伍渭文牧師 – 塗抹與記念

講題:塗抹與記念 Erase and Remember     

經文:詩25

講員:伍渭文牧師   

場合:香港中文大學崇基學院禮拜堂

日期:2012年12月2日        將臨期第一主日

 

      伍渭文牧師:塗抹與記念 (02/12/2012)

塗抹與記念是今日的講道題目。我相信這題目也說明了這星期媒體所關注的事情。有人試圖塗抹做過的事情,因為對自己不利,但媒體老是記念他說過的每一句話,指出這人前言不對後語,愈是塗抹,愈顯出破綻。

我訂出這題目是因為中古一位著名修士愛克哈特大師(Meister Eckhard)一句說話:「祇有塗抹的手,才能寫出真實的東西。」塗抹的手,不是掩蓋做過的事,因為每人做過的事情,總會留下痕跡,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為。對愛克哈特(Eckhard)來說,塗抹的手,把自己曾經寫下來的拋棄,承認錯誤,重新改寫。能夠塗抹改寫,是勇於面對真相,這些人才能寫下真實的東西。詩篇,特別是認罪的詩篇,像今天詩篇經課二十五篇,就是塗抹的手所寫,塗抹不是文過飾非,塗抹是渴望重新改寫自己的生命。

這是一篇大衛所寫的或給大衛所寫的認罪詩,從內容來看,應該是大衛所寫的。為何在將臨期第一主日選讀認罪詩?因為將臨期主調是上帝將臨的審判,叫我們好好反思屬靈生命。為了幫助記憶,全詩運用離合詩體(acrostic) 寫成,每一節以一個希伯來字母開始,第五節用了兩個不同的字母,如此類推,二十一節用了所有希伯來文二十二個字母寫成。但為何全詩二十二節,經課祇讀出十節呢?因為這詩亦運用了交叉配列(chiastic) 方式,帶出重要的主題:A頭(1-3, 等候仰望 ), B胸(4-7節,拯救赦免), C肚(8-10節,守約慈愛), D腰 (11), C’臀 (12-14節,將約指示), B’膝(15-18節,救我赦免), A’腳(19-21節,投靠等候) 。如人體頭腳、胸膝、肚臀呼應,所以一至十節和十二至二十一節是平行對應的,二十二是後話(post script)。 經課一至十節已把全詩的基本意思帶出來了,中間交叉是(腰)十一節,是全篇中心思想:「耶和華啊,求你因你的名赦免我的罪。」上主啊,求你記念你的慈愛,塗抹我的過犯,我要重新改寫生命。

 

等候仰望— 生命的低谷,靈魂的攀登(vv 1-3;19-21)

我們先看第一段1-3節,這裡說到大衛生命陷在低谷,遭仇敵追殺,生命堪虞。

耶和華啊,我的心仰望你。 我的上帝啊,我素來倚靠你; 求你不要叫我羞愧, 不要叫我的仇敵向我誇勝。 凡等候你的必不羞愧, 惟有那無故行奸詐的必要羞愧再看配對的十九、二十節:「他們人多,並且痛痛地恨我……求你保護我的生命,搭救我」(vv.19, 20)

詩的處境:詩人對上主祈禱時,他知道不單上主聆聽,他的敵人也聽他的祈禱,並且希望上主沒有作為,使祈禱的人感到羞愧,上主不聽祈禱,上主無能為力。

這班人是誰呢?誰人要取大衛的生命呢?這班人被詩人形容為無故行奸詐,可繙作叛國的人,Eugene Peterson 繙譯:「 Massage, v v. 2, 3: I have thrown my lot with you; You won’t embarrass me, will you? Don’t embarrass any one of us who went out on a limb for you. It is the traitors who should be humiliated. 」第七節詩人求上主不要記念他幼年的罪愆,很有可能是大衛年長時,被自己的親生兒子押沙龍叛變追殺。(撒下15) 詩篇第三篇副題—大衛逃避他親生兒子押沙龍的時候所作的詩,1, 2節就有相同的話:「耶和華啊,我的敵人何其加增!有許多人起來攻擊我;有許多人議論我說:“他得不著神的幫助。”

大衛的經歷告訴我們,在人世間,想不到的時候,所愛的人可以突然對自己不忠;在這社會,想不到的時候,推心置腹的朋友因利益可以突然反臉成為敵人。大衛被親生兒子背叛,篡位之餘,還想奪命,可以算是人生的溶毀(meltdown), 這溶毀把他牢牢黏貼在地上,不能動彈,但他記念過去上主的慈愛:「我素來倚靠你」(v.2) ,「求你記念你的憐憫和慈愛」(v.6a), 「耶和華啊,求你因你的恩惠,按你的慈愛記念我。」(v.7) ,上主就叫他離地而起,舉心向上,靈魂攀登,重新改寫自己的生命。

危難使人得到屬靈的覺醒,渴想回到上主的身邊;生命到了低谷的時候,也是詩人靈魂往上攀登的時候。「耶和華啊,我的心仰望你。」

但仰望不是被動的仰賴,仰望是主動的親近,英文:O Lord, I lift up my soul。你們當仰望主這句話,在所有完整聖餐禮儀中開始時以啟應出現。願主與你們同在,(答) 也與你同在。你們的心當仰望主;(答) 我們的心仰望主。我們當感謝我主上帝,(答)感謝上主是理所當然的。在禮儀學上,稱為「舉心向上」。仰望亦有廣東話所講「的起心肝」,認認真真的意思。

 

等候仰望—有目標的人生

等候需要忍耐,仰望是向高處行。運動員為了至高的目標,長年累月和家人隔離,接受嚴格的訓練,他們定睛至高的榮譽,別無旁騖。倫敦奧運剛完畢,優秀的運動員就計劃四年後的奧運會。我想,當一個運動家信主後,比較容易明白甚麼是專心跟隨主,在屬靈的操練上,也較一般人持之以恆。

1981奧斯卡最佳電影烈火戰車(Chariot of Fire) , 1981) ,描述的主角李愛銳(Eric Liddell) ,是1924年法國巴黎奧運會400公呎金牌得主,被譽為蘇格蘭的羚羊,受派往中國傳道,中日戰爭期間被囚在淪陷區的日軍集中營。後來日本和英國交換戰俘,他放棄機會,讓給一位懷孕的婦人,不久死在集中營中。這消息是2008年北京奧運會開幕前中國有關當局公開的。他的去世,頓時令整個營的年輕人感到震撼,充滿空虛感。—位宣教士轉述,李愛銳臨終最後一句話是:「全所有奉獻」(“It’s complete surrender”)。

在電影中,李愛銳用賽跑來說明基督徒的信心,他說:「我可以用賽跑比喻信心。是艱辛的,需要集中意志,心靈用力。衝過彩帶時你樂透了,尤其你為勝出下了睹注。……但這能持續多久呢?我想給你們更恒久的東西,但祇能道出蹊徑。我沒有勝出方程式,每人都有各自的跑法。但直奔終點的力量從何而來呢?從裏面而來。耶穌說:看哪,「上主的國度就在你們的心中,你們若真正尋求我,就必尋見。」若你們獻身基督的愛,就跑出了精彩。 

等候仰望—追求難趣(difficult pleasure)

歷史上其中一個最偉大的登山運動員馬洛里(George Mallory)窮一生精力要征服天下第一峰珠穆朗瑪峰,最後死在登峰的途中,終年三十八歲。有記者問他為何要冒險犯難去闖絕頂,他答道:「因為它就在那裏」(Because it’s there)。

然而,在消費至上的社會,易趣(easy pleasure) 垂手可得。有人用信用咭在網上成功訂購最新的iPhone,急不及待發短訊向所有人報喜,像父親喜獲麟兒。隨著通訊科技的發達,藝術成為一種隨手可得的即時消費。看世界名畫,可在手機或電腦的熒幕瀏覽,不需花錢花時間到藏館看真跡;聽音樂也如是,隨時下載,很多是免費的,透過耳機在地鐵、在巴士就聽到一流的管絃樂團。

我們漸漸失去等候和期待的經驗。到博物館看畫作真跡,是一個期待和邂逅的旅程。我們有等候的焦灼,見到作品時,有相逢的愉悅;面對作品,有凝視的崇敬;離開展館後,我們有分手後的回憶。但上網瀏覽太容易了,不需等候,也沒有回憶,因手一撥又回來了。漸漸,我們滿足於易趣,忘記他們是虛擬的,是浮光掠影,不是真正的實體。而且,我們也慢慢失掉去藏館看真跡和到音樂廳聽音樂的的欲望。愈容易得到的易趣,扼殺了我們內心深處熾烈的欲望,與享受難趣的能力。我們不會傾情拼命渴求得到一樣東西,只會漫不經心希望得到一百樣東西。

 

尋求赦免 vv. 5-7

耶和華啊,求你將你的道指示我,將你的路指教我!求你指教我,引導我進入你的真理,因為你是救我的上帝。我整日等候你。耶和華啊,求你記念你的憐憫和慈愛,因為這是亙古以來所常有的。求你不要記得我幼年的罪愆和我的過犯;耶和華啊,求你因你的良善,按你的慈愛記念我。

擺脫誘惑

當詩人仰望上主,向高處行時,他有一種力量,使他離地而起。渴想駕駛飛機的人,不是因為駕駛倉舒服,其實空間很小很窄,很不舒服;也不是冲上雲霄的剎那刺激,時間很短,而且是危險的時刻。他被吸引是在烏雲之上,崇嶺之上,那渺無邊際可以自由遨翔的萬頃窮碧。十九世紀著名蘇格蘭講道家湯馬斯。錢伯(Thomas Chamber)有一篇著名講章,講章著名不是因為內容,乃因為講章的名稱:The expulsive power of a new affection(新愛的排拒能力),經文是約壹2:15-17「不要愛世界和世界上的東西,若有人愛世界,愛父的心就不在他裏面了。」反過來說,愛上帝,舉心向上,向高處行,我們就可以擺脫世界的誘惑了。

渴想上主就要討他喜悅,遵守他的真理,是屬靈生命的操練,是難趣(difficult pleasure) ,但這難趣有能力排拒其他眾多易趣的誘惑。如果說new affection新歡是上帝,我們可以說:新歡排舊愛。詩人說:「耶和華啊,求你將你的道指示我,將你的路指教我!求你指教我,引導我進入你的真理,因為你是救我的上帝。」真理是靈魂的糧食,救我們擺脫試探的力量。

不再迷失

詩人求上主以真理引導他,因為他曾迷失,離開真道,陷在罪中。「求你不要記得我幼年的罪愆和我的過犯」,大衛把自己幼年過犯連繫到現在的苦難。兒子背叛自己,但青年時自己何嘗不是背叛烏利亞嗎?烏利亞是自己的愛將,對自己忠心耿耿,但因他的妻子美貌,就設計殺了烏利亞,奪其妻子。他在年青時對烏利亞不忠,背叛信任,少年的兒子押沙龍看在眼裡,父親的罪在兒子的生命中,埋下了種子,「私慾既懷了胎,就生出罪來,罪既成長,就生出死來。」(雅1: 15)

想到這裡,大衛求上主赦罪他的罪過,不要記念他的過犯。

 

持守聖約 vv. 8-10, 12-14

第三段經文vv. 8-10描述與上主歡悅的關係。第一段,在苦難中有屬靈的覺醒,舉心向上,仰望等候。第二段追求真理,不再迷失,求上主用真理引導自己。但最後的一段經文中,調子改變了,從仰望等候,祈求引導,轉到讚美:

耶和華是良善正直的, 因此,他必教導罪人走正路。他要按公平引領謙卑人, 將他的道指教他們。凡遵守他的約和他法度的人, 耶和華都以慈愛信實待他。誰敬畏耶和華, 耶和華必教導他當選擇的道路。他必安然居住, 他的後裔必承受土地。耶和華與敬畏他的人親密,他要將自己的約指示他們。(vv. 8-14)

在這裡詩人強調與上主聖約的關係,他以上主為樂。

將臨期是等候耶穌的來臨,最反思靈命的時刻。為何耶要降臨,因為我們有罪,他來是拯救我們,我們要有悔罪的心等候迎接耶穌。

他來自至高之處,我們要仰望他,舉心向上切慕耶穌,追求屬靈生命的成長,向高處行,以他為生命的目標。

馬洛里(George Mallory)窮一生精力要征服天下第一峰,最後死在登峰的途中,因為他說:這峰就在那裡,向他招手,被它吸引。

我們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