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元生院長 – 基督徒的品牌

講題:基督徒的品牌 The Branding of Christians

講員:梁元生院長

場合:香港中文大學崇基學院禮拜堂

日期:2011年10月2日

      Audio
 

各位弟兄姐妹,早安。

今天與大家思考一個非常功利、庸俗的題目,換句話說也是一個非常「港氣」的題目,究竟基督徒這個身份、招牌值多少錢?假使我們不用金錢來估量,可以換另一個角度來問:究竟基督徒是否是一面的品牌?它的價值有多少?──It’s a question of brand name. And how much is the “Christian brand” worth? ──香港才會問這些問題。

提到這個品牌,先讓我考考大家對這個品牌的認識。我手上有兩個清單,一張清單上面有十個名字,大家應該都會很熟悉的;另外一張清單,可能有些人很懂,但怎麼讀都讀不清楚,我試一試讀出來給大家認識一下。

第一個清單:Apple、google、amazon、BMW、Mircosoft、coca-cola、Walmart、Mercedes-Benz、Toyota、facebook。這些是2011年世界性十大品牌 (Top World Brand),是我從Business Week 裡面取得的。這些品牌本身就很值錢了,這個價值也不是靠公司出產的產品、貨品來衡量的,就是這個標誌 (logo)、品牌的本身,在國際上是非常值錢,但這個會活動的。我看六年前(即2005年),十大品牌的公司有點不同、有些相同,例如:coca-cola。沒有的像是IBM、GE、已不再2011年的清單裡面了,現在有許多被跨網公司所取代了。

另外一張清單:Louis Vuitton、Hermès、Gucci、Chanel、Hennessy、Rolex、Moët & Chandon、Cartier、Fendi、Tiffany & Co.、Christian Dior。這張清單大家都很熟悉,是高價的品牌 (Luxury product──有一些還被稱呼為 most powerful brand)。當然我們一般來說,都稱這些為時尚品牌 (fashion brand),我相信在座當中,許多人對這些品牌的認知,比我還要多。有一些人認為我羡慕名牌,因為有時候,他們看到人家送我的衣服裡面,有三個字母“YSL"。告訴大家一個秘密,這個YSL不是Yves Saint Laurent,那個名牌啦,我慣用這個YSL是因為那個就是我的名字,一直以來,我書寫的名字就是YSL。

今天為什麼從名牌講起呢?就要回到幾個星期之前,崇基有個年度的開學禮,我與新進崇基大學的新同學說:你們能夠進來中文大學,又在許多書院裡頭選擇了崇基,是非常難得及不容易的,因為崇基在中大九個書院裡頭,成為了一面的品牌,同學們對它的品質有一定的信心。我們要建立這個品牌、打造這個品牌,是需要經過許多年的努力,和許多人一起合作的成果。今天我不談崇基這個品牌,但從打造崇基這個品牌這一個點上,我想到一個相關的問題,就是今天我們基督教或是基督徒,會否成為一面的品牌活在人的面前?一面良好的品牌?在社會人士的眼光當中,我們是否是一面的品牌?在基督徒自己的眼光之中,是否也是如此?直接地問:我們怎麼看基督徒這個身份?是作為一種身份的象徵,是具有良好品質的代號,使您引以為傲、為榮的記號,還是一個不敢見人的東西呢?基督徒會否是一個品牌呢?

首先,我們認識到的基督徒是指那些信奉基督教的人、那些跟隨基督耶穌的人。早期基督徒是指一小部份受到耶穌基督呼喚的人,包括十二個門徒,後來有成千上萬跟隨祂的人,其中有漁夫、文士、稅史,婦女,後來當然也有保羅、提摩太,以及從耶路撒冷、猶大全地、撒瑪利亞直到地中海一帶,有許多跟隨耶穌的人,他們就被稱為「基督徒」。到今天,「基督徒」泛指很多、很多跟隨信仰耶穌基督的人,也包括當中的你和我。但「基督徒」就是那些口中說「跟隨耶穌基督的人」嗎?耶穌自己曾經說過:那些口稱耶穌為主的,到了最後(審判日子)的時候,耶穌就對一部份的人說「我不認識你們」(太7:22-23)。就是說一個被稱為「基督徒」的人,並非是他嘴巴上說他是「基督徒」,或者他是猶太人、希利尼人(希臘人),也不因為他是富有的、貧窮的,不是他做了好事、善事,又或者是他愛國、不愛國,如何分辨「真誠的基督徒」與「假冒的基督徒」?怎麼叫他相信基督徒背後是一個良好的品牌呢?

聖經說:一個人被稱為基督徒,是因為他身上戴著基督徒的印記,這個印記,對人而言,就是品牌 (brand)。印記這個字,在原文上是 “brand”,就是現在的「品牌」。以弗所書一章說:上帝用印印了我們,並賜聖靈在我們心裏面作憑據(註一)。這個印記是有憑據的,也就是說你們留下了作基督徒的印記。保羅的意思是說:每一個基督徒(大槪信主以後),身上就應該戴著基督透過聖靈打下來的印記,如果我們身上沒有找到這個印記 (brand) 的話,可能就是一個膺品。因此對於基督徒來說,我們今天要談的問題,是一個重要的問題:基督徒身上戴著的印記 (The branding of Christiasn)──基督的印號──這是一個非常重要的事情。

剛才我們提到的名牌/品牌,那個背後有許多膺品。今天我們面對一個嚴肅的問題,基督徒是否有真的、假的、有原裝的、有偽冒的、有打印的、沒打印的?這樣子的話,我們看看自己吧!看看自己頭上、身上有甚麼樣子的「印」?

聖經告訴我們,每一個基督徒的身上,都應該有印的──有上帝的印、有聖靈的印、有基督的印記。保羅說:「你們既聽見真理的道、就是那叫你們得救的福音、也信了基督、既然信他、就受了所應許的聖靈為印記」(弗1:13)。

既然我們認為真正的基督徒身上有耶穌基督的印記,那印記是怎麼樣的一個印記呢?是可以看見的「水印」,還是肉眼所不能見的印呢?我希望大家看看自己、看看對方、旁邊的人,看他們有沒有「印」?我們從兩方面看基督徒打印記這回事。

第一、打印對基督徒來說,並不表示「名牌」。反過來看,「打印」在最早的時候,是一個羞辱的記號──它不是一個被公認為好東西的品牌、不是優質的代表、不是名牌的象徵。在西方羅馬的時代,我們知道被打印者是奴隸。奴隸多半在額上、臉上打印,好表示這個人的身份,以讓其他人認出來。古代的中國,也是如此。在春秋戰國時代,墨家的墨翟臉上有印,所有弟子臉上都有印,表示他們是奴隸出身;漢朝的時候也打印,那叫做「刺青」,在犯人的額上印上一個記號,現在叫做「紋身」,同樣表示在社會上,這個人不是好人,是罪犯的意思。大家都很熟悉宋朝的故事──108個梁山伯的好漢──他們大部份的臉上都有刺青,這些人大槪都是犯過罪,或許誤判也好,臉上都打上刺青。所以我們說,做個「打印的基督徒」,實際上沒有要把他們的身份提高,做一種名牌的看待,這乃是一個受辱的記號──做基督徒也是甘於作為一個奴隸,受人支配、吩咐、服侍他人的人──最初的意思,非說跟隨主就要離開群眾、低賤,而進入名牌的行列,做一個社會尊敬的人物,反之「打印」就是基督徒要與低微的人、為奴的人同負一軛,要同等、同行,這是基督徒接受印記的一個時代背景,也是我們今天談到基督徒做為一種品牌的初衷(原來的本意)。

第二、另外一個意思,當然就是說,一個受辱的記號,經過時代、歷史後,現在逐漸的成為一個光榮的記號了。基督徒既受了印記,就不以與基督同行為苦、為辱、為恥,至終基督徒靠著基督、聖靈,把我們的身份改變,作為一種榮耀的品牌。

接下來,我們再看一看,基督徒打印的一個過程 (The branding of a Christian is a process) ──是一個慢慢的、漸漸的過程,不是一觸即發,一下子改變我們的身份,我們就從受辱變成榮耀──實際上是一個漸進、漫長的過程(一個慢慢學會像主、像基督的過程)。保羅說,基督徒身上要有基督的印記。他的意思就是說,我們怎麼樣把這個印記慢慢地表明出來?根據聖經裏有關保羅的書信,至少有三個方面。

一、有印記的基督徒,是一個要像基督的人──Christ like or Be like Christ──有一個「學」或「效法」的意思。這裏也有兩層的意思,一個是「外貌」的相似。我們慢慢地像基督的外表,但更重要,「像基督」是在性格上、氣度上、品質上像祂,因此不完全在外表──頭髮、面容、衣服上面。聖經很清楚的告訴我們,耶穌基督的外貌不是太多人喜歡去效法的:「他無佳形美容、我們看見他的時候、也無美貌使我們羨慕他。」(賽53:2)即然如此,我們如果要學像基督,當然是指著基督的人格、個性。也就是說,「效法基督」就是從初信到像基督的一個過程,這不是一天就能完成的,因此是一個漸進、漫長的過程。從信主的那一刻開始,基督徒就應該開始學基督與效法基督。希望經過不斷的努力、改進,最終的目標雖不能完全像祂,至少能夠活得像祂。叫其他人看出他有一個基督的模樣,越來越像基督的過程,是一個不斷追求的態度 (increasingly or progressingly Christ-like)。

二、有印的基督徒,是有心的基督徒。要像基督,要有基督的心,保羅說:「你們當以基督耶穌的心為心。」(腓2:5)除了有外在的行為表現,還要表裏如一──效法、學像 (the act of imitation)。有時候,我們只能做到貌像、神似,但不一定源自內心,像許多唱歌的人,希望效法/學貓王 (Elvis Presley),怎樣學他呢?頭髮梳貓王的髮型、穿他的衣服、甚至學他唱歌的聲音,但終究我們學他這個人,但不是貓王。聖經告訴我們要「真」像基督。「真像」不是「貌似」,也不單單「神似」而已,乃是從心裏頭出來的學習,是內外如一的仿傚。要成為一個有印記的基督徒,要在我們心裏頭時刻帶著一顆基督的心。甚麼才是「基督的心」?我認為主要是心裏面常常有心熱、渴慕與追求屬靈的事情,要熱切的服事主,這是一個方面。另一個方面是有推己及人的愛心,渴望與人分享福音,在英文,前一個方面是 passion(熱情),後面是 compassion(愛心)。基督的心是兩者皆有。

三、要像基督、有基督的心,還要誇基督。保羅說:「但我斷不以別的誇口、只誇我們主耶穌基督的十字架.」(加6:14)所謂誇基督,不是要我們自誇,也不是要我們吹噓、吹水。以基督誇口,實際上是以基督為榮的意思 (to take pride in Christ, be proud of Christ)。我們知道在古時候,打印 (branding) 是恥辱的記號,例如十字架同樣是一個羞恥的記號,但是因為有了基督,我們常常向人宣示這個記號,它成為了一個榮耀的標誌。作為基督徒,不應該常有難以啟齒、引以為羞的感覺。誇基督一方面不是常在口頭上說:主啊、主啊!稱呼主名的人,另一方面也不是存心難以口宣揚的沉默的基督徒。我個人認為,誇基督是一種態度,是以作為基督徒為光榮的自豪感,而這種作為基督徒的自豪感,是十分重要的,也是許多基督徒現在常常不願意表示出來的。如果你身上穿的是一件名牌的衣服,你駕駛的是一台名車,你會常常向人展示一下。作為一個基督徒,你會不會常常感到自豪?有多少的時候,你會以基督徒的身份感到驕傲?這種是誇基督的自豪感,並不相同於自誇、自驕,乃是一種對自己基督徒身份的自尊、自重與自覺。有這種感覺,你就不會隨風搖擺、飄盪,因這種自豪感所帶來身份的認同與自我的肯定,是基督徒在這個人海浮沉的世界上的一種定位。

如果從以上三方面來看基督徒印記的表現,我可以總結一下:基督徒的生命應該包括三個「P」:

Purpose:基督徒的生命是以基督為對象及目的的。

Progress:基督徒的生命是不斷變化及進步,越來越像基督的。

Pride:基督徒的生命是充滿著自豪感,以主為榮,以基督徒的身份為傲的。

今天,我們生活在一個追逐名牌的世界,你、我是否察覺到基督徒的身份是一個尊貴的名牌?因為這個是天父兒子的身份,是一個進入永恆國度的依據。

我希望各位身上帶著基督的印記、又效法基督,以祂的心為心,並以基督為榮。

願大家珍惜這個耶穌基督用寶血買回來的身份,經過歷世歷代聖徒努力的打造,才成為光榮的品牌。

註一:

你們既聽見真理的道、就是那叫你們得救的福音、也信了基督、既然信他、就受了所應許的聖靈為印記.這聖靈、是我們得基業的憑據、〔原文作質〕直等到 神之民〔民原文作產業〕被贖、使他的榮耀得著稱讚。(弗1:13-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