鄧瑞強博士 – 溫柔與嚴厲

講題:溫柔與嚴厲 Tender and Straight

經文:路加福音9章51-62節

講員:鄧瑞強博士

場合:香港中文大學崇基學院禮拜堂

日期:2013年6月30日

      Audio

  各位弟兄姊妹,早安。

  魯迅的《自嘲》詩有兩句很出名的句子,「橫眉冷對千夫指,俯首甘為孺子牛」。若你身邊有一兩個人講你壞話,你已經煩惱不堪。若被千夫所指,則肯定苦不堪言。若要「橫眉冷對千夫指」,你想像一下,這需要多強的心力。面對千夫所指而仍勇往直前,必定是抓住一個重要的生命目標,或者說,被一個重要的生命目標抓住。這是一個生命的強者。生命的強者可成就大善,也可成就大惡,這視乎他對別人抱什麼心態。「俯首甘為孺子牛」就是對別人抱著良善的心。面對一個孩童,面對一個無知的弱者,竟能俯首,竟能俯就卑微,竟能像牛一樣讓他騎,竟能放下身段而為他洗腳,這種良善的心使強者成就大善。「橫眉冷對千夫指」而沒有善心的人,可以像坦克車,見人輾人。「橫眉冷對千夫指」卻能「俯首甘為孺子牛」的人,就像人力車,沒有殺傷性,卻能將你載到彼岸。

  以上講的,是解釋今日的講題:「溫柔與嚴厲」。溫柔,指的是對別人的心。嚴厲,指的是對生命目標的堅定不移,具有「雖千萬人,吾往矣」的勇猛。

  主耶穌正是一個溫柔而嚴厲的人。

  今日,我們就是要看看主耶穌如何展示溫柔與嚴厲。我的講道經文,是今日的福音書經課:路加福音9:51-62。

 

路加福音9:51-62

9:51 耶穌被接上升的日子將到,他就定意向耶路撒冷去,

9:52 便打發使者在他前頭走。他們到了撒馬利亞的一個村莊,要為他預備。

9:53 那裏的人不接待他,因他面向耶路撒冷去。

9:54 他的門徒雅各、約翰看見了,就說:「主啊,你要我們吩咐火從天上降下來燒滅他們,像以利亞所做的嗎?」

9:55 耶穌轉身責備兩個門徒,說:「你們的心如何,你們並不知道。

9:56 人子來不是要滅人的性命,是要救人的性命。」說著就往別的村莊去了。

9:57 他們走路的時候,有一個人對耶穌說:「你無論往哪裏去,我要跟從你。」

9:58 耶穌說:「狐狸有洞,天空的飛鳥有窩,只是人子沒有枕頭的地方。」

9:59 又對一個人說:「跟從我來!」那人說:「主,容我先回去埋葬我的父親。」

9:60 耶穌說:「任憑死人埋葬他們的死人,你只管去傳揚神國的道。」

9:61 又有一人說:「主,我要跟從你,但容我先去辭別我家裏的人。」

9:62 耶穌說:「手扶著犁向後看的,不配進神的國。」

 

  經文不長,卻可看到主耶穌的溫柔與嚴厲。

 

  這段經文的開首,意義深長。

9:51 耶穌被接上升的日子將到,他就定意向耶路撒冷去。

  「被接上升的日子」當然指到主耶穌復活升天的日子,也是指他的生命得享榮耀的日子。這也可以被理解成他的生命意義得以完滿實現的日子。主耶穌意識到人生在世是有一重大意義要實現的。這種意義感此刻壟斷了他的整個生命。這種意義感使他有一種明確的生命方向。這種意義感也使他冒險地奔向不測的命途。經文說,「他就定意向耶路撒冷去」。所謂「定意」的原意,大部分的英文聖經都翻譯出來,就是「堅決地固定自己的面」向著一個方向。用中文的講法,大致是「硬頸」地、「死牛一面頸」地向著一個方向。經文這裡說,主耶穌「死牛一面頸」地向著耶路撒冷去。「耶路撒冷」意味著十字架、受苦、死亡。主耶穌意識到生命的終極意義,這意義感令他有一種「雖千萬人,吾往矣」的勇猛。我們當中有多少人,能被生命的終極意義所抓住,以致能堅定地勇往直前,連死亡都不懼。

  現代社會都訓練很多勇往直前的人。要發達的欲望,令很多人勇往直前,甚至像坦克一樣,將阻著前進的人輾在車底。人本心理學也強調人要勇往直前,實現自己的潛能。問題只是,這種自我實現會否神化了自己,消滅了他人?希特拉的自我實現,就消滅了很多人。

  「死牛一面頸」地勇往直前,可以是極危險的。

  主耶穌的勇往直前,是直向耶路撒冷,是直向十字架。基督教信仰的一個核心,就是:主耶穌並他釘十字架。若說這是一種自我實現,這卻是一種很特殊的自我實現。這種自我實現,是放下了自我,甚至讓自我甘願被消滅,為的是他人的生命意義得到實現,為的是他人得到寬恕和希望。

  勇往直前的人是會面對別人的排斥和難阻的,總會面對「千夫指」。

 

9:52 便打發使者在他前頭走。他們到了撒馬利亞的一個村莊,要為他預備。

9:53 那裏的人不接待他,因他面向耶路撒冷去。

 

  主耶穌面向耶路撒冷,就有人正正因他面向耶路撒冷而不接待他。「不接待」就是不接納、不同意、不歡迎。這裡提到「撒馬利亞」。「撒馬利亞」人與猶太人有一種緊張的關係。「撒馬利亞」人有自己的信仰習慣,有自己的聖經傳統,有自己的敬拜中心,這敬拜中心在基利心山上。若有人與你持不同真理觀點、不同生活方式、不同的信仰,則他很可能不接納你、不歡迎你。

  面對這種不同,我們採取什麼態度?

  魯迅說,「橫眉冷對千夫指」。主耶穌的門徒又抱什麼態度呢?

 

9:54 他的門徒雅各、約翰看見了,就說:「主啊,你要我們吩咐火從天上降下來燒滅他們,像以利亞所做的〔有古卷沒有「像以利亞所做的」這幾個字〕嗎?」

 

  雅各和約翰的反應,是人類常見的反應。當認為自己擁有真理,又認為自己擁有神一樣的能力的時候,面對反對自己的人,最簡單的處理方法,就是殲滅他們。雅各和約翰像坦克車,要輾過一切擋在前面的人。

 

  這是暴力政治。施行暴力政治的人,手裡有的是權力。有權力也不能隨意運用,必需有自己論述的真理去支撐權力的運用。有了真理的話語權,要消滅對方,只需要給對方一個污名,這樣,運用權力消滅對方便找到無懈可擊的理由。只要對方的污名是「邪惡軸心」、或「反革命」、或「不愛國」,對方便是屬於魔鬼的、屬於邪惡的、屬於反真理的。殲滅魔鬼,人人義不容辭。在這時,不努力殲滅所謂「邪惡」的人,就是屬於「邪惡」的。

  何等的暴力,假真理的名而行。主耶穌的門徒,竟就是這群假真理之名而行的暴徒。我們生命的深處,是否有這種暴力的種子?

 

  面對暴力的騷動,主耶穌如何回應呢?

9:55 耶穌轉身責備兩個門徒,說:「你們的心如何,你們並不知道。

9:56 人子來不是要滅人的性命,是要救人的性命。」說著就往別的村莊去了。

  主耶穌責備這兩個門徒。「責備」這用字,與主耶穌「斥責」污鬼時「斥責」那個字是同一個字。主耶穌斥責他們,像斥責污鬼一樣。主責備他們:「你們的心如何,你們並不知道。」主的意思是說:「你們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你們知不知道自己在想什麼?」「你們知不知道自己到底是誰?」「到底,你們知不知道什麼叫做基督徒?」

  主耶穌「死牛一面頸」地去完成的目標,不是要消滅一切反對力量而達致的目標。主說:「人子來不是要滅人的性命,是要救人的性命。」一句簡單的話,點出了基督教信仰講的「救贖」。不是你擁有「真理」便可審判反對你的人「違背真理」,真正的真理不能被人擁有,真理只在你去學習愛一個反對你的人的時候呈現出來。不是你擁有「權力」便可以用權力去壓制反對你的人,真正的權力在於你放下權力,反倒虛己,為了他人的福祉而自己背負更大的責任。最大的力量就是「溫柔」。

  上個月的《時代論壇》(2013年5月26日),社長李錦洪的<心耕手記>提到意大利哲學家博比奧(Norberto Bobbio)的一本小書《讚美溫柔》(In Praise of Meekness),這書講到:「人類的德行發展,都是陽者的強性道德,以征服、勝利與支配為主,這種德行觀其實是錯的,它應有一個對立面,那就是溫柔。她是一種非力量的道德,以助人、幫人的善為目標。」

  基督教倫理學者侯活士(Stanley Hauerwas)及國際方舟團體的創辦人范尼雲(Jean Vanier)合寫了一本小書《暴力世界中的溫柔》(Living Gently in a Violent World)。方舟團體是照顧智障人士的團體。一般人可能認為智障人士是異類。方舟團體認為,如何與智障人士一起生活正正考驗我們對待與我們不同的人的方式,也考驗整個社會的公義實踐。方舟團體「接待」智障人士,按他們的光景接納他們,與他們平等友愛地生活。《暴力世界中的溫柔》這本小書講到,世上好心腸的倫理學者及政治學者很努力的找一些理論,去肯定智障人士的權利,但是,找來找去,卻找不到一種理論,能說服人去和智障人士一起生活,讓他們在平等友愛的生活中體驗生命的完滿和救贖。智障人士最需要的,偏偏正是有人願意去和他們平等友愛地生活。這就是以溫柔成就的正義。

  智障人士是與一般人不同的弱者,雅各和約翰說,殲滅他們。主耶穌卻責備他們。人來到這世界,到底是追求什麼?我們是否知道自己是誰?我們是否知道作一個基督徒意味什麼?主耶穌說:「人子來不是要滅人的性命,是要救人的性命。」主耶穌願意溫柔地與智障的人平等友愛地生活,主耶穌願意「俯首甘為孺子牛」。這是主耶穌溫柔的一面。

  跟著,主耶穌與不同的人討論什麼叫做「跟從他」。

 

9:57 他們走路的時候,有一個人對耶穌說:「你無論往哪裏去,我要跟從你。」

9:58 耶穌說:「狐狸有洞,天空的飛鳥有窩,只是人子沒有枕頭的地方。」

9:59 又對一個人說:「跟從我來!」那人說:「主,容我先回去埋葬我的父親。」

9:60 耶穌說:「任憑死人埋葬他們的死人,你只管去傳揚神國的道。」

9:61 又有一人說:「主,我要跟從你,但容我先去辭別我家裏的人。」

9:62 耶穌說:「手扶著犁向後看的,不配進神的國。」

 

  狐狸的洞,飛鳥的窩,是提供安全感的地方。但是,要達到主耶穌所講的那種生命目標、那種十字架的目標、那種救贖他人的愛的目標,就必須放下這種安全感了。坐在家中「歎冷氣、看電視」是安全的,但要為正義而行動,則便失去安全感了。

  埋葬父親,是當行的義。主耶穌卻說:「任憑死人埋葬他們的死人,你只管去傳揚神國的道。」很多解經家為了使這句話變得合乎常理,便指所謂「死人」便是那些沒有永生的人,就讓那些沒有永生的人去安葬死去的父親吧。這種解釋是可能的。但主耶穌的意義可能很簡單,就是說:「死者已矣,你還是為天國的目標努力前進吧。」安葬父親,其實是天大的理由,讓人放下一切,儘管是天國的事情。但主耶穌卻沒有讓步,在世上,並沒有天大的理由,可以讓我們放下天國的事情。這是否不近人情?這是否很嚴厲?是的,耶穌是嚴厲的。有些事情,是需要我們「死牛一面頸」地去完成。否則,將是一事無成。

  誠實地說,今日我們都輕忽信仰,視之為可有可無,遺忘了信仰的嚴厲要求。在工作場所裡,我們有天大理由不近人情。在對待我們不喜歡的人時,我們有天大理由發脾氣。在個人的追求上,我們有天大理由只顧自己、不理他人。我們有的是天大理由,這樣做是天公地道。但主耶穌說,這一切都不成理由。若你明白信仰為何,若你明白生命的終極意義,若你明白天父的心,你應明白,這一切理由都不成理由。沒有任何理由讓我們忘記基督徒的本分。

  這個道理,初戀的人最明白。任何阻止你去見愛人的理由,都不成理由。你的意念只有一個,見你的愛人。難怪雅歌說:「愛情,如死之堅強」。主耶穌要求我們如此堅定地實踐我們的信仰。

  有人說:「主,我要跟從你,但容我先去辭別我家裏的人。」主耶穌卻說:「手扶著犁向後看的,不配進神的國。」在農業社會,以犁耕地,生產糧食,是生命之所繫。主耶穌卻說,要進入神的國,你要有新的家庭關係,你要有新的生命所繫。你要視每個人為兄弟姊妹,視一切來自神的恩典。這樣,你才會學曉愛,學曉分享。

  跟從主耶穌,是一件嚴肅的事。主的要求很嚴厲。

 

結語:在對待他人這事上,主耶穌是溫柔的,他渴望我們善待與我們為敵的人。在面對自己的天國責任時,主耶穌是嚴厲的,他渴望我們以專一剛毅的心,完成這信仰的人生。

  但願:榮耀歸於聖父、聖子、聖靈。阿們。

下載講章: 鄧瑞強博士 - 溫柔與嚴厲 (505 downlo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