鄧瑞強博士 – 天上、曠野、人間

講題:天上、曠野、人間 The Heaven, The Wilderness and The Earth

經文:馬可福音1:9-13

講員:鄧瑞強博士

場合:香港中文大學崇基學院禮拜堂

日期:2012年2月26日

      Audio

  各位弟兄姊妹,主內平安。

  今日是基督教聖曆裡的大齋期(Lent)的開始,大齋期是紀念主耶穌為了承擔人類的罪,背起十架,成就救贖的故事。這是一個偉大的故事。一個卑微的人,面對令人沮喪的政治形勢,遭遇叫人心寒的人性醜陋,以一種順從天命的勇氣,背起人類罪惡的十架。沒有這個人,塵世仍暗淡無光。沒有這種生命的承擔,苦難的世界只會叫人絕望。沒有人背負這十架,罪惡的力量將橫行無度。

  面對偉人的人物,我們很想知道他的過去是怎樣的。有人喜歡喬布斯,便很想了解他如何在一間車房裡開展他的「蘋果」事業。耶穌,這個偉大的生命,他的生命又是如何開始的?今日,我們看看馬可福音的記載,看看耶穌的事業,是如何開展的。

  經文:馬可福音1: 9-13

1:9  那時,耶穌從加利利的拿撒勒來,在約旦河裏受了約翰的洗。

1:10 他從水裏一上來,就看見天裂開了,聖靈彷彿鴿子,降在他身上。

1:11 又有聲音從天上來,說:「你是我的愛子,我喜悅你。」

1:12 聖靈就把耶穌催到曠野裏去。

1:13 他在曠野四十天,受撒但的試探,並與野獸同在一處,且有天使來伺候他。

  經文很短,但意義深長。

(1)「天上」

  耶穌的使命,始於他的受洗。他來到約旦河那裡,受施洗約翰的洗。他從水裏一上來,就看見天裂開了,聖靈彷彿鴿子,降在他身上。

  受洗,是一件關鍵事件。這是人歸屬神的一個外在記號。耶穌以洗禮表明他屬於神。這時,天裂開了。「天裂開」,是神的行動,意味著神和人直接的溝通。「天裂開」,也可以是標誌著神行事的關鍵時刻的到來。先知以賽亞曾說,在歷史的關鍵時刻,神會裂天而降(參賽64: 1)。耶穌的受洗,是歷史的關鍵時刻,神在這刻有所作為。「天裂開」了,主耶穌的生命,此刻也豁然開朗。他腳踏大地,心繫上天,他立於天人之間。一個心靈連於上天的人,他活在塵世,卻不會容讓自己被塵世的力量控制。他活在世上,卻會活出屬天的氣質。面對一個偉大的人,我們總覺得,他頭上的天是打開了的。他的生命,散發出上天的色彩。

  「聖靈彷彿鴿子,降在他身上」。鴿子,象徵著神的降臨。在日本,神廟有「鳥居」(Torii),「鳥」是天神的使者,故神廟有「鳥居」,讓「鳥」降臨。耶穌受洗時,聖靈彷彿從天而來的使者,降在他身上。這解釋了什麼力量驅動耶穌的生命。從天而來的聖靈,驅策著耶穌的生命。

  偉大的生命,很多時都跟隨著一種神秘的力量。

  藝術家創作時,有時是被「靈感」驅動的。作家茨威格(Stefan Zweig)講述他閱讀莫札特的手稿時的感受。他說,莫札特的手稿幾乎毫無改動的痕跡。看起來,莫札特心裡已有整篇樂章,他不假思索,一揮而就,便將整篇樂章寫下來。看來,有一種偉大的力量駕馭著莫札特,他只是順著這力量,便寫出天籟一樣的樂章。(參茨威格:《昨日的世界》)

  魯迅有篇文章叫<過客>。文章講到,有一個過客,走了很長的路。在路上,他遇到一個老翁。過客問老翁,「前面是什麼?」老翁答:「前面是墳。」老翁看這過客已很疲累,便對他說:「回頭吧。」過客答:「那不行,我只得走。回到那裡去,就沒一處沒有名目,沒一處沒有地主,沒一處沒有驅逐和牢籠,沒一處沒有皮面的笑容,沒一處沒有眶外的眼淚。我憎惡他們,我不回轉去。」老翁說:「你真的要繼續走。」過客答:「是的,我只得走了。有聲音常在前面催促我,叫喚我,使我停不下來。」老翁說:「太陽下山了,你還是休息一會吧。」過客說:「那前面的聲音叫我走。」有些人的人生,跟從著一種屬天的呼喚。

  魯迅寫透了那些偉大的生命,那些生命總是因為回應屬天的呼喚而離開腐爛不堪的光景,而不畏死亡地走向光明的境地。

  耶穌,他將聽從屬天的呼喚,走向他人生的十架。馬可福音在這裡明確點出,驅動耶穌生命的內裡的聲音,就是聖靈。問題只是,我們中間,又有多少人能夠不聽世界的聲音,而聽聖靈的聲音而行。

  在耶穌的受洗裡,最後,有聲音從天上來。馬太福音記述同樣的情節時,講到從天上有聲音說:「這是我的愛子,我所喜悅的」。馬太福音的那種講法,多少將這裡發生的事件描述為一客觀事件。但馬可福音這裡的講法,講到天上的聲音說:「你是我的愛子,我喜悅你」,這是神對耶穌直接講的。馬可福音將這描述為發生在主耶穌生命裡的一件主觀事件。他面對神,他聽到天上的神對他說話,他確定他的身分,他明白他的召命。

  在洗禮裡,耶穌完全領悟他的身分。他日後的人生,就是這身分的展現。

  身分認同,的確是現代社會的一大問題。在香港,「香港人的身分」和「中國人的身分」,有時也會引起某種緊張。為什麼某種身分的人可以在某名店前拍照,其他身分的人便不可以?為什麼某種身分的人可以在這裡出生及定居,其他身分的人便不可以?身分認同所引起的身分政治問題,將繼續成為社會的話題。

  在耶穌的受洗裡,他確定他的終極身分。他是「神的愛子」。這是一個超越種族、膚色、地域的身分。他將以這一身分活著。他活在地上,有地上的身分,會服從地上的政府,但當政府不仁不義時,他會持守「當順從神而不順從人」的原則,他會活出那「神的愛子」的身分。他活在世上,有地上的家人,會愛他的家人,但這不會妨礙他視其他人為他的家人,不會妨礙他對其他人的愛。他那「神的愛子」的身分,凌駕一切其他身分之上。他以這身分,活出他的一生。

  問題是:我們以什麼身分活在世上?我們是學生、是老師、是僱員、是老闆,然而,我們有多少人能以「神的兒女」的身分,凌駕這一切身分之上?我們有多少人,明白自己真正的身分是「神的兒女」,並活出這身分?

  一個人能體會自己是「神的兒女」,並活出這身分,多麼難得。

  今日的講道題目是:天上、曠野、人間。「天上」指的,是我們都像耶穌一樣,面對天上的神,倚靠屬天的力量,活出屬天的身分。我們的身分,是「屬天」的。這是我要講的第一點。

(2)「曠野」

1:12 聖靈就把耶穌催到曠野裏去。

  在耶穌的救世事業開始之先,他內裡的聖靈催迫他到曠野。這是不得不走的一步。經過曠野的洗禮,耶穌才能開始他的事業。

  「曠野」是聖經常用的意象。當以色列人出埃及時,他們經過曠野。這是離開「為奴之地」進入「自由之地」要經過的地方。這是生命轉化必需經過的階段。在曠野裡,以色列人面對種種艱難和考驗,有人回頭,有人埋怨,有人反抗神。住在沙漠裡的靈修大師提示人,要進入沙漠或曠野,必須千萬小心,因為在這種一無所有的地方,人會面對真正的自己。人性裡面的驕傲會跑出來吞噬人,人性深處的孤獨會使人瘋狂,人性的各種慾念會浮現出來叫人不能自拔。

  在這一無所有的「曠野」裡,人不單面對真實的自己,同時,人也會面對真實的神。沒有城巿的光害,在晚上,我們便能看見天上的星星。同樣,在曠野,一切人為的阻隔皆沒有了,我們也能看見真實的神。當然,人性的內在弱點會蒙蔽人的眼睛,叫人看不見神。但是,只要人倚靠神的恩典,將生命全交給神,「曠野」就會變成人和神相遇的最親近的地方。

  在這一無所有的「曠野」裡,人一無所有,也一無所靠,只能倚靠神。「曠野」是學習倚靠神的地方。在這裡,人不能靠自己的財富,人不能靠自己的學識,人不能靠自己的社會地位,人只能謙卑下來,回復生命的一無所有,只能仰賴神,只能在神那裡領受生命的無限價值。

  聖靈催迫耶穌進入「曠野」,看來是要讓耶穌經歷「曠野」的考驗,讓自己成為一個一無所靠而只靠神的人。唯有這樣,他才能進入塵世的生活而不被塵世的生活牽引。很快,他便會進入人群,受群眾擁戴。唯有經歷「曠野」的考驗,他才能不為群眾的歡呼聲掩蓋,而能發出屬於「曠野」的真理的呼聲。很快,他便會與僵化了的宗教力量周旋,受他們挑戰。唯有經歷「曠野」的考驗,他才能擺脫制度的纏累,而向人指出真實的神。很快,他便會面對政治的不義,受其審判。唯有經歷「曠野」的考驗,他才能輕視強權的威嚇,而將生命單單交在神的手中。

  在「曠野」,人變得一無所有,一無所靠,卻明白到神的支撐才是我們生命的終極支撐。在「曠野」,人像命懸一線,而神就是那不會斷的線。

  現代人不喜歡真實的「曠野」。我們會將「曠野」改建成城巿,我們會將「曠野」變成旅游的新奇經驗,我們會將「曠野」變成消費項目。我們不喜歡變成一無所有。我們的經濟活動就是要將我們從一無所有變成樣樣都有,我們的科技將多樣化的產品變成現實,我們的消費活動將多樣化的享受變成必需。在這個沒有「曠野」的世界,我們要抓住很多東西來肯定自己。但這些東西,卻成為心靈的「光害」,使我們看不見天上的星星。

  或許,若我們要活出「神的兒女」的身分,我們要學習一種「活在曠野」的心態。在這裡,沒有炫耀,沒有驕傲,沒有將生命寄托在無意義的事情上。生命的雜質除掉了,留下最純淨的生命。這個生命坦然地活在神面前,心無掛礙。唯有這種生命,能一心一意完成生命中的天命。

  今日的講道題目是:天上、曠野、人間。「曠野」指的,就是這種存活態度。能在花花綠綠的世界,持守「曠野」的心境,才能活出我們「屬天」的身分。這是我要講的第二點。

(3)人間

1:13 他在曠野四十天,受撒但的試探,並與野獸同在一處,且有天使來伺候他。

  耶穌在曠野四十天。在舊約,「四十」似乎是一個特別數字。以色列人出埃及時,在曠野四十年,受盡考驗,但也經驗神的供應。摩西在西乃山上四十天,與神面對面相遇。先知以利亞,走了四十晝夜,到了神的山,尋求神的幫助。看來,「四十」與考驗有關,也與面對神有關。

  耶穌在曠野四十天,受撒但的試探。敵對神的力量,在我們實踐真理的時刻,伴隨著我們。

  奇怪的是,馬可福音說,有野獸和耶穌在一起。一般而言,野獸都不是善類。但在這裡,這些野獸看來都是馴服的。人和野獸和平共處,這是天堂的呈現。在伊甸園,人和野獸同在。先知以賽亞講到末世的景象時,也提到人和野獸同處。看來,耶穌在人間,是要帶來天堂。再者,這裡有天使伺候,這是天人合一的景象。

  這是耶穌使命的方向。縱使撒但常在左右,但這無礙耶穌在人間實現天堂一樣的境況。在這裡,人和獸,或者說,人和最凶殘的異己,能在天使的幫助下,和諧共處。這是愛的呈現,這是天堂的美景。

  我們活在世上,這不也是我們生命的方向嗎?

  今日的講道題目是:天上、曠野、人間。「人間」指的,就是我們的人間使命,就是帶來寬恕、包容、愛。這是我要講的第三點。

  馬可福音的耶穌受洗故事,點出了耶穌「屬天」的身分,「曠野」的生活方式,「人間」的使命。但願,這也是我們生命的故事,堅定我們的「屬天」身分,活出「曠野」的心境,實現「人間」的天國。

  但願榮耀歸於聖父、聖子、聖靈。阿們。

下載講章: 鄧瑞強博士 – 天上、曠野、人間 (640 downlo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