鄧瑞強博士 – 為受屈的伸冤

講題:為受屈的伸冤 Justice for All Who Are Oppressed

經文:詩篇第146篇

講員:鄧瑞強博士

場合:香港中文大學崇基學院禮拜堂

日期:2013年9月29日

      Audio

   各位弟兄姊妹,早安。

  今日講道的經文,是詩篇146篇。

  詩篇146篇至150篇,其實是整部詩篇結集的結語,是整卷詩篇的結案陳詞。

  詩篇146篇至150篇這五篇詩篇,都以「你們要讚美耶和華」作開始,也以「你們要讚美耶和華」作結束。「你們要讚美耶和華」的希來伯文便是Hallelujah。這五首詩,被稱為「Hallelujah詩」。詩篇146篇,便是第一首「Hallelujah詩」。這首詩言簡意賅,道出一個讚美神的人,應當如何生活。

  這首詩,說其簡單,是很簡單;說其複雜,卻也複雜。

  簡單的,是其文字;複雜的,是其結構。

  希伯來詩歌,以平行、對比、首尾呼應等手法,層層疊疊,向讀者展示一幅美麗的詩歌圖畫。

  我按文字結構及意義結構,將這詩篇分成五個小段。

  我花一點時間,講講這首詩篇的文字結構,然後,我回頭講其意義。

  第一段是詩146: 1-2:第1節和第2節,是一平行,意義基本相同,只不過第2節深化了第1節講的。

  「你們要讚美耶和華!」(第1節開首),是全詩的頭。

詩146:1 我的心哪,你要讚美耶和華!

詩146:2 我一生要讚美耶和華!我還活的時候要歌頌我的神!

  第二段是詩146: 3-4:第3節和第4節,意義上也是一平行,第4節解釋第3節。

詩146:3 你們不要倚靠君王,不要倚靠世人;他一點不能幫助。

詩146:4 他的氣一斷,就歸回塵土;他所打算的,當日就消滅了。

  第二段是第一段的對立。第一段講的,是「要」做的事,「要」讚美神。講的,是「還活的時候」,「我還活的時候要歌頌我的神」。第二段講的,是「不要」做的事,「不要」倚靠世人。講的,是「氣一斷」,「他的氣一斷,就歸回塵土」。

  第三段是詩146: 5-8b(第8節的第二短句),這一段比較長,是全詩的中心。

詩146:5 以雅各的神為幫助、仰望耶和華─他神的,這人便為有福!

詩146:6 耶和華造天、地、海,和其中的萬物;他守誠實,直到永遠。

詩146:7 他為受屈的伸冤,賜食物與飢餓的。耶和華釋放被囚的;

詩146:8 (8ab) 耶和華開了瞎子的眼睛;耶和華扶起被壓下的人。

  第5節、第6節:講的是神創造的行動。神是創造主。

  第7節、第8節(至8b):講的是神救贖的行動。神是救贖主。

  這中心段落的中心點,便是「他為受屈的伸冤」,這是全首詩篇的靈魂所在,也就是今日講道的題目。

  第5節:講到「以雅各的神為幫助」的人,這些人是有福的。

  這節經文明顯上承及對比之前第二段的第3節經文,「(世人)一點不能幫助」。倚靠世人的人,終歸一無所有。

  第7節及第8節(8ab)講神的救贖,就下開後一段的文字,後一段文字也講救贖。

  第四段是詩146: 8c-9:這是承接上一段的救贖主題。

詩146:8c 耶和華喜愛義人。

詩146:9 耶和華保護寄居的,扶持孤兒和寡婦,卻使惡人的道路彎曲。

  第五段是詩146: 10:回應第1段對神的讚美。

詩146:10 耶和華要作王,直到永遠!錫安哪,你的神要作王,直到萬代!

  之後,「你們要讚美耶和華!」是結尾,是呼應開頭的「你們要讚美耶和華!」

  第一段和第五段互相呼應,互相平行,呼喚我們讚美神。

  第二段和第四段,講的是讚美神的人的做人態度,講的是善惡的抉擇。學者稱這些主題為「智慧文學的主題」。

  中間的第三段是中心思想:那位創造天地的創造主,正是救贖天地的救贖主。

  如此,便是一典型的ABCBA的平行結構(chiastic structure)。

  以下,我們探討一下這首詩篇的意義內容。

  這首詩首尾呼應,第一段和第五段平行。第一段第1節,提到「我的心哪,你要讚美耶和華!」對應第五段第10節的「錫安哪,你的神要作王」。

  讚美神,就是接受神在你生命裡作王。

  誰是你生命的王,是最終極的人生問題。在金融社會,有人說:Cash is King. 我聽過一個人說,當他面對衝突的處境時,他要「面子」的心,便會掌控他的一切神經。為了面子,會放棄真理,出賣朋友,埋沒良心。「面子」,是他生命的王。

  讚美神,就是接受神在你生命裡作王。

  第1節講「我的心哪」,第10節講「錫安哪」。這是從自己的生命開始,影響到群體的氣質。第2節講「我的神」,第10節講「你的神」。這是從「我」的信仰開始,讓「你」透過「我」的生命,願意接受「我的神」就是「你的神」。第2節講「一生」、「還活的時候」,第10節講「直到永遠」、「直到萬代」。這是以自己有限的一生,榮耀那永恆的神。

  這樣的開頭,對比著這樣的結尾,是否意味著:

    作為一個讚美神的人,我們的生命像「香薰」,不單自己馨香,也會令整個群體氛圍,變得馨香?

    在生活的過程中,活出光明,以致「我的神」,被別人心悅誠服地接受為他的神?

    在自己有限的歲月裡,讓他人體會到那位永恆的神的真實?

  如此說來,敬拜神,就不單只是教堂內的活動,更是信徒生活的一種方式。何種生活方式,這便是詩篇146篇第二段及第四段討論的內容。

  這詩篇第二段及第四段講的是人生的智慧。

  這詩篇第二段講的,是人生的抉擇,讚美神的人,不要倚靠世人,縱或這是世人中最有權勢的君王,因為他們「一點不能幫助」。在現實中,人當然要互相幫助。這裡講的,不是這些,而是講人生的意義終歸何處的問題,講生命的王權終歸誰人的問題。

  君王追求的是權,在現實政治裡,為了維護自己的統治權,君王可能漠視一切正義。世人追求的是自利,社會不再是彼此共在的基礎,而是不同利益團體角力的場所。一切行動,是為了替自己的利益團體瓜分到最大的利益。這裡講的「正義」,是自己團體能獲得應得的利益的「正義」,而不是為了最有需要者的利益而放下自己的利益的「愛的正義」。當每個人都追求自利,每個人都追求控制他人的權力時,我們就是在自己坐著的船的底部鑿洞,終將失去存活的基礎。

  這詩篇第四段講的,與第二段講的一樣,是人生的抉擇。這裡陳示出義人和惡人的道路。言下之意,是呼喚人選擇義人的道路。我再讀這一段落的文字。

詩146:8c 耶和華喜愛義人。

詩146:9 耶和華保護寄居的,扶持孤兒和寡婦,卻使惡人的道路彎曲。

  義人的道路和惡人的道路的對比,其實是詩篇第1篇的主題。詩篇這個開宗明義的主題,在詩集現在這結尾部分,像結案陳詞一樣,又再被提出來。

  義人為神喜愛,進入神的生命裡;惡人為神所惡,被神離棄。在詩篇這段文字裡,「義人」和「惡人」這兩個用字,像開引號和關引號,引號中間講的東西,正是分判義人和惡人的基礎。引號中間有三個元素:「耶和華保護寄居的,扶持孤兒,扶持寡婦」。耶和華喜愛的人,是那些喜愛耶和華的道路的人。耶和華的道路,就是保護寄居者,扶持孤兒,扶持寡婦。

  在舊約,寄居者、孤兒和寡婦,時常相提並論,三者都是弱勢者中的最弱勢者。寄居者,是活於自己不相屬的世界的人,他們腳下的土地,不是他們的土地,不會承受他們的重量。活在一個會傷害自己的主人家裡的外籍傭工,是寄居者。孤兒,是無父的人,沒有人供應他們的需要,沒有人教導他們人生的正途。寡婦,是社會的邊緣人,她們缺乏尊嚴,卻又無從建立尊嚴。在現代,她們能做的,是執紙皮,而執紙皮,無論如何也不能建立她們的尊嚴。

  神做的,是保護他們,扶持他們。

  無論這個世界如何輕視他們,放棄他們,神堅持保護他們,扶持他們。神喜愛那些與他同樣堅持、同樣行動的人。

  最後,我要講這詩篇的第三段落,即這詩篇的核心段落。

  這段落開首便說:「以雅各的神為幫助、仰望耶和華--他神的,這人便為有福!」(詩146:5)

  成為有福的人,人人都想。一般人說,擁有「健康與財富」(Health and Wealth),便是有福的。又有人說,能得到當下想要的享受,便是有福的。這些都是好的,但都只是從「擁有」的角度看幸福,而聖經的向度,總是「施比受更為有福」,是從「愛的分享」的角度看幸福的。神就是這樣做的。

  「耶和華造天、地、海,和其中的萬物;他守誠實,直到永遠。」(詩146:6)神造萬物,一切都是他的。但他不是為所欲為,卻因愛護萬物而甘受束縛。「他守誠實」,即他要按他對萬物的愛的承諾而行。在舊約,神曾自行與人、與萬物訂立種種盟約,承諾按他的愛護而行。創造之主,甘受約束,按愛而行,成為救贖之主。

詩146:7 他為受屈的伸冤,賜食物與飢餓的。耶和華釋放被囚的;

詩146:8 耶和華開了瞎子的眼睛;耶和華扶起被壓下的人。

  有學者認為「受屈的」(oppressed、「受欺壓的」)和「被壓下的」意義相近,這兩個字又構成文字上的開引號和關引號,引號中間,像第四段落一樣,又是三個元素:「賜食物與飢餓的、釋放被囚的、開了瞎子的眼睛」。

  無食物、無自由、無光明,是人生的慘事。神要救助他們。

  將這詩篇的第三段文字連同第四段文字看,詩人一共用了七個動詞,去描述神對弱者的救助:伸冤、賜食物、釋放、開瞎子的眼、扶起、保護、扶持。信息很清楚,神全面地,用不同行動,去救助世間不同的、有需要的人。

  整篇詩篇的中心詩句,就是第7節的開頭:「他為受屈的伸冤」。<現代中文譯本>譯為:「他為被欺壓的人伸張正義」。神要求什麼?一言以蔽之,「正義」。

  一首開頭和結尾都是讚美神的詩篇,中心講的卻是「正義」。讚美神的人,你們知道神的心在想什麼嗎?他想著「正義」。

  這些「正義」是抽象的「程序正義」嗎?不是。神要求的,是實質的正義,是「愛的正義」。

  「愛的正義」是茶餘飯後拿來作閒談的嗎?不是。「愛的正義」是要求我們實踐的。

  為何人實踐「愛的正義」實踐得這麼差?

  這是因為我們生命的王權置放錯了,也倚靠無用的力量,而追求幸福的方向也錯誤。

  如何重入正軌,走上義路?

  真正的讚美神。如這詩篇所言:「你們要讚美耶和華」。

  最近聽我的學生的實習分享。

  他在暑假,到了一個關懷貧窮人的機構作暑期實習。他和這機構的牧者去探訪住在「板間房」的人,這些板間房有很多木蚤,令住在其中的人受苦。我的學生和該機構的牧者說,機構可以免費為他們滅蚤。那裡的人說:為什麼在香港有這麼好的人?該機構的牧者簡單的說:「是耶穌教我們的。」

  無錯,是耶穌教我們的。這真是一個懂得敬拜神的人。

  但願:榮耀歸於聖父、聖子、聖靈。阿們。

下載講章︰ 鄧瑞強博士 - 為受屈的伸冤 (501 downlo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