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豪恩先生 – 當你走到無力

講題:當你走到無力 When You are Down and Troubled

經文:列王記上19章1-18節

講員:林豪恩先生

場合:香港中文大學崇基學院禮拜堂

日期:2011年8月7日

      When you are down and troubled

一.引言

公元前202年,西楚霸王項羽敗走烏江邊,遇到烏江亭長。亭長對項羽說:「江東雖然小,但土地縱橫各有一千里,民眾有幾十萬,也足夠稱王啦。希望大王快快渡江。現在只有我這兒有船,漢軍到了,沒法渡過去。」項羽笑了笑說:「天之亡我,我何渡為!且籍與江東子弟八千人渡江而西,今無一人還,縱江東父兄憐而王我,我何面目見之?縱彼不言,籍獨不愧于心乎?」項羽想到自己曾經「力可撥山、氣可蓋世」,現在落難江邊,大勢已去,無可奈何,於是舉劍自刎於烏江邊。

今天舊約經課提及的以利亞先知,也可以用「力拔山兮氣蓋世」來形容。他曾經在迦密山上,一個人打敗四百五十個巴力先知,舉國震撼。轉過頭來,他向耶和華呼喊:「求你取我的性命吧!」偉大先知何以突然如此無可奈何?充滿能力的先知何以突然生無可戀?在古代中國的項羽走到無力時在江邊遇上烏江亭長,在古代近東的以利亞則在山上遇到耶和華,耶和華如何回應他呢?耶和華對以利亞的回應又給予我們甚麼啟發呢?

二.經文

19 : 1亞哈把以利亞一切所做的和他用刀殺眾先知的事都告訴耶洗別。

19 : 2耶洗別就派使者到以利亞那裏,說:「明日約這時候,我若不使你的性命像那些人的性命一樣,願神明重重懲罰我。」

19 : 3以利亞害怕,就起來逃命,到了猶大的別是巴,把僕人留在那裏。

19 : 4他自己在曠野走了一日的路程,來到一棵羅騰樹下,就坐在那裏求死,說:「耶和華啊,現在夠了!求你取我的性命吧,因為我不比我的祖先好。」

19 : 5他躺在羅騰樹下睡着了。看哪,有一個天使拍他,對他說:「起來吃吧!」

19 : 6他觀看,看哪,頭旁有燒熱的石頭烤的餅和一壺水,他就吃了喝了,又再躺下。

19 : 7耶和華的使者回來,第二次拍他,說:「起來吃吧!因為你要走的路很遠。」

19 : 8他就起來吃了喝了,仗着這飲食的力走了四十晝夜,到了神的山,就是何烈山。

19 : 9他在那裏進了一個洞,在洞中過夜。看哪,耶和華的話臨到他,說:「以利亞,你在這裏做甚麼?」

19 : 10他說:「我為耶和華-萬軍之神大發熱心,因為以色列人背棄了你的約,毀壞了你的壇,用刀殺了你的先知,只剩下我一人,他們還要追殺我。」

19 : 11耶和華說:「你出來站在山上,在耶和華面前。」看哪,耶和華從那裏經過。在耶和華面前有烈風大作,山崩石裂,耶和華卻不在風中;風後有地震,耶和華也不在其中;

19 : 12地震後有火,耶和華也不在火中;火以後,有輕微細小的聲音。

19 : 13以利亞聽見,就用披風蒙臉,出來站在洞口。聽啊,有聲音向他說:「以利亞,你在這裏做甚麼?」

19 : 14他說:「我為耶和華-萬軍之神大發熱心,因為以色列人背棄了你的約,毀壞了你的壇,用刀殺了你的先知,只剩下我一人,他們還要追殺我。」

19 : 15耶和華對他說:「去吧,從原路回去,往大馬士革的曠野去。到了那裏,你要膏哈薛作亞蘭王,

19 : 16又膏寧示的孫子耶戶作以色列王,並膏亞伯‧米何拉人沙法的兒子以利沙作先知接續你。

19 : 17將來逃過哈薛之刀的,必被耶戶所殺;逃過耶戶之刀的,必被以利沙所殺。

19 : 18但我在以色列中留下七千人,是未曾向巴力屈膝,未曾親吻巴力的。」

三.釋經與應用

1.當以利亞走到無力

19 : 1亞哈把以利亞一切所做的和他用刀殺眾先知的事都告訴耶洗別。

19 : 2耶洗別就派使者到以利亞那裏,說:「明日約這時候,我若不使你的性命像那些人的性命一樣,願神明重重懲罰我。」

19 : 3以利亞害怕,就起來逃命,到了猶大的別是巴,把僕人留在那裏。

19 : 4他自己在曠野走了一日的路程,來到一棵羅騰樹下,就坐在那裏求死,說:「耶和華啊,現在夠了!求你取我的性命吧,因為我不比我的祖先好。」

很多人都不明白,為甚麼有能力獨自戰勝四百五十個巴力先知的以利亞,轉眼間竟然落荒而逃。迦密山上的英雄何以害怕?呼火喚雨的先知何以逃命?

有人批評以利亞沒有信心,有人指責這位先知失職逃跑。不過,持平一點來看,世上豈真有長勝將軍嗎?股神神機妙算,但也有「損手」的時候;球王百發百中,但卻有「上帝之手」的時候;「天王天后」如何努力塑造自己清純的形象,但也有被手提電腦出賣的時候;何況今次以利亞遇到的挑戰與上次不同了,今次的對手與上次的對手不可同日而語。上次,以利亞以耶和華上帝先知的身份與四百五十個巴力先知對決,雖然人數對比懸殊,但性質上仍然是先知與先知之間的「比武」,屬於宗教界的範疇。現在,以利亞的對手是王后耶洗別,等於政權及其軍隊。這不再是宗教界的事情,而是政治及軍事範疇的力量。要先知一個人獨自迎戰整個政權及軍隊,難道我們以為以利亞刀槍不入嗎?王后耶洗別動用整個國家的政治及軍事力量來對付以利亞,簡直就是「大石壓死蟹」,以利亞感到害怕而逃命,也是人之常情吧!

不久之前,有鐵路意外在某城市發生。引起人們注意的,不單單是意外本身,媒體的激烈反應更令人們感到驚訝。媒體展示出對生命的珍惜,對公義的追求,以及對責任的追究,燃起人們對媒體及對社會進步的盼望。不過,當媒體的壓力不是來自鐵道部門,而是來自最高層權力階層的時候,在「大石壓死蟹」的狀況下,無可奈何,也要收起文稿,重新排版。

新聞工作者甘心嗎?媒體甘心嗎?在龐大的壓力及威嚇之下,不甘心又可以怎樣呢?以利亞甘心落荒而逃嗎?以利亞甘心放棄先知的召命嗎?就算以利亞不甘心,又可以怎樣呢?

人生走到無力,不一定因為走路太長而雙腳疲勞,可能是因為對手太強,壓力太大;也可能是因為遊戲規則太過不公平,無論你如何努力,都不可能在這場遊戲中得到甚麼。還記得《少林足球》電影中其中一場足球比賽,對陣球員都帶著武器上陣,從褲袋跌出土巴拿的球員若無其事地說:「作為一個汽車維修員,隨身攜帶士巴拿,是很正常的事。」期望公平公正地踢足球的球員,以為可以透過技術取勝的球隊,怎能不感到無力呢?怎能不氣餒呢?這種「大石壓死蟹」的無力感,這種不公平狀態下無可奈何的感覺,相信處身於類似狀況中的人們是能夠體會的。

以利亞甘心嗎?從以利亞對耶和華上帝所說的話,他似乎不甘心。他向耶和華上帝說:「耶和華啊,現在夠了!求你取我的性命吧」。他的意思是,如果遊戲是要這樣玩的話,我受夠了,我不玩了。我寧死都不繼續玩這樣的遊戲!

這場遊戲出了甚麼問題,以致先知寧死也不願意繼續玩下去呢?在道出詳細原因之前,以利亞指出,這場遊戲已經令他的自我形象及尊嚴都大受打擊。以利亞是有使命和理想的人,現在被逼成為逃兵,內心的愧疚和掙扎非言語所能形容,只能向耶和華呼喊:「求你取我的性命吧,因為我不比我的祖先好。」

王后耶洗別動用國家機器追殺以利亞,究竟對以利亞產生怎樣的打擊呢?且聽以利亞自己怎樣說。

19 : 9他在那裏進了一個洞,在洞中過夜。看哪,耶和華的話臨到他,說:「以利亞,你在這裏做甚麼?」

19 : 10他說:「我為耶和華-萬軍之神大發熱心,因為以色列人背棄了你的約,毀壞了你的壇,用刀殺了你的先知,只剩下我一人,他們還要追殺我。」

19 : 13...聽啊,有聲音向他說:「以利亞,你在這裏做甚麼?」

19 : 14他說:「我為耶和華-萬軍之神大發熱心,因為以色列人背棄了你的約,毀壞了你的壇,用刀殺了你的先知,只剩下我一人,他們還要追殺我。」

耶和華兩次問他:「以利亞,你在這裏做甚麼?」他兩次回答:「我為耶和華-萬軍之神大發熱心,因為以色列人背棄了你的約,毀壞了你的壇,用刀殺了你的先知,只剩下我一人,他們還要追殺我。」我們有否從他的控訴感受到剛發生的事情令以利亞內心充滿鬱結呢?

第一,以利亞戰勝四百五十個巴力先知,為國家斬妖除魔,為以色列帶來雨水,舒緩了三年的旱災,但國王沒有肯定和感激他,反而追殺他。白樺在《苦戀》中的對白或者可以道出以利亞心中的鬱結:「你愛國家,國家愛你嗎?」

第二,「我為耶和華-萬軍之神大發熱心」,竟然落得「只剩下我一人,他們還要追殺我」的結局。是否不應該如此相信耶和華呢?還是不應該如此熱心呢?如果不是,為何耶和華不保護祂的先知呢?

第三,「以色列人背棄了你的約,毀壞了你的壇,用刀殺了你的先知」。耶和華到底有沒有看見人民背信棄義呢?為甚麼容許這樣的事情發生而不出手扭轉局勢呢?耶和華果真是上帝嗎?正義果真有穩固的基礎嗎?

類似以利亞的鬱結,歷世歷代不少人可能都有不同程度的同感。有些人為國家及社會的進步而努力,卻被指控為國家和社會的敵人;有些人與公司共渡時艱,但公司卻不與他們分享成果;有些人堅持有教無類的教育理想,但關注及資源總是不投向他們;有些社工苦口婆心勸導邊緣者臨崖勒馬,但往往下次再見他們就在報紙新聞上;有些人關心家人,卻被誤會為管束及干預...這些狀況,都容易令人感到既憤怒又無奈,既不甘又無能為力。

耶和華問藏在山洞的以利亞:「你在這裏做甚麼?」我們想像,以利亞除了重覆之前的那段控訴之外,可能心裏還有聲音說:「世界如此黑暗,先知勢孤力弱,除了藏在山洞,還有甚麼可以做呢?」以利亞像受傷的野獸一樣躲到山洞裡,獨自默默舔拭傷口。

2.走到無力時遇上耶和華

杜牧的《題烏江亭》一詩道:「勝敗兵家事不期,包羞忍恥是男兒。江東子弟多才俊,捲土重來未可知。」這是認為,項羽應該渡江,以圖東山再起。

不過,有論者認為,項羽跑到江邊,的確打算渡江。可惜來迎接他的,只是一位亭長,而不是一支大軍。項羽見到只有一舟一槳一亭長,東山再起的信心立即消逝。

以利亞先知雖然落荒而逃,甚至有人認為他慌不擇路,不過,他最終卻走到耶和華的山。在那裏,他遇到耶和華。當人走到無力的時候,遇到不同的人物,可以有很不同的效果。

2.1.以利亞一個人在「逃」上,耶和華上帝「陪著你走」

19 : 3以利亞害怕,就起來逃命,到了猶大的別是巴,把僕人留在那裏。

19 : 4他自己在曠野走了一日的路程,來到一棵羅騰樹下,就坐在那裏求死,說:「耶和華啊,現在夠了!求你取我的性命吧,因為我不比我的祖先好。」

19 : 5他躺在羅騰樹下睡着了。看哪,有一個天使拍他,對他說:「起來吃吧!」

19 : 6他觀看,看哪,頭旁有燒熱的石頭烤的餅和一壺水,他就吃了喝了,又再躺下。

19 : 7耶和華的使者回來,第二次拍他,說:「起來吃吧!因為你要走的路很遠。」

19 : 8他就起來吃了喝了,仗着這飲食的力走了四十晝夜,到了神的山,就是何烈山。

我們可以用郁達夫的文章「一個人在途上」來形容以利亞,不過這應該是逃走的「逃」,而不是路途的「途」;另一方面,我們可以用盧冠廷的歌「陪著你走」來描述耶和華對他的回應。在成功路上,眾人擁戴不足為奇,但在落難逃命之時不捨不棄則是難能可貴。耶和華的使者好像「毅行者」比賽中的補給員,為以利亞設立補給站,使他不致於餓死在荒山野嶺。在人生的旅途上,我們也可能有一個人在「逃」上的時刻,並且有意無意地把自己置身於危險境況。我們有否發現上帝陪著我們走呢?我們有否發現上帝的使者在我們逃走的過程中的補給呢?在人生走到無力時,在巨大困難的壓迫之下,我們不會想到將來,我們的反應如以利亞一樣:「夠了!」但耶和華的使者卻對他說:「起來吃吧,因為你要走的路很遠。」「你要走的路很遠」這句說話一語雙關,以利亞腳上接著走的路的確很遠,同時,以利亞的人生也任重而道遠。

2.2.以利亞懷疑真理的根基,耶和華展示基礎穩固

19 : 11耶和華說:「你出來站在山上,在耶和華面前。」看哪,耶和華從那裏經過。在耶和華面前有烈風大作,山崩石裂,耶和華卻不在風中;風後有地震,耶和華也不在其中;

19 : 12地震後有火,耶和華也不在火中;火以後,有輕微細小的聲音。

19 : 13以利亞聽見,就用披風蒙臉,出來站在洞口。聽啊,有聲音向他說:「以利亞,你在這裏做甚麼?」

以利亞意圖做「隱蔽中年」,淹沒於鬱結之中,就在這時候,耶和華呼喚他出來。出來做甚麼?出來解決他與耶和華之間的矛盾。局勢的發展似乎搖動了以利亞的信念及使命的基礎。耶和華也以搖動來回應以利亞,不過,耶和華搖動的是氣流,使烈風大作;搖動的是大地,使山崩石裂,火焰飛揚。以利亞是耶和華的先知,當然知道這是耶和華新自顯現的現象,因此蒙著臉出來見耶和華。以利亞看見局勢的混亂而產生信仰危機,耶和華向他展示他的信仰基礎絲毫無損,仍然穩固如昔。當人淹沒於鬱結的時候,當人藏進山洞獨自舔拭傷口的時候,很容易以為自己是「最後戰士」,以為世界已經完全黑暗,「出來站在山上,在耶和華面前」睜開雙眼,黑暗並沒有掌管世界。

2.3.以利亞妄自菲薄,耶和華委以重任

19 : 15耶和華對他說:「去吧,從原路回去,往大馬士革的曠野去。到了那裏,你要膏哈薛作亞蘭王,

19 : 16又膏寧示的孫子耶戶作以色列王,並膏亞伯‧米何拉人沙法的兒子以利沙作先知接續你。

以利亞的痛苦是:國家不需要他,人民不需要他,他成為了亡命天涯的先知,彷彿是世上最多餘的一個人。耶和華對以利亞重新委以重任,彷彿對他說:「雖然你感到人民不需要你,感到國家不需要你,但我耶和華上帝需要你。雖然你看見黑暗遮蔽大地,就是在黑暗蓋地的時候,大地更需要光明。雖然你看見人民背信棄義,就是在人民背信棄義的時候,信實和公義更顯得可貴。耶和華是全地的主,不是廟宇裏的神靈,沒有任何政治及軍事力量比耶和華更長久及真實。你回去,繼續實踐你的使命,並且把這使命傳遞下去。」耶和華對以利亞的回應,也是對歷世歷代所有致力實踐上主使命的人的鼓勵。

5.以利亞以為自己被放棄,耶和華視他為戰友

19 : 17將來逃過哈薛之刀的,必被耶戶所殺;逃過耶戶之刀的,必被以利沙所殺。

19 : 18但我在以色列中留下七千人,是未曾向巴力屈膝,未曾親吻巴力的。」

以利亞自身難保,難免想像先知團隊已經全軍覆沒,懷疑自己已經被遺棄。耶和華不單重新確立以利亞的信仰和使命的根基,再次委以重任,更把以利亞當作伙伴,當作戰友,向他透露「軍情」,把局勢的發展與他分享。耶和華也把尚有七千未變節的隊友這秘密向以利亞揭露。孤軍作戰很自然感到無力及被遺棄,不過,在我們不知道的地方,原來存在著我們不認識的戰友。更重要的是,賦予我們使命的上主,不是把我們當作一個傳聲筒,而把我們當作戰友,與我們共商「軍情」。

四.總結

漫漫人生長路,難免有走到無力的一刻。無力前行的時候,不妨參考以利亞的經驗,暫時離開戰場,走向信仰的根基、使命的源頭、真理的基礎去重整自己。變幻不定的環境沒有能力回應我們內心深層次的矛盾和鬱結,只有耶和華上帝,那個給予我們信仰和使命的源頭才能重建我們繼續上路基礎和動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