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義南牧師 – 豐盛生命

講題:豐盛生命 Abundant Life

講員:張義南牧師

場合:香港中文大學崇基學院禮拜堂

日期:2012年11月4日

      Audio
 

主耶穌宣告說:「我來了、是要叫羊得生命、並且得的更豐盛。我是好牧人、好牧人為羊捨命。」(約翰福音 10:10-11)親愛的弟兄姐妹,在我們未信主以前,生命中還有很多的罪,以及污穢的東西纏累我們。但當我們歸入耶穌基督以後,主耶穌的生命就進入到我們的生命裡面。在聖經當中,「生命」這個詞語,在希臘原文的意思是「活著的」,與「死亡」是相對的。作為基督徒,他的生命是有光的、有愛的、有信心、有盼望的。這個信心是世人看不見的。然而我們作為一個基督徒的,從外表來看,與世人好像沒有太大區別,但我們的靈魂跟他們不同。我們基督徒的生命,是悔改的生命,當耶穌基督傳道的第一句話是說:「天國近了,你們要悔改。」所以當我們歸主之後,聖靈就會光照我們,要我們為罪、為義、為審判,自己責備自己(約翰福音16:7-8)。所以我們的生命,因著耶穌的名,我們便得著生命。以前我們活在黑暗當中,我們屬靈的眼睛沒有打開。直至我們信主之後,主耶穌照明了我們心靈的眼睛,我們又明白了屬靈的奧秘,我們得到聖靈的光照,就會深切認罪悔改,當我們悔改之後,耶穌的寶血就把我們一個一個的罪塗抹了,我們就成為一個聖潔的生命,我們的生命裡有耶穌的真理。

 

耶穌基督宣告說:「我就是道路、真理、生命.若不藉著我、沒有人能到父那裡去。」(約翰福音 14:6)親愛的弟兄姐妹,在我宣揚生命之道的時候,我先講述一下耶穌揀選我的見證。因為聖經說:「我們既有這許多的見證人、如同雲彩圍著我們… 脫去容易纏累我們的罪…仰望為我們信心創始成終的耶穌.」(希伯來書 12:1-2)。耶穌基督揀選我們,其實是在萬世以先,已預定我們成為他的信徒、他的兒女,聖靈與我們的心同證了我們是上帝的兒女。

 

感謝主,我是在1989年信主的,那時候,我是在現稱為南京理工大學的地方讀書,當時還沒有人跟我傳福音。我看到法國的一位作家-盧梭所寫的懺悔錄,書中的第一頁寫到「將來我們每一個人,都要受到 神的審判。」他挑戰我們,說,我們能在末日的時候,面對上帝的審判嗎?當時心裡真的非常震撼,因為我們在大陸學習的是唯物主義,是無神論的,我受了十幾年的教育,我學的是馬克斯主義哲學,馬克斯主義哲學認為基督教是人類的鴉片,基督教是帝國主義侵略中國的工具,在中國出版的小說及書籍,都是用來否定基督教信仰的。所以作為一個中國的大學生,要信耶穌基督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所以當我看到盧梭的懺悔錄時,我便開始時思考,人從那裡來?以後往那裡去?人是歸向那裡?我死了之後會怎麼樣?

 

之後在1988年,在中國的大學開始了自由化的思潮,我們並且對馬克斯主義和無神論主義開始不相信了,對傳統的文化也都不相信了。於是在南京理工大學讀書時,我走到當地的一所教堂,因為我以前學過哲學、文學、物理、科學、心理學,各樣學問。也學過歷史、連佛教、道教、伊斯蘭教,各樣宗教各樣文化,我都看過。包括氣功,我都有研究,另外占卜,算命,我都看過,但是我心靈感到沒有歸宿。當我走到南京莫愁路堂裡面,我坐在椅上,那裡跟這所教堂有點像,是由馮玉祥和宋子文幫助興建的教堂,是很有名的。我當時坐在下面,看到上面有人彈鋼琴,之後又由人講道,我心裡面就感到進入了心靈的港灣、進入了一個避風港,我心裡面有一個很強烈的意念,這個地方就是我的歸宿。

 

當時有一個學聯會,由一班老師籌辨,其中一個是東南大學的一個副教授,他是在1948 年加入大學生基督徒聯合會。他們認為當時中國的環境有一些寬鬆,而88、89年時候,是趙紫陽與胡耀邦治政的時候,政治環境的確是有一些寬鬆,所以他們就在那教堂開始了學生團契聚會。我當時參加了學生團契,而老師們籌辨學聯會也是沒有壓力的,都是為了傳福音,老師們亦為我們做見證。

 

在1948年,錢老師在上海交通大學參加了學聯會信主的,之後文化大革命開始,他講述當時紅衛兵怎樣批鬥又打他,要他放棄信仰,當中又怎樣受苦。在50年代,他在王明道先生於北京基督徒會堂有過半年時間的聚會,王先生說三自教會是不屬靈的,是有青年會的背景,但家庭教會是屬靈的、屬主的,而他又做了生命見證。當時我非常受感動,我想見了那麼多黨幹部、宣傳模範,因為我曾在大型的企業工作過,我們廠裡有勞動模範,有省勞動模範,有優秀黨員,但是我看到他們的品質,他們的生活方式以及各方面的誠實,對人的真誠,遠遠不及這個錢老師。我以前是做秘書的,是替那些勞動模範,表彰人物寫文章,又幫他們做宣傳的。因為在大陸有很多文章、書藉用來宣傳黨員有多麼好、多麼光榮偉大,但是實際上我並沒有找到這樣的一個人。但是我卻在錢老師身上找到這種誠實,他待人的真誠,又沒有謊言,他的仁愛深深的吸引了我。在我現在看來,他是一個有基督豐盛生命的基督徒。所以生命能夠生生命,一個好的生命能感染周圍的人,讓人能夠看到耶穌基督所散發出來的那種馨香氣息。

 

在大學校裡面,每逢星期六同學們都參加各樣的活動,例如跳舞之類。可是我對這些都沒有興趣,我寧願去學聯會參加團契聚會,儘然車程行遠。當時我信主的動機是我不用下地獄了,而且可以永遠住在天堂裡面,並沒有想到要去傳道。因為當時是八十年代末期,在中國大陸如果能做文評,又會寫作,而且我是報章的記者,也是大型企業的秘書。大家對我的前程都是看好的,他們都說以前的秘書當了副廠長,然後當了處長,之後更當了主任,我當時只有三十來歲,應該是很有前途的。但是有一天晚上的零晨時份,當時我在大學的宿舍裡,我睡在上鋪,聖靈來感動我,有一把聲音跟我說:「你要被聖靈充滿。」因為當時我是初信,又不明白什麼是被聖靈充滿,而且當時學校裡是很寧靜的,沒有什麼其他的聲音,我卻聽到這聲音,於是我便問:「怎麼被聖靈充滿呢?」之後,我便感到好像有電流一樣,流遍全身,從頭到腳就被聖靈充滿了、膏抺了。我覺得全身有無窮無盡的力量,心裡有一個意念,就是有了聖靈充滿的能力,什麼困難事情都可以克服完成。然後這聲音又繼續跟我說:「信上帝是你一生中最大的事情、信上帝是你一生中最大的事情、信上帝是你一生中最大的事情。」這聲音重覆了三遍這句話之後,我就爬起來,因為當時宿舍有些暗,我就打開燈,之後我把這些話記下來,「為此為大信仰上帝,信上帝是我一生中最大的事情。」這是上帝第一次對我的呼召,這次的呼召是要我傳道,信上帝是一生中最大的事情,不要為升官發財,成名成家,我過去的一些夢想、計劃,都要破碎。我要進入上帝給我的命定裡,要我去傳道的計劃當中。

 

後來我去了大型企業當秘書的工作,要給廠長、官員寫報告,可是在寫那些報告時,心裡不平安,因為在寫那些報告時,我要寫一些假話,並不是心裡想寫的。又有一些數據要造假的,我覺得這樣做基督徒不可以不誠實的,所以我把工作辭掉。當時身邊的幹部、工程師、副總、幹部、處長、主任等等,他們都感到不可思議,因為秘書這份工作多好,往上可以升官,其他人想掙也掙不到,而我為什麼會辭掉呢?所以他們都說我信上帝信迷了,變得不正常,但是我覺得是上帝呼召我。

 

當時我是在一所位於大山溝裡的軍工廠工作,我找到了一間教會,用來聚會的房子是非常簡陋,房子其實是養雞棚,連一般農舍都不如,只是在一個土堆上蓋一個茅舍。我從南京莫愁路堂一下子來到養雞棚的聚會點,這樣的落差太大了,在莫愁路堂裡聚會的,都是大學教授、大學同學、南京市民,身份好像都比較高。但是在偏遠的山區裡,那些基督徒都是蓬頭垢面,衣衫襤褸的,都是社會上邊緣的人。我記得有一次,有一位穿得破破爛爛的老姊妹,因為她的腿不好,又加上是下雨天,路上很滑,在聚會之後我扶著她,怕她滑倒。結果給工廠裡的職工看到了,他就對我說:「張義南,你那麼有文化,一直當秘書,又會寫作,各方面都好,大家都看好的。現在和沒文化的老太太她們混在一起,有什麼前途呢?」當時我太太依然在醫院裡當護士長,但是她對我也不理解,父母也對我不理解,朋友也對我不理解,為什麼信上帝信到要騎破車子去農村傳道?但是我當時只是想傳道,因為聖靈在我裡面燃燒著。感謝主,有一次我可以在容納一千多人的大教堂裡講道,我也和三自教會合作在農村裡建教堂。

 

後來在我家附近有一位姊妹,她是《迦南詩歌》創作者-小敏姊妹,他們的家庭教會傳道人來到我家。因為我們三自教會唱的是讚美詩,而他們家庭教會唱的是小敏姊妹的《迦南詩歌》。因為我從前是一名記者嘛,所以我也想去看一下,我就隨著農村來的傳道人參加他們的家庭教會。當時我到那些年青的農民,不是在三自教堂裡聚會,而是農村的院落裡聚會,他們唱著:「點燃、點燃福音的火,吹起、吹起福音號角」。他們唱的非常高亢,他們拍著手,臉上放著光,內心的復興的火,深深的打動我。我心裡說:「好呀,在這中華大地上,一場波瀾壯闊的福音運動就在農村升起啦。」我說我以後就要跟你們了。在他們的身上,我看到中國基督教會的希望。因為在三自教堂裡有很的限制,有三定政策和十不准,像不准接待海外的牧師、不准看海外的書籍,不准在教堂以外傳福音。另外,如受洗人數、按立牧師和長老都須得到批准。因為有很多限制,所以在傳福音時受到很的轄制,不能自由傳福音。而且由於從前栽培我的錢老師他們也認為,家庭教會是比較純正的教會。他們從前已經跟我這樣講,而我也親眼看到實際情況。當時三自教堂也有請我去講道,因為我有文化、有知識。但當三自教會知道我參加過家庭教會之後,都遠離我了,我想是因為他們怕被抓、怕罰款、怕受到連累,他們有很多的怕。所以之後我參加了家庭教會,開始傳道,之後更放下我的工作,全然奉獻來傳道。

 

在開始出去傳道的時候,我走到山上跟上帝作了一個禱告,我說:「主啊,你呼召我來傳道,我現在不敢工作,也沒有工資,那我的孩子跟妻子該怎麼辨?請袮供應我的經濟需用,我才把工作全放下,全然奉獻來傳道。」可是上帝並沒有垂聽我這個禱告。後來我看到一本屬靈書籍,書中寫道要對上帝有信心,你要先憑信心邁出一步,上帝才會幫你開出路。所以要上帝供應你,先要憑信心把工作辭掉,出去傳道,然後看上帝供應不供應你。我想雖然祢現在不供應我,但我全心相信將來衪必然供應我,我就把工作辭了。後來在我傳道半年之後,上帝就安排了一個人,主動地供應我的經濟方面的需要。所以主耶穌做就我們的生命是一個有信心的生命,這樣的一個信心不是人的理性所能想像的。我們都有很多自己的計劃、打算。但是上主要我們憑信心來仰望衪,來跟著衪走。這樣我們才能感受到,這是上主要我們做的,不是我們自己人的計劃所能做的事情。所以奉獻就是信心,而我就在這方面走了第一步。

 

之後我們家庭教會受到了逼迫,公安開始關注我們了。那時候我跟趙天恩牧師在河南鄉村傳道,在接觸他以後,主給了我一個意向,就是要我來寫作中國教會的歷史。因為在鄉村傳道的時候發現,有很的傳道人在文革政治活動中受苦,他們都有很多美好的生命見證,我覺得這些見證都被隱藏著,我認為要把他們都採訪和記載下來,讓後代的基督徒看到。於是我有了這負擔去採訪這批屬靈的老人。主耶穌真的非常奇妙,衪給了我們這個使命,就會給你開出路,讓你憑信心往前走。衪讓我遇見趙天恩牧師,他是研究中國教會的一個專家,因為他是英語思維,而我漢語基礎比較好,以前我當過高中的語文老師嘛,我們可以寫作,有互補作用。他不方便隨便在農村裡走,因為他來自香港,但我卻比較方便到各地去採訪見證。因為在九六年開始,官方對家庭教會有嚴打鬥爭,就是凡是不參加三自教會的家庭教會打成為邪教。這樣迫使到各地不同的家庭教會領袖聚在一起來禱告,當時我寫了一份中國家庭教會合一的論綱,就是要表明我們的信仰是純正的基督教信仰,不是邪教。我們家庭教會有很多不同的宗派,有基要福音派、有靈恩派、小群、奧秘派、改革宗長老會、一次得救永遠得救、耶穌家庭守真道教會、重生派等等。在我研究教會歷史,我發現這些農村裡的教派都被打成隔牆,互相不了解,都認為自己的教派最正確,而其他教派都不正確。所以作為大教派的家庭教會領袖,都去找各個教派的領袖來連結交通。於是我走到那些偏遠的山區,大家都約定好時間,在白天、在晚上,一起來討論應該怎樣合一,怎樣能夠表明我們的信仰是純正的。但在這個過程當中,一批一批的教會領袖都被抓起來。他們有的要挨打、有的去了勞改、有被罰款、有的被拘留。而我就一直在逃跑,有幾次差點被抓住,我被抄家了三次,其實我也知道在家裡住是有危險的。有一次,有六個公安翻牆跳進我家處抄家,不過剛好那晚我不在家裡,從此之後,從那以後,我開始在外面被追趕了五年半。在這五年半時間,我不能夠公開回去,因為如果公開回家,我會被公安派出所抓起來。我只能在夜深人靜的時間,周圍沒有線人,才能悄悄地回家。在那五年半的時間,我一直住在外邊的接待家庭,並一直在全國各地去傳道。無論在農村或是城市都跑去傳道,在家庭教會有兩個異象:「逃」與「傳」。

 

從前王明道與林獻羔都是坐在家裡等人來抓的,但到了八、九十年代,傳道人都學聰明了。因為如果被抓起來的話,要坐三至五年牢,那麼那幾年就不能夠傳道了,所以一被抓就要跑了。那麼一跑呢,無論是白天或晚上,就要天天傳道,因為已經不能幹社會的工作了。當一抄家以後,我們就加入家庭教會的團隊,家庭教會的領袖亦很高興,因為來了一個年青、有學識、又有文化的傳道人加入他們。當時我就是在這樣的一個生活光景。

 

我在農村教會時,接受到很多的訓練,又看到各種不同的團體。感謝主,因為祂造就我們要有豐盛的生命,衪要把我們的虛榮、驕傲、愛面子的心放下來,有個謙卑順服的心,要我們的生命有磨練、造就。在這個傳道的過程中,雖然我們看不到未來,一直在傳道,那以後怎麼辨呢?自己的孩子在上學,沒法管,我的妻子,也沒法管,我們就這樣傳道傳下去。我們聚會和傳道不像你們這邊可以有這麼安舒的環境,在我每次上講台講道的時候,腦裡常會想到,會不會在講道的時候,公安局突然衝進來?確實有一天晚上,當我們講完道之後,就有十八個公安把我們包圍了,他們用掍打我們。當時有弟兄姐妹往外跑,因為那時是晚上,有的被抓回來,有的跑掉了,而我就被抓到車上去,帶我到公安局那裡去。當車子駛到一個轉彎位時,車子就放慢行,我就趁機把車窗打開,就跳下去了。因為我知道被抓以後,一定會被關起來,關上多少年也說不定。公安之後向天開了一槍,意思是警告弟兄姐妹不要打算再逃了,而我在那次是逃脫了。

 

另外有一次,當我正在寫教會歷史的時候,有四名公安闖入,我就說了幾句話應付他們,但他們卻帶走了我一些寫作用資料。我知道他們回去細看那些資料之後,一定會回頭把我抓起來,所以我馬上跳牆出去,又把那些採訪的磁帶收藏到另一個地方。有時在聚會的時候,聽到警車開過來的聲音,我們都馬上收拾然後往後翻牆跑。就這樣跑了五年半之後,我被抓起來,就這樣被關起來兩年。那時白天晚上都被鎖上手扣,說要判罪我三年至無期徒刑。於是我禁食祈禱了八天,最後被判了兩年。

 

在這兩年監獄的時間裡面,我與流氓和黑社會、警察等人關在一起,我給他們唱詩,傳福音,有很多生命的造就。

 

為什麼主耶穌要我坐監?我感到因為是主耶穌愛我,衪才叫我坐監。但是妻子無法理解,她問我:「我家的張義南替上帝傳道,一邊跑要傳道,但為什麼卻要把他弄到監獄裡呢?」她跟上帝禱告,她跟上帝辯理,但後來聖靈感動跟她:「你要是想坐監,你還不配呢。」坐監是要有資格的,所以我在監獄裡很感謝主。在監牢的時候,主耶穌造就我的生命謙卑、順服,讓我們基督徒品格的流露,讓我們傳福音,讓我們參與屬靈爭戰,讓我們體會到中國各個方面的事情,我們可以有很好的禱告。我在受苦的過程,領受了更大的啟示、奧秘、異象。我回顧我走過的路,我感覺到主耶穌一步一步的造就我們在信心方面,把各種考驗面前,一次一次的更新我們的生命、一次一次的突破、一次一次提升我們的屬靈境界、提升我們的屬靈能力、提升我們的屬靈權柄。

 

有一個先知曾經這樣說:「如果一個基督徒,他的生命是一帆風順的,那上帝不會把大的使命託付給他。」一個傳道人如給他磨練多、給他造就多、給他苦難多,那給他的使命也大。所以中國家庭教會的傳道人,像我這樣經歷的有很多,其中有位同工被抓過十六次。好像一位家庭教會的領袖,他是一位老人家,他今年已經將近八十歲了,被判過兩次刑,一次被判了廿次,另外一次被判了十二年,他因為堅持家庭教會的立場,所以共被被判三十二年。然後他的兒子和其他家人,算一下,一共被判了六十年監。我在訪問期間,採訪過很多這樣催人淚下的見證,這就是主耶穌造就中國教會、愛中國教會的一個明證。因為上帝讓我們中國教會承受了許多苦難,就是要我們承接更大的使命。苦難愈深,你的使命就愈大。

 

所以感謝主,在我們面對困難的時候,在面對逆境的時候,我盼望各位弟兄姐妹,憑信心仰望那創始成終的耶穌基督。那時候不要抱怨上帝,要凡事感恩,上帝就會為你開出路,衪會把一個一個的難處,每過一關,就一個一個的把它挪開,祂就會造就你一個豐盛的生命。

 

來讓我總結一下,我們的基督徒的生命是有能力的生命,我們的生命是永恆的生命、聖潔的生命,有光、有愛的生命,我們能夠結出屬靈九種果子的生命,就是仁愛、喜樂、和平、忍耐、恩慈、良善、信實、 溫柔、節制的生命,那我們的生命經歷過考驗、磨練,然後得到得勝的生命。主耶穌曾告訴七教會,得勝的才能得到賞賜。當我們有豐盛的生命的時候,我們的內心才有真正的平安和真正的安舒,無論在順景,無論在逆境,你在監牢當中,你在豪華的飯店當中,你都是平安的、都是安舒的,將來的歸宿就是天上的賞賜、天上的冠冕。願 天父上帝祝福我們弟兄姐妹,一同得著豐盛的生命,都得到天國豐盛的賞賜。願 上帝祝福中文大學祟基學院禮拜堂,所有親愛的弟兄姐妹。

 

我們一同禱告,天父上帝我們感謝讚美你,主啊,感謝袮使我能夠在這禮拜堂,在弟兄姐妹面前做見證。主啊,這見證的榮耀是屬於祢的。主啊,保守我們不偷竊主的榮耀。主啊,感謝讚美祢。主耶穌,祢是羊的好牧人,要祢羊得生命,並且得的更豐盛。主耶穌基督,袮是豐盛的基督,上帝本性的一切豐盛,都有形有體的住在祢裡面,袮是讓我們在祢裡面得豐盛,使我們的心能剛強起來。主啊,使我們勝過世界的誘惑,使我們勝過外在的逼迫。主啊,使我們堅定信心來跟隨祢。主啊,袮祝福弟兄姐妹的家庭。主啊,祢祝福香港的眾教會,能夠彼此相愛,彼此連結,合而為一。主啊,讓我們能夠傳講個人得救的福音,重生的福音,悔改赦罪的真道。主啊,也能傳講的國度的福音,使香港成為一個基督化的城市,成為一個福音化的城市。主啊,請祢在中文大學,合祢心意的教會,傳講福音的教會,與我們的弟兄姐妹同在,使教會的人數天天加增,榮耀主祢的聖名,高舉耶穌基督的旌旗,願袮十字架的旌旗在這裡高高的飄揚。主與我們同在。祝福以下的時間,祝福我們領受主耶穌的聖潔和寶血,使我們的生命更加的豐盛,主啊!使我們的血液裡面、身體裡面,有主耶穌的生命,我們的血統是屬上帝的兒女的,神聖的血統的生命,主祢與我們同在,保守我們信靠祢到底,愛祢到底,直到見祢的面,永永遠遠都屬於祢,禱告祈求感恩,奉主耶穌基督的名,阿們。

下載講章: 張義南牧師 - 豐盛生命 (486 downlo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