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豪恩先生 -「應使則使」 還是 「應使不使」

講題:「應使則使」還是「應使不使」 To Spend or Not to Spend

經文:路加福音16章1-13節

講員:林豪恩先生

場合:香港中文大學崇基學院禮拜堂

日期:2013年9月22日

      Audio

一.引言

可以討論「應使則使」,還是「應使不使」,前題是「有錢使」。因此,有人稱這議題是快樂的爭論。對於「餐搵餐食餐餐清」的貧困人士,或者每逢月尾等出糧的「月光族」,他們對唐代詩人元稹的名句:「貧賤夫妻百事哀」感到更加切身。幾年前,明愛向晴軒進行了「婚姻衝突及和諧」研究調查 (2008),發現婚姻及家庭和諧與家庭總收入有密切關係。原來,家庭總收入增加,會促進婚姻及家庭和諧。報告指出,當香港貧富懸殊,通漲高企的時候,市民收入不足以抵銷百物騰貴,這種狀況對中低收入的家庭影響最為顯著。這些家庭的收入支柱往往都在做高工時,低工資的工作,因而缺乏時間與伴侶及家人相處,也缺乏時間管理子女及協助理家務,當然也缺乏資源和家人去旅行和消遣娛樂,因此間接影響婚姻及家庭關係。

無錢使可以令人苦惱,奇怪的是,有錢使也不一定令人感到輕鬆愉快。近年,香港政府財政年年有盈餘,香港財政的大管家「大把錢使」,比起那些面對赤字而要四出「撲水」的外國財金官員,他應該感到輕省暢快。然而,事實卻不是這樣,我們的大掌櫃不但沒有說自己輕省暢快,反而告訴公眾自己感到沉重,因為他被某人公開批評應使不使,不應使的卻使,並指責他是大罪人。

這個發生在此時此地的劇本,竟然與二千多年前耶穌所講述的一個故事遙遙相應,難免令此時此地的讀者產生聯想。故事的主角也是一位大掌櫃,他也被別人投訴,而投訴的罪名也是「應使不使」,浪費錢財。故事中的大掌櫃如何回應投訴呢?這投訴如何影響他的命運呢?當然,我們必需要問的是,耶穌藉著這個故事對門徒作甚麼教導呢?

二.經文

16 : 1  耶穌又對門徒說:「某財主有一個管家,有人向主人告管家浪費他的財物。 

16 : 2  主人叫他來,對他說:『我聽到了,你做的是甚麼事?把你所經管的交代清楚,你不能再作我的管家了。』 

16 : 3  那管家心裏說:『主人辭我,不用我再作管家,我將來做甚麼呢?鋤地嘛,沒有力氣;討飯嘛,怕羞。 

16 : 4  我知道怎麼做,好叫人們在我不作管家之後,接我到他們家裏去。』 

16 : 5  於是他把欠他主人債的,一個一個地叫了來,問頭一個說:『你欠我主人多少?』 

16 : 6  他說:『一百簍油。』管家對他說:『拿你的賬,快坐下,寫五十。』 

16 : 7  他問另一個說:『你欠多少?』他說:『一百石麥子。』管家對他說:『拿你的賬,寫八十。』 

16 : 8  主人就誇獎這不義的管家做事精明,因為今世之子應付自己的世代比光明之子更加精明。 

16 : 9  我又告訴你們,要藉着那不義的錢財結交朋友,到了錢財無用的時候,他們可以接你們到永遠的住處去。 

16 : 10  人在最小的事上忠心,在大事上也忠心;在最小的事上不義,在大事上也不義。 

16 : 11  若是你們在不義的錢財上不忠心,誰還把那真實的錢財託付你們呢? 

16 : 12  如果你們在別人的東西上不忠心,誰還把你們自己的東西給你們呢? 

16 : 13  一個僕人不能服侍兩個主;他不是恨這個愛那個,就是重這個輕那個。你們不能又服侍上帝,又服侍瑪門。」 

三.釋經與應用

1.精明的管家可有值得學習之處嗎?

耶穌的故事是這樣說的:

16 : 1 「某財主有一個管家,有人向主人告管家浪費他的財物。 

16 : 2  主人叫他來,對他說:『我聽到了,你做的是甚麼事?把你所經管的交代清楚,你不能再作我的管家了。』 

16 : 3  那管家心裏說:『主人辭我,不用我再作管家,我將來做甚麼呢?鋤地嘛,沒有力氣;討飯嘛,怕羞。 

16 : 4  我知道怎麼做,好叫人們在我不作管家之後,接我到他們家裏去。』 

16 : 5  於是他把欠他主人債的,一個一個地叫了來,問頭一個說:『你欠我主人多少?』 

16 : 6  他說:『一百簍油。(四千公升)』管家對他說:『拿你的賬,快坐下,寫五十。』 

16 : 7  他問另一個說:『你欠多少?』他說:『一百石麥子。(四萬公升)』管家對他說:『拿你的賬,寫八十。』 

16 : 8  主人就誇獎這不義的管家做事精明,因為今世之子應付自己的世代比光明之子更加精明。

耶穌對門徒說這個管家的故事,是否有甚麼要門徒向他學習呢?有人認為,雖然故事中的管家的行為極之具爭議性,但行事卻非常精明,用現代的語言說,他擁有高超的危機管理的能力,因此,倡議者列舉下列值得學習的地方給我們參考:

首先,管家洞識局勢,知道大勢己去,沒有對被解僱作不合理的幻想及無謂的糾纏;第二,他臨危不亂,沒有驚慌失措,仍然能夠冷靜地分析自己的處境;第三,除了分析處境,他也沒有忘記分析自己的能力,避免藥石亂投而走了不配合自己的路。第四,他不但能夠在危機中保持分析能力,更能仔細計劃,籌劃前路。最後,這位管家不是那些「講就天下無敵,做就有心無力」的人,他展現出執行計劃的能力,並且行動迅速,令計劃實現。

如果,我們把這位管家和上文十五章所述浪子的比喻中的小兒子比較,便更能發現這位管家的精明。浪子比喻中的小兒子也用金錢結交朋友,但他所花的金錢完全沒有回報,因為當這位小兒子饑寒交逼的時候,他朋友都離他而去,沒有一個人接濟他。十六章提及的管家則不同,他所使用的金錢是有目的及有回報的:「好叫人們在我不作管家之後,接我到他們家裏去」。更值得留意的地方是,浪子的比喻中的小兒子使用的是自己的錢,管家使用的是別人的錢,難怪管家「使錢」如此「疏爽」。把這兩位人物參照比較,精明程度高下立見。

不過,讓我們停一停,想一想。先不問上述的教導的信仰意義何在,就算不問信仰意義,這位管家虧空公款,以權謀私的精明果真值得人們學習嗎?這位管家的精明值得記在聖經留存給後世參考嗎?如果要這樣的精明故事,我們身邊絶對不缺。

在文匯報網站上,有一篇報導這樣寫著:2012年第一期某能源領域中央企業與省屬企業高層管理人員安全資格培訓班,5月末在北京西郊賓館悄然拉開帷幕。坐了一整天的「學員」們,入夜後出門沒幾步路,便三五成群湧入一間間挑著紅燈籠的居酒屋。一個小包間裡,「崔局」、「張總」、「蘇院長」、「小鍾」 等近十人開始了一場甚是喧嘩的飯局。「崔局」是飯局的核心人物,也是一行人中的「老幹部」,保持1.5cm的平頭是老崔當兵多年留下的印記。酒菜之間,他們聊起蘇家太太在加拿大生活如何,張家小孩兒在澳洲唸書怎樣,崔局兒子最近回國沒有……等長長的流水席結束,在一旁的記者吃驚地認識到,他們的配偶子女要麼均在國外、要麼一半在國外。他們在酒店裡的雄性吆喝引起了其他餐席的不滿,但沒人知道他們擁有一個共同的身份——「裸官」、「半裸官」。為甚麼要變成「裸官」呢?以下的故事足以說明原因。

 

1986年原河南省服裝進出口公司總經理在美國成立分公司,隨後把妻子從河南土產進出口公司調到美國分公司當經理。在國內的負責買賣配額和外匯額度;在國外的妻子買賣公司到美國和香港的貨物。1992年省裡換屆,董的靠山退休;1993年初,董明玉斷然出逃,一家三口在美國會合,成為改革開放後有史可查的 「裸官」外逃第一案。【文匯網訊2012-6-25

故事中的管家瞞上欺下,違反誠信,不過,由於他處身的時空與我們太遠,也沒有對我們做成甚麼影響,所以我們比較容易抽空去談論他的處理危機如何精明。但是,如果類似人物出現在你的辦公室,或者類似的行為發生在我們的公職人員中,我們很可能會感到憤怒,而不會以他們的精明來作為學習素材了。那麼,耶穌為甚麼講述這位管家的故事呢?他要對門徒說甚麼呢?

2.也是神國的比喻

有一個常用而又簡單的方法能夠幫助我們明白耶穌說這個管家的故事及其後的評論的意思,就是閱讀這個段落的前文和後文,因為上下文往往提供伏線給我們理解目前的事情。從第十三章開始,讀者會發現越來越多關於神的國的講論,例如:「神的國好像甚麼?」(13:18)「我拿甚麼來比神的國呢?」(13:20)「從東,從西,從南,從北將有人來,在神的國裏坐席。只是有在後的,將要在前,有在前的,將要在後。」(13:29)接下來直至我們今天讀的這個段落之前的內容,都是講述為甚麼有些人在前,有些人在後,以及上主如何從東西南北找尋失落了的人來到神的國。後文19-31節財主和拉撒路的故事雖然沒有用上神的國這詞語,但故事的意境,亳無疑問是關於終未的,是關於彼岸的。因此,目前這個段落,管家的故事以及接著的評論,我們都可以視為是整個關於神的國的講論的一部份。

如果以神的國的脈絡去閱讀16章1-13節這個段落,大家就會發現,1-8節管家的故事和10-13節耶穌的評論這兩段看似不相干的部份,連結的地方就在第9節:「我又告訴你們,要藉着那不義的錢財結交朋友,到了錢財無用的時候,他們可以接你們到永遠的住處去。」這連結也提示了門徒應該以甚麼角度去理解管家的故事。當我們再閱讀管家的故事的時候,我們不妨再想一想,故事中的管家所求的是甚麼呢?

16 : 3  那管家心裏說:『主人辭我,不用我再作管家,我將來做甚麼呢?鋤地嘛,沒有力氣;討飯嘛,怕羞。 

16 : 4  我知道怎麼做,好叫人們在我不作管家之後,接我到他們家裏去。』 

管家在第4節說:「接我到他們家裏去」,和耶穌在第9節對門徒說:「他們可以接你們到永遠的住處去」互相呼應。如果我們再看前文浪子的比喻,剛好是一個浪子被父親迎接回家的故事,而後文財主和拉撒路的比喻,也是一個關於永恆的住處的故事,拉撒路回家了,安躺在亞伯拉罕的懷中,財主卻回不了家。從語境上的轉變來看,進入神的國,充滿著回家的意味。

3.神的國的價值不在於精明,而在於忠心

故事中的管家明白自己真正需要的不是錢財,而是一個接待他的家,因此,他精明地以錢財去換取一個接待他的家。耶穌提醒他的門徒,你們知道自己的需要是甚麼嗎?是錢財?還是一個永恆的家?如果門徒以為是錢財,而不是一個永恆的家,或者知道自己的需要是永恆的家,但不願意以錢財去換取,就落入耶穌在13節對門徒的警告:「一個僕人不能服侍兩個主;他不是恨這個愛那個,就是重這個輕那個。你們不能又服侍上帝,又服侍瑪門。」這就正如耶穌在第8節的評論:「今世之子應付自己的世代比光明之子更加精明」,因為今世之子精通今世的遊戲規則,現得精明出色,但光明之子卻不懂得神的國的遊戲規則,玩得進退失據,「兩頭不到岸」。

管家的故事暗示了今世的遊戲規則,也展示了那位管家玩得如何精明和出色。耶穌接下來的評論並非教導門徒去學今世之子在今世的遊戲中致勝,而是說明神的國的遊戲規則是怎樣的。如果,門徒要好像那位管家一樣,最終有家可歸,就要好像那位管家一樣熟識永恆的家的遊戲規則。

如果這個世界的致勝之道是欺騙,致勝的能力是精明,相對來說,神的國的遊戲規則是甚麼呢?致勝之道又是甚麼呢?讓我們以這個角度去聆聽耶穌對門徒的說話:

16 : 10  人在最小的事上忠心,在大事上也忠心;在最小的事上不義,在大事上也不義。 

16 : 11  若是你們在不義的錢財上不忠心,誰還把那真實的錢財託付你們呢? 

16 : 12  如果你們在別人的東西上不忠心,誰還把你們自己的東西給你們呢? 

16 : 13  一個僕人不能服侍兩個主;他不是恨這個愛那個,就是重這個輕那個。你們不能又服侍上帝,又服侍瑪門。」 

耶穌在這段說話中用了幾項對比:不義的錢財相對於永恆的住處;處事不義相對於處事忠心;不義的錢財相對於真實的錢財;別人的東西相對於自己的東西;瑪門相關於上帝。總括來說,最多出現的是不義和忠心。不義,可以指虛假和此世的意思,因此,耶穌稱那位精明的管家為不義的管家,即是虛假,不忠實的管家,不義的錢財,即是只能在這個世界使用而不能帶到永恆的錢財,因此在永恆的角度來看也是虛假和不真實的錢財。這位虛假不忠實的管家,用虛假不真實的錢財,精明地在這個虛假不真實的今世生存。

如果這個世界的遊戲規則是虛假,耶穌希望他的門徒知道,神的國是真實的,也要追求真實;如果玩這個世界的遊戲的致勝之道是精明和鑽空子,耶穌指出神的國獎賞的是忠心和可信賴。遊戲的規則不同,不過,遊戲的處境卻是相同,門徒和那位管家生活在相同的空間,使用相同的錢財。耶穌提醒門徒,生活在這個世界跟隨甚麼遊戲規則,如何使用這個世界的錢財,是進入神的國有關的,是和進入永恆的家有關的。原來,此岸和彼岸是有關的,現世和永恆是有關的,虛假和真實是有關的。如何相關於?我們可以參考耶穌在第9節的說話:「我又告訴你們,要藉着那不義的錢財結交朋友,到了錢財無用的時候,他們可以接你們到永遠的住處去。」這句說話是甚麼意思呢?接下來耶穌講述財主和拉撒路的故事可視為一項具體案例。

16 : 19 「有一個財主穿着紫色袍和細麻布衣服,天天奢華宴樂。

16 : 20 又有一個討飯的,名叫拉撒路,渾身長瘡,被人放在財主門口,

16 : 21 想得財主桌子上掉下來的碎食充飢,甚至還有狗來舔他的瘡。

16 : 22 後來那討飯的死了,被天使帶去放在亞伯拉罕的懷裏。財主也死了,並且埋葬了。

16 : 23 他在陰間受苦,舉目遠遠地望見亞伯拉罕,又望見拉撒路在他懷裏,

16 : 24 他就喊着說:『我祖亞伯拉罕哪,可憐我吧!請打發拉撒路來,用指頭尖蘸點水,涼涼我的舌頭,因為我在這火焰裏,極其痛苦。』

16 : 25 亞伯拉罕說:『孩子啊,你該回想你生前享過福,拉撒路也同樣受過苦,如今他在這裏得安慰,你卻受痛苦。

16 : 26 除此之外,在你們和我們之間,有深淵隔開,以致人要從這邊過到你們那邊是不可能的;要從那邊過到這邊也是不可能的。』

四.總結

如何運用短暫的錢財於永恆的國度呢?約翰衛斯理曾這樣說:「努力賺錢,努力儲蓄,努力奉獻。」如果這符合你的處境,不妨參考。

不過,錢財豈只鈔票呢?或者,最重要及最有價值的,不是鈔票,而是你這個人。大家又不妨參考下列的例子。

吳思源先生以「我出席了蔡廖水玉女士的追思禮拜」為題,在時代論壇發表了一篇文章,其中幾個段落這樣寫著:

想到七三年底創辦《突破》雜誌的蘇恩佩和蔡元雲,當時才三十歲出頭,在教會內外寂寂無名,竟夠膽辦一份雜誌,推動一個運動,殊不簡單。當時蔡廖水玉女士嫁蔡醫生不久,育有兩個小男孩,正如蔡醫為「突破」而放下他的行醫事業,蔡太也為了持家而放棄了她的護士專業。蔡太一生持守的信念是忠於上帝給她的召命。她常說:「我是個Home-Maker (建家的人)」。屈指一算,蔡太自一九七二年成為全職主婦,以香港專業護士的薪酬計算,她一共損失了接近一千萬港元,足夠在九七回歸前買三層樓,現在增值到最少兩千萬了,但她和蔡醫生從沒把金錢放在心上。八十年代「突破」曾經有一個口號:「抗衡文化,逆流而上」,劃時代地提倡「簡樸生活」。想起蔡醫和蔡太大半生,不就是身體力行的活出了這個信念……蔡醫一生從沒有擁有過一輛汽車,出入安步當車,以他在「突破」一份總幹事的薪水(八十年代初月薪大概是港幣三千元左右)養活一家幾口,蔡太持家有道實屬必然。記得之前有一個早上我剛巧到青年村開會,在村口的小巴車站看見蔡太打著傘子在烈日下候車出沙田,她言笑晏晏的跟我打招呼,這時候剛巧有幾輛汽車魚貫駛進青年村的停車場,是同工駕車上班,蔡太很熱情地向每一輛房車揮手,這情景至今我仍歷歷在目。

 

上帝賜給我們在這個世界生活的事物,包括金錢、財物、時間、能力、甚至身體,正如耶穌在第9節所說,總會有「無用的時候」,我們如何運用這些賜予呢?運用這些賜予來作甚麼呢?願上主幫助我們,應使則使。

下載講章︰ 林豪恩先生 -“應使則使” 還是 “應使不使” (403 downlo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