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美珍博士 – 做個有「心」人

講題:做個有「心」人 Compassionate Being

講員:張美珍博士

場合:香港中文大學崇基學院禮拜堂

日期:2012年9月2日

 

 

      http://www.cco.cuhk.edu.hk/chaplaincy/uploads/sunday_service/2012/120902_sermon.mp3

大家有沒有「心」?有多少個?在哪裏?

你的「心」是什麼顏色?最好不是「黑」色,也不是「灰」色;

什麼顏色最好?紅色──壯志「雄」心;紫色──紫心勲章:美國軍隊的榮譽獎章,頒與對戰事有貢獻,或參戰時負傷的軍人。

說到這裏,相信大家都明白我所說的心,並不是指肉身上或醫學上的心──即中間偏左、負責輸送血液的器官。我們在日常生活上,除了形容身體上的病痛──例如心臟病、心胶痛等會提到「心」這個字外,我們絕大部份時間所提到的「心」;都並非這個肉身上的「心」。

「心」這個中文字,變化萬千;是英文字的heart無法相比。心,可以形容不同的狀態──痛心,痴心,細心,粗心,忍心,小心,苦心,死心,恆心,清心,硬心,童心,空心…….

當某某與某人暗地裏不和,我們會形容他們有「心病」;對於熱戀中的男女來說,最希望對方「真心」而又「不花心」;到了談婚論嫁階段,最重要就是「一條心」;若你已為人父母,而又有超過一個子女的話,千祈不要「偏心」,遇上快樂或難過事情,我們會覺得「開心」或者「傷心」;有時看到一些倫常慘案或謀殺案的新聞,我們又會慨嘆怎麼那樣「狠心」……。

今天讀的四段經文,都有提及「心」字;這個「心」又是是指什麼「心」?

申四:9

「你只要謹慎,殷勤保守你的心靈,免得忘記你親眼所看見的事,又免得你一生這事離開你的心;總要傳給你的子子孫孫。」

詩十五:1-2

「耶和華啊,誰能寄居你的帳幕?誰能住在你的聖山?

就是行為正直、做事公義、心裡說實話的人。 」

雅一:21; 26

21. 所以你們要脫去一切的污穢和盈餘的邪惡,存溫柔的心領受那所栽種的道,就是能救你們靈魂的道。

26. 若有人自以為虔誠,卻不勒住他的舌頭,反欺哄自己的心,這人的虔誠是虛的。

可七:6; 21-23

6.耶穌說:以賽亞指著你們假冒為善之人所說的預言是不錯的。如經上說:這百姓用嘴唇尊敬我,心卻遠離我。

21. 因為從裡面,就是從人心裡,發出惡念……23. 這一切的惡都是從裡面出來,且能污穢人。

很明顯,這四段經文所說的「心」,當然都不是肉身的「心」,而是以指一個人的心思意念(mind)。心思意念,我們看不見,觸不到,在莎劇《麥克白》有一句對白:「世上沒有一個技術,能從一個人的臉上看出他的內心。」

心思意念,主宰我們的一切外在的行為及活動。很可惜,社會的法律,大學的校規,可以規範一個人的行為,卻管束不了一個人的心。熱戀中的情人,若然一個變了心,縱使結了婚有一紙婚書,留到他的人,卻留不到他的心。我有個朋友結婚多年,懷疑丈夫變心,每天查看他的手機,又限制他放工後一小時內回到家,結果摩擦更多,最終離婚收場。心已變,行為也會相應改變。

還有數天便是立法會選舉,作為基督徒,我們也應該盡我們的公民責任,投票選賢能。近日城中到處掛滿候選人的宣傳品,拉票時與我們講心,說他們如何熱心公益,為民請命。然而當選之後,很多時都「貨不對辦」,是他們變了心,還是根本無心?

我曾經聽過一個關於選舉的笑話:

一位候選人到市集拉票,問其中一位途人:「我可以得到你的支持嗎?」途人答道:「對不起,我已經答應支持另一位候選人了。」政客嘻皮笑臉、死纏不休地道:「不要緊,『答應』與『實行』是兩回事,你仍然可以支持我。」途人勉為其難答道;「那麼,我『答應』支持你好了。」這些與政治選舉一關的笑話,大多諷刺政客心口不一,講一套,做一套。

今天讀的福音書經文,就記載了主耶穌當年以極為嚴厲的口吻,斥責法利賽人「假冒為善」;他們訂下很多宗教上的律例規條,以為守這些便能得到上帝的喜悅,結果這些規條反而成為欺壓弱小、阻擋別人親近主耶穌的武器!所以主耶穌說:「這百姓用嘴唇尊敬我,心卻遠離我。」(太六:6)

我在中大社工系所任教的,主要是大學通識教育的課程,我的學生來自全中大不同的學系。在香港這個競爭激烈的教育制度之下,大部份學生都被訓練成競賽者,爭名次,爭成績,爭表現,爭資源;因此緣故,造成學生之間互相競爭,有時甚至出現不誠實的行為。

曾經有一位在外國讀中學經非聯招而進入中大的商科學生,在修讀我任教的科目時,學期前後判若兩人,成績每下愈況。到了學期快結束時,我請她來我辦公室,她甫坐下便哭不成聲,原因是她其中一科主修目需要同學分組作課堂報告;她那一組得分很低,同學們怪罪於她,認為她所負責的部份做得不好,說她是外國回來,追不上香港的水平。自此她便對自己失去信心,所讀的科都讀得不好。

如果我們今天所教出來的學生,能夠為分數而傷害同學,甚至欺騙老師(最常見的是呃簽到,抄功課等);難保他們將來出來社會做事,會否金錢而做出一些傷天害理的事情?若我們今天的大學生與當年的法利賽人一般,只是追求外表風光,欺壓弱小,失去憐憫關懷之心,我們的社會將會變成怎樣?怪不得現今社會的金融騙案、醫療失誤的情況愈趨嚴重。

前匯控集團主席葛霖(也是聖公會的義務牧師),在零八年的金融海嘯後出版了一本書,名為”Good Value: Reflections on Money, Morality and an Uncertain World”, 中文版:「美好價值:金錢、道德與不確定世界的省思」;他在導言如此說:

「日益全球化的世界已墜入一場可能綿延多年的危機之中,情況之嚴峻是我們多數人此生未見的。至少四分之一個世紀以來,我們視為理所當然的一切,驟然間似有分崩離析之虞。信任大規模崩壞:對金融體系的信任、對銀行家的信任、對企業的信任、對企業領袖的信任、對從政者的信任、對媒體的信任、以至對整個全球化過的信任,全部嚴重損壞,富國窮國皆然。」(p. 11)

……「要面對這些問題,我們首先得承認,有一些教訓必須記取,集體與個人皆然。大家必須願意學習,社會才有可能恢復進步;必須有增長智慧的決心,世界才有希望;而大家將會發現,必須誠實尋找美善之道,智慧才有可能增長。」(p. 12)

這位資深行家認為,只有回歸基本,尋找美善之道,智慧才可增長,這個世界才有希望。什麼是美善之道?很多人說,宗教都是導人向善,多行善事,多種善因,多得善果;信什麼教都無所謂;但基督教與其他宗教最不同的地方,就是她所著重的,並非外在行為上的所謂善事(to do good),而是要求追隨基督的人本身成為善(to be good)。我常告訴學生,一個人成功與否,不是在乎他擁有多少學位或多高的分數,而是在乎他是一個怎樣的人。一個人若缺乏了珍惜生命、尊重異己、關懷別人的心,有可能會為這個世界製造更多的災難。

當年我剛進入崇基讀神學時,最震撼我心靈的,就是她的校訓──「止於至善」,描繪人生所追求的一種完美境界。「至善」,亦正是基督教精神的核心所在。主耶穌當年在登山寶訓(太五:48)中亦向祂的追隨者說道:「所以你們要完全,像你們的天父完全一樣。」只有天父才是至善者,我們每個人天生都有人性的軟弱(神學上稱此為原罪),主耶穌當年在地上所傳的道,就是要改造人的內心,因為主宰我們行為的,正是我們的心。箴四:23:「你要保守你心,勝過保守一切,因為一生的果效,是由心發出。」聖經常常提醒我們,上帝所看重的,是我們的內心,所以要保守自己的心──因為如果我們的心與上帝連在一起,謹記上帝的教訓,愛主愛人,行為自然會有所改變。

說到「善」,我最喜愛聖經在彌迦書六:8,亦是伍牧師多次在祝福時提到的:

「世人哪,耶和華已指示你何為善。他向你所要的是什麼呢?只要你行公義,好憐憫,存謙卑的心,與你的神同行。」

今日的講題:做個有「心」人;你的心是那一個心呢?是雜念纏身的心,還是追求上帝公義的心?是自私自利的心,還是有憐憫心腸的心?求主幫助我們,讓我們有的一顆心,是基督的心。阿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