賀志勇博士 – 禱告進階:聆聽上主

講題:禱告進階:聆聽上主 The Second Step of Prayer: Listening to God

經文:詩篇92篇

講員:賀志勇博士

場合:香港中文大學崇基學院禮拜堂

日期:2012年1月8日

      Audio

經文:詩篇29篇

1, 神的眾子啊,你們要將榮耀能力歸給耶和華,歸給耶和華。

2, 要將耶和華的名所當得的榮耀歸給他,以聖潔的妝飾(註:“的”或作“為”)敬拜耶和華。

3, 耶和華的聲音發在水上,榮耀的神打雷,耶和華打雷在大水之上。

4, 耶和華的聲音大有能力;耶和華的聲音滿有威嚴。

5, 耶和華的聲音震破香柏樹;耶和華震碎黎巴嫩的香柏樹。

6, 他也使之跳躍如牛犢,使黎巴嫩和西連跳躍如野牛犢。

7, 耶和華的聲音使火燄分岔。

8, 耶和華的聲音震動曠野;耶和華震動加低斯的曠野。

9, 耶和華的聲音驚動母鹿落胎,樹木也脫落淨光;凡在他殿中的,都稱說他的榮耀。

10, 洪水泛濫之時,耶和華坐著為王;耶和華坐著為王,直到永遠。

11, 耶和華必賜力量給他的百姓,耶和華必賜平安的福給他的百姓。

 一,引言 (跟父親的溝通)

我發現同我老爸溝通很不容易,我說東,他就說西;我跟他講道理,他又一聲不吭,我根本不知道他到底在想什麼。打個比方說,有一次我跟我老爸打電話說:“老爸,你血脂高,我同你買些螺旋藻吃吧。”我老爸就說:“太貴了,不要。”我就說:“我都沒告訴你價錢,你就說太貴了;其實不貴的。”他還是說:“太貴了,不要。”我就著急了,跟他說:“我都已經買好了。”他還是說:“太貴了,不要。” 說得我一點辦法都沒有了。我發現,我太理性,不懂得跟老人家溝通。

跟地上的爸爸溝通不容易,我發現,跟天上的爸爸溝通也不容易。有時候真不知道跟天父說什麼好,翻來覆去都是那幾句話,總是求祂醫治,求祂帶領,求祂改變一下某個剛硬的人的心思意念,好像祂就是個大能的Helper,隨時聽孩子們的祈求,隨時準備出手救火。

 還有一個問題,那就是向神禱告了很多次,我又覺得好多事神好像基本沒有什麼直接回應。祂從來不給我打電話,也從來不給我發電郵;祂好像從來沒有托一個夢給我,也不在我腦海裏說話。當年天使會給瑪利亞報信,現在信差換成了我們這些凡人,年年去報佳音的都是我們這幫凡人。我有時候一邊禱告一邊想,天父啊,你有沒有在聽我禱告呢?尤其是去年好朋友得了癌症,我們一幫同學不住替她禱告,可最後她還是去世了。我想做牧師做傳道人最慘了,因為有一件事情很痛苦,就是發現自己其實很多事都無能﹑無力﹑軟弱無助。很多次去探望一些重病,或者垂死的病人,我都不知道怎麼去安慰他。我告訴他說,上帝會看顧你和你的家人,上帝的旨意是美好的——我這樣講,自己都覺得自己不切實際。

 好多事情,我都希望神親自來指導,就算不派天使來報信,起碼也托個夢﹑給個明確的消息吧。可是沒有!每一次次禱告之後,要麼是心想事不成,要麼是結果跟自己想要的貨不對版。無論什麼結果,我都要告訴自己:神給我的是最好的,最適合我的。嘴裏是這麼說,心裏卻半信半疑。我常常會想起年老的約伯,他真的好無奈啊。其實約伯這個名字原文的意思就是“爸爸,你在哪裡啊”,有時候我也會這麼問:天父,你在哪裡啊? 到底要怎麼禱告,到底要怎樣跟神溝通,才能聽到神的回應呢?或者讓我們一起來看看詩篇第二十九篇。

 二,解經

1, 1-2 將榮耀歸神

詩篇篇篇都是人向神禱告的記錄,所謂禱告,就是人向神說話,並聆聽神的說話。而詩篇29篇,就描繪了聽神說話的幾個重要原則。

 在1-2節中,詩人宣召眾天使都來讚美神,將榮耀歸給神。這讓我想起了主禱文,主禱文第一句就說:“我們在天上的父,願人都尊你的名為聖。”原來禱告的第一步就是要把榮耀尊貴都歸給神。

 榮耀是什麼意思?是不是頭上有個光環,或者穿金戴鑽石,搞得全身發光那樣子。 不是,榮耀,原文的意思就是“彰顯”、“顯明”,歸榮耀給神,就是我們的所作所為,要把上帝顯明出來。但我們的禱告,一開始往往不是彰顯上帝,一開始往往是彰顯我們的需要。求神讓孩子進一家好中學;求神讓老闆不要太嚴厲苛刻,求神讓我早點拿到博士學位,求神讓我身體健康,跑得﹑跳得﹑食得﹑玩得。這些都不是壞事,這些都可以求,但看我們是以什麼心態來求。撒母耳的母親哈拿沒有兒女,被丈夫的另一個有兒女的妻子常常氣她。她向神求一個兒子,不再被人氣,但她還加了一句:“我必使孩子終生歸於耶和華。”(撒1:11)神就應許了她。

 向神禱告,態度很重要。我們可以求很多東西,但耶穌告訴我們,“你們要先求祂的國和祂的義。”(太6:33)什麼叫先求祂的國和祂的義?是不是要我們每次禱告都要先求世界和平?不是,國與義是神給我們立的規則法度,是每個基督徒的終極理想,它就記載在聖經裡。也就是說,當我們求那些日常的東西時,我們要明白,我們所求的東西是跟“國和義”的目標是一致的。我們之所以求那些東西,是因為我們要通過那些日常的小事,經歷神的同在,與神同行。如果求那些東西,僅僅為了滿足我們自我中心的需要,神就會告訴我們:“你們求也得不著,因為你們妄求”。(雅各書4:3)

 你或者會抗議說:小勇哥,我求的可是好東西,我經常求神讓我自律,不要貪玩打遊戲﹑不要貪食﹑求神讓我有愛心﹑有忍耐之心﹑寬容之心,不要對我的太太孩子發脾氣,但神從來不幫我,我從前怎樣,現在還是怎樣。我說“你得不著,是因為你不求”(雅各書4:3),因為你雖然也禱告,但其實你並不太相信這個禱告,你並不信這個禱告真的管用!你禱告完,然後你的生活行事還像從前一樣。這就叫“星期天基督徒”。他們禮拜天來做禮拜,然後其他六天活得像無神論者一個樣。他們也禱告,但是禱告完了之後,不是配合神去行動,而是繼續按自己的方式去行動。禱告只是一種儀式,一種情緒的發洩,他們的理性告訴自己:神不會管這些小事的,還是讓我們自己動手吧!

 當我們的禱告是以這些自我需要﹑自我性格習慣為中心時,當我們的禱告首先和首要的東西不是彰顯神、榮耀神時,我們又怎麼能聽到神微小的聲音呢?

 2,3-5 神在大自然中

 問題在於我們對於人的聲音過分敏感,而對於神的聲音過分不敏感了。我記得有一次我跟一些學生去海邊玩,海天一色,海鷗飛翔,我說:“上帝的造物多美妙啊!”我的學生繼續玩他的Iphone,然後說:“小勇哥,讓一下,我想拍那只鳥!” 同樣是美景,我想到讚美神,他想到是用Iphone拍只大鳥,發在Facebook裏展示一下,告訴大家他到此一遊。我們聽到的聲音好不同啊。

 但在詩篇3-5節,詩人告訴我們,耶和華的聲音在大水之上,在雷聲之中,在香柏木震裂時,在整個自然裏面。哪怕是野地的花,空中的飛鳥,都會傳揚祂的聲音。我們離真正的自然太遠了!以前我帶了一群香港的中學生回我鄉下,他們看到河邊上活的雞鴨,活的牛羊,興奮得不得了,都沖過去追,追得雞飛狗跳。很多學生說,他們見過炸子雞、白切雞,從來沒見過活雞。其實我們自己也是,在這個城市中,我們有多少時候聽見鳥鳴,狗吠,牛嚒嚒叫的聲音呢,有多少時候能聽見風吹過樹林的聲音呢,還有溪流的聲音呢?我們聽見的是汽車聲,火車聲,電視手機聲,冷氣機轟隆隆的聲音,當然還有,各種各樣好聽不好聽的人的聲音。我在火車裏經常看見人帶著耳機,一個人搖頭擺尾的,我還以為他在自言自語了,後來才發現是在打電話。我們也是這樣,如果我們被自己的心思意念遮蔽,就像戴了耳機那樣,除了我們電話裡的聲音之外,我們還能聽見什麼呢?“這日到那日發出言語”,但是我們聽不見。

 我有一位朋友,他說他從小在大埔長大,每次他心情煩惱,或者要做一些重大決定時,他發現他在家裏完全沒法安靜。他就回大埔,在海邊慢慢走,什麼話都不說,什麼都不想,只是聆聽大自然的聲音,慢慢走,慢慢走,直到內心安靜,一切都豁然開朗為止。

 我們有種錯覺,覺得禱告就是要說話,要不停的說,要引用很多聖經的話語,說得越多越屬靈,其實未必。有時候我們說得太快太多,前面究竟說了什麼,禱告完都忘記了。禱告不是聖經知識問答,也不是上帝的隨堂測驗,看看我們到底能引用多少金句。禱告是我們全人全心的跟神交流,它不一定要說話;禱告也可以是倒空自己,靜靜聆聽。靈修神學家Joyce Huggett提醒我們:我們把天主教“默觀”的功夫全部丟掉了。她說她本人是福音派信徒,比較理性,但有一次,她到一個天主教修道院靜修,那個地方非常自然,非常幽靜。她跟一群修女一起用餐,大家默默無聲地吃完一餐飯;然後一群人一起禱告,卻沒有人開口說一句,她說她從來沒經歷過吃飯﹑禱告不說一句話的。一切都非常安靜。Huggett說:“安靜的力量太讓人震驚了!”在安靜中,她感覺到自己的心開始鬆軟起來,越來越松,不再那麼緊了。在這個大自然當中,她感覺到有新的種子播種在她的心上。在那一刻,她聽清了神的話語。弟兄姊妹,這是不是我們可以學習的一種好方法呢?到自然中去,安靜地等候神的聲音。

 3,6-9 神在以色列歷史中

 當然,神說話不是單聲道的,它是立體聲的;他不僅透過自然來說話,他還有很多講話途徑。本篇6-9節講到神的聲音使火焰分開,在加低斯曠野震動,這些表面講的是景,但實際暗含著以色列的歷史。黎巴嫩﹑西連﹑火焰分開﹑加低斯的曠野,都是以色列人深深熟悉的景象。

 讀過舊約的人就知道,加低斯的曠野,就是當年摩西領著以色列人漂流了四十年的曠野。正是在這個曠野,以色列人向神求食物,神每天降下瑪哪,但不允許收藏過夜,但偏偏有人就要收藏過夜,結果第二天瑪哪就壞了。神的話語明明講給以色列民聽了,他們卻還是要建造金牛犢來敬拜。以色列民就是這樣,明明看見了神的大能,聽見了神的話語,可是一有不滿足就發怨言。神向他們說話,但是他們聽到了,卻聽不懂。但摩西並不這樣,他經常禱告,跟神溝通。當神因為金牛犢事件要滅絕以色列民的時候,摩西“像從前一樣俯伏在耶和華面前四十晝夜,沒有吃飯,也沒有喝水。”(申命記9:18)然後再跟神講道理求情。摩西懂得對神敬畏﹑謙卑﹑降服。他的行動就是他的禱告,他懂得安靜地向神勸說,俯伏在神面前四十晝夜,而不是滔滔不絕地說個不停。更不像以色列民,一有不滿就向神發怨言。

 加低斯的曠野,也是耶穌經常禱告的地方。馬可就記載耶穌清晨去曠野禱告;馬太跟路加都記載了耶穌被聖靈引領在曠野禁食禱告四十晝夜——大家發現沒有,又是一個四十晝夜,就好像摩西謙卑俯伏在神面前四十晝夜。當耶穌禱告四十晝夜之後,魔鬼的聲音就來了,都是些名聲﹑權聲﹑利聲。耶穌勝過這些聲音後,天使就來伺候他了。無論是摩西在加低斯曠野的禱告,還是耶穌在加低斯曠野的禱告,我們都忽視了一位隱藏的主角——聖靈!Llewellyn指出,只有聖靈能教導我們禱告,也保守我們聽到神的話語。因為祂是中保,是仲介。

 像我這樣的現代科學理性人,談聖靈的時候總會有點尷尬。人家一說神跡奇事﹑聖靈醫治,我就皺眉頭,覺得他是不是靈恩派的人啊?有一次,我的一個好朋友悄悄跟我說,他會說方言,我看了他半天,確定他神智還清醒,心裏才有了點小變化。最近這幾年,經常能聽人分享神怎麼醫治了她,我都是笑笑說:“你真有福氣!”我總是半信半疑。但最近張伯笠牧師來訪,讓我震動了。他親身講述了他的經歷:他得了癌症,化療後腎臟衰竭,沒得救了,但是他憑著禱告,終於感動神出手醫治了他。以前看他的書,只是覺得“他真有福氣”,現在跟他真人接觸多了,才覺得書上寫的是活生生的東西。我發現,當我在學習放下理性,敞開自己的心的時候,我才真的感覺到緊繃的心開始鬆動了,變軟了,我才真正感覺到了神的話語的力量。

加低斯的曠野,是讓我們放下自己的纏累,敞開自己,靠神的靈引導去禱告的地方。每個人都需要一個這樣的曠野,去靠著聖靈聽到神的話,聽懂神的話。神的話有時候是隱藏的,恐怕你們有耳朵就聽見了!

 結論:10-11 倚靠聖靈等候神的話語

本篇10-11節很像主禱文最後兩句。詩篇29篇最後兩句不僅是讚美神,同時也體現了神的子民對神的信心。今年是2012年了,這種信心,在這個經濟動盪的年代尤其重要。我好多朋友都跟我說,2012了啊,你的方舟船票買好了沒有?

 有人說這是蘋果的年代,是Facebook的年代,這標誌著人們更喜歡表現自己﹑更喜歡講話,卻不再注意去聆聽——我們很可能逐漸在喪失聆聽的能力。但詩篇29篇卻提醒我們,我們要放下我們的自我中心,先歸榮耀給神。敞開自己,讓我們被纏累的心先松下來,軟下來,靜靜去等候神的聲音。很有可能我們會像以色列民一樣,漂流四十年才聽到答復;也很有可能神通過自然向我們說話,或者通過聖經中的歷史向我們說話,但請記住,當我們的心安靜下來等候時,“聖靈會親自用說不出的歎息替我們禱告”(羅8:26),到那時,我們只有一項選擇:順服聖靈的感動,那時候,神的聲音會格外清晰。

下載講章: 賀志勇博士 - 禱告進階:聆聽上主 (634 downlo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