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曉東博士 – 心靈、誠實與祭祀

講題:心靈、誠實與祭祀

經文:詩篇第30篇

講員:陳曉東博士

場合:香港中文大學崇基學院禮拜堂

日期:2012年2月19日

      Audio

上世紀二十年代,有一位挪威的宣教士,名叫艾香德,在湖南傳道。他在傳道的過程中,有一個很深刻的悔改經歷。就是當他作為一位西方的宣教士,進入了中國的土地文化裡,被中國文化的豐富和豐厚,深深震撼。他當時有一個經歷,就是在不同的名山大川,特別到佛教的寺院去探訪。在他自己所寫的日記裡記載著,他被一班中國基層僧人純樸的笑容,和那份慈悲仁愛的心,深深震撼。他自己坐下來反省,在基督的信仰裡,有沒有這種慈悲、接待遠人、愛鄰舍、將上好的生命與人分享的道理在其中?

他發現有很多很多,所以他立了一個心願,就是我們作為一個基督徒,怎樣能夠有一個款待遠人的地方 ( house of friendship ),使生命旅途中的雲遊者──不是發白日夢的魂遊,而是佛教詞語中「四處去尋找真理的人」──有一個歇腳的地方,我們可以坐下來談天論道。乃至於每個人的生命,可以在彼此的豐富和啟迪中,尋找到上主那份真理、美善、和祂的美麗。因此他開始了這個事工,最初在南京。不過南京的工作結果很慘痛,因為軍閥混戰而被摧毀。當時他改了一個名字,叫「景風山」,但事工失敗了。後來他輾轉去到杭州,杭州的工作剛開始,建了一個「天風山」,但又失敗告終。

在三零年代他和同工來到沙田──當時一個不毛之地,在標號五字的山丘上,用了三千墨西哥銀洋買下這個山丘。當時這三千元也很多,這樣便成就了今天「道風山」這事工。當然這是很久以前的歷史,中間經歷了很多變遷。但在今天,山上有很多事工。大家去到道風山的時候,可能見到信義宗神學院在那裡,可能見到漢語文化研究所在那裡,基督教文化研究所在那裡,也見到我們很樸實的同工在打理場地,那是道風山服務處。但歷史最悠久的機構,就是道風山基督教叢林。

我們依然在那裡服侍,依然秉持先賢他們所持定的異像,繼續在信徒和教牧心靈的發展,作靈修指導。有幾件事工和大家相關的,包括藝術的繼續發展,山上有藝術的工作,正在繼續開展。並且我們有一個遠像,這遠像和香港眾教會關注的問題相關,就是促進香港作為人民社會,有人性的社會發展。我們一同協手努力,令耶穌基督的名字,上主的慈愛,在這城市裡,令人看見,並觸摸到。令這位道成肉身的主,在我們這世代裡,透過眾教會的努力,能使眾人見到以為美,對這社會有好的貢獻。

當我自己分享這歷史的時候,再看今天我們所講的福音書,我看到歷世歷代,不同時代的信徒,對今天所講的,記載在約翰福音耶穌的這事件,都有那種和應。今天我們所讀的福音書,其實是一個生命得到釋放的故事。經學家告訴我們,這事情發生在一個正午時份。為什麼說是正午時份呢?因為在第四章第八節講到一件事情,是門徒進城買食物去,應該不是去買晚飯,也不是買早飯,而是一個買午飯的時間。同時正是烈陽高照的時候,在一個雅各井旁,有一個婦人來這裡打水。聖經特別透過這婦人的口,講明一件事,就是這婦人其實並不是在她自己的村莊打水。她故意走了很遠,因為當她和耶穌對話時,她說:「如果祢早些告訴我,我便不用走那麼遠,來這裡打水。」所以我們知道,她走了很遠來打水。

第三方面,我們知道這婦人生命中充滿了憂傷,是生命充滿了痛苦的一個故事,為什麼?雖然聖經輕輕題過這事情,但當我們仔細聽耶穌指出她生命的問題時,我們知道這婦人在生命所遭遇的故事,並不是普通人可以承受,因為耶穌和她說:「你去叫你丈夫也到這裏來。」婦人就說:「我沒有丈夫。」我們知道她是一個寡婦,耶穌跟著和她說:「你說沒有丈夫是不錯的。你已經有五個丈夫,你現在有的並不是你的丈夫。你這話是真的。」這對話非常震撼,乃至那個婦人整個人,因為耶穌這句說話反轉過來。

想像一個撒馬利亞的少女,在那年代西亞的文化裡,大約十四五歲,當一個少女身體成熟,便可以出嫁。在一個農牧的社會裡,女性能夠繼續生活的方式,只能是找一個好人家,嫁了依附在一個男權的家庭裡。十四五歲的少女,花樣年華,對生命充滿憧憬。現在父親母親將她出嫁,為了她的未來,為了她的前途,嫁入一個家庭裡。可能依循傳統風俗,相夫教子,能夠安安樂樂過生活,這是每一個正常的人,心裡的渴望。但是嫁了一個丈夫,我們不知道這個丈夫為什麼離開她。最合理的推斷,是患了疾病,離開了世界。如果不是,她就是犯了大錯,給人休妻回家。

但是故事無論是丈夫離開世界,或是她犯了什麼大錯被休回家,生命須要繼續前行。所以在這個家庭裡,將一個十四五歲的少婦再嫁出去,可能第一次是如花似玉,第二次已經不值錢。對不起我這樣說,那時的女人的確是和錢掛鉤的。一次的出嫁,被送回家。兩次的出嫁,被送回家。三次的出嫁,可能連父母也不想要這個女兒。四次的出嫁,父母可能年紀老邁,無力養她,也可能已離開世界。五次的出嫁,再返回她自己的家鄉,還有誰想要她?無怪乎耶穌在這裡說:「你現在有的並不是你的丈夫。」是的,生命裡勉勉強強,隨隨便便支撐著,可以生活下去便算了。這是生命,這是生涯。

我們很多人的生命,其實並不如我們所期望的,朝著一個美麗的方向,一個非常成功的方向──我們現在常聽到的一個字眼──去發展。生命裡原來有這麼多慘痛,而且這並不是一個小數目。「你現在有的並不是你的丈夫。你這話是真的。」乃至於婦人遇到一個真正明白她生命的人,她從心底裡就說:「先生,我看出你是先知。我們的祖宗在這山上崇拜,你們倒說,應當崇拜的地方是在耶路撒冷。」是的,你們的宗教,你們的信仰,門庭高大,聖殿輝煌。你們去參加崇拜的人,個個衣冠楚楚。我們這些是被生活、生命逼迫到牆角,頭也抬不起做人的一班人。你是先知,你信的宗教很偉大。不過這與我無關,多謝祢。我繼續要打水,我繼續要返回我自己寄居的家裡,繼續去生活。

但是耶穌在今天的經文裡,講了一番說話,是令到整個生命,或是令到整個人類歷史,心靈得釋放的一件事情。祂說:「時候將到,如今就是了,那真正拜父的,要用心靈和誠實──或是要用心靈和真理拜他,因為父要這樣的人拜他。」在教會很長的歷史裡,當我們讀到這段經文的時候,我們便有一種錯覺,說耶穌正在講祭事被廢除了,從此大家自由了。所以在任何一個地方,只要有二三個人,大家用真理和誠實拜祂,神便會在我們中間。這說法不錯,不過是有偏頗的地方。

我們看到當耶穌替這婦人做心靈醫治的時候,耶穌帶領這婦人,從那種生命幽暗和痛苦中走出來,依然肯定一件事情,就是崇拜是很重要的。來到神的殿中,和眾弟兄姊妹,和眾人一同敬拜這位創天造地的主,是非常重要的。但這個一同敬拜,一同崇拜的生命,有一個要求,是用我們的心靈,在真理裡一起崇拜祂。今天我們來到神的殿中,我們一同默想神的話語,有舊約的經課,有新約的經課,有詩篇幫助我們思想,有福音書幫助我們去明白。在剛才我們仔細去聆聽今天的經文時,有一個圖像,不斷在這幾節經文中出現,這圖像是「山」。

耶穌要帶領這婦人,重新進入屬靈的聖山上。將她的視野重新打開,將她生命的內涵重新去挖掘出來,將她的心態重新去調教,將她自己對世界的判斷重新修正,將她自己人生的行動重新導航,將她自己已經心如死灰的生命,重新賦予生命的盼望。我相信這是主耶穌──當祂和這婦人談道的時候,同樣對我們歷世歷代,願意去耹聽這位大先知,耹聽這位大祭司話語的人,使我們能夠從祂那裡學到的功課。祂呼喚著我們每一個世代的人,重新在祂裡面找回生命的視野,找回生命的內涵。重新幫助我們調教我們自己的心態,去作出一個好的判斷,去作出一種好的行動。在遇到困難時,生命不會因此而被打沉,而是有一種充滿盼望的生命在內,這真是一件不容易做的事情。

今天早上,我閱讀台灣聯合報的社論時,很特別,是關於一位剛去世的藝人,名叫鳳飛飛。或者我們在座的人都不認識鳳飛飛,她的名字在我們的生活世界很陌生。但如果曾經在七十年代、八十年代生活過,認識台灣流行曲的年青人,或者是中年人,曾經被一把聲音,有一些土氣,有一些沙啞,甜美起來但不似鄧麗君般甜到漏油,被這麼一把聲音吸引。同時會記起一位鄉下姑娘,時常穿得很鮮艷,最喜歡頭上載著一頂百變的帽子。她這個形像我覺得很有趣,她叫「鳳飛飛」。今早台灣聯合報的社論,說鳳飛飛選擇了用最沉默的方式離開這世界,告別了她自己的歌迷。

但這個被人遺忘的名字,觸發了整個台灣,一個很深的反省。一方面引起不同世代,對她很深的懷念,但另方面對我們身處的世界,帶來很深的反省。因為作為一個鄉下少女,她唯一的天賦,是她自己的歌喉,成為一個成功的藝人,用她的聲音歌唱她那一個時代。但她退隱之後,作為一個藝人,她相夫教子。她尊重曾經愛護過她的歌迷,到一個地步,當她面對人生最後一刻──她離世時六十歲,癌症離開,她選擇不驚擾她至愛的親人和歌迷,她跳脫一切世俗的禮儀,她用一種安靜的完美作一個告別。所以整個世界在她死後四十多天,才知道她離開了。現在她的骨灰被送回鄉下靜靜地安葬,她用她的細微,體貼和周到去報答曾經愛護過她的歌迷。

當進行這個反省的時候,其實是帶出一個我們生活世界裡所面對的囂張,喧囂,唯恐不用其極地告訴人:「我在這裡。」我要你注意到我是一個重要的人,我要你告訴全世界的人:「沒有我在這個位置上,你們全都要死。」這種價值,這種心態,瀰漫在我們現代社會裡,瀰漫在我們自己所身處的社會當中。每天打開報紙的時候,你所見到的都是不同的名人,不同的娛樂界中人,不同的名星。無論是政壇名星,或娛樂界的名星,或商界的名星,他們告訴我們所有人:「你要集中注意在我身上,你要看著我,我要告訴你,我多麼成功,你要來膜拜我。」我們在一個安靜離世的藝人身上,有很多深思的地方,對我們今天基督教的信仰,同樣有一個很深的反省和思考。

在今天我們所讀的詩篇裡,我們看到詩人呼喚神的子民,作出一種最真實的敬拜。在詩篇第五十篇第一至第六節,當我自己仔細去默想這段經文的時候,有幾個字出現在我心靈裡。是的,在我們今天生活這個城市當中,是的,我們作為一班耶穌的跟從者、學習者、信徒,我們應該可以從詩篇五十篇,幫助我們看到一種生命的視野,我們可以從那裡學習到一種生命的內涵,我們可以調教到作為耶穌跟從者的一種心態,我們能夠作出一種好的判斷、行動和盼望。有人說:「高度決定深度。」我以前不明白這句說話,直至當我自己開始學懂爬山的時候。去登山的時候,我對這句說話,體會愈來愈深。其實我覺得香港人很有福氣,因為我們住在很多高山上,只要走不多遠,便找到很高的山。嘗試去攀爬的時候,我們便明白何謂「高度決定深度」。

今天其實雖然是主顯節最後一個主日,但在教會的年歷,也是耶穌登山變像的節氣。所以在教會的年歷裡,我們同時呼籲弟兄姊妹,一齊去登山。登上高山,去學習,去體會耶穌基督在高山上變像的經驗。不過今天大家選擇了坐在禮拜堂裡,其實我們依然可以用心靈去到高山上。當我們擁有一個視野的時候──你怎樣擁有一個視野?你須要站得高,站得高的時候,我們看問題就不會把自己陷於枝節裡。這種經驗,無論作為家庭主婦,或是作為要日理萬機的重要人物也一樣。我亦明白當我們在一個高度裡,看問題的時候,我們不容易有偏差,為什麼?當我們在一個高度的時候,我們能夠不被細節將我們引入歧路。

所以詩篇第五十篇第一節,告訴我們,我們的眼目,常常望著神的時候,我們生命的高度,就能夠有保障。大能者神──耶和華,是我們生命裡的焦點。因為我們所做的事情,是跟從著上主所賞賜給我們的智慧,能夠和祂同行。所以祂發言呼召天下,從日出到日落之處。在這個從日出到日落之處,生命本身要帶來什麼內涵呢?第二節告訴我們一個很重要的字眼,就是「美」,生命美不美,我們所做的事情美不美。你知道聖經裡講到美的時候,它同時顯露出它的真和善。所以第二節說:「從全美的錫安中,神已經發光了。」

上帝希望我們每一個人能看到,作為跟從祂的人,我們所追求的人生,無論是什麼形態的人生,是一個鳳飛飛藝術的人生也好。或是在撒馬利亞雅各井旁,落泊得在中午逃離自己的村莊,在井旁遇到耶穌的一個生命。無論是什麼生命,當我們和耶穌相遇的時候,我們所期望的,是在我們的相遇中,帶來生命的美麗,帶來生命的善良,帶來生命的真實。每一個跟從主的人,不是只說:「我拜祢,我拜耶穌祢。」不是的,而是在耶穌的生命裡,領受著一種從神而來的美,從神而來的真,從神而來的善。我們就是上主在這個世間的見證,我們就是上主在這個世界的美麗。當我們的生命不向著這高度而去的時候,我們便落在一個枝節的生命裡。

同樣聖經告訴我們,我們在神面前明白這道理的時候,第三節提醒我們,這位神是值得我們去敬畏的神。「我們的神要來,決不閉口。有烈火在他面前吞滅;有暴風在他四圍大颳。」乃至於當我們見到這位創天造地的主宰,在我們生命裡臨在的時候,我們曉得以敬畏來度過我們的人生。在我們今天所生活的世界裡,敬畏或者已經被邊緣化至一地步,我們認為我們所敬拜的那一位神,只是和我們家裡所養的土地公,或者和其他偶像差不多地位。在太多環境裡,我見到當我們進入神的聖殿時,我們好像返回客廳一樣。在很多的場合,我們見到信徒生命中失去對神的敬畏。弟兄姊妹,「我們的神要來,決不閉口。有烈火在他面前吞滅;有暴風在他四圍大颳。」

當我們生命裡,常存一種對上主的敬畏時,它能夠令我們儆醒,能夠令我們謹慎,能夠令我們不張狂,能夠令我們在祂面前存著謙卑的心,去愛神和做人。這個心態很重要,乃至於我們能夠知道,在人生裡,上帝有一天要審判我們。審判我們,我相信不是只看我們有什麼惡行沒有。如果是這樣,我們所跟隨的這位神,和一個訓導主任差不多。不是的,當我們講到上主呼召祂的子民,在這個世界裡做祂榮美的見證時,我相信一件很重要的事情就是:到底在我們生命裡,有沒有活出上主所期望的那份真理?有沒有活出上帝所期望的那份美麗?有沒有活出上帝所期望的那份善良?乃至於我們在神的台前站立的時候,就好像第四節:「他招呼上天下地,為要審判他的民。」這個審判祂民的時候,是看在我們的生命程現當中,有沒有這一份美,有沒有這一份真,有沒有這一份善。

所以無怪乎祂說:「招聚我的聖民到我這裏來,就是那些用祭物與我立約的人。」我們只看這裡,一定不明白,唯有當我們去思想,一個生命和耶穌基督相遇的時候,思想在撒馬利亞井邊,這個婦人和耶穌生命相遇的時候,所帶來的改變。拜祂的當用你美麗的心靈,當用你生命的真理來拜祂,我們便明白,當上主把祂聖民,召聚到祂面前,用生命的祭獻,好像保羅所講,將生命獻上那祭獻,與耶穌基督立約的時候,看到聖經為何把跟從耶穌的人稱為「基督徒」。因為這個生命是被邀請,披戴起耶穌基督的生命,進入了耶穌的生命。

今天我們一同來到神的聖殿,去記念,去思想,耶穌基督豋山變像的日子。在這山上,耶穌將祂的聖容,向歷世歷代跟從主的人顯現。但是這顯現,是須要用心靈和誠實去看見。在哥林多後書第四章第三節,保羅說:「如果我們的福音蒙蔽,就是蒙蔽在滅亡的人身上。此等不信之人被這世界的神弄瞎了心眼,不叫基督榮耀福音的光照著他們。」這句說話,說得雖然沉重,但提醒我們每一位願意在屬靈生命成長裡,耶穌的跟隨者,是的,這個世界有一個叫做世界之神。他最大的渴望,就是令每一位在這個世界,無論是信徒或非信徒,眼睛都黑暗了,乃至於基督榮耀的光照射的時候,我們看不到。

但是在今天主顯節的日子,我們一同在神面前,再一次定睛注目在那個叫人出死入生的十字架上。被十字架的沉重,十字架的希望,再一次塗抹我們瞎了的眼睛,乃至於上主的真光,可以照射在我們生命當中。可以給我們再一次得到生命的視野,再一次得到上帝所期望我們那種真、那種善、那種美的內涵。再一次幫助我們在神面前,有一種敬畏,乃至於我們能夠在上帝面前站立得住。要我們每一天生命的祭事,生命的行動,和永不止息的盼望,成為祂在這世間最美好的見證。

最後請容許我用保羅所講的這番說話,彼此勸勉,在哥林多後書第三章,保羅這樣說:「我們既有這樣的盼望,就大膽講說,不像摩西將帕子蒙在臉上,叫以色列人不能定睛看到那將廢者的結局。這帕子在基督裏已經廢去了。主就是那靈;主的靈在哪裏,那裏就得以自由。我們眾人既然敞著臉得以看見主的榮光,好像從鏡子裏返照,就變成主的形狀,榮上加榮,如同從主的靈變成的。」讓我們彼此互勉,在生命的旅程裡,榮上加榮。

下載講章: 陳曉東博士 - 心靈、誠實與祭祀 (詩篇三十篇) (579 downlo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