鄧瑞強博士 – 在途上

講題:「在途上」 On the Way

經文:路加福音24章13-35節

講員:鄧瑞強博士

場合:香港中文大學崇基學院禮拜堂

日期:2011年5月8日

 

      audio

  各位弟兄姊妹,主內平安。

  郁達夫寫過一篇文章,叫<一個人在途上>。講到他的兒子「龍兒」剛剛過身。講到他和妻子的心情。他這樣寫:

上床就寢,把電燈一滅,兩人只有緊抱的痛哭,痛哭,痛哭,只是痛哭,氣也換不過來,更那裏有說一句話的餘裕?

受苦的時間,的確脫煞過去的太悠徐,今年的夏季,只是悲嘆的連續。晚上上床,兩口兒,那敢提一句話?可憐這兩個迷散的心靈,在電燈滅黑的黝暗裏,所摸走的荒路,每會湊集在一條線上,這路的交叉點裏,只有一塊小小的墓碑,墓碑上只有「龍兒之墓」的四個紅字。

  在這文章裡,郁達夫講到他和兒子過去生活的樂事,講到他無力滿足兒子簡單的渴望,講到妻子對兒子的思慕。他這樣寫:

有一次和女人在那裏睡午覺,她驟然從床上坐了起來,鞋也不拖,光著襪子,跑上了上房起坐室裏,並且更掀廉跑上外面院子裏去。我也莫名其妙跟著她跑到外面的時候,只見她在那裏四面找尋什麼。找尋不著,呆立了一會,她忽然放聲哭了起來,並且抱住了我急急的追問說﹕「你聽不聽見?你聽不聽見?」哭完之後,她才告訴我說,在半醒半睡的中間,她聽見「娘!娘!」的叫了幾聲,的確是龍的聲音,他很堅硬的說﹕「的確是龍回來了。」

  這篇文章的結尾是這樣的:「現在去北京遠了,去龍兒更遠了,自家只一個人,只是孤零丁的一個人。在這裏繼續此生中大約是完不了的飄泊。」

  郁達夫經歷人生的悲苦,飽嘗愛兒離世的淒慘,體會人的無能為力,明白人間情感的無法把持。在生命的路上,只感到無盡的孤寂,腳下虛若浮萍,前景渺茫如霧。

  這種感受,或許,也是人生的常態。

  今日講道的經文是:路加福音24: 13-35。

  這段經文講到兩個人在途上,他們心中苦悶,有無盡的失落。

24:13 正當那日,門徒中有兩個人往一個村子去;這村子名叫以馬忤斯,離耶路撒冷約有二十五里。

24:14 他們彼此談論所遇見的這一切事。

24:15 正談論相問的時候,耶穌親自就近他們,和他們同行;

24:16 只是他們的眼睛迷糊了,不認識他。

24:17 耶穌對他們說:「你們走路彼此談論的是什麼事呢?」他們就站住,臉上帶著愁容。

  這兩個人在途上,他們心中的愁苦流露在面上。

  他們對遭遇的事情,有很多的不明不白。

  經文說,他們「談論相問」,他們不單「談論」,也「相問」。「相問」就是他們試圖探究事情內中的意義。我們遇到悲苦的事,會試圖明白事情是否能構成另一層次的意義。若不能找到另一層次的意義,則我們會苦上加苦。如:「塞翁失馬,焉知非福」,這是說,「塞翁」失去一匹馬,這是不好的,但從另一角度看,這可能是好事呢?焉知這不是一種我們現在未能明白的福氣?

  若能找到事情的意義,我們較能接受事情的發生。但是,有些事情,的確是我們無法參透的。有些事情,違反了我們認定的常理。有些事情,根本不合理,其意義在道理之外。

  南非的曼德拉(Nelson Mandela)坐牢坐了很久,受到無理的對待。放監之後,人們問他,是否對監禁他的人懷恨於心。他只說,唯有寬恕,才能釋放自己,也釋放他人。

  曼德拉受的苦,沒有道理可言。按道理而論,正義的要求是「以牙還牙,以眼還眼」。而他卻選擇寬恕。「寬恕」是沒有道理可言的。他放下正義的「道理」的要求。他在道理之外,他轉化自己的生命,他活出道理以外的意義。

  在這往以馬忤斯的路上,這兩個門徒想不通,猜不透。

  然而,縱使他們想不通,猜不透,耶穌卻成為他們路上的同行者、對話伙伴。他們認不出耶穌,耶穌卻「親自就近他們」。他們未注意到耶穌,耶穌卻注意到他們。他們用自己的方式參不透他們的遭遇,耶穌卻主動讓他們明白。

  耶穌問:「你們走路彼此談論的是什麼事呢?」

24:18 二人中有一個名叫革流巴的回答說:「你在耶路撒冷作客,還不知道這幾天在那裏所出的事嗎?」

24:19 耶穌說:「什麼事呢?」他們說:「就是拿撒勒人耶穌的事。他是個先知,在神和眾百姓面前,說話行事都有大能。

24:20 祭司長和我們的官府竟把他解去,定了死罪,釘在十字架上。

24:21 但我們素來所盼望、要贖以色列民的就是他!不但如此,而且這事成就,現在已經三天了。

24:22 再者,我們中間有幾個婦女使我們驚奇;她們清早到了墳墓那裏,

24:23 不見他的身體,就回來告訴我們,說看見了天使顯現,說他活了。

24:24 又有我們的幾個人往墳墓那裏去,所遇見的正如婦女們所說的,只是沒有看見他。」

  就著這長長的回答,我想講兩點:

  一,這兩人曾經將人生的盼望寄托在耶穌身上。他們說,「我們素來所盼望、要贖以色列民的就是他!」曾經有希望,如今失去了這希望,這比從沒有過希望,會感到更大的失望。「失戀」的痛苦比從未戀愛過,感到更大的痛苦。我們聽過失戀的人自殺,但很少聽一個人因為未戀愛過而自殺。

  我們的希望,可以是多方面的,如:政治、經濟、社會、民生、愛情、事業、人類的救贖、天國的實現。若我們曾有過希望,當希望幻滅時,我們會感到無比的失落。

  這兩個人的希望,曾落在耶穌身上,但也是耶穌的際遇,令他們失望。

  二,這兩人對耶穌的認識,和我們的「信經」對耶穌的描述相差不遠。他們知道耶穌是「先知」,是神的使者。知道耶穌被釘在十架上,受死,埋葬。知道耶穌第三天復活了。他們甚至認識那些見過復活主顯現的婦女。他們對這一切,瞭如指掌。但是,這一切知識,對他們的人生,完全沒有作用。

  一切的認信,原來可以對一個人毫無意義的。對耶穌的這一切認識,原來可以是完全對生命毫無承托力的。他們看來已知曉耶穌的一切,但看來也對耶穌一無所知。

  在人生的路上,在信仰的路上,或許,我們就是這兩個門徒。

24:25           耶穌對他們說:「無知的人哪,先知所說的一切話,你們的心信得太遲鈍了。

24:26           基督這樣受害,又進入他的榮耀,豈不是應當的嗎?」

24:27           於是從摩西和眾先知起,凡經上所指著自己的話都給他們講解明白了。

  主耶穌的說話顯示,我們對某些事情,總是很難接受的。這兩個門徒不能明白,耶穌在死亡中進入榮耀,是應當的。我們不能接受耶穌死去,我們希望耶穌以君臨天下的形式剷除世上的邪惡。我們不能接受神的無言無語,我們不能接受神不顯神蹟,我們不能接受神採取弱者的行徑。我們不能對這位神寄予厚望。我們有種種渴望,但耶穌為何不滿足這些渴望,而要死在十架上?

  耶穌說,這一切是應當的。「於是從摩西和眾先知起,凡經上所指著自己的話都給他們講解明白了。」十字架,是神行事的方式。

  這兩個人明白不明白呢?我們明白不明白呢?

  或者,他們需要一些機遇,讓他們不單在思想上明白耶穌的話,也能在生命上進入耶穌的生命中。

24:28 將近他們所去的村子,耶穌好像還要往前行。

  為什麼耶穌好像還要往前行呢?

  或許,耶穌是製造一個機遇,讓他們的生命進入耶穌的生命中。

  天色將晚,一個陌生人,若走在陌生的路上,是危險的。

  這兩個門徒,若不關心這個陌生人,則會失去耶穌了。

24:29 他們卻強留他,說:「時候晚了,日頭已經平西了,請你同我們住下吧!」耶穌就進去,要同他們住下。

  明顯,這兩個門徒關心這個陌生人。他們「強留」這個陌生人。他們為了保護這個陌生人,用盡辦法留住這個陌生人。

  這是一個美麗的接待陌生人的故事。

  在路加福音裡,有一個獨有的接待陌生人的故事。在路加福音10: 25-37裡,記載了一個我們稱之為「好撒馬利亞人」的故事。在途上,有人被強盜打得半死。在這途上,有祭司經過,有利未人經過,他們熟讀聖經,但毫無反應。有一撒馬利亞人,走在這途上,他接待了這陌生人,救助了他。耶穌說,這撒馬利亞人做的,能承受永生。

  這個撒馬利亞人,額外付出了金錢和勞力,打擾了生活的節奏,只為了幫助一個陌生人。在途上,他背起了一個十字架,他認為:這是應當的。

  如今,耶穌在途上,天色已晚,若無人示意接待他,他便要繼續往前行了。

  這個陌生人會肚餓,露宿荒野時會凍,會遭遇盜賊的危險。

  而這兩個門徒,他們看到這個陌生者的需要。世上有無數的陌生者,需要無數的門徒去接待。

  主耶穌講過:「凡為我名接待這小孩子的,就是接待我;凡接待我的,就是接待那差我來的。」(路9: 48)

  這兩個門徒的確在接待陌生人時接待了耶穌。

24:30 到了坐席的時候,耶穌拿起餅來,祝謝了,擘開,遞給他們。

24:31 他們的眼睛明亮了,這才認出他來。忽然耶穌不見了。

  到坐席時,被接待的陌生人,看來不再是客人,而成為分享的主人。在一個懂得接待有需要者的人的生命裡,耶穌是他生命的主人。耶穌做的,是經典的聖餐的場面。這個餅被擘開,是表明生命的破碎。破碎自己,是為了他人的需要。活著,是為了他人。

  「強留」一個陌生人,刻意幫助一個有需要的人,這本身已是一種聖餐的行動,而這行動,正就是耶穌的十字架行動。如今,這兩個門徒不單是知道耶穌上十架的事蹟,他們是進入了這十字架的行動中。他們明白了,他們認出了耶穌。忽然耶穌不見了,但他們明白耶穌活在他們的生命中。他們活著,就是基督在他們生命中活著。

  在人生的路上,我們仍將有無數的困惑,無數不可解的事情,無數不想面對的痛苦,無數不能滿足的渴望。這一切將仍是不可解的。只有將眼睛望向他人,望向街上露宿的,望向無倚無靠的,並愛他們,將餅分給他們。或許,只有當我們放下自己,走向他人時,我們才能放下愁苦。或許,在十架下,我們會明白生命的意義。

24:33 他們就立時起身,回耶路撒冷去。

  「耶路撒冷」代表神的使命的中心。這兩個門徒,重新回到神的使命中去了。

  我們的「耶路撒冷」在哪裡呢?

  但願榮耀歸於聖父、聖子、聖靈。阿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