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豪恩先生 – 無債一身輕

講題:無債一身輕 Release from Debt

經文:羅馬書8章12-25節

講員:林豪恩先生

場合:香港中文大學崇基學院禮拜堂

日期:2011年7月17日

 

      audio

一.引言

       有一對情侶拍拖多年,決定「拉埋天窗」。他們兩人的收入比上不足,比下有餘,稍稍高於本年度的家庭入息中位數19100元。他們幾經辛苦,找到一個售價三百萬元以下的住宅單位,終於能夠共築愛巢。蜜月過後,雙眼明亮過來,驚覺自己剛結婚就欠債二百多萬。他們做了為期二十五年的按揭貸款,除了維持生命的基本開支,例如:一日三餐、水電煤、交通費等,所有的收入都要拿去還債。欠債還錢,本是天公地道的事情,但想都未來二十五年,即是差不多整個能夠工作的有生之年,都要為還債而工作,為還債而生活,他們立即感到自己變了奴隸,就是內地流行的用語所說的「房奴」-房屋的奴隸。

        這對夫妻欠下的債務,操控著他們的生活。因為要還債,他們不能失業;因為要還債,他們不能去旅遊渡假;因為要還債,他們要延後生養兒女;因為要還債,他們甚至要逃避參加朋友的婚宴。他們感到自己的人生已經被債務支配,活著,就是為了還債。

        今天的書信經課,保羅以「欠債」的比喻去描述人們的生存狀況。保羅觀察及體會到,人們生存得好像被債務操控著一般。人們都底欠了誰的債呢?對於陷入這種債務困擾的人,有甚麼出路呢?讓我們細看保羅在羅馬書8:12-25節分享的體會及啟發。

二.經文

8 : 12弟兄們,這樣看來,我們不是欠肉體的債去順從肉體而活。

8 : 13你們若順從肉體活着,必定會死;若靠着聖靈把身體的惡行處死,就必存活。

8 : 14因為凡被神的靈引導的都是神的兒子。

8 : 15你們所領受的不是奴僕的靈,仍舊害怕;所領受的是兒子名分的靈,因此我們呼叫:「阿爸,父!」

8 : 16聖靈自己與我們的靈一同見證我們是神的兒女。

8 : 17若是兒女,就是後嗣,是神的後嗣,和基督同作後嗣。如果我們和他一同受苦,是要我們和他一同得榮耀。

8 : 18我認為,現在的苦楚,若比起將來要顯示給我們的榮耀,是不足介意的。

8 : 19受造之物切望等候神的眾子顯出來。

8 : 20因為受造之物屈服在虛空之下,不是自己願意,而是因那使它屈服的叫他如此。但受造之物仍然指望從敗壞的轄制下得釋放,得享神兒女榮耀的自由。

8 : 21併於上節

8 : 22我們知道,一切受造之物一同呻吟,一同忍受陣痛,直到如今。

8 : 23不但如此,就是我們這有聖靈作初熟果子的,也是自己內心呻吟,等候得着兒子的名分,就是我們的身體得救贖。

8 : 24我們得救是在於盼望;可是看得見的盼望就不是盼望。誰還去盼望他所看得見的呢?

8 : 25但我們若盼望那看不見的,我們就耐心等候。

三.釋經與應用

1.人人都債務纏身

8 : 12弟兄們,這樣看來,我們不是欠肉體的債去順從肉體而活。

8 : 13你們若順從肉體活着,必定會死;若靠着聖靈把身體的惡行處死,就必存活。

        保羅指出,無論有沒有借錢,人人都好像債務纏身。債主是誰呢?債主不是銀行,不是「大耳窿」,而是自己的「肉體」。「肉體」這個字在保羅的筆下有多重意義:可以指人類或動物的血肉之軀,也可以泛指人,在這種意義下,「肉體」這個字是中性的。這中性的「肉體」,在某些文意之下,其含意是抽象而負面的。例如在羅馬書第八章,「肉體」所指涉的是與靈性相對的人性。保羅看見,不少人都生活得好像欠了肉體的債一樣。保羅同時發現,若生存只是滿足肉體,人們遲早都會成為肉體的奴隸,失去自己。令保羅感慨的是,肉體對人的操控力量,連他自己也不能倖免。他深刻地體會到肉體好像他的債主般向他追債,令他非常痛苦。保羅在前文如此分享他的掙扎:

「我所願意的,我並不做;我所恨惡的,我反而去做...立志為善由得我,只是行出來由不得我...因為,按著我裏面的人,我喜歡上帝的律,但我看出肢體中另有個律和我內心的律交戰,把我擄去,使我附從那肢體中罪的律。我真是苦啊!誰能救我脫離這必死的身體呢?」(羅馬書7:15-24

保羅的困擾不在於他不能夠選擇,而是他行不出自己的選擇,甚至做出自己也討厭的事情。為甚麼會這樣呢?他感受到有一股力量藉著他的身體把他「俘擄」,因此,他慨嘆:「誰能救我脫離這必死的身體呢?」

學生都知道上課不應該打蓋睡。然而,往往坐進舒服清涼的演講室一會,「睡魔」就「急Call」。為了對抗「睡魔」,有些人捻自己的大腿,有些人拍打自己的臉,有些人甚至咬自己的舌頭,刺激自己清醒。老師們未必需要因為這些學生上課睡覺而自責,大家都知道,在課堂上睡著了的大學生大多都在還債──因為晚上沒睡得夠,他們的身體向他們追討睡眠的債。學生難以抗拒「睡魔」的「急Call」,會否因為這根本就是他們身體的需要呢?保羅體會肉體的力量如此巨大,會否因為肉體牽引出我們的需要,同時也在滿足我們的需要呢?

上課時,我們好像欠了睡眠的債一般,不能自控地違背自己的意願在課堂上睡覺;在人生的路途上,我們有否好像欠了誰的債一般,過著不由自主的還債式生活呢?若果債務纏身,逃避並不是辦法,以債蓋債更會令債台越築越高。保羅接著的講論,帶引我們去思考人生的其中三項債務,同時啟發我們清除這些債務的正確方向。

2.從尋找歸屬的債務中得釋放

8 : 14因為凡被神的靈引導的都是神的兒子。

8 : 15你們所領受的不是奴僕的靈,仍舊害怕;所領受的是兒子名分的靈,因此我們呼叫:「阿爸,父!」

8 : 16聖靈自己與我們的靈一同見證我們是神的兒女。

保羅在上文勸募信徒不要活得好像欠了肉體的債一樣,被肉體支配著自己的生命,接著力證信徒作為神的兒女的身份,這兩件事情好像風馬牛不相及,放在一起有甚麼啟發呢?

我們呼叫神為「阿爸,父!」,顯示出我們與神親切的父母與子女的相屬關係,這種相屬關係,其實對人非常重要。不少人終其一生,就是在尋找這種歸屬關係。有些欠缺這種歸屬關係的人,好像欠下巨債一樣,不斷地找各樣事物來填補。有時,填補不得其法,令自己泥足深陷。

有一位報紙的專欄作家,得聞好友的一位弟弟因為吸食K仔三年而失去腎功能,發出如此的感概:「為甚麼?年輕人,人生有好多事情,你們還未經歷過,開心的,不開心的,精彩的,沉悶的,統統本來都應該屬於你的,就是因為吸毒,你將本來一個人應該擁有的所有經歷,變成了這樣的一個結局,一個令人痛心的結局。」(http://orientaldaily.on.cc/cnt/lifestyle/20090628/00329_001.html)下面這位朋友的經驗,或者能夠提供線索給上述那位專欄作家。有一位吸毒者走頭無路,到戒毒機構去接受福音戒毒。工作人員問及這位戒毒者的家庭狀況,他怒氣沖沖地叫嚷:「如果他們關心我,就根本不會有今日。」(http://www.gospelherald.com.hk/news/min_2279.htm)眾多的經驗告訴我們,不少沈溺行為都帶有以沈溺來填補歸屬關係缺乏的根源。

我被關心嗎?我被重視嗎?我被接納嗎?這些都是人的基本需要。嬰兒的大部份行為,或哭或笑,就是要引起父母注意,期望父母重視。當父母在自己的嬰兒面前抱著另一位嬰兒,自己的嬰兒立即有反應,因為他的歸屬關係受到威脅──父母是屬於自己的,自己是屬於父母的。

有一位年輕朋友「界手」。我問她「界手」那麼痛,為甚麼仍「界手」呢?她說,「界手」可以令她忘記男朋友移情別戀的心痛。每個人心裏都有這些問題:到底我屬於誰?誰又屬於我?誰與我彼此相屬呢?為甚麼有些人在親人或戀人面前自殺呢?尚未死心的,希望親人或戀人緊張他,重視他;已經老羞成怒的,要令親人或戀人心痛──心痛,證明你們心裏面仍有我。

有心理學者指出,父母與子女的關係是最基礎的歸屬關係,如果子女不能夠從與父母的關係中得到歸屬的滿足,他們就好像欠債一樣,耗用大量的資源去在人生各種場境中尋找這位歸屬關係。他們一方面尋求歸屬,同時間又害怕被拒絕;他們一方面討好別人以求被接納和肯定,同時卻因為得不到別人的接納及肯定而感到委屈,甚至憤怒。誰可以與我們發展這份親切、穩定及充滿接納的歸屬關係,以滿足我們的渴求呢?

保羅說:「你們所領受的不是奴僕的靈,仍舊害怕;所領受的是兒子名分的靈,因此我們呼叫:「阿爸,父!」」稱呼神為「阿爸,父!」,好像是老生常談,若我們細心想一想,其實這是劃時代的改變。在古代的世界,誰有資格稱神為「父」呢?稱神為父,自古都被皇帝所壟斷。保羅指出,事實不是這樣。神並非只屬於皇帝,也不只是皇帝才屬於神,神屬於祂所創造的每一個人,所有祂所創造的人也屬於神;神與人那份彼此相屬的關係,能夠修補我們在人生中所經驗到歸屬關係的欠缺,清除我們在歸屬關係上的債務。

那位指責家人不關心自己的戒毒人士建立了與天父的關係後,能夠以另一種態度看待家人。他說:「咁大個仔,都未好好做完一件事俾屋企人睇,我希望今次可以做好呢件事。」由此可知,他仍然非常重視家人,現在,他能夠在與天父的關係的安全基礎之上,以正面及健康的方向去回應家人。

3.從尋找保障的債務中得釋放

8 : 17若是兒女,就是後嗣,是神的後嗣,和基督同作後嗣。如果我們和他一同受苦,是要我們和他一同得榮耀。

神與人那種父母與子女的親切而穩定的關係,回應著人對歸屬關係的需要。人作為神的後嗣這宣告,又回應著我們的甚麼渴求,以及因這渴求而產生的債務呢?

不少人終其一生都在為自己及家人的生存及生存的條件尋求保障。有人在網上討論區發出這樣的問題:「而家香港地,要養大一個細路分分鐘要四百萬架,如果無呢一筆錢,就唔會俾到保障d小朋友。你地會唔會生呀?」能否為子女提供保障這個問題,嚇怕了不少人。有一位網友回應說:「我唔會生,d細路好叻同好難教,又怕佢學懷,自己得閒都會計下阿媽投資咗幾多係我身上:從BB開始,幼稚園、小學、中學,我讀書唔叻,要去澳洲讀4年大學,末計醫葯費、托兒、補習、課外活動、興趣班、由細到大屋企食住的費用...我都唔知條數可以點計,但阿媽得到既回報就...自問要進修、要交租、要開支,邊有咁多$$比屋企。當我計完條數,就唔想生,自己就係人板,我同我男朋友都唔想生,養左3隻貓,打算d貓陪過世。」(http://hk.knowledge.yahoo.com/question/question?qid=7007041900714

有一對夫婦很勇敢,差不多「餐搵餐食餐餐清」,也生了一個女兒。財務顧問「恐嚇」他們:「如果你不想愛女承受香港教育之苦,就要購買教育基金,為她提供較理想的教育保障。」結果,這對本來已經拮据的夫婦,某些月份要向家人借錢以支付女兒教育基金的供款。「一身兒女債」都是為了將來尋找一點保障。

人人都需要保障,但保障又好像是無底深潭,永遠填不滿。你的退休保障足夠嗎?有人問:要儲多少錢才能夠退休?這人退休時將有155萬元強積金供款,以及433萬元其他儲蓄,總計近600萬元。對不少人來說,這已經是天文數字,但理財顧問的意見是:「如果你會活到香港人的平均壽命,你仍欠約123萬才夠退休。」我們本已有著尋找保障的自然傾向,四周的聲音又不停地「恐嚇」著我們,令我們感到保障永遠都不足夠,鞭策著我們去追逐那永遠都不會足夠的保障。

在怎樣的情況下才得到一世無憂的保障呢?不少人的回應是,再投胎出生在富豪家庭。有一位時裝界朋友如此抱怨:「你有沒有曾經抱怨自己投錯胎...含著金鎖匙出世的人,天生註定住洋樓養番狗、不是ABC就是BBC、畢業是名牌大學、用的是Birkin手袋與Chanel,所以東西得來全不費功夫。若然父母是甚麼大明星或知名人士更不得了,尤其當你在跟紅頂白的時裝界與娛樂圈打滾,甚麼都跟你講名氣,你企定定已經有人會主動向你招手。」(http://hk.lifestyle.yahoo.com/fashion/women/article.html?id=art_4ab9d538

        人們都認為,有足夠的資源,包括財富資源及社會資源,才能有足夠的保障。保羅指出,其實我們也承續著非常豐富的資源,因為我們就是神的後嗣。神所擁有的一切,我們都有份。作為神的後嗣,可以得到甚麼保障呢?這話題可以引發各種的想像,保羅提示我們參考基督的例子,他指出我們與基督同作後嗣,將會與基督一同得到榮耀。

        「保障」這個債主,永遠也不滿足,企圖永遠勞役我們。保羅提醒我們,與其身心疲累地去填飽這個永不飽足的債主,不如轉眼望清楚我們在神裏面的身份,數算神已經為我們預備了的保障。

4.從害怕苦楚的債務中得釋放

8 : 18我認為,現在的苦楚,若比起將來要顯示給我們的榮耀,是不足介意的。

8 : 19受造之物切望等候神的眾子顯出來。

8 : 20因為受造之物屈服在虛空之下,不是自己願意,而是因那使它屈服的叫他如此。但受造之物仍然指望從敗壞的轄制下得釋放,得享神兒女榮耀的自由。

8 : 21併於上節

8 : 22我們知道,一切受造之物一同呻吟,一同忍受陣痛,直到如今。

8 : 23不但如此,就是我們這有聖靈作初熟果子的,也是自己內心呻吟,等候得着兒子的名分,就是我們的身體得救贖。

8 : 24我們得救是在於盼望;可是看得見的盼望就不是盼望。誰還去盼望他所看得見的呢?

8 : 25但我們若盼望那看不見的,我們就耐心等候。

在人們的經驗中,如債主一樣追著我們不放的,而我們又極力想擺脫它的,苦楚必定是其中之一。有些人一生的心思及精力,就是尋求擺脫苦楚。有人問:「如何擺脫失戀的苦楚?」;又有人問:「如何擺脫人際衝突的苦楚?」;可能最多人問的是:「如何擺脫身體疾病的苦楚?」疾病可以對人產生非常大的威嚇,它侵襲我們的身體令我們痛苦,它侵襲我們的家人的身體更令我們痛苦。它好像隨時到來,避無可避;有時又好像糾纏不休,驅之不散。疾病的威嚇,可以令人生活得提心吊膽,千金散盡,仍買不到安心。

面對著人類逃避痛苦的自然傾向,但又避無可避的現實,保羅的回應不是派止痛藥,而是鼓勵我們心存盼望。保羅勸導我們一方面不需要顧影自憐,因為,「一切受造之物一同呻吟,一同忍受陣痛」,我們不是唯一經驗苦楚的一個,在敗壞的世界得到完全的救贖之前,全人類,以至所有受造之物都活在相同的狀況之中。另一方面,保羅建議我們把眼光放長一點,我們就會看見苦楚總有過去的一天,並且美好的結局已經預備好了。若有這樣盼望,「現在的苦楚,若比起將來要顯示給我們的榮耀,是不足介意的」。

保羅自己也經歷各種的苦楚,他說:「坐過更多次監牢,受過無數次的鞭打,常常冒死...我勞碌困苦,常常失眠,又飢又渴,忍飢耐寒,赤身露體。除了這些外表的事以外,我還有為眾教會操心的事天天壓在我身上。 (林後11:23-28)保羅還說有「一根刺」加在他的身上,這可能是疾病。他求主使這根刺離開他,但沒如願。對此,他有這樣的領受:「他對我說:「我的恩典是夠你用的,因為我的能力是在人的軟弱上顯得完全。」(林後12:7-9)苦楚沒有把保羅擊敗,因為保羅心中的盼望沒有被苦楚奪走。

四.總結

神與我們那種那種親切又穩定的父母子女關係,填補了我們在歸屬關係上的欠缺;我們作為神的後嗣的身份,給予我們資源回應現世保障的不足;那已經成就的盼望賦予我們靱力去經驗眾生同遇的苦楚。道理就是這樣,但改變如何發生呢?

著名基督徒作家Max Lucado寫了一本給兒童故事書,名叫You Are Special。故事的主角胖哥生活在一個每天互相貼貼紙的社會,得人喜歡的就被貼金星貼紙,不被欣賞的就被貼灰點貼紙。胖哥努力要得人喜歡,爭取更多金星貼紙,但事與願為,得回來的都是灰點貼紙。有一天,胖哥遇到路西亞,她身上竟然沒有金星貼紙,也沒有灰點貼紙,甚麼貼紙都不能貼在路西亞身上。胖哥感到非常驚訝,向路西亞請教。路西亞告訴他:「很簡單啊,我每天都去找伊萊,就是那位創造者。」克服了猶豫,經過了掙扎,胖哥終於鼓起勇氣去找伊萊,在回家的路上,有幾張貼紙從胖哥的身上掉下來了。

改變如何發生呢?改變在接觸中發生,改變在關係中發生。如果有一天,我們能夠以「阿爸,父!」這親切的稱呼呼叫神,我們對於歸屬關係的欠缺、對於保障的欠缺、對於苦楚的害怕會逐漸減少,生活可以越來越輕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