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豪恩先生 – 跨越界限

講題:跨越界限

經文:馬可福音1:40-45;列王記下5:1-14

講員:林豪恩先生

場合:香港中文大學崇基學院禮拜堂

日期:2012年2月12日

      Audio

今天的福音經課和舊約經課所記載的,都是醫治大痳瘋的故事。閱讀這兩個醫治大痳瘋故事的時候,我們需要留意這不是醫學文獻,因此,不需要以現代醫學的角度去檢視故事記載的醫治方法;由於這是宗教文獻,我們值得花時間思考故事所啟發的人生及生活意義。

第一個故事:跨越潔淨與不潔淨的界限

第一個故事記載在馬可福音1章40-45節:

1 : 40有一個長大痲瘋的來求耶穌,向他跪下,說:「你若肯,必能叫我潔淨了。」

1 : 41耶穌動了慈心,就伸手摸他,說:「我肯,你潔淨了吧!」

1 : 42大痲瘋即時離開他,他就潔淨了。

1 : 43耶穌嚴嚴地囑咐他,就打發他走,

1 : 44對他說:「你要謹慎,甚麼話都不可告訴人,只要去把身體給祭司察看,又因為你潔淨了,獻上摩西所吩咐的禮物,對眾人作證據。」

1 : 45那人出去,倒說許多的話,把這件事傳揚開了,叫耶穌以後不得再明明地進城,只好在外邊曠野地方。人從各處都就了他來。

今次讀這個故事的時候,讓我們留意一下大痳瘋患者和耶穌對話的用語。大痳瘋患者跪下求耶穌時並不是說:「你若肯,必能醫治我。」而是說:「你若肯,必能叫我潔淨了。」對付大痳瘋,患者用的語言是「潔淨」,而不是「醫治」。耶穌回應說:「我肯,你潔淨了吧!」,他的用語,也是「潔淨」,而不是「醫治」。

相對於身體疾病,我們一般用「醫治」這個詞彙,因此,用「醫治」來談論大痳瘋本是合適的。「潔淨」所相對的是「不潔淨」,這個詞語用來描述身體健康狀況,它的含義超出了身體健康狀況,而包括了宗教及社會意義。

舊約聖經利未記第十三及十四章詳細記載了大痳瘋的種類和症狀。不過,Christian Medical Fellowship的醫學專家仔細考察利未記所描述的大痳瘋病,發現這其實不是現代醫學所指的痳瘋病,而是一系列展現於皮膚的疾病,例如象皮病,和各種癬病。無論如何,這些皮膚及外觀與眾不同的人,都被歸入「不潔淨」的類別。被歸類為「不潔淨」的人,有甚麼社會含意呢?利未記13章45-46節記載了加諸對他們身上的的規範:「身上有長大痲瘋災病的,他的衣服要撕裂,也要蓬頭散髮,蒙着上唇,喊叫說:『不潔淨了!不潔淨了!』災病在他身上的日子,他便是不潔淨;他既是不潔淨,就要獨居營外。」由此可見,若有人一旦被歸類為「不潔淨」,他們便失去正常人的權利,也得不到正常人應有的對待。因為「潔淨」與「不潔淨」是不能接觸的,若接觸,「潔淨的」會被沾污變成「不潔淨」。起初,人們認為沾污是經由身體接觸。後來,人們越來越謹慎,漸漸相信「空氣傳染」也是沾污途徑。例如,一個不潔淨的人站在樹下,而一個潔淨的人經過,這個潔淨的人就會變成不潔淨。除了「人傳人」之外,人與物品也可以互相沾污,例如,大痳瘋患者進入屋內,屋內的物品及人都會被變為不潔淨。因此,社會不能讓「不潔淨」的人出現於「潔淨」空間,免得「潔淨」的人和物都被沾污。

把這個故事放回當時的宗教及社會背景去閱讀,我們會發現耶穌醫治大痳瘋的故事是一個跨越界限的故事。

第一個跨越界限的人是那位痳瘋病患者。為甚麼說他跨越界限呢?如前所述,他被歸類為「不潔淨」,就需要存在於社會為他劃定的特定範圍,不應該在「潔淨」的空間出現。現在,他在加利利的會堂出現,是一個跨越界限的行動。若他要進入「潔淨」的空間,他就要撕裂衣服,蓬頭散髮,一邊走一邊喊叫說:『不潔淨了!不潔淨了!』,提醒「潔淨」的人退避三舍。現在,他走到耶穌的跟前提出要求,明顯地跨越了「不潔淨」的人與「潔淨」的人之間的界限。這位痳瘋病患者雖然被定義為「不潔淨」,被貶為次等人,被排拒於正常生活之外,但他以乎並不屈服於當時宗教及社會為他所設的界限,為了自己,也許也為了其他如他一樣的人,他要跨越界限。這是一位勇敢地跨越界限的痳瘋病人。

或者,勇敢地跨越「潔淨」與「不潔淨」界限的人並不只他一個,不過,他是幸運的,因為他遇到的,是一位同樣願意跨越界限的耶穌。就算在二千多年後的現代社會,若有被標籤為「不潔淨」的人勇敢地跨越界限,也不一定遇到同樣願意跨越界限的「潔淨」的人。

幾年前,有一間服務戒毒康復青少年的學校申請遷往一間空置學校,但遭遇學校所在地區的居民反對。校長及老師於是帶同三十位學生往該地區與居民見面,以為讓居民直接與學生接觸,認識這些曾經誤入歧途,現在改過自身的青少年其實並沒有甚麼異樣,因而接納他們遷到較為安全的校舍繼續讀書。

當天,約有 300名當地居民早有準備去「迎接」這30位學生。大部份居民手持反對遷校的標語及紙牌,甚至有人內高呼:「唔要吸毒仔、吸毒女!」那30位勇敢地走出來的學生聽到聲勢浩大的噓聲,一個一個垂下頭來,有些女學生因此而忍不住眼淚,哭了出來。 其中一位16歲的女學生說:「我一落船已經聽到有人叫我地做吸毒妹,我覺得好難受。從碼頭到社區會堂被反對的聲音包圍,我真係好驚,成個人震晒。我地好想軟化佢哋個心,希望佢哋可以接納我哋。」(蘋果日報2009年6月15日)可惜,這群勇敢地跨越界限的戒毒康復青少年的行動,卻遇到保護界限的人的強硬回應,拒絕他們使用該空置校舍,以免該地的「潔淨」被沾污變成「不潔淨」。

生活於二千多年前古代社會的這位大痳瘋患者比生活於二千多年後文明社會的這群學生幸運,因為耶穌回應這位痳瘋病人的越界,並不是定義他的行為自私,沒有指責他為了一己的利益走出來沾染大眾;同時,耶穌的反應也不是明哲保身,退後三丈,然後「報警」把他捉回「營外」。耶穌沒有保護那條界線,反而如那位痳瘋病人一樣勇敢地跨越界線,他接納對方的要求,承諾說:「我肯,你潔淨了吧!」道成肉身的上帝伸出手來回應,成就了這個跨越界限的故事。耶穌基督以「潔淨」之身去接觸「不潔淨」,打破了當時宗教及社會「潔淨」與「不潔淨」的界限,並且粉碎了「潔淨的」與「不潔淨的」接觸會被沾污為「不潔淨」的恐懼。

面對這位被歸類為「不潔淨」的痳瘋病人的請求,聖經說「耶穌動了慈心,就伸手摸他」。是甚麼動了耶穌的慈心呢?是痳瘋病人被痳瘋病折磨的慘況嗎?或者是。不過,正如Christian Medical Fellowship的醫學專家判斷,聖經說的大痳瘋不等於現代醫學診斷的痳瘋病,那麼,觸動耶穌的慈心,可能是這些被歸類為「不潔淨」的人所遭遇的次等人的對待及生存狀況。

「潔淨」或「不潔淨」這些詞彙,現代社會已經不再使用,不過,這並不代表人們心裏沒有把人作類似的區分。人類仍然面對試探,特別是在非常時期,往往把另一些人歸類為次於正常人的次等人,以便合理化不以正常人的待遇去對待他們。

二十多年前有一套電影名叫「黑太陽七三一」。電影中的日軍將領要求年輕軍兵以中國及俄羅斯平民進行各種化學武器實驗。有些年少的軍兵望者實驗對象也是如自己一樣的人,不忍下手。於是,他們的長官訓斥他們,要求年少軍兵不把視實驗對象為如自己一樣的人,要稱實驗對象為「馬魯達」,即是木材。如此,這些年少軍兵就能夠容許自己殘酷地對待這些被捉回來的中國和俄羅斯平民。這是戰爭時期人類犯下最殘酷的罪惡之一。

與戰爭時期相此,此時此地,相對和平盛世。在和平的日子,我們假設有更大的空間去跨越社會上不必要的界限,重視檢視及拿走被判定為「不潔淨」的群體的標籤,拿走被定義為「不正常」的人們的標籤,讓他們回到社會中過一般人的生活;我們假設有較為和平及對重的方法去處人群之中的糾紛,冷靜客觀地去分析及解決問題,而不是情緒化地貶斥別人是「狗」,或者是「蝗蟲」。

昔日,耶穌藉著醫治大痳瘋,與大痳瘋患者一起創造了一個跨越「潔淨」與「不潔淨」的故事。今天,當現代文明社會面對困難時,但願這個故事提醒我們,不要墮入隨便標籤別人為「不潔淨」的陷阱,也不要以為貶低別人作為解決問題的引誘。

第二個故事:跨越敵我的界限

馬可福音的大痳瘋患者得醫治,因為有人跨越了潔淨與不潔淨的界限,列王記下那位亞蘭國的元帥的大痳瘋得醫治,又是一個跨越甚麼界限的故事呢?

這個故事發生於以利沙作先知的時代。當時,以色列和亞蘭是鄰國,兩國經常互相攻打,戰事連年。因為戰爭,有人被殺,有人喪失家人,有人家園被毀,打敗仗的更被擄到敵國,變為奴隸。戰爭往往帶給交戰兩國人民深刻的傷害,極大的憤恨,以及強烈的敵意。

5 : 1亞蘭王的元帥乃縵在他主人面前為尊為大,因耶和華曾藉他使亞蘭人得勝;他又是大能的勇士,只是長了大痲瘋。

5 : 2先前亞蘭人成羣地出去,從以色列國擄了一個小女子,這女子就服事乃縵的妻。

故事首先出場的,是亞蘭國戰績輝煌的大能勇士,貴為元帥的乃縵。第二位出場的,卻是一位無名無姓的「小女子」,這位「小女子」正正是這位元帥攻打以色列時擄掠回來當下人的。這兩位人物的關係是甚麼呢?他們是交戰兩國的人,即是敵人。

現在,敵方的元帥竟然患了大痳瘋,這位以色列的小女子可以如何反應呢?常言道,對敵人仁慈,就是對自己殘忍。得知這位國家頭號敵人患大痳瘋,就算因為身為奴隸處身敵國而不能慶祝,心裏也禁不住幸災樂禍:「你都有今日啦!」就算這位以色列小女子對亞蘭元帥沒有個人的仇恨,也不應該同情或幫助對方,敵我分明,對方是國家敵人,同情或幫助國家敵人,即是背叛自己的國家。

5 : 3她對主母說:「巴不得我主人去見撒馬利亞的先知,必能治好他的大痲瘋。」

故事的發展有違常理:這個以色列小女子竟然向元帥的妻子介紹醫治大痳瘋的秘訣。可能當時的以色列沒有「國民教育」,她竟然不知道在戰爭狀況之下向敵人提供幫助是叛國的行為,是要被軍法處置的。她跨越了敵我的界限,身為一位被擄者,向敵人伸出援手。

被自己擄掠回來的以色列小女子跨越了敵我界限,向自己伸出援手,亞蘭的元帥能夠同樣跨越敵我界限回應嗎?

5 : 4乃縵進去,告訴他主人說,以色列國的女子如此如此說。

5 : 5亞蘭王說:「你可以去,我也達信於以色列王。」於是乃縵帶銀子十他連得,金子六千舍客勒,衣裳十套,就去了;

5 : 6且帶信給以色列王,信上說:「我打發臣僕乃縵去見你,你接到這信,就要治好他的大痲瘋。」

5 : 7以色列王看了信就撕裂衣服,說:「我豈是神,能使人死使人活呢?這人竟打發人來,叫我治好他的大痲瘋。你們看一看,這人何以尋隙攻擊我呢?」

那位以色列小女子明明介紹亞蘭元帥去撒馬利亞找先知,為甚麼元帥卻去了找以色列王呢?軍政人物總是以國家的概念去理解事情,因此亞蘭的元帥及國王自動地把醫治大痳瘋的事情提升到國與國的層次。把事情提升到國與國的層次,對於交戰的以色列和亞蘭來說,即是敵我關係,難怪被打得喘不過氣來的以色列王會如此驚慌失措。以敵我關係去處理目前的情況,似乎只是進一步強化敵我界限,而無助於醫治亞蘭元帥的大痳瘋病。這位亞蘭元帥能夠跨越敵我的界限回應以色列小女子的善意嗎?

                習慣了以敵我關係看事物的人,真的不容易跨越敵我的界限。這位亞蘭元帥最終到到了先知以利沙的門前,不過,一聽到先知的指示:「你去在約旦河中沐浴七回,你的肉就必復原,而得潔淨」,他就大發雷霆,以為對方藉此侮辱自己。這位元帥一面走一面駡:「我想他必定出來見我,站着求告耶和華-他神的名,在患處以上搖手,治好這大痲瘋。大馬士革的河亞罷拿和法珥法豈不比以色列的一切水更好嗎?我在那裏沐浴不得潔淨嗎?」(5:11-12)

                元帥為甚麼抗拒先知醫治他的大痳瘋的方法呢?因為元帥仍然以敵我的意識去理解先知的指示,「為甚麼要在你們的河裏面沐浴?我們的河水怎會比不上你們的河水?簡直豈有此理!」幸好,他有一位對他忠心及能夠跨越敵我界限的下屬,否則,他會錯失了醫治大痳瘋的良機。這位為他著想的下屬冒險勸他:「我父啊,先知若吩咐你做一件大事,你豈不做嗎?何況說你去沐浴而得潔淨呢?」這位下屬知道重點不是在那條河,因此不需要比較,也不需要提升到國家意識,重點是先知,以及他所說的話。他能夠分辨得出先知所代表的是上帝,而不是某個政權,或者某個國家,因此,可以放下亞蘭和以色列之間的敵我狀態去回應先知的指示。

                亞蘭元帥的大痳瘋得到醫治的故事,是一個跨越敵我界限的故事。是誰跨越了敵我界限呢?不是元帥,不是亞蘭國王,不是以色列國王,而是無名無姓的小人物,一位被擄的以色列小女子,以及一位元帥的僕人。

                國與國之間的衝突,人與人之間的糾紛,製造及遺留下很多敵我界限。我們要繼續維持,甚至強化這些敵我界限嗎?如果不是,又如何面對及化解這些敵我界限呢?靠甚麼力量可以去化解這些敵我界限呢?

                過去的聖誕節及新年期間,我在泰國參加短宣時,遇到一位從台灣來的宣教士。原來,這位宣教士被差派往泰國之前,已經在日本作了十年的宣教工作。她說,有些台灣人想起日治時期,會想到「海角七號」般的愛情故事,但她想到日治時期,想到的是自己的家人被日軍殺害,自己的親戚被捉去當慰安婦,在她心中湧出的情緒是憤恨及悲痛。因此,當聽到上帝呼喚她去日本宣教時,他回應上帝說,去甚麼地方也可以,一定不可以去日本。經過多年的掙扎,這位宣教士被上帝的慈愛化解了心中的悲憤,踏出跨越敵我界限的腳步,與她的丈夫走上往日本宣教的旅程。在日本的十年時間,這對宣教士夫婦親身接觸日本民眾,與日本教會建立互相信任的關係。記念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五十年的時候,日本教會草擬了向中國人的道歉信,請這對宣教士夫婦翻譯為中文,期望中國人能夠閱讀到及接受他們的道歉。

總結

                今天,我們閱讀了兩個醫治大痳瘋的故事。相信大家都會發現,這兩個故事珍貴的地方,不在於教導我們如何醫治痳瘋病,而在於啟發我們跨越阻礙人性發展美善的界限,這些界限可能是「潔淨」與「不潔淨」,可能是敵我的態度,也可能是某些集體潛意識,我們需要一個比這些界限更高的角度,比這些意識更廣闊的視野,以及比個人利益及群體利益更超越的上帝,才能跨越這些界限帶給人們的限制及傷害。

下載講章:  林豪恩先生_跨越界限 (611 downlo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