鄧瑞強博士 – 天國的國民教育

講題:天國的國民教育 Learning to Be a Citizen of the Heavenly Kingdom         

經文:馬可福音8章27-38節

講員:鄧瑞強博士

場合:香港中文大學崇基學院禮拜堂

日期:2012年9月16日

 

      http://www.cco.cuhk.edu.hk/chaplaincy/uploads/sunday_service/2012/120916_sermon.mp3

  各位弟兄姊妹,主內平安。

  近來,國民教育的問題,在香港引起軒然大波。國民教育,可以很複雜,但歸根究底,牽涉的,卻是我們生命裡的一些基本問題。諸如:我們的生命歸屬哪個社群?這個社群的界線何在?這個社群以什麼維繫?這個社群如何生活?我們在這社群裡要扮演什麼角色?這個社群終歸要如何走下去?其價值理想是什麼?回答了這些問題,才能講出要進行什麼形式和什麼內容的教育,好能在現在及將來,活出這個社群最美好的一面。

  「我們的生命歸屬哪個社群?」是最基本的一個問題。社會上的權力結構會塑造人歸屬某種類型的社群。我們自己的成長背景可能會引導我們認同另一種類型的社群。每一個都需要認真思考,我們終歸以哪個身分作為自己的身分認同,這最終涉及我們將生命投身於哪種命途。

(1)生命誰屬問題?

  有一次,在人生的路上,耶穌與他的門徒有一段對話,這對話終歸涉及到生命誰屬的問題。

馬可福音 8:27-29

8:27 耶穌和門徒出去,往凱撒利亞‧腓立比的村莊去;在路上問門徒說:「人說我是誰?」

8:28 他們說:「有人說是施洗的約翰;有人說是以利亞;又有人說是先知裡的一位。」

8:29 又問他們說:「你們說我是誰?」彼得回答說:「你是基督。」

  門徒跟了耶穌一段日子,他們知道自己跟誰嗎?

  上個禮拜日是選舉立法會議員的投票日。記者訪問一位婆婆,這婆婆的回答,大意是這樣的:「我不識字的,我隨便投的。」噢,她不知道她選擇了誰,她也不知道她將社群生活的重大決定權交給了誰。

  門徒跟了耶穌很久,他們投票支持耶穌,但,他們知道他是誰嗎?

  主耶穌問他的門徒,一般人認為他是誰?

  有人認為他是施洗的約翰。施洗的約翰剛剛推展了一場宗教復興運動,他呼喚人悔改,迎接天國的來臨。他叫有食物的,分給沒有的。用現在的講法,即是捐食物給食物銀行,叫窮人有得吃。他強調一種正義的生活。他指出了君王的道德腐敗,甚至因此招致殺身之禍。主耶穌做的,與這施洗的約翰做的,的確有點相似,但卻多於施洗的約翰。

  有人認為耶穌是以利亞,以利亞是一位預告新世代會來臨的先知。在以利亞的時代,社會上有太多假先知,引人走入迷途。以利亞不惜孤軍與社會佔大多數的假先知對決。後來,他不用經歷死亡,回到神的懷抱。主耶穌做的,與這以利亞所做的,的確有點相似,但卻多於以利亞。

  有人認為耶穌是先知裡的一位,誠然,耶穌是一位偉大的先知,但耶穌不是一位平凡的先知。

  耶穌再問門徒,「你們說我是誰?」

  在現世,有施洗的約翰、以利亞、先知,不是足夠了嗎?有人追求社會的公義,有人抗衡世間的假先知,有人預告美好的明天,這不是足夠了嗎?

  似乎,耶穌認為不夠。似乎,有些東西,比這一切更重要。似乎,有些東西,更值得我們將生命投身下去。

  彼得回答說:「你是基督。」

  在耶穌時代,「基督」這個稱號,是泛指一些從神而來的人物,這些人改變世間的一切權力結構,帶來永恆的公義與和平。耶穌之後,基督教的信仰群體,將「基督」這稱號用來專指耶穌,意味著他是從神而來的特別的一個人,意味著他是神自己的生命的顯露。基督讓我們看到神的真實性,體驗到神的愛,意識到神的永恆。

  彼得回答說:「你是基督。」

  在基督教信仰群體,我們大可將這答案理解為:「你是神。」

  這答案是震撼的。當我們在塵世事物中尋找可依靠的人和物時,彼得直指問題核心,我們需要神。耶穌是神,我們渴望的,不是人間的種種,而是神自己。

  在人世間,我們有很多追求,但我們追求神嗎?在人世間,我們有所歸屬。我們歸屬一個民族,歸屬一個社群,歸屬一個國家,但,我們意識到,我們歸屬神嗎?

  與基督相遇,讓我們明白,我們要努力此生,但此生並不終極。我們要努力愛我們生活其中的社群,但這社群並不終極。塵世的一切,無論多好,都不是神。但歸屬神的人,會努力建造塵世,讓塵世更多屬於神。

  在神的世界裡,獅子和羔羊是朋友,大地理應這樣和諧。但是,當塵世的人自以為是神的時候,災難便開始了。正如「動物農莊」(Animal Farm)一書所提示的,當塵世的豬認為自己是神,且教導一群走狗接受這道理時,人間的災難便開始了。神化自己,且教導人支持這神化,必會剷除異己,並且大義凜然地剷除異己。在這時,我們的確要問一問:我們屬誰?我們能否指出:耶穌是基督,唯有他是神。

  曾經,在德國納粹獨裁的年代,他們的「國民教育」教育人民完全支持政府,很多基督徒也接受這種教育,以納粹為身分認同對象。但卻有一群神學家,發表<巴門宣言>(Barmen Declaration),指出唯有耶穌基督是主,任何世間權力要求人的絕對效忠,都只是一種偶像崇拜。這個宣言,在德國的信仰群體中,燃點起一枝燭光。

(2)天國的國民教育方向

  歸屬耶穌基督的人,是屬於天國的。

  天國有天國的國民教育,它指出天國的價值。

  一個好的國民教育,不單教人維持現狀,也應教人實現種種價值,縱使這些價值在現實中仍未出現。

  正如我們教一個小孩子,我們不單教他處理現狀,維持現況,也應教他如何在人生中開展真正的價值。好的教育,應向孩子展示價值的大路。沒有價值內涵,則沒有真正的明天。

馬可福音 8:31-33

8:31 從此,他教訓他們說:「人子必須受許多的苦,被長老、祭司長,和文士棄絕,並且被殺,過三天復活。」

8:32 耶穌明明地說這話,彼得就拉著他,勸他。

8:33 耶穌轉過來,看著門徒,就責備彼得說:「撒但,退我後邊去吧!因為你不體貼神的意思,只體貼人的意思。」

  耶穌對他的門徒,進行天國的「國民教育」。

  屬於天國的人,其美善總會抗衡著塵世的醜惡。他追求公義,但公義不是神,不會假借公義之名而打擊對手。他追求和諧,但和諧不是神,不會假借和諧之名而消除異己。他追求社會發展,但社會發展不是神,不會假借社會發展之名而剷除追求不同價值的另類社群。他的生命歸屬神,不受塵世事物變成的神所掌控。如此,一個天國子民成為受苦的人。他必須受許多的苦,被維持世界權力結構的種種「長老、祭司長,和文士」棄絕。但天國之子將以愛還報暴力,以寬恕還報攻擊。在暴力下,他會被殺。但是,他會復活。

  復活,不是「翻生」,而是生命與神結連。生命分沾了神的神聖,具備神聖的永恆和豐盛。復活的生命,永恆地發出人性和神聖的光芒。

  彼得雖然承認耶穌為「基督」,但當牽涉到他的實際利益時,他即反面。馬可福音說:「彼得就拉著他,勸他」。「勸他」是翻譯得很客氣的用詞,《新漢語譯本》更準確地翻譯作「責備他」。彼得為了不想聽耶穌的看法,而責備耶穌。看來,彼得不願意與醜惡的世俗抗衡。看來,他寧願同流合污。看來,他渴望維持自己的既得利益。看來,他受「塵世國度」的國民教育太深。他沒有塵世以外的任何東西要追求。

  彼得在生命的張力中。他跟從耶穌,卻不想跟從耶穌的生命方式。正如很多人移民外國,宣誓效忠那國家,卻從來沒有真正效忠過。彼得的身分認同,是跟從基督;但他的生命方式,卻是世俗的方式。

  現在,輪到耶穌責備彼得。「責備」這個字與剛才那「勸」字,其實是同一個字。耶穌和彼得都立場鮮明。耶穌一定要彼得明白,不同的生命方式,有不同的命途。正如在分叉路口,有人問路,你必須清楚講明,這條路往哪裡去,那條路往哪裡去,一點不能含糊。因為走在不同路上,有不同結果。

  耶穌責備彼得說:「撒但,退我後邊去吧!因為你不體貼神的意思,只體貼人的意思。」

  歸屬神的人,就是天國的子民。信耶穌的人,是進入一新的國度裡,他以神的心去思考,而不是按塵世的想法去思考。體貼人的意思,就是只想到現世的權力、利益、慾望的滿足。體貼神的意思,就是想到神對人類的渴望,想到愛,想到人性的尊貴,想到人性的未來。

(3)天國的國民教育的具體實踐

  體貼神的意思,具體而言,是怎麼樣的呢?如何實踐呢?

馬可福音 8:34-38

8:34 於是叫眾人和門徒來,對他們說:「若有人要跟從我,就當捨己,背起他的十字架來跟從我。

8:35 因為,凡要救自己生命〔或譯:靈魂;下同〕的,必喪掉生命;凡為我和福音喪掉生命的,必救了生命。

8:36 人就是賺得全世界,賠上了自己的生命,有甚麼益處呢?

8:37 人還能拿甚麼換生命呢?

8:38 凡在這淫亂罪惡的世代,把我和我的道當做可恥的,人子在他父的榮耀裏,同聖天使降臨的時候,也要把那人當做可恥的。」

  這裡有一個重要的主題:「捨己」。

  「捨己」之可能,必須先看到他人,並且為了維護他人的人性尊嚴,甘於放下自己的權利。

  現在,在餐廳吃飯時,多了如下的場面。

  侍應遞飲品時,一時大意,濺濕了客人。儘管那侍應即時道歉,作出種種合宜的補救措施。客人卻破口大罵,數落那侍應,又要召部長來,要部長對那侍應嚴重警戒一番。這客人有沒有得到合宜服務的權利,當然有。但是,當堅持這權利時,是否過份地羞辱了別人。「捨己」,是為了維護他人的人性尊嚴,甘於放下自己的權利。這是一種維護人性尊嚴的教育。

  某些型態的國民教育,會造就狹隘的民族主義。過份的民族主義,會造成過份堅持自己的利益和權利,而造成排外。長此下去,對這群體毫無好處,也對這群體與別的群體的合諧共存毫無益處。好的教育,不應只顧及自己的存活,也應顧及地球上所有共同體的存活。合宜的民族主義是需要的,但更重要的是,要有超越民族主義的世界公民意識。甘於放下自己權利,而肯定他人尊嚴的「捨己」精神,從長遠而言,更能造福世人。

  納粹般的獨裁政權也要求國民捨己,這當然不是天國子民的捨己對象。主耶穌說:「凡為我和福音喪掉生命的,必救了生命。」捨己的理由,必需出自基督和福音。基督和福音,總是對抗塵世的偶像和種種不義。為了讓他人得釋放,尊嚴被肯定,這才成為捨己的理由。唯有這樣,我們才能救自己的靈魂。所謂靈魂,即我們的內在生命。

(4)結語

  讓我們再次肯定,我們的生命是歸屬於神的。

  既然歸屬於神,便努力活出神的特質。

  這種特質,是敢於為了建立別人的尊嚴和價值,獻出自己。

  但願:榮耀歸於聖父、聖子、聖靈。阿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