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豪恩先生 – 果樹與糠粃

講題:果樹與糠粃 The Tree and The Chaff

經文:詩篇第一篇

講員:林豪恩先生

場合:香港中文大學崇基學院禮拜堂

日期:2011年10月23日

      Audio

一.經文

1 : 1 不從惡人的計謀,

不站罪人的道路,

不坐褻慢人的座位,

1 : 2 惟喜愛耶和華的律法,

  晝夜思想,

  這人便為有福!

1 : 3 他要像一棵樹栽在溪水旁,

按時候結果子,

葉子也不枯乾。

凡他所做的盡都順利。

 1 : 4惡人並不是這樣,

乃像糠粃被風吹散。

1 : 5 因此,當審判的時候,惡人必站立不住;

罪人在義人的會中也是如此。

1 : 6 因為耶和華知道義人的道路;

惡人的道路卻必滅亡。

詩篇第一篇是一首「美麗與智慧並重」的詩。它描繪出美麗的景象:「一棵樹栽在溪水旁,按時候結果子,葉子也不枯乾」;它也道出了人生的智慧:「不從惡人的計謀,不站罪人的道路,不坐褻慢人的座位,惟喜愛耶和華的律法,晝夜思想,這人便為有福」。今天,讓我們在欣賞這首「美麗與智慧並重」的詩的時候,同時反思我們的生活態度。

二.釋經與應用

1.實在與虛浮

讓我們想像兩種景象,第一種是「一棵樹栽在溪水旁,按時候結果子,葉子也不枯乾」,第二種是「糠粃被風吹散」。「一棵樹栽在溪水旁,按時候結果子,葉子也不枯乾」的景象,給人一種實在的感覺,我們可以環抱樹幹,可以嗅嗅果子的味道,可以摸摸樹葉的紋理;相比之下,「糠粃被風吹散」給人一種虛浮的感覺,沒有可環抱的,沒有可品嚐的,也沒有可觸摸的,當下就隨風飄散。詩篇第一篇以這兩種景象來比喻兩種人生,人們很容易就意識到,「一棵樹栽在溪水旁,按時候結果子,葉子也不枯乾」象徵實在的人生,「糠粃被風吹散」代表虛浮的人生。在比喻的世界,實在與虛浮對比強烈,人們輕易地作出選擇,取「栽在溪水旁的樹」而捨「被風吹散的糠粃」。

回到現實的世界,虛與實卻不再是那麼分明。有些人把實與虛玩弄得似是而非,實則虛之,虛則實之,令人無從判斷。有退休人士,拿著退休金去銀行請教:如何能夠穩穩陣陣地既保本又有利息收呢?金融衍生產品過於虛浮,退休人士不宜沾手,債券就是穩健實在之選,既保證本金安全,又有利息收。後來,他們痛苦地認識到,在金融世界,以為實在的,原來也可以是很虛浮的。以他們的遭遇讀詩篇第一篇,可能有這樣一個版本。

不從I Band的計謀

不站accumulator的道路

不坐「孖展」的座位

惟喜愛實在多於虛浮

晝夜挑選

這人便為安全

他要把積蓄放在雷曼債券上

按時候收利息

本金也不枯乾

凡他所要的基本開支盡都供給

現實並不是這樣

乃像肥皂泡被風吹散

因此,當爆破的時候,本金也站立不住

保本與不保本也是如此

因為財技魔術師知道虛實互換的道路

冒險與穩健也都滅亡。

人們除了把虛實弄得似是而非,令人難以分辨之外,更進一步指虛為實,貶實為虛。詩篇指出,好像「栽在溪水旁的樹」一樣實在的人,他們「喜愛耶和華的律法,晝夜思想」,而好像「糠粃被風吹散」般虛浮的人,則「從惡人的計謀,站罪人的道路,坐褻慢人的座位」。矛盾就在這裏出現。人們同意「栽在溪水旁的樹」為實在,但在現實中卻往往視「耶和華的律法」為不實在;人們同意「被風吹散的糠粃」為虛浮,但在現實中卻認為「惡人的計謀」更實在,因為「惡人的計謀」比「耶和華的律法」往往令人更有效地達到目的。例如耶和華的律法要求人們要忠誠和正直地生活,人們的回應則是「忠忠直直,終需乞食」。有些人認為忠誠與正直是捉不實,抓不住的,填飽肚腹的感覺更是實在。按這樣的邏輯,誠信實在,還是入讀名校實在呢?誠信是看不見的,摸不到的,但名校是可以看見的,可以坐幾年時間的。因此,怎可能為了虛無飄渺的誠信而犠牲入讀名校的機會呢?相同的邏輯,發展是硬道理,價值是點綴品;經濟增長必須保證,品格培育談談就算;搵錢最實際,仗義相助請往武俠小說裏尋。當一個社會視價值、品格、仗義相助為虛無縹緲得可有可無,同時視發展、經濟增長、搵錢為最實在的時候,審判就臨到這個社會。當人們在媒體看著那位二歲的小女童被車輛輾過兩次,十八位路人視而不見,怱忙走過而沒有停下來施以援手的影像,審判不單臨到那剛好被攝入鏡頭的那十八位路人,同時也臨到整個社會。

但願這些使人不寒而慄的不幸影像,喚醒人們不要總是把能掌握在手中的才視為實在,而把其他的都貶為虛幻。詩篇第一篇指出,耶和華的律法雖然手不能握,但卻是實在的,因為這是創造主為被創造者設下的生存之道,是人類社會能夠按創造的美意而存在的基礎。上主說:「天地要廢去,我的話卻不能廢去」(馬可福音13:31)。甚麼是實在,甚麼是虛幻,我們是時候要反思一下。

2.時序與即時

讓我們再想像「栽在溪水旁的樹」這幅圖畫。詩篇描述「栽在溪水旁的樹」的其中一個特徵是「按時候結果子」。「按時候結果子」對古代人來說,是美好及合理的期待。美好,因為果樹克服了風雨及蟲害的挑戰,終於結成果子;合理,因為果樹必須按著自然定律,在到某個生長週期才會結果子。然而,現代人未必認同「按時候結果子」是美好的和合理的,反而感到這是令人難以忍耐的狀況。

從前,人們依循著四季運轉的時序而生活。例如,我們在夏天吃西瓜,在冬天吃火鍋。現在,無論甚麼季節,想吃西瓜就有西瓜吃,無論甚麼天氣,想吃火鍋就有火鍋吃。「按時候結果子」表達一種有時序的生存狀況,人類配合著四季運轉,配合農作物生長期,配合家禽家畜成長日子而調節自己的生活起居和飲食習慣。現在,人們要求即是滿足欲望,不想等候,不想愛到大自然和時序的限制。那麼,人們會怎樣做呢?例如,我們不想等到夏天才有西瓜吃,可以怎樣做呢?

人民網的記者有這樣的觀察和報導:「綠油油的西瓜、黃澄澄的鴨梨、紫珍珠似的葡萄、紅艷艷的荔枝...冬季里各色反季節水果飄散著陣陣或濃烈或淡淡的果香,源源不斷地走進千家萬戶。可就在人們品嘗美味的同時,也不斷傳出一些不和諧音:濟南、西安相繼有三四歲男孩女孩因吃早熟的“激素水果”過多而出現男孩長胡子、女孩乳房鼓的性早熟症狀...目前植物生長調節劑在蔬菜、水果種植業已較多應用,一株果樹從幼苗至成熟可以使用十几種激素...使用激素后可增產20%左右。(陳海:「注射催熟劑膨大劑防腐劑,激素水果危害大」,《人民網》)

人們忍耐不了「按時候結果子」的等候,想要吃雞就吃雞,想吃牛肉就吃牛肉,然而,雞如何能長得那麼快,去滿足人們一日三餐雞排呢?牛如何能長得那快多,去滿足人們一日五餐牛排呢?要突破時序的限制,要消除等候的難耐,人類總有辦法,把生長激素打進家禽家畜體內,人們便能夠以最快的速度得到即時的滿足。

「按時候結果子」是一種生活態度,這種生活態度要求人們與大自然配合,要求人們與時序配合,因此要求人們等待;以最快的速度逹到即時滿足,也是一種生活態度,這種生活態度好像讓人擺脫自然與時序的限制,消除了等待的難耐,不過,也不是必然美好,有時可能帶來災難的。

日本和德國花了多少年日,才能夠把火車提升至現在的行走速度呢?我們只花了三、四年時間,就迎頭趕上了。2010年12月3日,京滬高鐵「和諧號CRH-380A」在山東南部試車成功,飆出486.1公里時速,再度刷新全球鐵路營運試驗的最高速。在人們都追求更高速度,追求即時滿足的時候,有人忠言逆耳地建議我們學習等待,體會等待的情操。

中國,請停下飛奔的腳步。

等一等你的人民,

等一等你的靈魂,

等一等你的道德,

等一等你的良知!

不要讓列車脫軌,

不要讓橋樑坍塌,

不要讓道路成陷阱,

不要讓房屋成危樓。

慢點走,

讓每一個生命都有自由和尊嚴,

每一個人都不被『時代』拋下,

每一個人都能順利平安地抵達終點!

詩篇第一篇提示我們,「喜愛耶和華的律法,晝夜思想」的人,未必會得到即是滿足,速度也未必比別人快,他們得到的,只是「按時候結果子」的應許。然而,詩人同時指出告訴我們,其實,能夠「按時候結果子」,「這人便為有福」。要不要尊重和接受四季運轉的時序,動植物成長的時序,我們的兒女成長的步伐,並且以此來調整我們的生活態度?這些將會是我們越來越不能逃避的問題。

3.可持續發展與一殺那光輝

讓我們又回到「栽在溪水旁的樹」,以及「糠粃被風吹散」這兩幅圖畫。栽在溪水旁的樹每日一點一滴地生長,變化緩慢,要看它的花朵,可能要等一年,要見它的果子,可能也要等一年。有時,植根於泥土的果樹,看見隨風飄揚的糠粃,在陽光照耀之下散射出的光芒,有時可能會羨慕它的瀟灑和不羈。

隨風飄揚的糠粃的瀟灑和不羈,畢竟只是殺那間的光輝,它本身沒有生命,也不可能延續生命。栽在溪水旁的樹,雖然變化緩慢,但它本身卻是實在的生命,而且透過所結的果子延續生命。就是這棵有生命,並且延續生命的樹,為不少人帶來了希望,其中一位包括《安妮的日記》的作者──安妮.法蘭克。

二戰期間,安妮和家人為了躲避納粹軍隊的搜捕,只好藏匿在狹小閣樓裏,與外間斷絕一切聯絡。每天,一家人都得忍受無止竟的黑暗恐懼,以及從收音機傳來死亡人數的噩耗。而能支撐安妮求生意志的,就是看見窗外一棵隨著四季成長變化的板栗樹。「我們望著窗外的藍天和那棵板栗樹,光禿的樹枝上還滴著水珠...樹木彷彿是銀色的,我們都被這幅圖畫感動得說不出話來。」兩年多的密室生活日記,透露了安妮渴望自由的心情,她始終堅信殘酷的屠殺終將結束。「板栗樹是那麼茂盛,甚至比去年更美麗...」(《浦公英》2011年10月)

一棵有生命的樹能夠為別人的生命帶來盼望,一棵有生命的樹即使倒下,仍然能夠延續生命。數十年後,這棵170歲的板栗樹在一次風雨中倒下了。然而,樹上所結出的150顆種子,卻被分送出去,如今在各地發芽茁壯,繼續為世界帶來希望,如同當時為安妮帶來希望一樣。

詩篇第一篇再一次邀請人們思考及選擇生活態度。「惡人的計謀」,「罪人的道路」,「傲慢人的座位」有時會令人得到隨風飄揚的快感,讓人感到從心所欲的瀟灑和不羈,有時會令人享受到一殺那的光輝。「喜愛耶和華的律法,晝夜思想」的人,可能好像植根於溪水旁的果樹一樣,沒有那麼瀟灑和不羈,而且變化緩慢,不肯仔細觀察,或者沒有耐性待候它開花結果的人,甚至以為它千年如一日。不過,這卻是能夠延續生命的生命。

曾經何時,為了滿足欲望,人類遇樹砍樹,遇山開山,遇海填海;那裏有燃油就去抽取,那裏有礦物就去發掘,那裏有市場就大量製造。人類為自己能夠戰勝大自然而沾沾自喜的時候,自豪地炫耀自己的成就的時候,突然發現,森林和草原變成了沙漠,清潔的水源變得罕有,清潔的空氣越來越差稀少,礦物能源快將用盡,氣候越來越極端...原來,我們的成就只是一殺那的光輝,我們的生活方式取消了很多事物的生存機會。當大自然以災難的方式告回饋我們的時候,我們應該醒覺這是對我們的生活方式的審判。

詩人說:「惟喜愛耶和華的律法,晝夜思想,這人便為有福」。耶和華的律法不單為人類共處定下原則,同時也為人類與大自然共處建立規範。創世記告訴人們,人類出現之前,天地日月的運轉已經設定,海洋陸地已經分佈,動物植物已經滿遍。我們可以用這個角度解讀詩人的意思:若上帝所創造的人類能夠與上帝所創造的大自然和平共處,這人便為有福。當我們維持大自然的生命,讓大自然生生不息的時候,我們就能夠維持人類的生命,並且延續人類的生命。

三.總結

詩人指出,如「栽在溪水旁的樹」一樣的人,是「有福的人」,因為他是實在而有根有基的、有生命而且延續生命的,更會按時候結果子的。「栽在溪水旁的樹」結出的果子是怎樣的呢?那就視乎它是甚麼樹,橙樹長出橙,蘋果樹長出蘋果。「喜愛耶和華的律法」的人結出的果子是怎樣的呢?保羅在加拉太書有這樣的描述:「聖靈所結的果子,就是仁愛、喜樂、和平、忍耐、恩慈、信實、溫柔、節制」。願我們的心靈被詩篇第一篇的美麗所滋潤,願我們的生活被詩篇第一篇的智慧所指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