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豪恩先生 – 愁眉得展

講題:愁眉得展 The answer to a troubled heart

經文:約翰福音14章1-14節

講員:林豪恩先生

場合:香港中文大學崇基學院禮拜堂

日期:2011年5月22日

      audio
 

一.經文

14 : 1「你們心裏不要憂愁;你們信神,也當信我。

14 : 2在我父的家裏有許多住處;若是沒有,我就早已告訴你們了。我去原是為你們預備地方去。

14 : 3我若去為你們預備了地方,就必再來接你們到我那裏去,我在哪裏,叫你們也在哪裏。

14 : 4我往哪裏去,你們知道那條路。」

14 : 5多馬對他說:「主啊,我們不知道你去哪裏,怎麼能知道那條路呢?」

14 : 6耶穌對他說:「我就是道路、真理、生命;若不藉着我,沒有人能到父那裏去。

14 : 7既然你們認識了我,也會認識我的父。從今以後,你們就認識他,並且已經看見他了。」

14 : 8腓力對他說:「主啊,將父顯給我們看,我們就知足了。」

14 : 9耶穌對他說:「腓力,我與你們在一起這麼久了,你還不認識我嗎?看見我的就是看見了父,你怎麼還說『將父顯給我們看』呢?

14 : 10我在父裏面,父在我裏面,你不信嗎?我對你們所說的話不是憑着自己說的,而是住在我裏面的父在做他的工作。

14 : 11你們要信我,我在父裏面,父在我裏面;即使不信,也要因我所做的工作信我。

14 : 12我實實在在地告訴你們,我所做的工作,信我的人也要做,並且要做得比這些更大,因為我到父那裏去。

14 : 13你們奉我的名無論求甚麼,我必成全,為了使父因兒子得榮耀。

14 : 14你們若奉我的名向我求甚麼,我必成全。」

三.釋經與應用

1.有人先行到目的地打點

14章開始,耶穌就對門徒說:「你們心裏不要憂愁」,即是說門徒正處於憂愁的狀況。對憂愁的人來說,憂愁總有原因,讓我們閱讀上文,了解令門徒憂愁的事情。13章33節記載了耶穌向門徒宣佈自己即將離他們而去,而且明言門徒不能跟著去:「孩子們!我與你們同在的時候不多了;你們會找我,但我所去的地方,你們不能去。」此乃第一項令門徒困惑的背景原因。耶穌說要離他們而去,門徒自然地問:「主啊,你去哪裏?」即是說,門徒連耶穌要去哪裏也不知道,此乃第二項令門徒困惑的背景。想到耶穌之前說過有人出賣他,加上現在要離門徒而去的宣佈,門徒似乎預感耶穌將預不測,因此彼得代表眾門徒挺身而出,保護耶穌,說:「主啊,為甚麼我現在不能跟你去?我願意為你捨命。」可惜,卻遭到耶穌「撥冷水」:「你願意為我捨命嗎?我實實在在告訴你,雞叫以先,你要三次不認我。」(13:37-38)因此,門徒怎能不憂愁呢?

耶穌要離開,門徒問:「你去哪裏?」、「我為甚麼現在不能跟你去?」這些問題,其實是很自然的問題,而且是熟識的問題,不過,卻不是容易回答的問題。

例如父母離家上班時,幼小的兒女很可能會追著問:「你去哪裏?去做甚麼事情?為甚麼不帶我去?」

曾幾何時,為數不少的香港人舉家移民外國,其中一些父親隻身回港工作,變成「太空人」,留下妻兒子女在外地。雖然妻兒子女未必會問,但如果他們問:「爸爸,你去哪裏?為甚麼我們不能跟你去?」父親可以怎樣回答呢?

讓我們想像,成千上萬的菲律賓媽媽及印尼媽媽離鄉別井去照顧別人的孩子,如果他們的孩子問:「媽媽你去哪裏?為甚麼我們不能跟你去?」這些媽媽可以怎樣回答呢?

又讓我們想像,當趙連海為毒奶粉受害兒童申訴而被拘捕時,他年幼的兒子問:「爸爸,你去哪裏?為甚麼不帶我去?」趙連海可以怎樣回答呢?

耶穌又如何回答他的門徒這些問題呢?

14 : 1「你們信神,也當信我。

14 : 2在我父的家裏有許多住處;若是沒有,我就早已告訴你們了。我去原是為你們預備地方去。

14 : 3我若去為你們預備了地方,就必再來接你們到我那裏去,我在哪裏,叫你們也在哪裏。

難道耶穌厭棄他的門徒嗎?他要離門徒而去,豈不是為了門徒的長遠利益嗎?難道父親捨得變成「太空人」離開自己的妻兒子女嗎?要與自己的妻兒子女別離,豈不也是為了改善他們的生活條件嗎?難道菲律賓和印尼媽媽不想親自照顧自己的兒女嗎?要離開自己的兒女去照顧別人的兒女,豈不也是為了兒女們更好將來嗎?

「你去哪裏?為甚麼我們現在不能跟你去呢?」耶穌回答門徒的話可以這樣重述:「我去為你們做一些事情,事情辦好後,就會回來接你們。」的確,耶穌是去為門徒預備地方,然而,這只是真想的一部分,坦白一點來說,耶穌是去為門徒受苦;再坦多一點來說,耶穌其實是去為門徒受死。門徒真的要跟著去嗎?耶穌忍心讓門徒跟著去嗎?

難道爸爸們忍心讓孩子跟著去建築地盤門工嗎?就算能帶孩子來,難道當家庭傭工的外地媽媽忍心讓自己的兒女看著自己的媽媽照顧其他孩子而不能照顧自己嗎?難道趙連海忍心讓小兒子跟著自己去坐牢嗎?他們可以對兒女說甚麼呢?會否都類似耶穌安慰門徒的話:「你們不要擔心,我去做一些事情,都是為了你們的好處,辦好事情就回來了。」

先知以賽亞描述上帝如何看待我們時說:「婦人焉能忘記她吃奶的嬰孩,不憐恤她所生的兒子?即或有忘記的,我卻不忘記你。(以賽亞書49:15)詩人也有類似的回響:「父親怎樣憐恤他的兒女,耶和華也怎樣憐恤敬畏他的人!」(詩 103:13

耶穌請門徒不要憂愁,雖然有些事情暫時不明白,但耶穌請他們相信,他的行動,是為他們的益處而做的。

2.有人接載去目的地

14 : 4我往哪裏去,你們知道那條路。」

14 : 5多馬對他說:「主啊,我們不知道你去哪裏,怎麼能知道那條路呢?」

14 : 6耶穌對他說:「我就是道路、真理、生命;若不藉着我,沒有人能到父那裏去。

彼得問耶穌:「主啊,你去哪裏?」耶穌回答:「我所去的地方,你現在不能跟我去,以後卻要跟我去。」(3:36)耶穌接著說:「我在哪裏,叫你們也在哪裏。我往哪裏去,你們知道那條路。」(14 :3- 4)耶穌這樣的回答,令多馬大惑不解:「主啊,我們不知道你去哪裏,怎麼能知道那條路呢?」

 

多馬的疑惑是可理解的,門徒不知道耶穌到哪裏去了,又如何可能找到路去會合耶穌呢?我們使用巴士公司的網上查詢系統,都必須要提供目的地,或者巴士路線,系統也能夠運作。

最令多馬費解的是,多馬認為耶穌沒有提供目的地和路線圖,但耶穌卻指出門徒其實是知道目的地和路線圖的。門徒與耶穌之間,為甚麼存在著如此大的認知上的差異呢?

對於門徒來說,目的地是一個具體的地方,因此,路也是一條具體的路。若果耶穌告訴他們一個具體的地方,他們就可以尋找路線,尋到路線後,就可以想辦法,例如:步行、坐船、乘車,到耶穌所在的那個地方去。

從耶穌回答多馬的說話來看,多馬誤解了耶穌所說的目的地,也誤解了耶穌所說的道路。耶穌說:「我就是道路、真理、生命;若不藉着我,沒有人能到父那裏去。」原來,耶穌所說的目的地,並不是一個地方,而是一位對象,就是天父;耶穌所說的通往目的地的道路,也不是某一組路線,而是一個人,這就是耶穌自己。

以多馬的想法,他要往目的地,就要靠自己。有資源的,可以使用交通工具,沒有資源的,就憑著毅力一步一步走往目的地。多馬的想法,會否也是我們的想法呢?我們的目的地在那裏呢?天堂?通往天堂的路是如何走的呢?我們走了多少步呢?還有多少步呢?有否擔心自己半途而廢呢?有否憂慮自己最後走不到目的地呢?

耶穌澄清,根本就沒有一條讓我們憑自己的資源或能力可以走到目的地的道路;耶穌安慰我們,如果要用「道路」作比喻,他自己就是那通往目的地的「道路」;如果要乘車,耶穌就是那車;如果要搭船,耶穌就是那艘船。往天父那裏去的人,都是坐在耶穌的臂膀上,或者靠在耶穌的背上,不需要自行前往的。

3.目的地竟然就在這裏

14 : 7既然你們認識了我,也會認識我的父。從今以後,你們就認識他,並且已經看見他了。」

14 : 8腓力對他說:「主啊,將父顯給我們看,我們就知足了。」

14 : 9耶穌對他說:「腓力,我與你們在一起這麼久了,你還不認識我嗎?看見我的就是看見了父,你怎麼還說『將父顯給我們看』呢?

14 : 10我在父裏面,父在我裏面,你不信嗎?我對你們所說的話不是憑着自己說的,而是住在我裏面的父在做他的工作。

14 : 11你們要信我,我在父裏面,父在我裏面;即使不信,也要因我所做的工作信我。

面對耶穌宣佈離去,門徒各有憂愁。彼得要求現在就跟著耶穌去,不但得不到批准,更被耶穌挫敗,斷言他只是匹夫之勇,意氣用事。耶穌保證了有重聚的時候,多馬的憂愁是不知道耶穌的目的地,也不知道圖線圖,根本沒有辦法去找耶穌重聚。耶穌進一步澄清了目的地就是天父的時候,就引起了腓力的關注,他對耶穌說:「主啊,將父顯給我們看,我們就知足了。」對於腓力來說,如果目的地是天父,可否現在就預先看一看呢?

腓力的期望,其實是可以理解的。在香港開售的樓宇,通常都只是一個地盤,因此,發展商會設計示範單位,讓客人先看一看他們購買的大概是甚麼東西。推銷食品的策略也類似,售貨員鼓勵客人試食,先淺嘗一口,知道自己捧回家的大包小包是甚麼味道。買樓之前沒有示範單位看,只憑尺寸資料想像,怎能安心呢?買零食之前能先嘗一口,就放心了。耶穌的門徒可能也有類似的期望,到天父哪裏之前,能夠預先看一眼,就滿足了。

雖然腓力的期望對我們來說是可以理解的,但卻令耶穌感到驚訝,因此他反問腓力:「腓力,我與你們在一起這麼久了,你還不認識我嗎?看見我的就是看見了父,你怎麼還說『將父顯給我們看』呢?」約翰福音沒有記載腓力的反應,不過,我們可以猜想,聽到耶穌說,看見他就等於看見天父,門徒可能感到非常驚訝。耶穌進一步向門徒解釋,門徒跟隨耶穌那麼多年,應該從他的言行之中,知道耶穌所說的話、所做的工作都是天父的,也應該知道耶穌在天父裏面,天父在耶穌裏面。

縱使耶穌繼續解釋,門徒很可能繼續感到驚訝。事實上,怎可能不驚訝呢?驀然回首,那人正在燈火闌珊處。包括門徒在內敬拜上帝的猶太人,一直渴望看見天父,想不到看著這位每天與自己朝夕共對的耶穌,就等於看見了天父。有些時候,我們四處尋找一些東西,以為在將來某個時候才會遇上,竟然就在身旁。就好像有一個人尋找眼睛,在睡房找不到,在客廳找不到,在洗手間也找不到。原來,這個眼鏡已經戴在眼睛前。又好像某些人四出尋找真愛,其實真愛就是一直守候身旁的配偶。

腓力說:「主啊,將父顯給我們看,我們就知足了。」到底腓力會否感到知足呢?腓力會否感到知足,並不決定於耶穌會否答應他把天父顯給他看,而是決定於他是否願意接受看見眼前的耶穌,就看見天父。基督徒又會否感到知足呢?還是充滿憂愁呢?答案很可能也決定於我們自己。曾幾何時,宣道會的創辦人宣信博士雖然事工果效不錯,但卻感到自己不夠聖潔,也不夠屬靈能力。有時,他似乎覺得已經得著了聖潔及能力,他就奮力抓住它,惟恐失掉,以致誠惶誠恐。為了追求靈力,他特別趕往千哩外的芝加哥,參加慕迪主講的培靈會。在慕迪講道前,有一位弟兄見證說:「我來此地,盼望慕迪弟兄幫助我,但昨夜我看見主耶穌,並一直注目瞻仰祂,我就覺得今後一生除主以外我也無求。」當宣信聽到這個見證時,觸及他的深處,「你所需要的就是主耶穌,到祂那裡就好了!」那晚,他未等慕迪講道結束,就趕著回家去。他回到自己房間,關上門,懇切禱告,寫下了「今要主自己(Himself)」這首詩歌。詩歌的第一節如此表達宣信當時的體會:

前所要是祝福,今所要是主;前所憑是感覺,今靠主言語;
前所要是恩賜,今要賜恩主;前我尋求醫治,今要主自己。

4.承繼耶穌的工作

14 : 12我實實在在地告訴你們,我所做的工作,信我的人也要做,並且要做得比這些更大,因為我到父那裏去。

14 : 13你們奉我的名無論求甚麼,我必成全,為了使父因兒子得榮耀。

14 : 14你們若奉我的名向我求甚麼,我必成全。」

耶穌請門徒不要憂愁,因為門徒根本沒有時間憂愁。門徒的時間用來做甚麼呢?耶穌吩咐他們接續他所做的工作,而且要做得比耶穌在世上時更大。如何做好耶穌的工作就佔據了門徒的所有心思意念,那再有時間去憂愁呢?當門徒承繼耶穌的工作時,耶穌答應按他們的祈求成全,使這些工作能夠延續,透過這些工作讓人們得知上帝的美善。

耶穌的工作,有些是只有他做才有意義,其他人做是沒有效用的,例如釘十字架,我們當中任何一個人死在十字架上,都沒有救贖的效用。然而,耶穌復活後對門徒的吩咐,無疑是門徒應該繼承的重要工作之一:「所以,你們要去,使萬民作我的門徒,奉父、子、聖靈的名給他們施洗,凡我所吩咐你們的,都教導他們遵守。看哪,我天天與你們同在,直到世代的終結。」(28 : 19-20)

耶穌最後的吩咐指出,當門徒繼承耶穌的工作時,耶穌就天天與他們同在,即是說,門徒到達天父那裏的時候,不是遙遠的將來,而是現在,就是門徒做耶穌所做的工作的當下。此時此地信耶穌的人們,我們是否在等候遙遠的將來上天堂去見天父呢?原來,天父不受天堂的限制,他在我們做耶穌所做的工作時就與我們同在了。

四.總結

憂愁總有原因,人生不如意事十常八九,怎能不憂愁呢?耶穌沒有輕視令人憂愁的事情,也沒有否認憂愁的時候。那麼,他請門徒不要憂愁的基礎在哪裏呢?「憂愁」這個字,在約翰福音出現了五次,其中兩次用在門徒身上,分別在14章1節:「你們心裏不要憂愁」,以及重覆在14章27節:「你們心裏不要憂愁」。另外三次竟然用在那位叫人不要憂愁的耶穌身上,第一次在11章33節,形容耶穌看見剛死去的拉撒路的家人為拉撒路哀哭的心情:「耶穌看見她哭,並看見與她同來的猶太人也哭,就心裏悲嘆,又甚憂愁」;第二次在12章27節,耶穌用來表達自己快要走上十字架時候的心情:「我現在心裏憂愁,我說甚麼才好呢?說『父啊,救我脫離這時候』嗎?但我正是為這時候來的。」最後一次出現在13章21節,形容耶穌快樂被出賣的心情:「耶穌說了這些話,心裏憂愁,於是明確地說:「我實實在在地告訴你們,你們中間有一個人要出賣我。」

門徒怎能不憂愁呢?除了上述我們探討過的耶穌在與他們對話中的解釋和安慰之外,最重要的,是耶穌讓自己憂愁,換取可以對門徒說:「你們心裏不要憂愁」。

若我們也落在眾多憂愁之中,可能會聽到耶穌說:「你們心裏不要憂愁」,我們心裏會問:「怎可能呢?」耶穌可能會回答我們:「因為我憂愁了,以致你們可以不用憂愁。你們繼續做我做的工作就足夠了。」

有時,父母拖著疲倦的身軀及勞累的心靈下班回家,兒女們問:「爸爸媽媽,工作不開心嗎?」父母可能會回答:「不用擔心,你們好好讀書就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