伍渭文牧師 – 恩典與真理

講題:恩典與真理 Grace and Truth

經文:約翰福音1章14-18節

講員:伍渭文牧師

場合:香港中文大學崇基學院禮拜堂  

日期:2011年12月18日

太初有道

約翰一1-18是一首頌揚道的詩章,首句「太初有道,道與神同在,道就是神,這道太初與神同在。」就把人攝住。道來自在那裡?道來自何方?望向時間,道不生在時間之內;望向蒼茫宇宙,也看不到道的開端。未有時間,未有空間,在一切之始,就有了道。詩歌的開始,令人感到敬畏。到了十四節:「道成了肉身,住在我們中間,充充滿滿的有恩典有真理。我們也見過他的榮光,正是父獨生子的榮光。」聽的人更覺驚懼。

在此之前,約翰的讀者容易明白道在太初之先,道創造萬物。他們明白,因為希臘文化都這樣相信。眼看到的世界是從眼看不到的道而來,世界和這道是區分的,這看得到的世界,是道的拷貝,因為是翻版,所以會改變,會朽壞。我結婚前腰圍二十八吋,但現在不用提了。但到了十四節「道成了肉身,住在我們中間」,就不容易明白了。

道怎可能成為肉身呢?肉身意味著限制,肉身在這教堂,就不能在家中了。我留在香港工作,就不能常常見到移民北美的家人,為了工作成了太空人。肉身也會漸漸衰殘朽壞,美人遲暮,明日黃花,所以魯益斯(C. S .Lewis) 說,最大的神蹟不是復活,是道成肉身。道若能成為肉身,為甚麼不能水變酒呢?為甚麼不能使瞎眼看見,跛腿行路,死人復活呢?相比之下,這些神蹟輕而易舉哩。

基督成為肉身,就像一個人,深深呼吸,閉著氣,潛入深海至深之處,尋找失去的寶貝。愈潛入海底,就遠離陽光,愈來愈黑暗,愈來愈寒冷,最後到達了那幽黑冰凍的海底,把淤泥撥開,找到埋在下面的一顆明珠,然後緊緊握著這明珠,慢慢升上海面,高舉這顆明珠,使它原來的光澤重現世間。我們就是被埋在深海至深之處的明珠,罪沾污掩埋了我們原來的光澤。基督成為肉身,把我們尋回。

住在我們中間

道不單成為肉身,並住在我們中間。「住」和「帳幕」是同一個字,指道在人間安設帳幕。舊約時候,上帝的子民進入迦南應許之地前,曾在曠野飄流四十年,他們住在流動的帳蓬,以會幕為聖殿,他們移動,會幕也跟著他們移動,上帝同他們一起飄流,他們前進時,白天有雲柱遮蓋太陽,晚上有火柱照引前路。「住在我們中間」表示上帝和我們一起走人生的路。因為道成為肉身,馬利亞童女聖靈感孕,經歷母親生產之痛。道成為肉身,約瑟、馬利亞帶著耶穌,逃難埃及,躲避希律王的刀劍。道成為肉身,耶穌凡事受過試探,與我們一樣,祇是他沒有犯罪,所以耶穌能體恤我們,他是我們的大祭司,我們祇管到他面前,求憐恤得幫助。

充充滿滿恩典有真理          

經文又說:「充充滿滿的有恩典有真理。」恩典和真理,就是舊約時代上帝的慈愛和信實。信實指上帝的應許不會落空,他怎樣拯救子民離開埃及為奴之地,也會引導他們行走曠野,帶領他們進入應許之地,他的應許確實無誤;他頒下的律法是真理,引導我們走在義路,不致迷失。在我們干犯律法時,他有赦免的恩典,把我們挽回,他是慈愛的上帝。在人生路上,我們需要真理指引,跌倒時需要恩典挽回。

一位行淫時被捉拿的婦人,被帶到耶穌面前,試探耶穌的人問:可否按摩西的律法用石頭打死她。耶穌說:「你們中間沒有罪的,誰就可以先拿石頭打他。」(約八7) 。「他們聽見這話,就從老到少,一個一個的都出去了,祇剩下耶穌一人。還有那婦人仍然站在當中。」這故事說明每人都有罪,沒有行真理。留下的婦人有罪,離開的人也有罪,祇有耶穌沒有罪,祇有他可以施行審判。但耶穌說:「我也不定你的罪。去吧!從此不要再犯罪了。」(約八11)

耶穌赦免這婦人,我們看到恩典;但耶穌為了真理,他走上十字架,為這婦人贖罪。這婦人因為赦罪的恩典,開始過新生。恩典不單遮蓋真理的過失,恩典更能挽回人、建立人;恩典使人有勇氣面對真理,愛慕真理。

不離不棄的愛

最近一套非常叫好叫座的電影—作死不離三兄弟(3 Idiots) 就說明,朋友不離不棄的愛,可以改變了一個人的生命。三兄弟之一的Raju因為醉酒犯校規被校長勒令退學,無法面對家人(老父臥病;姐姐貌不揚,沒有嫁妝,嫁不出去;媽媽退休,沒有工作),從校長辦公室的窗戶躍下,在醫院兩個月,兩位好朋友用盡方法使他甦醒過來。因為朋友的愛,他覺得自己有價值,有自信。

Raju申請跨國公司職位面試時,被問及為何成績那麼差呢?他坦白說出真相。「我小時候成績很好,但父母希望我能夠進有名的大學脫貧,令我很懼怕,因為這裡人人都像瘋了一般爭取好成績,如果你不是第一,你就不算甚麼,我愈來愈懼怕。……斷了十六節骨給我兩個月反省,終於我醒悟過來。今天我不祈求上蒼給我工作,能夠活下去我就感謝上蒼了。如果我被拒絕,我不懷怨,我想這一生仍可以做一些有價值的事。」

面試他的說:「你這樣坦白,對公司來說並不是好事,我們需要圓通(diplomatic)的人與客戶聯系,你太直率了,但如你向我們證明可以控制一下這態度,也許會聘請你。」Raju說,「我不能改變,你保留你的工作,我保留我的態度。」面試他的說:「過去二十五年我面試無數的人,他們為了工作,面試時都變成唯唯諾諾,你從那裡來的?」兩位朋友不離不棄的伴隨和關愛,改變了Raju的人生。

這個聖誕,我要燃點燭光

不到兩星期,2011年將離開我們,新的一年正在叩門。在新的一年,我們需要真理引路,更需要恩典支持,這個聖誕,讓我們燃點燭光。

Howard Thurman (1899-1981)

I will light Candles this Christmas;
Candles of joy despite all sadness,
Candles of hope where despair keeps watch,
Candles of courage for fears ever present,

Candles of peace for tempest-tossed days,
Candles of grace to ease heavy burdens,
Candles of love to inspire all my living,
Candles that will burn all the year long.

這個聖誕,我要燃點燭光;

喜樂的燭光,在悲傷中搖曳,

盼望的燭光,照亮四周的沮喪

勇敢的燭光,直視懼怕亦步亦趨,

平安的燭光,在狂飆中柔暉穩妥,

恩典的燭光,使重担輕盈一點,

仁愛的燭光,激勵我的生活,

從歲首到年終,燭光常在。

但從歲首到年終,燭光真的常在嗎?過去一年,大家都知道我做過右眼視網膜的手術,這手術令我有很深的體會。手術過後三天解開紗布,眼睛完全看不到東西,令我吃驚,這是我從未有過的經驗,但數天後視力慢慢回來了,每一天都比前一天好。我領會到一個真理:現在壞不重要,最重要是每天好過一天。不過我知道,我眼睛恢復視力後,將來也會因為自然規律愈來愈差,最後老眼昏花;我的身體也會隨時日漸漸衰敗,最終成為一坯塵土。但我知道,外在身體雖然朽壞,但內在的新人,一天新似一天。我等候基督再來,身體復活。因著信,從歲首到年終,燭光常在;因著信,從現在到永遠,燭光常在。因為

「太初有道,道與神同在,道就是神,這道太初與神同在……道成了肉身,住在我們中間,充充滿滿的有恩典有真理。」阿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