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恩明牧師 – 狂人的福音

講題:狂人的福音 A Madmans Gospel

經文:路加福音4:14-21

講者:陳恩明牧師

場合:崇基禮拜堂

日期:2013年1月27日

      Audio

各位早,謝謝伍牧師的介紹,我覺得好像參加安息禮拜一樣的。 亦覺得他彷彿像介紹一個不務正業的牧師似的,其實我真的是牧師,我是很喜歡分享福音,所以今天都是跟大家來分享福音,何解我叫它作《狂人福音》呢? 

 

有時候我覺得我們教會,可能因為種種的原因、壓力,或許因為我們是歷史悠久之後,漸漸變得頗有體面,甚至是有財有勢,漸漸便變質了,是沒多少實質的力量,也沒什麼敢言的表達,也許甚至我們都有種信主日久,有了雞肋的味道,食之無味,棄之可惜;不上禮拜堂又怕給伍牧師罵,回來又不知道是為了什麼因由…

 

其實我們是很需要重拾那福音的火。一些沒有温度、沒有熱力的東西便會硬化、僵化。 到了我這把年紀,我開始明白血液循環是十分重要的,為何你到一個階段會手腳冰冷?為何有時候,有些動作在你年青時候是很容易做到的,現在做了之後,很容易就會有後遺症,好像屈腰後就要按摩,要看看的,因為那循環的熱力不見了!

 

我希望主今天給我們恩典,雖然是很熟悉的東西,但是我們內裡真的需要重新燃點起自己內心的火熱,以致我們整個教會,仍然能在世上為主發光、發熱。 

 

狂人?其實不用伍牧師介紹,我現在是來稍為借助一個人,作小小的自我介紹,如果你記得馬可福音第五章,有一個狂人,真的是頗瘋狂的,他是相當之有力量,而沒任何人能制服他,甚至人用鐵鏈捆鎖他的手、他的腳,他都能夠完全掙斷它。 我覺得這種 power 是非常的厲害,我看見這狂人的力量,雖然他有力量掙脫人們加在他身上規範,但他沒能力運用他的力量來保護自己,他反而會被自己的這種力量傷害,因為他也會拿起石頭砍自己,受傷以後,又再砍… 是很慘的一個情況,而且這個人--他是自絕於人間,與家人脫離了關係,跟其他人沒任何的交往,他在墳墓堆裏出入,終日走來走去,狂叫大喊。我看見這人,我還看到一件事情,他是毫無遮攔的,他是衣不蔽體的,他是赤裸裸的,不知羞恥的,一個多麼破碎、多麼混亂、多麼墮落、多麼暴力的,甚至是沒什麼道德的一個人,這個人一點添加的價值都沒的,其實本身就已是在社會上被認為沒有價值的人,直到有一天,這受盡捆綁、破碎的人,見了耶穌基督,他說:「至高神的兒子,你現在來幹什麼? 你現在來幹什麼?!」 我覺得這仍然是一種不少人對耶穌的態度:「祢現在想怎樣了? 我其實不需要祢介入我的生命當中,祢最好給我留多點空間!」 但是這位至高神的兒子,祂卻是繼續迫近這滿身邪惡力量捆綁的人,耶穌沒退縮,因為祂是愛;耶穌沒退縮,因為祂捨不得我。 耶穌恢復了我的身份,耶穌叫我知道我叫甚麼名字,耶穌叫我知道我真正的目的,我在世上生活的使命究竟是什麼?聖經描寫這馬可福音第五章的狂人,我覺得是我人生的寫照。這個人清醒過來,穿上衣服,坐在耶穌腳前。

 

也許我交代一下,自我介紹,我差不多是第三、第四代的信徒,但到了我青春期發動的時候,到我看見這社會上很多邪惡、很多解不開的苦罪的問題,當我看見人生最大的極限都是墳墓的時候,當我看見自己內心的黑暗,又在教會裏聽說了很多的規範,對我來說,那些好像是重擔;我看見我不斷地在逃避上帝,最終我真是徹底逃避祂,所有任何令男人快樂、威風的東西,我都覺得是我真正能夠用來麻醉自己生命的東西,我幾乎是毀掉自己的一生,但是耶穌愛我,使我清醒過來,穿上衣服,坐在祂的腳前。

 

再說這個狂人,這狂人離開了家,但被耶穌拯救之後,他想到處跟隨耶穌,耶穌卻叫他回家去。所以今天我到處跟男人說,不要不穿衣服,不要暴露,別傷害自己,別爭權奪勢,但那些權勢是你自己操控不了的,別被捆綁,然後我跟他們說: 「各位男仕,最要緊的是回家。」 當你回家看見你的所謂「黃臉婆」,原來是你幼年所娶妻子,她今天之所以變成這樣,完全是你一手造成,所以你要回家,擁抱她、摟她、愛她,就是這狂人,被耶穌改變成為一個清醒的人!

 

親愛的,你覺得這是否好福音? 其實這是不是我們每一個人在上主面前的一個縮影呢?原來這位耶穌,祂給這狂人知道,在耶穌眼中,這二千頭豬與這個在社會上一文不值的人來說,是一文不值的。其實福音是真的很奧妙,很精彩,這位耶穌肯為我們付出這代價,根本這是令我們沒辦法不五體投地來感激,一生一世都要來愛慕祂!

 

另外一個使我今天要分享這訊息的人,他也很瘋狂的,這人跟格拉森那狂人一點也不同,這人是有教養的、有唸書的、有地位的、甚至有道德的,有宗教的,不過他心中是非常狂熱的來追殺一些他認為犯錯的人。直到有一天,這位是如此苦苦追迫基督徒,將他們致諸死地的人,耶穌說「你用腳踢刺是難的!」使徒保羅問道:「你是誰?」耶稣說:「我就是你所逼迫的耶!」一位是狂熱地逼迫耶穌的人,後來他說了一段說話,說後就有羅馬的大官,甚至這個王、這位官長大人大聲的說:「保羅,你瘋了,你的學問太大,所以使你瘋狂了!」保羅說:「 非斯都大人,我不是癲狂,我說的乃是真實、是明白話。 」

 

各位,究竟誰對?使徒行傳第二十六章二十四節、二十五節,這如此簡短的對話,我覺得值得我們深化,想想今天我們和福音的關係是甚麼一回事,想像在我們生活中有沒有讓人覺得你都是有些另類的,有點兒瘋瘋癲癲的, 我不知道你聽後的感覺如何,即便說耶穌基督的教會在這世人的眼目中,覺得你們其實跟我們一式一樣,甚至比我們更差,而並非覺得你們這些人有些不同,不同之中甚至有點兒癲狂的。

 

你明白我在說什麼嗎?我很希望今天能引起一個討論,引你來想像一下,究竟要怎樣為主而瘋? 保羅說如果我們癲狂是為了主,原來是基督的愛激勵我們。如果我們清醒是為了你們,那瘋癲起來也還是有點兒分寸的。但基本上他講的、他信的、他作的,在某些人眼中實在有些瘋狂,人家說他瘋了,他說我沒瘋,那不就是典型精神病的情況。 他說我講的都是真理,其實這場辯論到今時今日還是進行中,那麼我們不妨溫習一下,究竟我們的這個福音是怎樣的一回事?

 

就在保羅被告在羅馬官的跟前,然後他堅持一定要上告到凱撒那兒,結果就有阿基帕和伯尼基兩人來聽保羅訴說他的心聲,整章聖經使徒行傳二十六章,我們可以慢慢細看,這讓我們看到教會今天所信的福音是甚麼的一回事。保羅說:「我說的其實一點也沒有新意,我沒做任何的壞事,不過他們定是要來告我,我之所以站在這裡受審,(使徒行傳二十六章六節:「是指望神向我們祖宗所應許的;)」這應許,是我們全以色列民族十二個支派 , 晝晝夜夜、引頸以待,我們晝晝夜夜、殷切事奉的神 , 向祂所祈盼的,就是因這指望。 那代表什麼? 原來保羅所說的,就是上帝的啓示和應許,指望著神應許給他們百姓,其實這指望亦都是給全阿當的族裔,阿當的族裔的絕望是什麼?  就是因與上帝隔絕而陷入死亡的捆鎖當中,而上帝賜予人類那一個最終極的盼望,親愛的,就是 “H O P E” 盼望,盼望、盼望,今天仍需要盼望。

 

二次大戰結束後,邱吉爾在他的辦公室裏向當時尚是年輕的葛培理提出一條問題:「青年人,請問那裏有盼望?」其實今時今日我們所持守的,我們所期待著的,仍然是同一個盼望,神叫死人復活,如果我們真明白叫死人復活內裡所包含的是甚麼,我相信我們的教會會有動力的,我們的生命會有能力,我怎麼會知道? 因為我因著這個盼望,我跟我二十二歲之前那種灰色絕望的人生,已經變得不同了,雖然我現在靠近我最後的日子,比我二十二歲的時候已經將近了四十年,但是我的盼望,卻是比我昔日是精彩得多!

 

你有沒有這盼望? 你是否傳講著這盼望?然後保羅他繼續講, 我在追殺基督徒的路上,就在這裏,那位耶穌基督向我顯現,祂說:「(徒26:16)我特意向你顯現,要派你作執事,作見證,將你所看見的事和我將要指示你的證明出來。」「我也要救你脫離百姓和外邦人的手。 我差你到他們那裡去,要叫他們的眼睛得開,從黑暗中歸向光明,從撒但權下歸向上帝……」(徒26:17〜18)耶穌基督是親身的顯現,然後向保羅說,我要派你,我要用你,我要救你,這是何等奇妙的工作。 

 

耶穌的啓示,是整個教會的根基,今天有很多人還在研究,到底耶穌是誰? 研究來,研究去,自己拼湊出來的一個耶穌,始終沒有一個面貌,但唯有那一位親自復活,向門徒顯現,向使徒保羅顯現,並且吩咐他們,繼續在這世上為祂作見證,這一位上帝的兒子耶穌基督拿撒勒人耶穌,就是我們福音的核心。如果福音不是在說一位死而復活的拿撒勒人耶穌救主,並非十二使徒所見證的那位耶穌基督,那福音,無論有多少學問,都是一個沒有能力的福音。 

 

一位活的耶穌基督,是今天仍然向人講說話,仍然向人來啓示,仍然可以被信服,被倚靠,仍然將祂的恩典、祂的能力賜予給所有信靠祂的人,然後我們看見這福音,除了是根據應許,是本著這活的啓示;還有一個很清晰的內容,福音是什麼?包括不少在教會很久的人,他都會說:其實也都是教人做好人而已,究竟我們有沒有唸書?究竟我們聽清楚了沒?是叫你眼睛得開,從黑暗轉向光明,從撒但權下歸向神;是一個生命主權的回歸運動,是一個有罪的人和聖潔公義慈愛的上帝,一位活的神關係的恢復。  “Encounter between two living persons” 因為我們是被造,按著神的形像樣式造的,我們是一個活的人,是跟一位活的神來恢復關係,其實你知不知道福音最重要是什麼?

 

恢復上帝的榮耀,恢復上帝的榮耀,恢復這位創造主的權威和榮耀,離開這一切,我們所說的,其實都是不充足的。當然我們不是教人做壞人,但當我們不夠膽跟別人說,你是要跟這位創造主,而耶穌基督是那位創造未來的君王,你當如何面對祂?保羅告訴我們,是一個管治領域的改變,本來是被黑暗、被自我、被撒旦管轄的,但現在轉變了。

 

我想很多人都有置業的經驗,如果你簽了那張契約的時候,那麼你就擁有那樣東西。 福音就是將那張契約完全的轉名,轉回給原本有資格擁有我們的那一位,卸罪的恩典,所以保羅所說的,其實是整本聖經一直啓示的,是眾先知和摩西所講的說話,他也是說這些事,我的祖先所期望的死人復活,我的耶穌基督親自向我顯現,祂教我要做這些事,我亦真在大家眼前做了這些事,非斯都聽見後都說:「你瘋了!」 究竟為什麼?其實他是否聽明白了保羅所說的,只有一位創造主? 是否他聽明白了這拿撒勒人耶穌,是死而復活、是榮耀的主?是否他聽明白了保羅是有權威的,來為主作見證?是否他聽明白了那邪魔是失去勢力?是否他聽明白--有一個信仰傳遍天下? 他的反應那麼大,我們何不想像一下是何解?他坐堂是有權威的,站在跟前的是一個可以聽後他發落的人,他是羅馬帝國中的人,坐在面前的是一個以色列亡國的人,你這亡國奴來傳揚一個上帝的國度?站在跟前的也是一個必死的人,你還沒曾死過,竟在傳揚復活的盼望?你說的是你看不見,摸不著的,非我經驗裡的東西,我都認為按我的理性被否定的,所以你是瘋的。那究竟誰瘋、誰不瘋?最終都是看耶穌基督究竟是否聖經所說的那一位。

 

所以我們回到最基本的一件事,就是我所信的福音是什麼一回事,我的福音難道只是叫我在這世上可以催吉避凶?平平安安嗎?我的福音是叫我死後榮登極樂嗎?儘管有東方和西方的分別。還是我們的福音,就是那一個讓耶穌基督真正進駐到我們的生命當中,讓上帝的榮耀、上帝的國度、上帝的主權湧入我們整個人生,然後說我一生無悔,是全心全意忠於祢。

 

親愛的,讓這個上帝的榮耀,上帝管治的能力,上帝的釋放,上帝的卸罪,上帝使我們生命改變,保羅在他的見證中,他說我領受了這個職份,就是向猶太人和外幫人,任何人,無論男女老少,尊卑長幼,我跟他們講的訊息都是一樣,要悔改,要悔改,行事為人與所蒙的恩相稱,行事為人與悔改的心相稱,這就是與神和好的真理,榮耀復活,這個榮耀復活在聖經整體的啓示中乃是說,耶穌基督要作整個宇宙的王,所有一切都要在耶穌基督裏復興過來,成為美好,甚至可以說,比原來的創造更加精彩,因為是一個全新的創造,所以我們的福音,不是一個單單關乎個人生命的福音,是關乎整個人類宇宙的福音,而那核心是一位活的救主,無論如何我們要忠於祂,要見證祂。 

 

保羅其實還沒說完的,不過非斯都也不想聽下去,不過保羅並沒有放棄,他說:「王啊!我知道你知道很多事情,或者在座也有很多人也都知道很多事情,但是好像這個阿基帕人一般,都好像在旁邊聽聽,沒有那個 commitment 承諾,我希望今天那位來尋找第一百隻羊的主,那一位來到請撒該從樹上下來,說我要進你家與你住的主,如果你看見你的生命裏仍然有陰暗,仍然有盲點,仍然有不信,仍然有邪惡的捆綁,不如你試著來找耶穌?」

 

如果你說我已經屬於耶穌,其實你知道在過去那麼多年當中,誰是真正的主,真正的、你內心最重要的是那一件事情,不如你今天說:「主啊!榮耀的主,你配得作我的主,作我的王,然後試一下,試試從今以後,你的人生是否真的有火?今天很多的人,不少的人被財、被色、被自我迷惑,他也說信耶穌,不過耶穌始終都是踏腳石,我今天的訊息就是,如果你說我是瘋的,我說我希望我是為耶穌而瘋的,耶穌從來不是一塊踏腳石,從來不是,耶穌從來都是至尊的宇宙的主宰、君王,祂能夠叫我們榮耀,改變得像祂,保羅在他的環境,你看看,辛辛苦苦面對著審判,他仍然向他的審判官來作出規勸,想人信主,你想不想?如果不想,你自己只顧自己的事,不多管他人,即便說我們已經正常化?已經不瘋了?即便說這些教會在等待著倒閉。但是如果我們說,主啊!祢已經開了我的眼睛,祢已經使我從黑暗進入光明,祢已經使我主權易主,我覺得真是好!所以我無論往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