鄧瑞強博士 – 不要那樣問,而要這樣想

講題:不要那樣問,而要這樣想 Don’t Ask That Way, Think This Way

經文:馬可福音10章2-9節

講員:鄧瑞強博士

場合:香港中文大學崇基學院禮拜堂

日期:2012年10月7日

 

      Audio

  各位弟兄姊妹,主內平安。

 

  在人類社會裡面,結婚和離婚常常是熱門的討論話題。有人說,婚姻是人類社會裡最奇怪的現象,未結婚的人和結了緍的人都同樣不開心,但他們不開心的理由卻剛好相反。未結婚的人,他們不開心,是因為他們未結婚。結了緍的人,他們不開心,正正是因為他們結了婚。

 

  聽過一個故事是這樣的:

  一對夫婦,正在度過結婚三十周年紀念,丈夫忽然悲從中來,異常傷心。妻子問他:「和我度過了三十年,你覺得很感動,是嗎?」丈夫說:「不是。我只是想起一件往事。」妻子問:「什麼往事?」丈夫說:「你記得嗎,三十年前,我欠了你父親一大筆錢,無法償還。你父親跟我說:『我的女兒無人要。你一是跟我的女兒結婚,一是準備坐三十年監。』我現在回想,若我當時選擇正確的話,到今日,我應該已經得到自由了。」

 

  不知你在結婚三十周年紀念時,會否悲從中來?

  有一個年青人,活得隨心所欲,去了很多想去的地方,做了很多想做的事,享受了很多想享受的生活樂趣。然後,他結婚了。結婚後,他滿懷感慨地對他的朋友說:「結婚,終於讓我明白到什麼是人生的真正幸福,但已經是太遲了。」

  婚姻一般都不是一帆風順的。聽說,只有亞當和夏娃的婚姻才是完美的。因為,當亞當回家時,不用聽夏娃說別的男士對她如何好;而夏娃也聽不到亞當說他的母親燒菜如何棒。

 

  若果沒有婚姻,人類便不會醒覺自己有「原罪」。若果沒有婚姻,人類還以為自己的愛的能力有多強大。若果沒有婚姻,人類很容易誤會自己已經是聖人。多虧婚姻的存在,我們才能遠離虛幻,面對現實,面對生命的軟弱,面對醜陋的人性。

  遇著困難,不是人人都努力面對的,很多人寧願放棄。這邊廂有人努力結婚,那邊廂有人努力離婚。去愛一個人,已經不容易。但也有人花更大的氣力,去捨棄那曾經相愛的人。今日講道的內容,正與「離婚」有關。

 

  今日的講道經文是:馬可福音10:2-9

馬可福音 10:2

10:2 有法利賽人來問他說:「人休妻可以不可以?」意思要試探他。

 

  法利賽人問耶穌:「休妻是否合乎律法規定?按信仰精神,可否離婚?」

 

  在耶穌時代,猶太人一般接受休妻為合乎律法的行為。當時,有幾個重要的拉比。Rabbi Shammai 認為,若女方在性方面有不當的行為,丈夫便可以休棄她。Rabbi Hillel 比較寬鬆,他認為只要女方弄糟一碟菜,丈夫便可以休妻。Rabbi Akiba 最極端,他認為只要丈夫認為別的女人更美、更吸引,丈夫便可以休妻。

  法利賽人問耶穌:「人休妻可以不可以?」

 

  耶穌如何回答?

馬可福音 10:3-7

10:3 耶穌回答說:「摩西吩咐你們的是什麼?」

10:4 他們說:「摩西許人寫了休書便可以休妻。」

10:5 耶穌說:「摩西因為你們的心硬,所以寫這條例給你們;

10:6 但從起初創造的時候,神造人是造男造女。

10:7 因此,人要離開父母,與妻子連合,二人成為一體。

 

  耶穌問那些法利賽人,摩西的吩咐是什麼?律法書的經文寫了什麼?

  法利賽人回答說:「摩西許人寫了休書便可以休妻。」

  的確,在舊約申命記24:1明明地寫著:「人若娶妻以後,見她有什麼不合理的事,不喜悅她,就可以寫休書交在她手中,打發她離開夫家。」不同的猶太拉比,著眼點在於什麼叫「不合理的事」。他們的不同立場,源自他們對這經文的不同解釋。

  主耶穌處理這經文時,不是著眼於什麼叫「不合理的事」,然後再多加一種解釋。主耶穌說,摩西這樣寫,是因為你們心硬。人面對婚姻的困難,不肯再付出,不肯提升自己的生命品質,不肯克服自己的罪性,堅持以離婚解決。如此心硬,摩西只能讓步。面對人性的軟弱的現實,摩西作出讓步。但主耶穌在這裡不肯讓步。他不贊同摩西這種權宜之策。人性是軟弱的,摩西很了解,故此,作出適切的讓步。人性是軟弱的,主耶穌也很了解,但是,他不從解決現實問題的角度去處理問題,他希望人看到更廣闊的世界,他希望人追求更高的價值,他希望人能活出更豐盛的人性。在這一點上,他不肯讓步。

  《小王子》那本小故事書的作者Antoine de Saint Exupéry說:「假如你要建造一隻船,不要召集人去收集木頭,不要指派他們這樣任務那樣工作,而是要教導他們渴望大海的無邊廣闊。」( “If you want to build a ship, don’t drum up people to collect wood and don’t assign them tasks and work, but rather teach them to long for the endless immensity of the sea.” )

  面對一個問題,很多時,重點不在做這做那,而在看到一個遠象(vision)。有遠象,才有處理問題的真正方向。

  主耶穌說:「但從起初創造的時候,神造人是造男造女。因此,人要離開父母,與妻子連合,二人成為一體。」

  主耶穌將人的心靈打開,讓人看到真正遼闊的世界。一個比現實更真實的世界。

  主耶穌叫法利賽人看,我們實在是活在這神聖世界中。婚姻的意義,不是由人去定義的。不是說,合則來,不合則去。這樣的婚姻只能滿足人的慾望,不能成全人性;只強化自私,不增加愛。主耶穌說,「從起初創造的時候」,神設立婚姻,在其中,人性得以完滿。這需要人學習自制,學習放下自私,學習為他人而活,學習為了他人而改變自己的品格德行,學習真正的愛。

  在這學習愛的過程裡,人不是孤獨的,因為神在人間。主耶穌說,「神造人是造男造女」。神的創造力,在這男女之間顯明出來。人誠然要努力,但更要相信神。沒有對神的信心,不依靠神的真理,不仰賴神的幫助,人就很難在艱難的婚姻生活中走下去。

  主耶穌說:「人要離開父母,與妻子連合,二人成為一體。」在婚姻裡,孤獨的、自私的、自利的個我,漸漸消失,而與愛人成就一愛的生命體。在這裡,人會發現,為了愛喪掉自己生命的,才得到生命。

  主耶穌讓我們看到,我們不單只活在現實意義的世界裡,也活在神聖意義的世界裡。在這神聖意義的世界裡,人活著的意義,不單單建基於當下及將來,也建基於天地初開以來內注於人類生命裡的意義。在這神聖意義的世界裡,不單只是人類活著,神也活著,神活在人類之上,活在人類之中,也活在人類生命裡。在這神聖意義的世界裡,婚姻不單只是兩個人相愛相戀,或者說,不單只是「兩個客體的客觀距離接近了」,而是兩個人的生命互相滲入對方,以致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我不再為自己而活,而為你而活;也因為有你在我裡面活著,我的生命才得以全面展現。在這種愛的交流裡,「神的形象」得以彰顯出來。

  要建造一隻船,需要我們渴望大海的遼濶;同樣,要處理婚姻的艱難,需要我們想像人性存在的神聖深度。若果你不渴望大海,則在造船過程中,一塊木頭引起的難題,一顆釘子引起的痛苦,便叫你放棄。若果我們不渴望在婚姻裡展現生命的神聖深度,則一碟弄糟了的菜,旁邊一個漂亮的美女,便叫你離婚。

  明顯,耶穌的重點不在解決「現實」的問題,他叫人看到現實背後的神聖意義。摩西的休妻律法,是要解決人的「現實」問題。法利賽人的問題焦點,是要解決人的「現實」問題。耶穌的焦點,卻不在這裡。在造船的過程中,若有人被一顆釘子戳穿了手指,這人問摩西:「不再造船,可以不可以?」摩西因為他放棄的心已決,只能說:「可以。」現實問題,現實解決。但在同樣情況下,這人問耶穌:「不再造船,可以不可以?」耶穌卻遠望大海,然後拍一拍他的肩膀,說:「看到嗎?多麼廣闊的大海。你願意和我出去看看嗎?」

  我在教會(包括崇基禮拜堂)作了差不多二十年的小傳道,無數弟兄姊妹問過我無數「可不可以」的問題。小朋友問:「可不可以不返學?」再大一點的小朋友問:「可不可以不返教會?因為教會的聚會很悶。」青少年信徒問:「可不可以拍拖?」再大一點的青少年信徒問:「可不可以同時有兩個拍拖對象,一個正選,一個後備?因為導師教導我們,凡事都要有兩手準備。」青年信徒問:「可不可以和這人結婚?」再大一點的信徒問:「可不可以和這人離婚?」

 

  面對無數的「可不可以」,在這裡,主耶穌教我們如何思考。這就是今日講道題目「不要那樣問,而要這樣想」的用意。不要常常問某一行為「可不可以」,而要多思考一下,產生這問題的事件,若放在一更廣闊的場景裡,將有何意義?而你在這意義的開展過程中,你將扮演什麼角色?

 

  正如你在畫一幅畫,你問老師:「可不可以在這一點上,加一點顏色?」這個問題其實不能局部地看,這個問題牽涉的,不是「這一點」的問題。老師不能抽空地回答是否能在「這一點」上加一點顏色,因為「這一點」不只是關係到「這一點」,而是關係到全幅畫面。老師只能叫你思考,在全幅畫面裡,這一點扮演什麼角色?這一點的用意在哪裡?這一點色彩和畫面其他部分的色彩是否達致融合?這一點的用色是否帶出整個畫面的全面效果?故此,很難抽空地說,在這一點上,可不可以加一點顏色。

  就著法利賽人的問題,主耶穌的確沒有處理行為的某一點上的「可以不可以」的問題。他沒有給出簡明的答案。他回答的,是教人得到答案的思考過程本身。他教人「不要那樣問,而要這樣想」。他教人不要將「離婚」問題只就「離婚」問題來處理。就著「離婚」問題,他教人思考人生在世的意義。這意義是源自自我的快樂追尋,抑或源自人的存在要開發的真愛?他教人思考,人是只向自己負責,抑或面向神而向神負責?他教人思考,人生的完滿,是來自自我的潛能本身,抑或我們需要一外在的他者?他教人思考,愛情是一自我感覺,抑或牽涉到人與他人的生命相連?

  主耶穌的用意,不在於點出「可以不可以」,而在於指出,若要好好處理這問題,便需要這種思考過程。這種思考過程,需要你看到一個比你大得多的神聖世界。

 

  主耶穌希望人學曉,不從「可以不可以」的方式處理人生,而要學曉看到生命的全幅神聖圖畫,追求一種配合這圖畫的生命質素,並倚靠神的恩典努力將這豐盛生命活出來。在這意義下,主耶穌講出以下一句看似「不可能」而需要神蹟才能將之變成「可能」的話。

 

馬可福音 10:8-9

10:8 「既然如此,夫妻不再是兩個人,乃是一體的了。

10:9 所以神配合的,人不可分開。」

 

  作為基督徒,我只能說,我相信恩典,也相信神蹟。

 

 

  但願:榮耀歸於聖父、聖子、聖靈。阿們。

 

下載講章: 鄧瑞強博士 - 不要那樣問,而要這樣想 (1117 downlo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