賀志勇博士 – 生命的馬拉松

講題:生命的馬拉松 The Marathon of Life

經文:希伯來書12章1-2節

講員:賀志勇博士

場合:香港中文大學崇基學院禮拜堂

日期:2011年4月10日

      Audio
 

1     我們既有這許多的見證人,如同雲彩圍著我們,就當放下各樣的重擔,脫去容易纏累我們的罪,存心忍耐,奔那擺在我們前頭的路程,

2     仰望為我們信心創始成終的耶穌(註:或作“仰望那將真道創始成終的耶穌”)。他因那擺在前面的喜樂,就輕看羞辱,忍受了十字架的苦難,便坐在神寶座的右邊。

一,引言 : 訓練有素

這次日本大地震讓全世界都震驚。非常有秩序!地震來了,沒有騷亂﹑沒有人聲鼎沸﹑沒有人奪路而逃。地震過了,地鐵停下來時,大家都整齊上車,沒有人鼓噪,沒有人亂擠。雖然路上塞車許多個鐘,有的司機甚至累得睡在駕駛座位上,卻沒有人按一下喇叭來催促。看到這些報導,我非常非常感動。再回頭看看我們自己,搶購日本明治奶粉;搶購碘鹽。我聽說武漢有個人搶購了6點5噸鹽,可以夠他們一家從唐朝開始吃,吃到現在,還吃不完。

面對災難,日本人為什麼如此鎮定?答案很簡單,平時訓練有素。日本經常發生地震,所以日本國民平時就已經訓練有素,鎮定,守秩序,平靜地面對危險。訓練有素,就是一種素質。

日本人面對災難訓練有素,那我們呢? 我們面對生活是不是訓練有素呢?對於生活,我們是不是總是做一個業餘演員呢?每天上班下班,每天上學放學,每天餵奶洗尿片,你會不會覺得心累,你還有心思去訓練嗎?香港人把這種狀態叫做’“心疲”,就是心裏面累了。有的人踏入中年了,就有了中年危機。不像年輕時有那種傻勁,去闖去拼;總覺得生活失去了新鮮感,開始有點苦悶了,開始有婚外情,有七年之癢了。有的人做論文做到一半,越寫論文就越覺得煩,有論文危機了。找工作如是,做人如是,做基督徒也如是。我們基督徒也會經歷信仰低潮。返教會返慣了,聽道聽膩了,牧師一開口,哎,我都知道你要講什麼啦。靈修麻木了,不再每日讀經了,每況愈下,一年不如一年。漸漸屬靈生命就乾枯了,“burn out”了。最近有個傳道人跟我分享,她說每次小組快要結束,她就請大家講一下代禱事項,然後請大家回去禱告,她說沒幾個人回家會禱告。我說你怎麼知道啊,她說‘因為我自己回家也經常忘了代禱’。所以傳道人最怕兩種狀態,一種就是等退休;還有一種就是等上天堂,天天望著天等主耶穌再來。如果我們真的在這樣的境況當中,我們就要小心了,因為我們現在該跑的路還沒有跑完了,弟兄姊妹,我們還在生命的長跑當中了。

二,解經及應用

1,    長跑的準備:放下重擔

前段時間香港跑馬拉松賽,何巧蟬姊妹還特意為她學校的殘障運動員做了分享,讓人很感動。人生是什麼?人生不是跑一百米,一百公尺,槍一響,砰一聲,10秒,9秒9就跑完了。人生不是100米,人生是馬拉松。

經常跑長跑的人知道,跑步,一定要放下重擔,輕裝上陣。希臘人就很懂得這個道理,希臘人跑步比賽,什麼衣服褲子都不穿,裸體的。所以也不讓女人進去看比賽。除去一切重擔,除去一切不必要的東西,希臘人就跑向終點。

你有沒有看到過一個人跑馬拉松,穿著四寸高的高跟鞋,穿著旗袍呢?你會說,當然沒見過。但是我去外面旅行的時候,見過很多人穿著高跟鞋,穿著好漂亮的西裝去爬山。辛苦不辛苦啊?聖經裏頭說,你要跑步的時候,輕輕鬆松去跑。事實就是如此,有不少信徒,背了很多重擔,擔了好多包袱去跑人生路。這些包袱可能是你以前的創傷,可能是你的自卑,可能是你很想討人的喜悅,可能是你自己的出身——可能你出身低微,總想用什麼成就來證明自己,可能是你家人之間的關係,也可能是你跟導師的關係。背了這麼多重擔,我們心裏有很多的掙紮,很多的憤怒,很多‘不能寬恕’藏在了心裏頭,你說這條人生路跑得會怎樣呢? 有沒有人會綁住沙包沙袋去跑馬拉松?沒有。但有沒有人綁住沙包沙袋跑這條人生路呢?我發現,有不少。難怪我們這麼累。香港人經常說濕氣重,人很累;這些重擔就像濕氣一樣,讓我們很累。有多少過往的創傷﹑失敗﹑失望﹑灰心,有多少不能寬恕的人際關係,壓住我們,讓我們不開心,讓我們不輕鬆。值不值呢? 聖經說,當放下各樣的重擔!

但聖經說這樣還不夠,還要“脫去纏累我們的罪”。纏累這個字,希臘文的原文就是“野藤”的意思,哇,纏住了,纏死了。我鄉下的老樹,被藤纏住了,怎麼拉都拉不完。有的樹被纏久了,就慢慢枯死了。  那些藤是什麼?那些藤就是纏累我們的罪,它綁住我們,困住我們,叫我們不得自由,叫我們不能成長,不能踏出去。   弟兄姊妹,現在,有什麼東西纏住了我們?有什麼東西讓我們不能輕輕鬆松跑這條人生路?大家可以回家想想,你不一定現在有答案,回家了,自己安靜,可以好好想想這個問題。

2,長跑訓練:存心忍耐,奔那前面的路程

卸下重擔,輕裝上陣,我們開始跑步了。經常長跑的人知道,跑長跑不是百米衝刺,你一開頭就使勁沖,肯定不行。我中學的時候,學校運動會比賽,我們班都是些書生,跑不動,只好讓我這個班長上陣。槍一響,其中一個運動員就百米衝刺,使勁沖,其他人一看不對,就跟著他使勁跑。我心想我又不拿名次,慢慢來吧,結果跑到第四圈,其他人都被那個運動員拖得累死了,一個個都下場了。但是我咬牙忍住,忍住,一個一個超上去,我每超過一個運動健將,我就說,加油,再超一個,結果我這個倒數第二名拿了全校第二名。

我班主任很高興,讓我在班上做報告,總結一下成功經驗。我的總結就一個字:忍。“百忍成鋼”。希臘文忍耐這個字,有兩個意思,第一個是 “remain  here”, 就是雖然上面有千斤重擔,你都保持站在當地,站穩了,不放棄;上面再重,你都要頂住。這是對環境的忍耐。還有另外一個意思,就是“keep patience”,就是對人的忍耐。聖經要我們存心忍耐,不但要忍耐環境,還要忍耐人。我記得香港馬拉松論壇有個人這樣說:“今年第三次跑馬拉松啦,最難唔喺體力,喺耐性。跑到尾段,就覺得胸口悶,個胸好似要著火,覺得個人不是累死,是燒死。一路跑一路就想瞓嘚,真喺唷不到啦!”我可以用普通話翻譯一下。。。。。

人生最怕是什麽?最怕是跑著跑著就胸悶了,就想躺下來睡覺了,就灰心了。有的時候,體力不是問題,是心力。心疲,是人生長路的最大敵人。做論文做到心疲,看護病人看護到心疲,找工作找到心疲,教育子女教育到心疲,家庭關係相處到心疲。這個時候,就很想很想放棄了。信仰也是這樣子啊,信了很多年,慢慢地心疲了;慢慢地沒有靈修禱告了,慢慢地離主越來越遠了,這種情況不僅僅別人有,有時候我自己也會有。但聖經告訴我們,我們要存心忍耐,不僅對自己的際遇,同時對別人,都要操練這份忍耐,去奔擺在前面的路程。

3,長跑目標:仰望為我們信心創始成終的耶穌

為什麼要忍?很簡單,因為人生這個長跑,沒有中場休息,你也沒法中途退場。人生不得不跑那擺在前面的路程。但長跑不等於逃亡,逃亡是沒有目標的。有一次大地震,有一個人駕著車拼命開,有路就走有路就走,走走走,開了幾個小時,停下來時,發現都不曉得自己開到哪里了。他很害怕,因為他迷路了。一個人沒有了方向感,一個人不知道要去哪里的時候,就會非常驚慌。你不知道明天會睡在哪里,你不知道明天到底要做什麼,你怕不怕呢?當你沒有人生目標時,大海茫茫,你想一下,是不是很慘呢?當你每天返工放工睡覺,返工放工睡覺,每次來禮拜堂,一次兩次三次,都不知道為了什麼的時候,是不是很慘呢,是不是很容易累呢?香港人說有兩種人生觀:一種是追只狗,一種是被狗追。我想我寧願還是追只狗好點。

當我們有目標的時候,我們的忍耐就有了意義,我們的忍耐就是積極的。就好像孕婦一樣,孕婦要忍耐啊。沒有哪個孕婦說,我受不了啦,我要他六個月就出生。不可能嘛!懷孩子很辛苦啊,肚子大了,睡覺壓著腰骨痛;經常容易餓醒,因為媽媽一個人吃,兩個人消耗啊;睡覺翻身都不容易,要抱著肚子,慢慢移身啊。生孩子也很辛苦。我有個同學,生孩子生了八個鐘才生出來,她說她累到都想跟醫生說“醫生,能不能不生了啊?” 但即使是這樣痛苦,很少有母親說我不忍了,我放棄啦。至少我敢肯定,在座朋友的母親都沒有放棄。為什麼?因為有目標有盼望,這種忍耐就不是消極的“死忍”。永遠有盼望,這就是懷孕母親偉大的地方。

我們基督徒的目標是什麼?是耶穌基督。希伯來書要我們“仰望為我們信心創始成終的耶穌”。創始“Arkeigos”這個字,希臘文原文是領袖﹑元帥的意思。比方說蔡元雲醫生,蘇恩佩姊妹,他們是突破機構的開創者,就是突破的”Arkeigos”。但這個字在希伯來書裏頭還有一個很特別的意思,它是一個領航的術語。當條船撞到了礁石,船就要沉的時候,唯一的生機就是有個人,背住條繩,遊到岸上,綁住繩子,然後所有其他船員就順著繩子游到安全的地方。第一個背著繩子,不怕風雨,不怕礁石,為了大家的生命遊到岸上的人,就叫“Arkeigos”,創始。耶穌基督就是那個不懼風雨,不怕危險,為我們遊到對岸的人。

耶穌基督不但為我們創始,還為我們成終。成終就是完成。耶穌基督為我們輕看羞辱,忍受了十字架的苦難,不顧生命遊到對岸去,就是為我們作成一條橋樑,一條繩子,叫我們可以借著他遊到神那裏去。就像腓利比書4:13節所說:“靠著那加給我力量的,凡事都能行。”當我們仰望基督,有了生命的目標,靠著他加給我們的力量,我們怎麼不能夠忍耐到底呢?

4,長跑支援:見證人

不過,忍耐到底,不是靠我們自己一個人死忍。自己一個人,很容易就忍到崩潰了。跑長跑的人知道,一個人跑步最無聊,也最容易放棄,要有一幫人跟你一起跑。你累了,有人鼓勵你不要放棄;你跑慢了,有人也跑慢等著你;你腳扭傷了,有人過來看護你,給你搽黃道益活絡油。總之,陪伴你,不放棄你!就像聖經說的那樣,像雲彩一樣圍繞你。圍繞這個字的意思,就是伴隨的意思。伴隨你的人不是觀眾,不是來看你表演的;他們不會說你跑得這麼差啊,怎麼這麼慢啊,你跑步姿勢不好看啊。不會!他們陪伴你,一起跑。他們就是何巧嬋姊妹說的那些跟殘障學生綁著手一起跑的人,不畏困難,不怕落後,一直跑到終點的那群人。

長跑需要這樣一群人,我們可以稱他們為弟兄姊妹,也可以稱他們朋友。朋友就是希伯來書所說的像雲彩一樣的見證人。就像亞伯拉罕,像約瑟,像摩西,像我們的主耶穌,在我們前面給我們領路。

人這一生,朋友很重要。我小時候我爸媽說,你要跟開心上進的人交朋友,不要跟脾氣不好的人交朋友。為什麼?因為如果你的朋友不是像雲彩一樣,是一樣烏雲一樣圍繞著你,那就慘了。所以西方有句話說,要知道你是什麼樣的人,看你的朋友是些什麼樣的人就好了。

有一位美國教友,在班康街教會長大,多蘿絲(Dorothy,上帝的贈禮)是他(或她)教會主日學中班永久成員。教會中每個小朋友都知道:只要你升到班康街教會主日學中班,你就會遇到多蘿絲。當他們有些人的父母還在那個中班時,多蘿絲已經在那個班了。多蘿絲負責分發鉛筆,按名冊點名,然後在主日學結束時把鉛筆收回去。大家都把多蘿絲看成是助教。大家都知道,多蘿絲患有唐氏綜合症,智力永遠長不大。可當年在教會時,大家都當多蘿絲是一名助教。當多蘿絲五十多歲死時——一般患有唐氏綜合症的人命都不長,整個教會都為她的葬禮出動了。沒有人提到多蘿絲智力遲鈍或者飽受折磨。許多人做見證說:認識多蘿絲,他們感到多麼幸運! 我要說,我們的多蘿絲也很幸運,她有這樣一幫雲彩一樣的弟兄姊妹,不丟下她,陪她一起跑。教會是什麼?這就是教會,教會就是誰也不丟下誰,向著標竿直跑,直跑,跑下去的一群見證人。

三,結論:人生的馬拉松

弟兄姊妹,你同我都一同在跑這條人生路,你是不是已經累了?你是不是心疲啦?是不是想放棄? 讓我們檢查一下,我們是不是背著好多的重擔在跑這條人生路,我們是不是有很多的罪纏住我們,叫我們放不下呢?我們回去可以細細想想。我們有沒有朋友——支援系統呢?如果沒有,我告訴你,那這條路很危險。還有,最重要的是,我們人生的目標﹑方向是什麼?是討神的喜悅,還是討世界跟別人的喜悅?還是我們都不知道自己跑到哪里,都迷路了?“下垂的手,發酸的腿,直起來吧! ”弟兄姊妹,仰望為我們信心創始成終的領航員耶穌,靠著神的話語,我們訓練有素,跑下去,一直跑下去,無論你現在是人生的上半場,還是下半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