛的子孫!奉主名來的是應當稱頌的!高高在上和散那!」

  在羅馬兵的耳中,這些歡呼聲可能意味著挑釁。在群眾的心中,這些歡呼聲可能同樣意味著挑釁。暴力對抗,一觸即發。

  在歡呼聲中,主耶穌騎著驢。

  他聽到群眾的歡呼,他也抗拒群眾的歡呼。

  多少人,在這些群眾的歡呼聲中失去了理性、也失去了靈性。

  一個人獨自不會做的事,在群眾的歡呼聲中便可能會做出來。一個學生不會打另一個學生,但若有一群同學在旁吶喊:「打他,打他」,則這個學生很可能打出他的一拳。一個人可能不會覺得「造反有理」,但當群眾吶喊「造反有理」時,則「造反」便變得「有理」了。

  這群眾向主耶穌歡呼,但是,也是群眾的力量,呼喊著釘耶穌在十架上。

  主耶穌在想,如何才能叫這班熱情的人,不以暴力,而以和平之力,去對抗羅馬的壓迫。

  對抗強權,不是以暴力,而是以信仰,那種相信上主會主持正義的信仰,那種相信真理來自上主而不是來自強權的信仰,那種相信正直的犧牲會結出仁愛的果子的信仰。

  縱使身邊的羅馬軍隊可能騎在戰馬上,主耶穌依然騎在驢子上。

  這是一大對比,也是一種對抗。

  想像一個畫面,背景是當日波斯尼亞和塞爾維亞軍隊在薩拉熱窩的激戰,前景是住在薩拉熱窩的一個波斯尼亞女子和一個塞爾維亞男子的擁抱。這是一大對比,也是一種對抗。

  這種對抗,是一種非軍事的對抗,一種精神意義的對抗,一種強弱懸殊的對抗。當然,所謂強弱懸殊,是指騎驢的是強者,騎馬的是弱者。可以想像,緬甸的昂山素姬站在荷槍實彈的軍隊前,強弱立見。強者是昂山素姬,她一無所懼。弱者是軍隊,他們之所以荷槍實彈,正因為他們恐懼。

  群眾揚起棕樹枝,他們渴望發起棕樹枝革命。主耶穌卻騎著驢,他想著驢的革命。主耶穌明白他進入耶路撒冷的目的。他要對抗假宗教對人的壓迫,他要對抗不正義的制度對人的壓迫,但他不是用暴力的方式,而是藉著向人展示真愛的方式。這種方式不會一下子改變世界,卻讓所有人看到可以改變世界的力量何在。

  近日,有一則小新聞,一個70多歲的老人家,自力更新,在街頭賣「雞蛋仔」,卻屢被檢控,甚至無錢即時繳交罰款。我想,沒有人想犯法的。香港的舖租這麼貴,這樣的一個弱勢的人的弱勢經營,怎能捱得下去?在這高壓社會,要自力更生,這個老人家可以怎樣做?聽說,有一間酒樓的負責人,願意在酒樓的範圍內,劃出位置,免費讓這位老人家繼續經營下去。這位酒樓的負責人,就像騎著驢子,在充滿軍隊的耶路撒冷街頭走過一樣。

  或者,有一日,地產商會留下地皮的一角,讓窮人在那裡謀生。或者,有一日,政府的城巿規劃能留下空間,讓窮人可以呼吸多一點空氣。這有可能嗎?至少,我們見到,有人騎著驢子經過。

  不要少看騎驢子的人。聖經說:

21:10 耶穌既進了耶路撒冷,合城都驚動了,說:「這是誰?」

  這裡的「驚動」,是一強烈用字,是用來表達地震的。

  一個和平的舉動,竟引發全城的震動。

  這到底是誰?

21:11 眾人說:「這是加利利拿撒勒的先知耶穌。」

  啊,又是拿撒勒,這是窮鄉僻壤,沒有出過什麼好東西。

  但是,就是這樣的一個出身低微的人,他要讓人明白什麼是偉大。

  但願榮耀歸於聖父、聖子、聖靈。阿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