伍渭文牧師 – 伏在門前的野獸

講題:伏在門前的野獸  The Crouching Beast at the Door

經文:創世記4章1-16節

講員:伍渭文牧師

場合:香港中文大學崇基學院禮拜堂

日期:2011年9月4日

      Audio

美作家霍桑(Nathaniel Hawthorne, 1804-64) 是美洲新大陸清教徒移民的後代,在他的名著緋紅字母 (The Scarlet Letter) 開始時有一段發人深省的話:

建立新殖民的尋夢者,縱使他們原本對人類的德行和快樂,有烏托邦的無限憧憬,但總認識到,面對初期眾多現實需要中,也得在其處女土地上,分出一幅作為墓地,另一幅作為監獄。(The founders of a new colony, whatever Utopia of human virtue and happiness they might originally project, have invariably recognized it among their earliest practical necessities to allot a portion of the virgin soil as a cemetery, and another portion as the site of a prison.)

霍桑用文學的手法,道出人生的現實—面對罪惡和死亡。新殖民來到美洲新大陸,雖然獲得宗教信仰的自由,但他們仍然不能擺脫罪惡和死亡,需要監獄和墓地。今天舊約創四1-16記載該隱殺弟弟亞伯的故事,是聖經首次把罪惡和死亡同時呈現在我們眼前,並說明罪的本性和勝過罪惡的方法。

  1. 1.    罪必戀慕你—罪惡的誘惑和牽引

耶和華對該隱說:

你為甚麼發怒呢?你為甚麼變了臉色呢?你若行得好,豈不蒙悅納?你若行得不好,罪就伏在例門前。它必戀慕你(its desire is for you , NRSV;新譯本:它要纒住你),你卻要制伏它。」(創四6, 7)

該隱殺亞伯的故事中,對罪有一個非常生動的形容:罪像伏在我們門前的野獸,靜靜等候我們,祇要我們走出門口,它便有機可乘,把我們吞噬。當然,若我們知道,這野獸若是面目可怕,看來使人毛骨聳然,我們就不會開門,走出街外,送羊入虎口。但聖經說到罪這野獸時,提到有一種牽引,我們要很費力才能擺脫它。「它必戀慕你(its desire is for you , NRSV;新譯本:它要纒住你),你卻要制伏它。」(創四7)這野獸開始時看來可能是可愛的竉物,抱在懷中,令我們傾心,愛慕不已,甚至神魂顛倒,不能自己,但一搭上它,就被它纒住,不放過我們,我們也不想擺脫它,因為罪可以帶來歡娛–罪中之樂,成為心魔,揮之不去,但成為這野獸最終露出憎獰本相,要把我們吞噬。

這段經文使我想起上星期一則法庭新聞。報載:「已婚中年富商5年前與酒吧女公關經理邂逅,迅即「撻」發展孽緣,惟因錢銀轇轕終令兩人分手,之後女公關疑「獅子開大口」勒索富商1.39億元,更涉請私家偵探跟蹤對方,再以「辣招」恐嚇他及其妻女,揚言要他們「一家三口家破人亡」。富商數度「投降」,終令她成功取得千萬分手費。」(明報八月二十五日) 對富商來說,這野獸是好色,但對女被告來說,這野獸是貪心,被告己得到一千萬,應可收手,但貪心纒上了被告,她想1.39億元,最終被刑事檢控。

對該隱來說,伏在門前的野獸是甚麼呢?為甚麼他要殺亞伯呢?有甚麼力量牽引著他呢?「耶和華對該隱說:你為甚麼發怒呢?你為甚麼變了臉色呢?你若行得好豈不蒙悅納?你若行得不好,罪就伏在門前。」(vv. 6, 7)伏在門前的野獸是心中的嫉妒。該隱不能忍受弟弟竟然蒙上主喜悅,我和他一起在祭壇獻祭,但上主接納他而不接納我的祭品,亞伯祭壇上騰的煙火是濃厚,而我的煙火稀薄。一路以來,該隱不單是長子,而且是獨子,他名叫該隱,這名字意思:「耶和華使我得了一個男子」,是夏娃的驕傲,也是她信心的憑證,他是將來家族的唯一盼望,擁有父母全部的愛,直到弟弟的出現。

一路以來,其實該隱並不覺得弟弟是一個威脅,亞伯名字意涵為脆弱、無有,是弱者的名字;他沒有說過甚麼,給比他強很多的該隱引到田野,手起斧落,生命就完結了。一路以來,該隱可能祇視亞伯為工具,協助他完成長子的功業。所以,當他知道上主接納亞伯而不接納自己時,「就大大發怒,變了臉色」(新譯本:非常忿怒,垂頭喪氣) ;這兩種極端情緒同時出現,表示他的自尊受到傷害,甚至破碎。其實,他應該躬身反思,為何如此?是我的崇拜的態度出了問題?是弟弟有些好東西我過去沒有察覺嗎?上主既然是上主,我要順服他,雖然我不明白。

他沒有躬身自問,嫉妒充塞他的心,他因妒成恨,下了殺機,要把亞伯除掉。嫉妒、仇恨好像野獸伏在門前,靜靜等候該隱。上主知道他身處險境,告誡他:小心那野獸!不要踏出上主為你設定的界限,亞伯是你的弟兄,你看守的對象,回頭吧!不要踏出門外!他聽不進上主的警告,因他不能忍受比他脆弱的弟弟勝過他。該隱纒上了嫉妒,他他戀上了嫉妒,因為嫉妒能給他動力和目標,他計劃除掉亞伯。

我認識一位朋友,三十多年前初到美國德州,在一商場買東西時,可能英文不太流利和是黃色膚色,感到被奚落和岐視,以後用幾年時間,努力賺錢,把那商場買下來,還以顏色,吐氣揚眉。當被報復的心纒上時,我們的心也戀慕報復,而報復給我們動力和目標,報復成了我們揮之不去的心魔。

 

  1. 2.    守望自己的心

伏在門前的野獸,提醒我小心罪的潛伏性—就在我們心中。我們要注要該隱的殺機起於獻祭的地方、獻祭的時候,就是在進行崇拜的時候該隱竟然犯罪,因為該隱的心遠離上主。上主沒有說:該隱,你的祭品不及格,乃說:你若行得好豈不蒙悅納

詩篇是舊約公共崇拜的禱文和詩章,今天詩篇經課一一九:33-40就談到上主的律法,這是最長的詩篇,共176節分二十二段,每段依次序用同一希伯來文字母起頭,非常優美,內容全是談及我們的心要愛慕上主的誡命—我們要遵守的界限。經文說:「求你使我的心趨向你的法度,不趨向非義之財(selfish gains)。求你叫我轉眼不看虛假(worthless things),又叫我生活在你的道中。」(詩119: 36, 37)

罪是有誘惑和牽引的,勝過這牽引需要更大的牽引,就是上帝的律法。要勝過病毒和細菌祇有一個方法—增強免疫能力。試探和誘惑隨時隨處都在,就如我們沒法離開地心吸力的牽引。我們會趨向非義之財,也容易被虛假的閃爍和炫耀所吸引,但在上主話語的亮光中,我們得著屬靈的透視,明白到非義之財(selfish gains) 和虛假(worthless things) 都是過眼雲煙,轉眼成空。在親近上主時,我們也被上主的話語所吸引,這屬靈的吸引力,幫助我們擺脫罪的誘惑,就如飛機若不受地心吸力牽引下墮,就要被更大的氣流動力所牽引,停留在高空。

 

  1. 3.    彼此守望

罪是伏在門前的野獸,指出罪的嚴重後果,罪就像要吞噬我們的野獸,但這比喻也指出保護自己免被罪攻擊的方法—不逾越界限。罪這野獸祇能伏在門外,不能進入家中,「這家就是神的教會真理柱石根基」 (提前3:15)

今天福音書經課馬太十八15-20提到信徒之間要彼此守望,互相提醒,一起祈禱;書信經課雅各書五19, 20說要作守望者,使人從迷路中回轉:「我的弟兄們,你們中間若有人迷失真道的,有人使他回轉,這人該知道,叫一個罪人從迷路中轉回,便是救一個人靈魂不死,並且遮蓋很多的罪。」(雅五19, 20)

在上主的群體中,我們學習彼此認罪,一起追求成聖,得到屬靈的保護。當該隱知道自己罪孽深重時,人人看到他時就要追討他的罪:「我的刑罰太重,過於我所所能當的。」(創四13)上主對悔罪的人,永遠給予接納和保護,這是信仰群體的挽回事工。

在屬靈的追求上,我們要勉力而行,不可疏懶,不想聚會時,可能就是我們最需要親近上帝的時候。我小時候,還沒有即食麵時和微波爐時,父母常對我們說:吃飯時不要趕著玩而不進食,要強飯加衣,保守身體健康。聖經教導我們不可停止聚會:「又要彼此相顧,激發愛心,勉勵行善。你們不可以停止聚會,好像那些停止慣了的人,倒要彼此勸勉。既知道那日子臨近,就更當如此。」(來十24, 25)

數年前有一對夫婦在教會聚會,完了就離開,很少到下邊茶聚,更少一起午膳,後來兩夫婦先後完成神學訓練,在教會工作了。有一次他們告訴我:牧師多謝你讓我們在崇基教堂安靜聚會,沒有要他們參與這事奉或那事奉,也不用崇拜散會後開這會開那會,可以靜靜療養心靈的傷痛,我們在這裡得到非常需要的空間。

我要讚賞他們,在心力交瘁時,他們沒有停止聚會,繼續親近上主,聆聽上主的誡命。船停泊在港灣,是維修整頓,儲備糧水,但內心仍渴想那無際的汪洋,等待風起雲湧時,揚帆遠去。

這種在基督裡友愛守望的關係,與該隱的世界成了強烈的對比。該隱說:「我必流離飄蕩在地上,凡遇見我的必來殺我」(創四14)這句話使我訴想起利比亞內戰政府軍人現時的遭遇,殺人者,現今懼怕被人追殺;決定開始戰爭的人,不能決定何時結束戰爭。

因為罪使人與人失去信任,彼此懼怕對方,到創世記十一章,他們來到偌大的示拿平原,他們懼怕分散全地,但上帝豈不是告訴亞當夏娃:要生養眾多,遍滿全地嗎?因為罪使人與人關係割裂,人要採用一種言語,集中居住同一地方,以便統治;他們認為不同的語言,居住不同的地域,會引起不穩定,不和諧,因罪使人與人彼此懼怕,失去信任;罪使人邁向專權,要建造巴別塔,塔頂通天,取代上帝。他們要統一發新聞稿,發一樣的官方圖片,但上帝使人發明微博、tweeter,把語言混亂,上帝不是作弄我們,乃保護我們。

但在上主的家,我們看到一個逆轉,在這裡我們彼此相愛,為對方的靈魂儆醒,在這基督為元首,在這裡我們彼此謙卑服待。不要停止聚會,強飯加衣。一顆碳放在一堆碳中就燒得長久,但離開這堆碳就很快熄滅。我非常高興看到幾個月前開始了周四晚上的祈禱會,讓在香港工作的內地生,彼此有更多生命的分享和建立。

  1. 4.    為社會守望

教會不單在內彼此守望,教會作為社會的良心,也要為社會守望。該隱殺亞伯不單是家庭的仇殺,亦是人類社會的寫照,罪破壞人與人的信任,罪是自我中心,罪是放棄看守弟兄的責任,該隱說:「我不知道!我豈是看守我兄弟的嗎?」教會作為被救贖的群體,天國的子民,就要履行為弟兄守望的責任。

上主日我們認識到,是教會透過基督教工業委員會的守望,爭取到工人有薪公眾假期和女性分娩假期,以前工人一年才在農曆初一到初三放假。在香港的勞工子弟學校,是教會的一位主教何明華會督(Bishop Hall)創辦,不是左派工會創辦。在審判的日子,耶穌清楚告訴我們,能進天國的不是你信些甚麼,乃你那沒有實行所信的,進天國的人是守望弟兄的人:「我餓了,你們給我吃;渴了,你們給我喝;我作客旅,你們留住我;我赤身露體,你們給我穿;我病了,你們看顧我;我在監裡,你們來看我。」(太二十五34-36)

提到教會作為社會的良心,使我想起九月四日時代論壇有一則報導,說到超過一百名拉丁美洲的教會領袖簽署了一封公開信給美國的教會,促請信徒為因美國削減社會援助而受到影響的窮人發聲。 簽署人指美國在最近激烈的政治辯論中,削減了多項開支,如低收入人士的醫療補助、國內和國際的糧食援助和緊急響應,批評這是把上百萬的弱勢人士排除在討論以外。他們說:「執政者應該明白他們在國內作的決定,也會對其他國家的經濟構成影響……對我們來說,政治家若為了擁抱富裕人士的利益,寧可削減最有需要人士的社會援助,這行為是不道德的。」他們的名字叫亞伯–弱者,無有,這是上帝最關心的人。今天,上主也問我們:「你弟兄亞伯在那裡?

結論:罪像伏在門前的野獸,伺機把我們吞噬,一戀上了罪,它就纒上了你,但祇要我們活在上帝的誡命中,不逾越界限(trespasses) ,我們就不會被罪傷害我們,我們要保守自己常在上主的話語中,被上主的話吸引,也藉著信仰群體的彼此守望,不至迷失,在迷失時也得到挽回;在為社會守望時,我們也不斷儆醒,不隨波逐流。我們也許會偶然被過犯所勝,但祇要回轉,就得著醫治、挽回、重新建立,再次揚帆出海。

我很喜愛今天崇拜秩序表的引用本傑明富蘭克林(Benjamin Franklin, 1706-1790) 的本週靜思:To err is human, to repent divine, to persist devilish, (犯錯因凡人,悔改靠神恩,沉溺是魔障) 。讓我能夠儆醒,不被那伏在門前的野獸所吞噬。阿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