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豪恩先生 – 伯大尼的筵席

講題:伯大尼的筵席 A Meal at Bethany 

經文:約翰福音12章1-8節

講員:林豪恩先生

場合:香港中文大學崇基學院禮拜堂

日期:2013年3月17日

      www.cco.cuhk.edu.hk/chaplaincy/uploads/sunday_service/2013/130317_sermon.mp3

 

一.引言

英國文豪狄更斯 (Charles Dickens) 以法國大革命為時代背景所撰之名著–《雙城記》開場之引言說:

 

這是最好的時代,也是最壞的時代;
這是智慧的時代,也是愚蠢的時代;
這是篤信的時代,也是疑慮的時代;
這是光明的季節,也是黑暗的季節;
這是希望的春天,也是絕望的冬天;
我們什麼都有,也什麼都沒有;
我們全都會上天堂,也全都會下地獄。

法國大革命這樣氣勢磅礡的大時代,與伯大尼小村莊的一頓晚飯有甚麼關係呢?相信沒有人認為有需要去考究它們之間的關係,其實很可能沒有甚麼歷史關係。不過,當我們用《雙城記》的引言去閱讀伯大尼的延席,會否也在小村莊的「飯局」中感受到大時代的氣勢磅礡呢?

 二.經文

12 : 1逾越節前六日,耶穌來到伯大尼,就是他叫拉撒路從死裏復活之處。

12 : 2有人在那裏給耶穌預備筵席;馬大伺候,拉撒路也在那同耶穌坐席的人中。

12 : 3馬利亞就拿着一斤極貴的真哪噠香膏,抹耶穌的腳,又用自己頭髮去擦,屋裏就滿了膏的香氣。

12 : 4有一個門徒,就是那將要賣耶穌的加略人猶大,

12 : 5說:「這香膏為甚麼不賣三十兩銀子賙濟窮人呢?」

12 : 6他說這話,並不是掛念窮人,乃因他是個賊,又帶着錢囊,常取其中所存的。

12 : 7耶穌說:「由她吧!她是為我安葬之日存留的。

12 : 8因為常有窮人和你們同在,只是你們不常有我。」

 三.釋經與應用

1.這是最好的時候,也是最壞的時候

伯大尼,本來是一個寂寂無名的小村莊,乏善可陳,因此,作者提到伯大尼,也沒有甚麼歷史背景或者風光人物介紹。那麼,作者如何介紹伯大尼呢?第一節如此描述:「耶穌來到伯大尼,就是他叫拉撒路從死裏復活之處」。對於作者來說,伯大尼這小村莊值得介紹的資料,就是耶穌曾經在這裏使拉撒路復活。對於伯大尼的村民來說,這村莊值得被提及的地方,很可能也是耶穌曾經在這裏使他們的小兄弟拉撒路復活。

 讓我們想像,有一天,耶穌又途經伯大尼這小村莊,拉撒路的家庭,以及伯大尼的鄉親父老,會有甚麼反應呢?這位使拉撒路死而復生的救命恩人到訪,整個村莊都興奮起來,鄉親父老熱情地盡地主之誼接待耶穌,為耶穌和他的門徒預備筵席。拉撒路一家當然不會缺席,拉撒路的姐姐馬大繼續做她善長的接待工作,而拉撒路這位死而復生的焦點人物更與耶穌坐在一起。作者沒有記述耶穌和拉撒路的對話,或者,我們可以想像,拉撒路會對耶穌表示無限感激,而耶穌也可能詢問拉撒路最近的健康狀況。這是歡迎的筵席,伯大尼的鄉親歡迎他們的救命恩人耶穌到訪;這也是感謝的筵席,伯大尼的鄉親感謝耶穌把他們死了四天的小兄弟拉撒路救回來;這是慶祝的筵席,伯大尼的鄉親為拉撒路從死裏復活而舉杯。伯大尼的筵席,洋溢著感激之情;伯大尼的筵席,充滿著興奮;伯大尼的筵席,歡笑聲此起彼落。

 如果伯大尼筵席的歡笑聲能夠傳到耶路撒冷,耶穌撒冷可能會這樣回應:「笑吧!吃吧!這是伯大尼村民和耶穌的最後晚餐了。難道你們不知道,這其實是耶穌的送喪筵席嗎?」為甚麼耶路撒冷會這樣說呢?因為在這筵席之前,他們已經決定要除去耶穌。約翰福音十一章記載耶穌叫拉撒路從死裏復活的事件傳到耶路撒冷,11章53節如此寫道:「從那日起,他們就商議要殺耶穌。」接著11章57節記載祭司長和法利賽人公開地發出對耶穌的通緝令:「若有人知道耶穌在哪裏,就要報明,好去拿他。」簡單純樸的伯大尼的村民當然不知道耶路撒冷的陰謀,他們怎會想到耶穌吃過這筵席之後就步向險境,就連耶穌的門徒也沒有察覺到他們的老師有殺身之禍。正在走向十字架的耶穌坐在充滿歡笑聲的筵席上,置身於慶祝被自己從死裏救回來的拉撒路的筵席,而自己卻步向死亡,耶穌的心情是怎樣的呢?伯大尼的筵席是一場喜宴,還是一場哀宴呢?這是一場喜劇,還是一場悲劇呢?

 想起十多年前的意大利電影《一個快樂的傳說》,講述意大利一對猶太父子被送進納粹集中營,父親不忍年僅五歲的兒子飽受驚恐,利用自己豐富的想像力說他們正身處一個遊戲當中,必須接受集中營中種種規矩以換得分數贏取最後大奬。影片笑中有淚,將一個大時代小人物的故事,轉化為一個扣人心弦的悲喜劇

 人生的經歷,有時也是悲中有喜,喜中有悲。想起在網絡上流傳的一封信,是一位爸爸寫給他四歲女兒的最後一封信。

 給可愛的女兒:

 爸爸和妳玩了好多次躲迷藏,每次都一下子就被妳找出來。不過這一次,爸爸決定躲好久好久。

 妳先不要找,等妳十四歲的時候(還要吃完十次蛋糕),再問媽咪爸爸躲在哪裡,好不好?爸爸要躲這麼久,妳一定會想念爸爸,對不對?不過,爸爸不能隨便跑出來,不然就輸了。

 如果還是很想爸爸,爸爸就變魔法出現。因為是魔法,不是真的出現,所以不犯規,爸爸不算輸。

 爸爸的魔法是:趁妳睡覺的時候,跑到妳夢裡大玩遊戲;在妳畫圖畫爸爸的時候,不管好不好看,妳覺得是爸爸,就是爸爸;當妳拿爸爸的照片看時,爸爸也在偷偷的看妳。

 要記得,爸爸一直都陪著妳!妳已經是四歲的大姊姊了。爸爸要拜託妳一件事,要妳照顧和孝順爺爺、嫲嫲和媽咪,看妳是不是比爸爸以前做得好?有多好,媽咪會告訴你的。

 爸爸猜想,我們這一次玩躲迷藏要玩這麼久,爺爺、嫲嫲、媽咪有時候看不到爸爸,他們一定會偷哭。偷哭就是犯規、就是失敗。

 他們偷哭,妳就要逗他們笑,不然遊戲輸了以後,他們一定會哭得更厲害了。好不好,寶貝?我們是同一國的,來比賽看妳厲害,還是爸爸?準備好了嗎,比賽就要開始了!

 伯大尼的筵席,是愉快的筵席;不過,筵席的外圍,卻是殺氣騰騰。這是最好的時候,也是最壞的時候,好壞交雜,好壞未定的狀況,似乎也是人類共同的經驗。

 2.這是智慧的時候,也是愚蠢的時候

在這慶祝拉撒路復活的感恩筵席中,怎可能沒有拉撒路的另一位姐姐馬利亞在場呢?而且,按作者敘述這個故事的方式來說,伯大尼筵席的主角不是拉撒路,而是馬利亞。因為,馬利亞的行動吸引了所有在場人士的注意,也成為了討論的話題。她做了甚麼事情呢?經文如此描述:「馬利亞就拿着一斤極貴的真哪噠香膏,抹耶穌的腳,又用自己頭髮去擦,屋裏就滿了膏的香氣。」(12:3)她為甚麼做這樣的事情呢?作者沒有交待。然而,按著劇情理解,這很可能是馬利亞感激耶穌把他的弟弟從死裏救回來的表達。如果我們細心留意約翰的敘述,馬利亞在第十一章也曾經跪在耶穌的腳前:「馬大說:「夫子來了,叫你。」馬利亞聽見了,就急忙起來,到耶穌那裏去...看見他,就俯伏在他腳前,說:「主啊,你若早在這裏,我兄弟必不死。」(11:28-32)馬利亞那次俯伏在耶穌腳前,是表達悲傷,因為耶穌在拉撒路死了之後才來到,錯過了救活拉撒路的時機;今次馬利亞在筵席上俯伏在耶穌腳前,是表達感激,感激耶穌把她以為一去不返的兄弟復活過來。這份感激之大,令馬利亞把自己一點一滴累積多年的嫁妝也捨棄。或者,對馬利亞來說,傾出這真貴的香膏仍然不足表達對弟弟死而復生的感激。是的,就算是一斤極貴重的香膏,都不能和一個人的生命相比,何況這個人是自己的兄弟呢?

 參加筵席的人士在飯桌上高談闊論之際,突然被一股香濃的氣味刺激。他們沿著香氣抬頭望過去,看見馬利亞的行動,就感到不高興。其中一個叫猶大的門徒出口批評:「愚蠢!這是愚蠢的行為!難道你不知道,這種香膏是很值錢的嗎?如果你不要,把它賣了,所得的錢可以用來賙濟窮人,為甚麼這樣浪費呢?」批評別人愚蠢的人,通常都認為自己有智慧。這位批評者如何有智慧呢?他的智慧在於他懂得曉以大義去滿足個人自私的慾望。這位批評者的「智慧」,連作者也看不過眼,給讀者補充一句說:「他說這話,並不是掛念窮人,乃因他是個賊,又帶着錢囊,常取其中所存的。」(12:6)遇到某些滿口仁義道德,說話胸還普世,但卻只是中飽私囊的人,怎不叫人氣憤呢!

 耶穌的回應卻比作者溫和,他沒有當面揭露批評者的偽善,只是以勸解的口吻說:「由她吧!她是為我安葬之日存留的。因為常有窮人和你們同在,只是你們不常有我。」(12:7-8)賙濟窮人是美德,耶穌沒有因人廢言。不過,馬利亞此舉是否愚蠢呢?猶大的批評是否智慧呢?要講道理,當然是猶大有道理,他提出的是「為最多人帶來取大的好處」這個被廣泛接受的原則。不過,耶穌的回應,卻讓人感到馬利亞的行動才是令耶穌感到窩心的行動,因為她的行動正確地洞察了時機,也配合了時機。說對了道理,不等於做對了事情。對於幾天後就赴刑場,而跟隨自己出入的門徒竟也慒然不知的耶穌,馬利亞的行動彷彿知道自己的死亡,彷彿預備自己的安葬。講道理,馬利亞可能遠遠不及耶穌的門徒,然而,她卻在合適的時候,為耶穌做了合適的事情。

 在合適的時候做合適的事情,往往更能打動人心。

有一個男士問他的女朋友:「如果有一位比我更好條件的男士追求你,你會走嗎?」那位女士回答:「不會。你在合適的時間出現,做了合適的事,在我來說已經是無可取替的好了。」

 在伯大尼的筵席中,有人好像嬴了道理,卻暴露了愚蠢,有人看似欠缺道理,卻被耶穌悅納。社署的家庭教育宣傳海報寫著:「贏左場交 輸左個家 值得咩」。怎樣做才是有智慧,怎樣做才是愚蠢,值得我們再想一想。

 3.這是光明的季節,也是黑暗的季節

杯盤狼藉之際,夜幕開始低垂,黑暗漸漸降臨大地。這天晚上,耶穌和門徒在伯大尼留宿一宵。眾門徒可能仍然為著馬利亞以香膏抺耶穌的腳的行動,以及猶大的批評而議論紛紛;同時,拉撒路姐弟和鄉親們可能忙著筵席的善後工作。就在此時,黑夜不動聲色地吞噬著大地,提示著耶穌第二天就要步入耶路撒冷這個刑場。縱使現場仍然眾聲喧嘩,耶穌難免泛起「一個人在途上」的孤單感。有些時候,感到孤單,不是因為身邊沒有人,而是身邊的人不能夠體會到你的狀況;就算有人能夠稍為明白到你的狀況,也不能分享你的命途。路,仍是自己一個人踏上;耶穌步向十字架的路,更只能是他自己一個人踏上。

 黑暗隨者夜幕籠罩大地,不單止籠罩著清楚地知道自己命途的耶穌,黑暗不動聲色地伸延到拉撒路,這位無辜者的頭上。作者把鏡頭移離伯大尼的筵席,帶我們都耶路撒冷,在那裏,「祭司長商議連拉撒路也要殺了」。(12:10)為甚麼要連拉撒路也殺掉呢?約翰福音的作者在整卷福音書開首已經透露了玄機:「太初有道,道與上帝同在,道就是上帝。這道太初與上帝同在。萬物是藉著他造的;凡被造的,沒有一樣不是藉著他造的。生命在他裏頭,這生命就是人的光。光照在黑暗裏,黑暗卻不接受光。」耶穌是那光,黑暗不接受他,要消滅他;拉撒路是耶穌叫他從死裏復活的,分享著生命的光,見證著那光,因此,黑暗也容不下他,要吞噬他。

 

我們身邊的社會事件、政局時勢、又或者我們個人的遇遭、身體狀況,有時令我們感到黑暗覆蓋大地,好像處身於絕望的寒冬一樣,不見天日。不是嗎?連耶穌也被黑暗吞噬,為耶穌作見證的也要被黑暗吞噬,還有甚麼盼望呢?十年前的這個時候,我們這個城市被一種神秘的病毒襲擊,整個社會被恐慌籠罩。傳媒每天告訴市民,那座大廈有人病發,那個屋苑有人「中招」,人人自危。有一位醫院總監回顧說:「當時,醫院裏有一位醫生證實被感染,他召集員工會議。他在台上望下去,看見幾百位同事的眼神盡是擔憂和恐慌。這樣大規模的恐慌眼神,是我從沒見過的。」在彷彿被黑暗覆蓋的大地上,有一遠處傳來的聲音,隱約可聽。這是遠古詩人的歌聲,他唱著說:「我若說:「黑暗必定遮蔽我,我周圍的亮光必成為黑夜」,黑暗也不能遮蔽我使你不見,黑夜卻如白晝發亮,黑暗和光明在你看都是一樣。」(詩139:10-12)

 耶穌沒有被黑暗嚇阻。第二天,他抖擻精神,繼續前行,以迎向黑暗的態度挑戰黑暗。耶穌知道,挑戰黑暗,就是光明。他說:「人子得榮耀的時候到了。我實實在在地告訴你們,一粒麥子不落在地裏死了,仍舊是一粒,若是死了,就結出許多子粒來。」(12:23)原來,黑暗並不能吞噬生命,黑暗只是生命的轉化過程。耶穌呼籲我們,不要被黑暗嚇倒,跟隨他的腳步,挑戰黑暗。十年前的這個時候,當我們的城市被黑暗籠罩的時候,縱使醫護人員也不能自保,但他們沒有被黑暗嚇阻,竭盡全力,迎向黑暗,挑戰黑暗。有醫學院教授在醫院發起祈禱會,以從上主而來的光明突破黑暗,以上主而來的盼望擊退絕望。光明,就在人們挑戰黑暗的行動中顯現,就在人們不被黑暗嚇倒的時候出現,也在人們仍然互相珍惜和鼓勵的狀況下出現。當時有一位醫科五年級生,在威爾斯親王醫院8A病房實習時染病,留醫期間父親在樓上九A病房去世,令他萬念俱灰。他的女友、現時的太太知道他的情況,哀求主診醫生及教授,只求見他一面。女友最後簽下生死狀,穿上保護衣便冒險入病房,突破當時不准探病的禁令。這位校友回憶說:「突然有個著保護衣嘅人搭我膊頭,我心諗邊個護士咁好。認得係佢,即刻喊咗出嚟。佢同我講,你要加油,你爸爸唔想睇到你冧!」醫護人員亦不斷加以鼓勵,那位教授更安排他穿上保護衣,到病房走廊送別父親。這位醫科學生十年前患病的時候目睹醫護人員無畏無懼,令他矢志成為呼吸科醫生,以得來不易的生命回饋病人。

 黑暗籠罩伯大尼的筵席,但黑暗沒有嚇阻耶穌前進。從遠古傳來的歌聲激勵著耶穌前行:「黑暗也不能遮蔽我使你不見,黑夜卻如白晝發亮,黑暗和光明在你看都是一樣。」

 四.總結

一個小村莊的筵席,透視著人世間好與壞、智與愚、光與暗的交雜,我們有沒有在旁觀這場筵席的時候看見自己身處的狀況呢?對我們來說,這是好的時候,還是壞的時候呢?這是智慧的時候,還是愚蠢的時候呢?這是光明的時候,還是黑暗的時候呢?當年,耶穌就在這好與壞、智與愚、光與暗混雜的世界中生活,在這個絕望與希望爭持的舞台上活出他的使命。今天,他呼籲我們跟隨他的腳蹤,在這舞台上「做場好戲」,好好生活。因為,好與壞、智與愚、光與暗的混雜,都不能遮蔽上主的眼睛令他看不見我們,就算我們處身這混雜的狀況,他仍然能夠引導我們,與我們同行。

下載講章: 林豪恩先生 - 伯大尼的筵席 (647 downlo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