伍渭文牧師 – 負傷的治療者

講題:負傷的治療者 The Wounded Healer

經文:以賽亞書52章13節至53章12節

講員:伍渭文牧師

場合:香港中文大學崇基學院禮拜堂

日期:2012年10月21日

 

      21-10-2012

最近我們常常聽到這城市有病了,這城市是世界上貧富最懸殊的地方,我們社會存在不少深層次矛盾;近邊境的人賣不到奶粉,廣東道的名店不歡迎不懂說普通話的人……。若我們的城市有病,需要的不是斷症的人,我們需要治病的人。聯合國秘書長潘基文在前天「世界消除貧窮日」說: 「要痛斥貧窮很容易,但要戰勝它卻很困難。遭受饑餓、匱乏和屈辱之苦的那些人需要的不僅僅是同情的言語,他們還需要具體支援。」(Poverty is easy to denounce but difficult to combat. Those suffering from hunger, want and indignity need more than sympathetic words; they need concrete support.) 城市的病,沒有妙藥靈丹,一服即愈(cure) ;我們需要守望這城市,關心這城市(care) ,要當城市的傷痛為自己的傷痛,才能為城市裹傷治病。

作為牧者,初到履新的教會,可能看到不少問題,洞察到多年累積下來的「病患」,愛護教會有經驗的牧者,不會祇給教會斷症,務求很快治療(cure) ,他會當這些負債是自己要償還的債務,如果說這是教會的傷痛,他就是負傷的牧者,與會友一起承擔,贏取會友的信任,同時進行治療,這牧者能夠有效在教會進行牧靈工作,他是一位負傷的治療者。

今天講道經文以賽亞書五十二13至五十三12就提到受苦的僕人,這位受苦的僕人就是一位「負傷的治療者」。

五十二13至五十三12是以賽亞書四首僕人之歌最後一首(42:1-7; 49: 1-9; 50:4-9; 52: 13-53: 12), 簡單來說以賽亞全書可分兩部分:1-39章說到上帝的審判,亞述國(伊朗)興起要南下攻打諸國,首當其衝的亞蘭(叙利亞)北方以色列國用軍事力量迫使南方的猶大結盟對付勢力強大的亞述:「猶大王亞哈斯在位的時候…..有人告訴大衛家說:”亞蘭與以法蓮已經同盟。” 王的心和百姓的心就都跳動,好像林中的樹被風吹動一樣。」(賽七1,2)以賽亞安慰亞哈斯不要懼怕他們,上帝會施行拯救,但不要和亞述國對抗。亞述國是上帝的工具,把拜偶像的北方以色列滅亡,他們是因拜偶像而遭滅亡的,而猶大若不猛然悔改,離開偶像,也會滅亡被擄。

下半部四十章至六十六章提到上帝的拯救,作者筆鋒改變,不作詳細的歷史描述,轉到上帝拯救的應許。先知受聖靈感動,彷彿看到二百年後將要發生的歷史,此時猶大亦因拜偶像被興起的波斯王國消滅,國人被擄巴比倫;但上帝大能的膀臂,會施行拯救,使他們歸回故土。四十1-3是神劇彌賽亞第一樂章的主題:「安慰、安慰我的百姓」(Comfort ye, comfort ye my people) 。「她爭戰的日子已滿;她的罪孽赦免了。」施洗約翰在曠野一開始就宣告這盼望,正如先知以賽亞書上記著說:「一切山窪都要填滿,大小山岡都要削平高高低低的要改為平坦,崎崎嶇嶇的必成為平原。耶和華的榮耀必然顯現;凡有血氣的必一同看見,因為這是耶和親口說的。」(賽四十4, 5;參可一1, 2)

經文中受苦的僕人就是彌賽亞,但彌賽亞為何要受苦呢?為人贖罪祇需被釘在十字架,因為罪的工價就是死。但彌賽亞來不是去擺平罪(cure, quick fix)—處理罪的事件;他來是要關心罪人(care) ,他認同我們,承受罪帶來苦難。基督受苦,乃揭示罪如何扭曲人性,揭示罪如何破壞人與人的關係、破壞人與上主的關係:「他被欺壓,在受苦的時候卻不開口;他像羊羔被牽到宰殺之地。」(賽五十三7)他生活在世上,承受扭曲人性的墮落世界帶給他的傷害,但靠著聖靈的能力,逆轉荒謬為意義、咀咒為讚美。

 1.       他為罪被壓傷

「他在耶和華面前生長如嫩芽,像根出於乾地。他無佳形美容,我們看見他的時候,也無美貌使我們羨慕他。他被藐視,被人厭棄,多受痛苦,常經憂患。他被藐視,好像被人掩面不看的一樣,我們也不尊重他。他誠然担當我們的憂患,背負我們的痛苦。」(五十三2-4a

被藐視,被厭棄,不被尊重,是否是這城市某些人的感受呢?你們不屬於這裡!我們不歡迎你們!是否是這城市某些人的喊叫呢?

岐視:他被藐視,被人厭棄

在馬利亞的胎中,被聖靈感孕的基督就被岐視為非婚生之子illegitimate child,馬利亞也承受著未婚生子的污名,約瑟也曾經想暗暗的休了瑪利亞,直到耶穌公開出來傳道,行了第一宗神蹟,人們才明白和接受馬利亞是聖靈感孕,耶穌並非私生子(illegitimate child)。

非婚生子女在香港沒有居留權大家都知道,他們等候被遺返內地前,不能在香港政府資助的學校讀書。以前「非婚生」有道德的價值判斷,但現在「非婚生」觀念重點不再是道德價值判斷,仍是既得益者用來保障自己的利益,非婚生不能合法分享權益,幸好有教會學校不理教育局,讓他們等候遺返內地期間接受教育。大量在內地城市工作的農民工,因為沒有戶口,他們的子女相對城市居民的子女是不合法的,不能享受均等教育機會,因為城市的居民,怕分薄了他們既得的教育資源。

2007年的除夕夜中央電視台節晚會,三十個農民工子女在詩歌朗誦《心裏話》,就道出了受歧視的心聲,令人感動:

“要問我是誰,過去,我總不願回答,因為我怕,我怕城裏的孩子笑話。

我們的校園很小,放不下一個鞍馬;我們的校舍簡陋,還經常搬家;

我們的教室很暗,燈光只有幾瓦;我們的桌椅很舊,坐上去吱吱啞啞。

但是我們作業工整,我們的成績不差。

要問我此刻最想說什麼,我愛我的媽媽,我愛我的爸爸。

因為—是媽媽把城市的馬路越掃越寬,

因為—是爸爸建起了新世紀的高樓大廈。

作文課上,我們寫下了這樣的話,別人與我比父母,我和別人比明天!

打工子弟和城裏的小朋友一樣,都是中國的娃,更是祖國的花。”

 被拒絕和出賣:好像被人掩面不看的一樣,我們也不尊重他

 因著逃避希律王的刀劍,幼童耶穌成為政治難民,隨從約瑟馬利亞逃難埃及,遠離家鄉。代表羅馬嚴明法律的巡撫彼拉多,明知耶穌沒有犯罪,但屈從民粹壓力,在逾越節特赦釋放大盜巴拉巴,把耶穌釘在十字架,這是政治現實,耶穌早有心理預備;但令耶穌心碎的,是被跟隨他三年多的門徒出賣和否認。猶大以親嘴為記號,為了三十兩銀子,出賣自己的老師;曾公開對耶穌說:「主啊,我們就是你下監,同你同死,也是甘心。」(路二十二33)的彼得,竟然三次不認主。

 公義、忠誠、友愛因為罪被犧牲了,罪扭曲了人性。

 這位受苦的僕人,在世上經歷罪帶來種種的傷害,所以他明白為何一位校長所扶掖作他副手的繼任人,上任後竟然拒絕栽培過自己的上司,不讓卸下行政責任的校長,留下來繼續教學;新校長告訴校董會,很難和離任的校長合作,但以前他們不是合作無間嗎?耶穌明白,因為他也曾被自己所愛的門徒出賣過,他可以醫治我們被罪壓傷的心靈。「他也在各方面受過試探,與我們一樣,只是他沒有犯罪。 所以,我們只管坦然無懼地來到施恩的寶座前,為要得憐憫,蒙恩惠,作及時的幫助。」(來四15b, 16)

 2為我們的罪孽被壓傷

 「我們卻以為他受責罰,被神擊打苦待了。哪知他為我們的過犯受害,為我們的罪孽壓傷。因他受的刑罰,我們得平安;因他受的鞭傷,我們得醫治。我們都如羊走迷,各人偏行己路」(五三4b-6)

 「負傷的治療者」是已故耶魯大學靈修學教授盧雲神父在1972年一本書的書名,這書風行一時,再版無數次,影響對治療者的角色和觀念。他指出人的疾病和心靈息息相關,亦和社會文化氛圍密密緊扣。一般醫學儀器祇能測試到表像,但深層的心靈傷痛就不容易量度。若我們明白情緒和身體息息相關,作為治療者就要進入對方心靈了解真相;但要對方開放心靈,治療者首先要開放自己。當我們面對人生的限制,感到無助,接受自己真正無助時,像耶穌在客西馬利園,面對十字架感到無助,才能依靠復活的盼望。一個不認識自己的限制,以為自已很有辦法和本領,不可能成為有效的治療者。當治療者不怕呈現自己的脆弱 ,就幫助對方不怕面對自己的脆弱,治療就成功了一半。耶穌豈不是說過:「凡勞苦担重担的可以到我這裡來….我心裡柔和謙卑」(太11: 28, 29)。

耶穌柔和謙卑,是他認識我們的軟弱,體貼我們,接納我們;而我們作為治療者心裡柔和謙卑,因為是認識自己的軟弱。「我們卻以為他受責罰,被神擊打苦待了。哪知他為我們的過犯受害,為我們的罪孽壓傷。」是我們的罪使基督受傷,當我們看到城市的罪惡時,我們有否想到若不是主的恩典,我可能在其中也有份。雅五19「我的弟兄們,你們中間若有人迷失真道的,有人使他回轉。這人該知道叫一個罪人從迷路轉回,便是救一個靈魂不死,並且遮蓋許多的罪。」信主不單使我們靈魂不死,而且有聖經作為腳前的燈,路上的光;有聖徒群體的伴隨和鼓勵,追求生命聖潔,免陷在罪惡中。我們可以想想,若不是信主後我們曉得不可作假見證,所以我們不敢與同事互租物業居住,作沒有利益衝突的虛假聲明,避了被廉正公署起訴的一劫。

Yehiel Dinur (耶喜。狄魯) 是納粹大屠殺(holocaust) 的幸存者,在審訊納粹頭號戰犯Adolf Eichmann(阿道夫。艾希孟)作按方証人。狄魯 直視被防彈玻璃後邊艾希孟,就像曾經被牽到宰殺之地的的羊面對屠夫。突然,狄魯飲泣,不久暈過去,不是因為傷痛或忿怒,他後來解釋:「那一刻我突然驚慄起來,我是懼怕自己,我可以成為他一樣,做出這樣可怕的事。這人是惡魔?是瘋子?還是令人感到心寒–是正常的?艾希孟就在我們的心中。」

當我們明白艾希孟也在我的心中時,我們心裡不得不柔和謙卑,我們就不會對人過份嚴苛,我們的心靈就能更加貼近被罪壓傷的人;我們就成為負傷的治療者。

 3 暴力在他身上停住了

「他被欺壓,在受苦的時候卻不開口;他像羊羔被牽到宰殺之地。又像羊在剪毛的人手下無聲,他也是不開口。……耶和華卻定意將他壓傷,使他受痛苦;耶和華以他為贖罪祭。他必看見後裔,並且延長年日,耶和華所喜悅的事必在他手中亨通。他必看見自己的勞苦的功效,便心滿意足。」(賽五十三7, 10-11a

經文說:「他被欺壓,在受苦的時候卻不開口」,因此,暴力就在他身上停止了。以暴易暴祇產生暴力循環,這位受苦的僕人在受苦的時候不作反擊,暴力就消解了。

孟特拉因反對分離主義,被囚在惡劣的羅德島(Robben Island) 監獄二十七年,成為南菲總統後,因為基督的信仰,他沒有報復,反而成立由大主教圖圖(Tutu) 主持的『真相與和解委員會』 (Truth and Reconciliation Commission),讓受種族隔的受害者傾訴苦情,又讓施行罪行的人公開尋求饒恕,使對立的群族,得以和好。在他的自傳「自由的長征Long Walk to Freedom」,他指出因偏見和恐懼形成的隔離主義,對國家做成嚴重的傷害和撕裂,要幾代才能愈合,但人在那麼深的壓制下,才能造就出高貴的品格—饒恕、接納、和解的品格。他說:「我的國家地下蘊藏豐富的珍礦寶石,但我知道最珍貴的還是人民,他們比最純的鑽石更貴重和更真實」(My country is rich in the minerals and gems that lie beneath its soil, but I have always known that its greatest wealth is its people, finer and truer than the purest diamonds) 。

 

社會需要治愈

以賽亞先知也引導被擄巴比倫的猶太人,看到苦難的積極意義,看見整個民族其實和人類的命運緊扣在一起。他們被擄,是被淨煉,徹底脫離偶像敬拜,預備彌賽亞的來臨,更新世界秩序,在新的秩序中:「沒有數日夭亡的嬰孩,也沒有壽數不滿的老者……他們建造房屋,自己居住;栽種葡萄園,吃自己的果子。」(賽六十五20, 21)猶太人的神觀,藉被擄播遷異域擴張了,上帝是萬國之上主,上主關心萬族的福祉。沒有數日夭亡的嬰孩,因為政府注重公共衛生,讓最不能保護自己的嬰孩得到保護;沒有壽數不滿的老者,因為社會保障健全,讓老有所養;住自己建造的房屋,吃自己栽種的果子,因為公平貿易,沒有中間層層剁削。被擄回歸的上帝子民,要在全地傳揚上帝的救恩,而我們曾經如羊走迷,曾經被罪綑綁的人,就是上帝的子民,我們曾經被擄,為罪的奴僕,現在要被主差遣,安慰這城的百姓。

新時代已經降臨了! 「安慰、安慰我的百姓」(Comfort ye, comfort ye my people) 。

若我們的城市有病,有很多深層次的矛盾,群族對立;這時候最需要的不是懂得疹斷的人,我們需要的負傷的治療者,守望這城市,關心在其中被罪壓傷的人,為他們包裹傷痛,背負他們的重担,關懷他們。

負傷的治療者,曾像羊迷失過,現在不再迷失了;負傷的治療者,也許曾經不尊重主,出賣過自己的信仰,但當我們回轉悔改,像彼得一樣,得蒙赦免後,去安慰其他的人:「安慰、安慰我的百姓」(Comfort ye, comfort ye my people) 。

因為這呼召,負傷的治療者,願意重新步履受苦的僕人的腳踪,為這城市承擔憂患,化解冤仇。那受苦的僕人,已為我們走上了十字架;讓我們要為他走進人群中,成為負傷的治療者。阿們。

(請用三分鐘安靜聽聽彌賽亞神曲「安慰、安慰我的百姓」(Comfort ye, comfort ye my people)

 

下載講章: 伍渭文牧師 - 負傷的治療者 (626 downlo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