鄧瑞強博士 – 這是甚麼態度?

講題:這是什麼態度!?What Attitude Is This ?         

經文:路加福音18:9-14

講員:鄧瑞強博士

場合:香港中文大學崇基學院禮拜堂

日期:2013年10月27日

      Audio

   各位弟兄姊妹,早安。

  近日,YouTube有一條片非常流行。片中有一男士當街跪在地上,他面前的,是他的女友。他的女友扯著他的頭髮,不斷掌摑他。這女士罵這男士,竟敢帶其他女人回家。這女士問這男士:「你有沒有當我是你的女友?」

  這段片叫全城譁然,何等女人,如此男人。

  我看後,第一個反應是:「當街當巷如此羞辱一個人,這是什麼態度!」

  心裡有個問題:「你有沒有當他是你的男友?」

  我衷心希望大家不要遇上這種女人,也不要作這種女人。

  我想,大家應該沒有親身經驗過以上經歷。

  但,是否也多少體會以下的經歷呢?

  有一個理直氣壯的宗教人士來到你面前,在精神意義上,公開地扯著你的頭髮。在精神意義上,公開地不斷掌摑你。他責罵你,說:「你竟敢作出這種事。」然後,他問:「你有沒有當你自己是一個基督徒?」

  我衷心希望大家不要遇上這種宗教人士,也不要作這種宗教人士。

  當我們做錯事時,我們渴望有人溫柔地接納我們的認錯,我們渴望有人說:「平平安安地回去吧,你的罪被赦免了。」

  今日的講道經文,是今日的福音書經課:路加福音18: 9-14。

路18:9 耶穌向那些仗著自己是義人,藐視別人的,設一個比喻,

路18:10 說:「有兩個人上殿裏去禱告:一個是法利賽人,一個是稅吏。

路18:11 法利賽人站著,自言自語地禱告說:『神啊,我感謝你,我不像別人勒索、不義、姦淫,也不像這個稅吏。

路18:12 我一個禮拜禁食兩次,凡我所得的都捐上十分之一。』

路18:13 那稅吏遠遠地站著,連舉目望天也不敢,只捶著胸說:『神啊,開恩可憐我這個罪人!』

路18:14 我告訴你們,這人回家去比那人倒算為義了;因為,凡自高的,必降為卑;自卑的,必升為高。」

  這位法利賽人若用現代的形象表達,大致是這樣的。

  他穿著最名貴的西裝,手裡拿著i-phone,翹起二郎腿,坐在教堂最寬敞的位置上。他身邊剛好有一個人在認罪祈禱。他抖著腳,看著這個信徒,然後自言自語地說些東西,看似是祈禱,但更似是對那認罪的人說的。

  他自言自語說:「神啊,我真是感謝你。我有很多錢,不用上班,常來教堂親近你,不似得有些人時時說要上班,很久也不來教堂一趟。我一生走運,這樣輕易便成功了,不似得有些人要耍些什麼手段博上位。我有當模特兒的妻子,不似得有些人由朝到晚花盡心思去博取異性歡心,這簡直浪費時間。神啊,我真是感謝你,我可以不似身邊的這個人。還有,我一年去兩次聖地旅行,去朝拜你,去親近你,不似得那些人只顧營營役役,不去親近你。我上個禮拜去了一次慈善晚會,慷慨地捐了錢,還上台跟主人家拍了照。神啊,我真是感謝你。」

  他繼續抖著腳,心裡有無比滿足。

  若你見到這種人,你會如何想?

  我的想法很簡單:「這是什麼態度!」

  我希望大家不要遇上這種宗教人士,也不要作這種宗教人士。

  回到聖經,看看這個法利賽人。經文說:他站在那裡,自言自語。

  他像是在禱告,但又不像是在禱告。他是自言自語,講自己的「威水史」,在「晒命」。

  他禱文的第一句是:「神啊,我感謝你。」

  很好,他懂得感謝神,這是做人的首要原則。

  他禱文的第二句是:「我不像別人勒索、不義、姦淫,也不像這個稅吏。」

  這句話便很不好了。他站上道德高地、宗教高地,輕視其他人。

  「我不像別人」這講法便將人二分。我站得高一點,他們全在我下面。他們作這壞事,作那壞事,我與他們完全不同。我是好人,其他人都是壞人。我與其他人不一樣。世人都是罪人,我卻是例外。

  我們不喜歡這種態度。這算是什麼態度!

  我們不喜歡一個人站在道德高地或宗教高地,去指控其他人不夠道德、不夠敬虔。

  尤其是當這個法利賽人說「也不像這個稅吏」時,我們的反感更大。這個稅吏就在他的身邊,是他的鄰舍。他這樣說,就是刻意傷害他,刻意刺痛他,刻意羞辱他。在某個意義上,這個法利賽人是抽著這稅吏的頭髮,一巴一巴的打過去。讓他被羞辱,讓自己的義被高舉。

  法利賽人是宗教上的敬虔人物,他持守著宗教傳統,對神要求的正義有一敏銳的心。這一切,本來都是好的。只是一念之差,一個宗教人將神的一切恩典,看為是自己擁有的偉大素質,將自己推上道德與宗教的高地,視其他人為低下的人。就是這一念之差,他展示了人類生命最大的邪惡。

  主耶穌為何講這比喻呢?這比喻針對什麼人呢?

路18:9 耶穌向那些仗著自己是義人,藐視別人的,設一個比喻。

  主耶穌講得很明白,這比喻是講給那些自認為自己比別人更道德、更有宗教性,因而藐視別人、輕看別人、甚至羞辱別人的人說的。

  你是這樣的人嗎?

  人很容易自以為自己偉大,而別人一文不值。

  那位女士對著那位跪在地上的男士說:「你有沒有當我是你的女友?」

  她認為那位男士帶女人回家是絕對邪惡的,面對這絕對邪惡,她自己就是絕對正義的。她站在絕對正義的位置上,她認為可以公然羞辱這個男士。難道,她真是絕對正義嗎?當她公然羞辱另一個人時,難道不展示了她的邪惡?

  有一次,在餐廳吃東西,有一個侍應不小心弄髒了一個客人的衣服,那客人破口大罵,很多難聽的話都說出口了,那侍應也哭了。這客人站在「顧客就是上帝」的高地上,羞辱一個服事他的人。這樣,不單他的衣裳髒了,他的人格也髒了。

  有些老師,對著學生說:「爛泥附不上壁。真蠢!」有些父母,指著兒女說:「生舊叉燒好過生你!」有些雇主對員工說:「看你一世都是打份牛工的了!」這些老師、父母、雇主的態度,算是什麼態度!

  老師,其實蒙了上天的恩典,有機會吸收知識,去教育學生。父母,是蒙了上天的恩典,有機會養育兒女。雇主,是蒙了上天的恩典,能賺到足夠的錢,請員工來幫自己的手,或服事自己。他們每個人都領受了恩典。但一個不好的老師、不好的父母,不好的雇主,便藉著這些恩典,將自己放在高位上,去輕視不合自己標準的人。他們不就是主耶穌口中的法利賽人,他們利用了神給他們的恩典,利用了他們的優勢,輕視了他們身邊的人。

  若主耶穌講完那個法利賽人的比喻後,要我們競猜:誰是我們生命中的法利賽人,我們猜會是誰?

  你可能想:有很多法利賽人呢!這個是,那個也是。

  或者想:身邊全部都是。

  你想:世人都是罪人,我卻是例外。

  或許,當我們認為身邊很多人都是法利賽人時,這想法本身便清楚顯明,我們本身也就是一個法利賽人。當你說,「我不像他們」。這時,你會發現,你的講法和法利賽人的講法,是那麼相似。「我不像他們」,我多麼正義,他們多麼不義。這不就是法利賽人的想法嗎?

  今日,我站在這裡,指指點點,也是利用了神給我的恩典,站在一個高位上,說了一些可能輕視了你們的話。我也是一個法利賽人。

  在主耶穌的比喻裡,有一個稅吏。

  經文說:「那稅吏遠遠地站著,連舉目望天也不敢,只捶著胸說:『神啊,開恩可憐我這個罪人!』」

  一個卑微的靈魂,瑟縮在聖殿最隱閉的角落裡。

  我最感興趣的是,為何這個人會到聖殿祈禱。他明知別人歧視他,他自己也歧視自己。別人指控他的罪,他自己也指控自己的罪。他遠遠地站著,他自覺要跟那些聖潔的人保持距離。他連頭也不敢抬,他自覺和神有一種距離。他捶著胸,他自覺和自己的生命也有一種距離。他在這裡,要忍受旁人的冷言冷語,要忍受神的目光,要忍受內心的控訴。他不可能在聖殿裡開心地唱歌,他不可能聚會後與牧師握手,他不可能聚會後和別人一起聚餐。他在這裡,是痛苦的。他,為何要回來呢?或許,回到聖殿,是自少養成的一種宗教習慣。或許,在這裡找到一點僅餘的生存寄托。或許,在這裡還找到一點被寬恕的希望。

  他像一個快要跌落懸崖的人,緊緊抓住崖邊的一根小草。

  法利賽人和這個稅吏,都是可憐的人。但法利賽人看不到自己的可憐,他意識不到自己生命的邪惡。這稅吏明白自己的可憐,也意識自己生命的不義。法利賽人利用了宗教,利用了恩典,利用了神,令自己可以高人一等,可以藐視別人。稅吏在宗教裡,明白自己多麼需要恩典,多麼需要神的寬恕。宗教對他而言,是最後的救命符。

  主耶穌這個比喻,讓我們看見,我們與法利賽人,相去不遠。當我們意識到自己與法利賽人相去不遠時,也會發現,我們與那稅吏也相去不遠。

  這人性的真面目,是令人失望的。

  但是,福音之為福音,就是讓我們在人性的絕望中,因為神的接納,再次燃起希望。

  誰明白自己的醜陋,誰願意不再踐踏別人的醜陋,誰願意謙卑下來,這人會發現,神看顧卑微的人。他比那些虛偽自大的人,更接近神。

  這比喻的結尾說:「我告訴你們,這人回家去比那人倒算為義了;因為,凡自高的,必降為卑;自卑的,必升為高。」

  聽說,在一間教會,牧師用主耶穌這比喻講完一篇道後,他請一個會友作結束祈禱。這會友大聲說:「神啊,我感謝你,我不像這法利賽人。」

  或許,我們應該祈禱說:「神啊,我感謝你,你憐憫像稅吏一樣的我。」

  但願:榮耀歸於聖父、聖子、聖靈。阿們。

下載講章︰ 鄧瑞強博士 - 這是甚麼態度? (519 downlo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