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豪恩先生 – 信仰路上的四句話

講題:信仰路上的四句話

經文:馬可福音4章35-41節

講員:林豪恩先生

場合:香港中文大學崇基學院禮拜堂

日期:2012年7月22日

 

      http://www.cco.cuhk.edu.hk/chaplaincy/uploads/sunday_service/2012/120722_sermon.mp3

經文

4 : 35當那天晚上,耶穌對門徒說:「我們渡到那邊去吧。」

4 : 36門徒離開眾人,耶穌仍在船上,他們就把他一同帶去;也有別的船和他同行。

4 : 37忽然起了暴風,波浪打入船內,甚至船要滿了水。

4 : 38耶穌在船尾上,枕着枕頭睡覺。門徒叫醒了他,說:「夫子!我們喪命,你不顧嗎?」

4 : 39耶穌醒了,斥責風,向海說:「住了吧!靜了吧!」風就止住,大大地平靜了。

4 : 40耶穌對他們說:「為甚麼膽怯?你們還沒有信心嗎?」

4 : 41他們就大大地懼怕,彼此說:「這到底是誰,連風和海也聽從他了。」

在耶穌平靜風浪這事件中,馬可福音記錄了耶穌和門徒之間的四句說話,這四句說話刻劃了門徒這次驚險的渡海旅程。若我們把門徒這次渡海經歷擴闊來看,其實也描繪著耶穌跟隨者信仰人生的路程。讓我們仔細閱讀這四句說話,可能道出了我們曾經經過的狀況,或者我們現在正經歷的狀況。

一.「我們渡到那邊去吧。」

        門徒的驚險旅程,由耶穌的邀請開始。

4 : 35當那天晚上,耶穌對門徒說:「我們渡到那邊去吧。」

4 : 36門徒離開眾人,耶穌仍在船上,他們就把他一同帶去;也有別的船和他同行。

按馬可福音的記載,耶穌曾經帶著門徒在加利利海的西岸四處醫病趕鬼、傳道教導。門徒看見他們的夫子滿有能力,能言善辯,現在,他們的夫子向他們發出邀請「我們渡到那邊去吧」,他們與耶穌一起,帶著期望起行,向著目的地進發。

曾幾何時,我們當中不少人也因為聽到耶穌的邀請而起行。有身心勞累的人聽到「凡勞苦擔重擔的人可以到我這裡來,我就使你們得安息。」(太十一28)而轉向跟隨耶穌;有盼望活得精彩的人聽到「 我來了,是要叫人得生命,並且得的更豐盛。 」(約十章 10節)而昂首闊步;有尋找人生終極意義的人聽到「我就是道路、真理、生命,若不藉著我,沒有人能到父(神)那裏去。」(約十四6)而踏上通往彼岸的道路;有徘徊於良心責備的人聽到「惟有基督在 我們還作罪人的時候為我們死,神的愛就在此向我們顯明了。」 (羅:5:8)而放下重擔,輕省上路。無論在甚麼地方、甚至時候、聽到甚麼邊請而起行,我們都好像門徒一樣,帶著盼望,懷著憧憬,向著應許的彼岸前進。

本地聖樂界前輩楊伯倫寫了一首詩歌,名為「思念信主初」,藉此鼓勵信主日久的信徒。詩歌描述了人們初信主時非常熱心、滿懷盼望、祈禱讀經、生活喜樂的狀況,這會否也是我們的集體回憶呢?

為何常問為什麼,強把身心來苦磨。

皆因貪愛次等福,妄將目標來認錯。

應思信主初,常算主恩多,求主眷顧我,

常為我操舵,長沐主愛常謳歌。

為何常問為什麼,須知歲月易蹉跎。

仰望主顏思主愛,自能順服悔己過。

再念信主初,毋忘主恩多,與神同行常謳歌。

不應常問為什麼,誤將歲月來蹉跎。

應思主訓無懶惰,處處莊稼處處禾。

學習信主初,常念主恩多,殷勤事奉常謳歌。

「我們渡到那邊去吧」,起行的時候,我們往往都懷著有盼望,有方向,有應許的狀況開步。用甚麼可以比喻這種心情呢?讓我們回憶或想像有位我們傾慕已久的對象來對我們說:「我們拍拖吧」;又或者小學派位放榜日,心儀的學校校長來對我們說:「讓你的孩子來我們學校讀書吧」,又或者尋求升學的學生得到知名的教授說:「來跟我做研究吧」,又或者兩情相悅的戀人終於勇敢地說:「我們結婚吧」。帶著盼望,我們起行了。

門徒也起行了。讓我們繼續看他們在旅途中的經歷。

二.「我們喪命,你不顧嗎?」

4: 37忽然起了暴風,波浪打入船內,甚至船要滿了水。

4 : 38耶穌在船尾上,枕着枕頭睡覺。

俗語說,「行船跑馬三分險」,耶穌的門徒當中,不少人是漁夫,怎會不知道海上航行有遇著風浪的危險呢?不過,今次的渡海旅程不可以與以往的出海打魚相比,因為今次的旅程非常特別,特別得不應以常理來估計。因為,第一,這次航程,是耶穌的吩咐。即是說,行動是耶穌發起的,門徒只是應邀而行。第二,這次航程有耶穌同在,從頭到尾,耶穌都在船上。由耶穌所發起的行程,並且有耶穌同行的旅程,應該與從前海打魚的旅程不同的,也應該與其他不是由耶穌發起的,也沒有耶穌同在的行程不同的,這樣的想像應該是有基礎的。

不過,有基礎的想像不一定是事實。縱使行程由耶穌發起,縱使耶穌也在船上,暴風仍可以忽然出現,波浪仍可以打入船內,船隻仍然可以陷入沉沒的邊緣。如果門徒曾經以為跟隨耶穌、有耶穌同行的這次渡海之旅,與他們從前出海打魚的行程完全不同的話,他們很可能會感到迷惑。為甚麼耶穌所邀請的行程,竟然也會遇到危難的呢?為甚麼有耶穌同在的旅程,竟然也有「掿沉船」的危險呢?

「我們渡到那邊去吧」,門徒應邀起行了,現在,門徒「在水中央」,大風大浪,後無退路,前行吉凶未卜,如何是好呢?起行時的期望、應許、雀躍、自信彷彿仍然飄盪於空氣中,然而,眼前發生卻是另外一種狀況,非常不協調,也非常令人疑惑及失望。類似的境況,我們是否曾經相識呢?

有一對男女兩性相悅,他們確認上主的帶領,懷著興奮和期待的心情共築愛巢。踏過紅地毯,站在聖壇上,堅定地、深情地在上主面前,在眾親友面前互許承諾。晚上婚宴結束回到新居,他們依偎在客廳柔軟的疏化上,望見掛在當眼處寫著「基督是我家之主」的掛飾,既感恩,又溫馨。

時間一天一天過去、一年一年過去,丈夫心裏暗叫不妙。他越來越發覺太太「貨不對版」,睡在旁邊的這位女士,與自己結婚前的想像相距太遠。不滿和失望難免流露於言語和態度,批評引發吵架,輕視激起憤怒,積壓下來的傷心和失望令兩個人都沉默起來,同床異夢,有時各自偷泣。這對夫妻焦慮地感受到他們這隻船正在下沉,然而,其他人似乎看不見,教會的弟兄姊妹仍視我們為模範夫妻。這隻船已經入滿了水,災難隨時發生。要「跳船」嗎?要讓它自然沉沒嗎?還有更多的可能選擇,他們都一一想過。他們沒精打彩地坐在客廳的那張疏化上,望見那個寫著「基督是我家之主」的掛飾仍默默地高懸在客廳的當眼處。他們疑惑:如果「基督是我家之主」,為甚麼我們的婚姻會如此艱難呢?

「我們渡到那邊去吧!」這邀請令人感到有方向,有盼望,有應許。然而,彼岸未達,現在卻有客死途中的凶險。門徒如何回應呢?

4 : 38門徒叫醒了他,說:「夫子!我們喪命,你不顧嗎?」

「跳船」,可以是一個選擇。不過,卻不是唯一的選擇,也未必是可行的選擇。

當那位「完全正直,敬畏上帝,遠離惡事」(伯1:1)的約伯在人生旅程的某一刻遇到橫禍時,他的太太鼓勵他「跳船」:「你仍然持守你的純正嗎?你棄掉上帝,死了吧!」(伯2:9)約伯拒絕「跳船」,他堅持要與上帝爭辯,要上帝回答他。

先知耶利米也曾感到自己跌入了這種陷阱之中,他沒有選擇「跳船」,而回去向呼召他的耶和華投訴:「耶和華啊,你曾勸導我,我也聽了你的勸導。你比我有力量,且勝了我。我終日成為笑話,人人都戲笑我。我每逢講論的時候,就發出哀聲,我喊叫說:有強暴和毁滅!因為耶和華的話終日成了我的凌辱、譏刺。」(耶20:7-8)

耶穌的門徒選擇了去叫醒耶穌,亳不客氣地責問耶穌。他們對耶穌的責問是有合理的,說到底,是耶穌發起這次行程的。現在危急存亡的時候,門徒都在與風浪搏鬥的時候,這位邀請他們啟船的耶穌竟然還在睡覺,難怪門徒質疑他到底是否關心他們,是否置他們的性命於不顧。

在危難的焦躁中,上帝竟然沉默不語,「跳船」,可能是一項「好過等死」的無奈選擇。耶利米沒有選擇「跳船」,約伯沒有選擇「跳船」,耶穌的門徒都沒有「跳船」。門徒去弄醒那位在船尾睡覺的耶穌,約伯去質問上帝,耶利認為自己只是遵照上主的吩咐而行,因此認為上主應該要為目前的狀況負責。當他們去叫醒耶穌,質問上帝,對上帝死纏不放的時候,他們對身處的危難、對自己及對上帝都有了不同的體驗。

三.「為甚麼膽怯?你們還沒有信心嗎?」

耶穌平靜了風浪,卻不讓門徒剛才遇到的危難經驗流走,否則,門徒就白白地辛苦了。耶穌藉著反問,引導門徒探索自己的心靈狀態。難道門徒不知道自己「膽怯」嗎?難道門徒不知道自己「沒有信心」嗎?這並不奇怪,當門徒在水上遇到凶險的時候,當船入滿了水的時候,一切的行動都是即是反應:趕著穩定船隻、忙著把傾倒入了船的水、慌著去叫醒耶穌、憤怒地問責。其實,大多數人在危難中的行為都只是反應,有些時候,甚至連日常行為也是反應,甚少體會到反應背後的心靈狀況。

「直升機父母」這一個詞彙源於美國,同來形容經常偵測子女行蹤的父母,如直升機般在子女頭上盤旋。若果問父母,為甚麼要每日偵測子女的行蹤呢?他們會回答,當然是要保護子女,難道我空閒得沒事作嗎?其實,父母的內心充滿懼怕,擔心子女遭綁架,終日惶恐不安。

有本地社工指出,不少家長對子女的行為也是一種反應。有家長知道孩子的同學找補習老師,於是立即為自己的孩子安排補習;有家長看見別的家長為孩子報某項課外活動,又立即為自己孩子搜羅課外活動;有家長得知孩子的朋友參加交流團,馬上張羅為孩子安排交流團。如果要解釋,每一項行動都可以有合理的原因,例如補習可以幫助孩子取得更好成績,課外活動如何幫助孩子增加升學機會,交流團可以擴闊令孩子增廣見聞。然而,若果父母進入自己的心靈世界,感受自己內心的聲音,可能會聽到自己對於孩子吃虧的擔憂,感受到對孩子的競爭能力的焦慮,以及對孩子的前途的不安。然而,父母卻不容易察覺可能是自己內心的擔憂、焦慮和不安驅使自己行動,而未必是孩子此時此地的需要。

「為甚麼膽怯?你們還沒有信心嗎?」耶穌這提問令門徒把目光從外在的風浪轉向內心的風浪。啊,原來我們正在膽怯,原來我們還沒有信心。門徒可以自我合理地解釋為甚麼膽怯,為甚麼還沒有信心。不過,若果問徒合理化自己的反應,把膽怯及沒有信心的心靈狀況解釋去掉,門徒又失去了一個進入自己的內心世界去體會自己的機會了。

甚麼狀況才能逼使我們進入自己的心靈世界呢?甚麼事情才能使我們願意面對內心的風浪呢?

            前文提及的那位在婚姻路上進退兩難的夫妻,從來遇到一項不能夠不面對自己的事情。某年某月某日,太太被診斷患上癌症。對著這個消息,丈夫的心情十分複雜。某天,太太對丈夫說:「這樣也好,我們不需要再糾纏下去了,你可以名正言順去找另一位你滿意的人了。」聽到身患絕症的太太如此說,丈夫心裏揪著痛,他走進房間,獨自向上帝祈禱。他發現自己對太太諸多不滿,其實自己也好不了多少,甚至比太太還要差得多。他向上帝承認自己寡情薄義,向上帝承認自己不懂得愛,雖然在婚禮上讀過「愛是恆久忍耐,又有恩慈...」這愛的詩篇,但自己對太太沒有忍耐,更沒有恩慈。他跪在地上,請求上帝赦免及憐憫。這個晚上,他們夫婦兩人握著手,跪在上帝面前,就像婚禮時握著手跪在聖壇前一樣。丈夫向太太承認自己的帶給對方的傷害,太太也坦承自己因為欠缺安全感,經常懷疑上帝是否愛自己,也經常懷疑丈夫是否真心愛自己,而為婚姻添上困難。這個晚上,他們終於能夠面對自己,彼此諒解,並請求上帝賜給他們恩典及力量一齊去面對太太的癌症。

四.「這到底是誰,連風和海也聽從他了。」

這位丈夫憶述說:「在婚姻遇到困難的時候,我們曾經要想迴避上帝,做自己想做的事,但祂卻耐心地等待我們回歸。回想過去,除了感恩之外,沒有可表達的,因為神對我們不離不棄,並用重價買贖我們回來。」

馬可福音以門徒經歷過這海上危難後所說的話作結:「這到底是誰,連風和海也聽從他了。」看來,這次驚心動魄的事件衝擊了門徒對耶穌的認識。

那位承受著巨大打擊也不肯「跳船」的約伯,後來上帝出來為他和他的朋友的爭辯作結,並且回應約伯,約伯因此而說出傳頌後世的說:「我從前風聞有你,現在親眼看見你。」(伯42:5)

其實,這對夫妻聖經中讀過關於上帝的恩典、上帝的拯救,也在教會中聽過上帝對人不離不棄,等待人回歸的心懷,然而,走過婚姻路上的波折起伏,上帝的恩典和拯救成為了他們的親身體會。

耶穌的門徒也看見過耶穌的神蹟,又聽過耶穌的教導,不過,他們經歷這次風浪,所有這些看見的和聽見的,都變得切身了。

有一位同學分享說,某天,她的男朋友來跟她說分手,她如晴天霹靂,質問上帝為甚麼祈過禱才開始的戀愛也要分手,為甚麼上帝不保守他們的關係。她恨天父到一個地步,不肯讀經,不想祈禱,好像女兒跟父親鬥氣。每當拿起聖經,拉開拉鍊只及一半,便氣憤的再拉上,把它擱在一旁。甚麼停止到教會聚會,想逃避所有人。經過一段日子,有一次她接觸到溫偉耀博士《跨越苦難》的錄音帶,聽到溫博士在失去了深愛的妻子,照顧一個弱智女兒,面對種種痛苦,仍相信天父和信靠的分享。溫博士的故事,感動了這位同學。她開始再翻閱聖經,在何西阿書讀到天父對她的不離不棄,她感受到莫大的安慰與關切。她深深體會到,縱然她向天父發脾氣,但天父忍耐、等候她,默默以愛,接納她回到身邊。

「這到底是誰,連風和海也聽從他了。」這到底是誰?上帝遠超過我們對他的認識,也往往令我們有意想不到的驚訝,以至我們在跟隨他的人生路上,可以不斷地發出:「這到底是誰」的驚嘆。

五.總結:第五句不是對我們說的話

「我們渡到那邊去吧!」我們帶著期待,朝著目的地起程。

「我們喪命,你不顧嗎?」旅程未必一帆風順,在途中,我們可能會遇到危難。有危難,不一定代表走錯了路,不一定要「轉駄」,也不一定要「跳船」,重要的,是耶穌仍在船上。

「為甚麼膽怯?你們還沒有信心嗎?」提示我們不要單單回應外在的風浪,更要進入自己的心靈,平息內心的風浪。這樣,才能夠認清方向,培養耐力,繼續向著目的地前行。

「這到底是誰,連風和海也聽從他了。」在旅程中,上主讓我們透過親身的經驗,更新對他的認識,也把把對他的認識變得切身。最後,讓我們留意那句在事件中耶穌不是對門徒說,而是對風和海說的話:「住了吧!靜了吧!」無論我們經歷的事情有多凶險,耶穌邀請了我們起行,就總有辦法把我們帶到彼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