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豪恩先生 – 看不見耶穌的時候

講題:看不見耶穌的時候(When Jesus is out of sight)

經文:馬太福音25章31-46節

講員:林豪恩先生

場合:香港中文大學崇基學院禮拜堂

日期:2011年11月20日

一.經文及背景

25 : 31當人子在他榮耀裏、同着眾天使降臨的時候,要坐在他榮耀的寶座上。

25 : 32萬民都要聚集在他面前。他要把他們分別出來,好像牧羊的分別綿羊山羊一般,

25 : 33把綿羊安置在右邊,山羊在左邊。

25 : 34於是王要向那右邊的說:『你們這蒙我父賜福的,可來承受那創世以來為你們所預備的國;

25 : 35因為我餓了,你們給我吃,渴了,你們給我喝;我作客旅,你們留我住;

25 : 36我赤身露體,你們給我穿;我病了,你們看顧我;我在監裏,你們來看我。』

25 : 37義人就回答說:『主啊,我們甚麼時候見你餓了,給你吃,渴了,給你喝?

25 : 38甚麼時候見你作客旅,留你住,或是赤身露體,給你穿?

25 : 39又甚麼時候見你病了,或是在監裏,來看你呢?』

25 : 40王要回答說:『我實在告訴你們,這些事你們既做在我這弟兄中一個最小的身上,就是做在我身上了。』

25 : 41王又要向那左邊的說:『你們這被咒詛的人,離開我!進入那為魔鬼和他的使者所預備的永火裏去!

25 : 42因為我餓了,你們不給我吃,渴了,你們不給我喝;

25 : 43我作客旅,你們不留我住;我赤身露體,你們不給我穿;我病了,我在監裏,你們不來看顧我。』

25 : 44他們也要回答說:『主啊,我們甚麼時候見你餓了,或渴了,或作客旅,或赤身露體,或病了,或在監裏,不伺候你呢?』

25 : 45王要回答說:『我實在告訴你們,這些事你們既不做在我這弟兄中一個最小的身上,就是不做在我身上了。』

25 : 46這些人要往永刑裏去;那些義人要往永生裏去。

耶穌這段說話,是回應門徒在24章3節發出的提問。「耶穌在橄欖山上坐著,門徒暗暗地來說:「請告訴我們,甚麼時候有這些事?你降臨和世界的末了有甚麼預兆呢?」」

初期的信徒對於耶穌再來很可能比我們切身和敏感得多。使徒行傳1章如此記錄:「他們(門徒)正看的時候,他(耶穌)就被取上升,有一朵雲彩把他接去,便看不見他了。當他往上去,他們定晴望天的時候,忽然有兩個人身穿白衣,站在旁邊,說:「加利利人哪,你們為甚麼站著望天呢?這離開你們被接升天的耶穌,你們看他怎樣往天上去,他還要怎樣來。」(1:9-11)門徒知道及經歷了耶穌的離開,也得到保證,以及深信不疑耶穌必定回來。耶穌再次降臨對初期信徒的現實生活的影響,現代的信徒是難以想像得到的。耶穌會否再來,以及何時再來,對我們來說是離身又遙遠的問題,我們都是「學照上,工照返」,或者「樓照供,股照炒」。然而,對於初期的信徒,這卻是一個非常逼切而又重要的關注。

使徒行傳2:44-46節如此描述初期信徒的生活狀況:「信的人都在一處,凡物公用,並且賣了田產,照各人所需用的分給各人。他們天天同心合意恆切地在殿裏,且在家中擘餅,存著歡喜、誠實的心用飯」。當時的信徒相信耶穌必定會回來,而且很快回來,這種盼望改變了他們的生活方式。

同時,耶穌回來與否,以及甚麼時候回來,甚至與當時信徒的性命息息相關。由門徒在耶路撒冷傳道開始,這個初期信徒群體從沒停止被兩面夾攻,包括從猶太宗教及社會而來的攻擊,以及從政治力量而來的壓逼。從新約聖經的最後一卷書──啟示錄對當時的信徒要「至死忠心」(2:10)的勸勉來看,可見他們所受的逼害達到危及生命的程度。啟示錄的結束語表達了這群被逼迫的信徒對耶穌再來的渴望:「主耶穌啊,我願你來!」(22:20)

耶穌的確保證會回來,但卻沒有說明甚麼時候回來。當時受壓逼的信徒,熱切盼望耶穌再次降臨。然而,日子一天一天過去,耶穌仍未回來。這些等候耶穌回來的日子應該如何過呢?等候耶穌回來的日子應該如何生活?這些問題對初期信徒來說是非常切身的,甚至也令他們感到焦慮和疑惑。馬太福音24-25章記錄了耶穌關於他的再臨的講論,並且教導信徒如何過這些等候他再來的日子。今天的福音經課──25章31-46節,就是關於這主題的教導的最後一段。

二.釋經與應用

1.看不見耶穌的時候不應該做甚麼

耶穌往天上去了,耶穌還未回來,這些看不見耶穌的日子怎樣過呢?看不見耶穌的時候,應該做甚麼呢?耶穌在馬太福音24-25章的講論暗示,看不見耶穌的時便,人們面對的試探往往是估計耶穌甚麼時候回來。然而,在看不見耶穌的日子,花時間和精力去估計耶穌回來的日子,並不是耶穌所期望跟隨他的人所做的事情。

耶穌在24章45-51節講述了一個估計耶穌遲回來的故事。這個人估計:「我的主必來得遲」(48),於是「動手打他的同伴,又和酒醉的人一同吃喝」(49),結果在這個人想不到的時候,主人回來了,這人被主人重重地處罰。按這個故事的暗示,估計耶穌遲回來的人可能會放縱自己,為所欲為,以為自己還有很多時間及機會收捨殘局,在耶穌回來之前「化好個妝」。故事中這位估計耶穌遲來的朋友的心態,會否也反映著現實中某些人的生活態度呢?

媽媽對孩子們說:「我去街市買菜,你們留在家做功課,不可以看電視。」媽媽走後,一位孩子說:「媽媽走了,開電視看了媽媽也不會知道。」另一位孩子擔心地說:「如果媽媽回來看見我們看電視就會責駡我們了。」又有一位孩子為他解憂:「不用怕,媽媽沒有那麼快回來。如果擔心的話,我們可以派一個人貼者大門站崗,聽到媽媽回來的腳步聲就立即關電視。」於是,他們就既喜又驚地圍著電視來看,連那位負責站崗的孩子,也只聽到電視的聽音,而聽不到媽媽回來的腳步聲。當媽媽推門進來時,站崗的孩子才驚慌地大叫:「媽媽回來了!」其他孩子立即關電視,裝作做功課的樣子。然而,無論孩子們的動作如何敏捷,都瞞不過聰明的媽媽。當大家都鴉雀無聲的時候,媽媽走返電視機,伸手一摸,熱得還燙手的。於是媽媽對孩子們說:「看來我真的在街市花了不了時間,讓你們看了這麼久電視!」

估早了又怎樣呢?美國有一位傳教士名叫哈洛德康平(Harold Camping),喜歡預測最後審判(judgment day)的日子,最近的預測是今年五月二十一日。有些信徒非常嚴肅的看待他的預測。有些人辭掉了工作,專心等候。有一個人名叫羅伯特菲茨帕特里克(Robert Fitzpatrick ),為了給「最後審判」的大量廣告活動提供資金,花掉了畢生的積蓄。2011年5月21日下午6時,這是康平預言將會開始「最後審判」的時間,菲茨帕特里克站在紐約市的時代廣場,滿懷期待地等待着。當「最後審判」沒有出現的時候,菲茨帕特里克驚呆了。他說:「我不明白,為什麼什麼也沒有發生。這不是一個錯誤。我做了我應該做的。我做了聖經上說的。」康平並未就此罷休,而是根據聖經創世紀所做的一個新分析,堅稱真正的天地終結日,事實上應為十月二十一日。然而,今天已經是十一月二十日了。

最近,某八卦雜誌報導,本港某教會牧師預測有顆彗星會撞落太平洋,繼而引發海嘯撲向香港。數以百計信徒收執包袱帶齊糧水,拖男帶女兼領狗逃到大帽山、飛鵝山甚至廣州避難。該雜誌記者直擊一批信徒避走大帽山的過程,並寫道:「眾人呆等幾小時後,不但彗星沒出現,連一隻烏鴉亦無飛過。」

估早了耶穌回來的人,以為自己虔誠,卻把自己變成一個笑話,花費了上主所賜寶貴而有限的資源在沒有意義的事情上,甚至也因此而誤導了其他人對基督教信仰的觀感。

2.看不見耶穌的時候應該做甚麼

看不見耶穌的時候,不要花時間精力去估計他甚麼日子回來,那麼,應該做甚麼事情呢?耶穌在25章31-46節其實說得相當清楚。

「你們這蒙我父賜福的,可來承受那創世以來為你們預備的國。」(25:34)這些是人做了甚麼事情呢?是估中了耶穌回來的日子嗎?是最快走到上大帽山上嗎?答案在耶穌接著說的話中找到:「因為我餓了,你們給我吃,渴了,你們給我喝;我作客旅,你們留我住;我赤身露體,你們給我穿;我病了,你們看顧我;我在監裏,你們來看我。」(25:35-36)

另外一些人為甚麼接到以下的判決:「你們這被咒詛的人,離開我!進入那為魔鬼和他的使者所預備的永火裏去!」(25:41)那又為甚麼呢?耶穌指責他們說:「因為我餓了,你們不給我吃,渴了,你們不給我喝;我作客旅,你們不留我住;我赤身露體,你們不給我穿;我病了,我在監裏,你們不來看顧我。」(25:42-43)

耶穌舉例列出了六項人生的狀況,前四項代表著人類生存的基本需要,就是我們常說的「衣食住行」的「衣食住」;另外兩項──患病及下監,代表著人生艱難無力的時刻。有些人回應了耶穌這些需要,有些人拒絕了耶穌這些需要。奇怪的地方是,無論是回應了耶穌的需要的人,還是拒絕了耶穌的需要的人,他們都不知道自己所做的已經回應了耶穌的需要,也不知道自己所做的其實拒絕了耶穌的需要,因為他們都異口同聲地反問:「耶穌,我們甚麼時候見過你呢?」他們根本沒有見到耶穌,他們怎可能在耶穌有需要的時候回應了或者拒絕了他的需要呢?耶穌的回答肯定了他們的認知,他們的確沒有見到耶穌肚餓、口渴、流浪、赤身露體、患病、坐監,甚至他們根本沒有見過耶穌,關鍵在於「這些事你們既做在我這弟兄中一個最小的身上,就是做在我身上了」(25:40),「這些事你們既不做在我這弟兄中一個最小的身上,就是不做在我身上了」(25:45)。

如果你看見耶穌肚餓,你當然會給他食物。然而,除了當年跟隨耶穌出入的門徒,其他人根本沒有機會直接接觸耶穌。如故事中的兩批人一樣,我們都沒有看見耶穌,看不見耶穌,是我們絕大多數人的共同經驗,但是,耶穌卻非常重視我們在看不見他的日子所做的事情。如何能夠避免Out of sight變成out of mind呢?或者,我們可以透過德蘭修女的祈禱得到啟發。

耶穌,我受苦的主,願祢賜我恩典,讓我今天、每一天都透過這些久病的人看見祢,在我服事他們的時候,讓我能服事到祢。就算遇到那些要求苛刻、不合理的人,求祢也讓我認出祢,然後能夠照樣說:我受苦的耶穌阿,能服事祢,是多麼甘美呀。

德蘭修女在服務貧病人士的時候看見耶穌,並視之為對耶穌的服務。在我們身處的世界中,其實充滿著服務耶穌的機會。我們身處的世界,現在有多少人飢餓呢?最近,聯合國糧農組織報喜,世界飢餓人群的數量今年將減少9.6%,即是有多少人飢餓呢?是9億2千5百萬人。按著耶穌提出的項目檢視:我們的世界現在還有多少人連清潔衛生的飲用水也欠缺呢?有多少人衣不蔽體呢?有多少人流離失所呢?有多少人受到病患的困擾呢?有多少人因種種原因而被隔離於家人和朋友呢?

這不是說人人都要去做修女,也不等於所有人都去做義工。反過來說,如果要做修女,或者做義工,才能夠使餓者得飽,渴者得水,飄泊者得安定,寒者得衣,病者得照顧,被隔離者得連繫,即是說我們的日常工作及生活與此完全沒有關係。如果人類的工作,經濟活動,國際交往,人際關係都不能使餓者得飽,不能使渴者得水,不能使飄泊者得安定,不能使寒者得衣,不能使病者得照顧,不能使被隔離者得連繫,有一天,耶穌問我們:你們興建那麼多工廠所為所事呢?你們發明那麼先進的現代科技所為所事呢?你們成立那麼多銀行所為所事呢?你們花十幾二十年時間去讀書所為何事呢?你們的領袖飛來飛去開這個會議開那個會議又所為何事呢?你們成立各種國際及地區組織又所為何事呢?

有一位孟加拉人名叫穆罕默德尤努斯,他的確用了很長時間去讀書,他又花了很多精力去成立一間銀行,他成為了2006年諾貝爾和平奬的得主,因為他於1976年創辦鄉村銀行組織,提供小額信貸,在30年之間至少貸出了50億美金,幫助500萬的孟加拉人脫離貧困。諾貝爾評審委員會出:「只有當大批人口找到消除貧困的途徑,才能取得永久的和平。」

逢星期日黃昏,都從收音機聽到一個點唱節目。最初聽的時候,只把它當作是一個普通的點唱節目,但漸漸卻發覺點唱的內容有點奇怪:「老婆,我今日第一次搭馬鐵轉車出尖沙咀,好快呀,等你出來我再帶你搭!」「我好掛住你呀,唔經唔覺仲有半年你就可以出來,到時我們就可以結婚喇,放心啦,我一定會等你!」「爸爸,你幾時返嚟呀?我肥咗呀,你快啲返嚟抱我啦!I love you!」原來這是一個讀出在囚人士及其家人朋友的來信,並接聽囚犯家人的電話的電台節目。我越聽下去,越覺得這個節目很有意義,也很令人感動。這個節目把在囚人士和他們的家人朋友連繫起來,也讓社會人士聽到,在囚人士雖然因為犯錯而被囚,但他們也是一個需要關係,需要親情的人。這個節目已經做了十年,有人這樣形容這個節目:「每個星期日黃昏,全港的監房都會從喧鬧之中忽爾靜謐下來,能令一班各有自己故事的在囚人士全神貫注的,正是葉韻怡每一百六十六小時一次的電台節目。近十年來,從空氣傳播真心,發展到身體力行地協助更生人士,她發放了數之不盡的祝福,安慰了無數孤單困苦的心靈,讓在囚人士及其家屬的創傷得以修補。」(劉孝偉《守護牢房的天使——葉韻怡》)

有人問德蘭修女:「世界上飢餓人口如此龐大,我怎能餵飽他們呢?」德蘭修女回答:「如果你能夠餵飽一個人,去就去餵飽一個人吧!」

三.總結

看不見耶穌的時候,我們的信仰成長追求甚麼呢?

一個無可反對的建議是:追求與耶穌契合,甚至到一個看見耶穌的境界。德蘭修女的經歷值得我們參考。

隨著修女會逐漸取得豐碩成果,德蘭修女內心的痛苦日益加深。以前與天主、耶穌的共融消失了,現在只有苦澀的枯乾。她不覺得天主臨在,不覺得與耶穌結合。她極渴望與天主合一,但卻感到很遙遠。後來,德蘭修女的生命進入一個新境界。她不再探究或質疑內心黑暗的奧秘,她接受黑暗,接受天主的一切安排,並以微笑接受一切。她學會與痛苦為友,甚至愛上痛苦。德蘭修女在一篇禱文中說:「耶穌,我接受任何你給我的,我獻上任何你所要的。」

    在看不見耶穌的時候,耶穌看重的,似乎不是我們對他的追捧,而是我們對於別人的基本需要的反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