鄧瑞強博士 – 天堂與地獄

講題:天堂與地獄 Heaven and Hell

經文:路加福音23章33-43節

講員:鄧瑞強博士

場合:香港中文大學崇基學院禮拜堂

日期:2013年11月24日

 

      Audio

  各位弟兄姊妹,早安。

 

  大家有否曾經活在地獄裡?

  地獄是苦難和絕望的深淵。

  在歷史上,人類製造了很多地獄。

  在中國近代史上,有一個時期,人為了自保,會出賣家人、愛人、朋友。將政治的罪名加給對方,使自己免於這個罪名。為了免於這個罪名,一個人便無可避免地跌入罪的網羅裡。一個人為了自保,將別人釘上十字架,他的生命很難不被十架的血濺污。這是人間地獄。

  人間地獄的恐怖,莫如納粹德國的死亡集中營。集中營的恐怖,又以「奧斯維辛」(Auschwitz)為最。進了這個集中營,要出去的話,只能通個焚化爐的煙囪,化作一縷輕煙,飄送出去。

  很多電影講「奧斯維辛」的經驗,其中一齣電影叫《蘇菲的抉擇》(Sophie’s Choice, 1982)。主角蘇菲是一個波蘭人,本身不是一個反納粹的人,並千方百計避免捲入反納粹的事情裡,這樣的一個無辜的人,仍不能倖免,被送入「奧斯維辛」。為了自保,她出賣道德原則,出賣肉體。在保留兒子的生命,抑或保留女兒的生命之間,她被迫作出抉擇,作出著名的「蘇菲的抉擇」。她選擇放棄女兒,即送女兒去死。一個無辜的人,作出無可奈何的抉擇,使自己不再無辜。這種深深的負罪感,使她覺得神放棄了她,而她也放棄神。這種深深的負罪感,使她不能選擇日後的幸福,而只能選擇與一個常常虐待她的人走在一起,最終走向死亡。一個無辜的人無法再是無辜,一個幸福的人無法進入幸福,一個信神的人無法再相信神。這是人間地獄。

  哲學家阿多諾(Theodor Adorno)說:「奧斯維辛之後,再沒有詩。(No poetry after Auschwitz)」

  今日講的道,是講神走在人間,進入人間地獄,慘死在十字架上。我們大概可以說:「神死在十架上之後,再沒有語言。」

  不過,為了講道,我仍需要講一點東西,言說那不能言說的。

 

  今日的講道經文,是今日的福音書經課:路加福音23:33-43。

23:33 到了一個地方,名叫「髑髏地」,就在那裏把耶穌釘在十字架上,又釘了兩個犯人:一個在左邊,一個在右邊。

23:34 當下耶穌說:「父啊!赦免他們;因為他們所做的,他們不曉得。」兵丁就拈鬮分他的衣服。

23:35 百姓站在那裏觀看。官府也嗤笑他,說:「他救了別人;他若是基督,神所揀選的,可以救自己吧!」

23:36 兵丁也戲弄他,上前拿醋送給他喝,

23:37 說:「你若是猶太人的王,可以救自己吧!」

23:38 在耶穌以上有一個牌子〔有古卷加:用希臘、羅馬、希伯來的文字〕寫著:「這是猶太人的王。」

23:39 那同釘的兩個犯人有一個譏笑他,說:「你不是基督嗎?可以救自己和我們吧!」

23:40 那一個就應聲責備他,說:「你既是一樣受刑的,還不怕神嗎?

23:41 我們是應該的,因我們所受的與我們所做的相稱,但這個人沒有作過一件不好的事。」

23:42 就說:「耶穌啊,你得國降臨的時候,求你記念我!」

23:43 耶穌對他說:「我實在告訴你,今日你要同我在樂園裏了。」

 

  事情發生的地點,叫「髑髏地」。「髑髏」,是一個「死亡」的標誌。在這裡,耶穌被釘在十字架上,他的左邊右邊,釘有兩個犯人。耶穌,一個暴力下的無辜者。宗教的暴力、政治的暴力、群眾的暴力,集合成瘋狂的力量,將這無辜的人釘在十架上。宗教提供了這暴力所需要的神聖理由,政治提供了這暴力所需要的客觀條件,群眾的助力而不是抵抗,令這暴力的發生變得出奇的自然。在「髑髏地」發生的這件事件,不是一樁罪犯行刑的一般事件,不是一樁犯罪的人得到應有的公義裁決的一般事件,這是一樁無論你有罪抑或無辜,都難逃劫數的暴力事件。一個人,無論你有罪,抑或無辜,都在十架上受煎熬,等待死亡。這是人間地獄。

  這不是特例,這不是孤立事件,這是人類存在的、制造地獄的邪惡結構的一次展露。所有人都牽涉其中。有些人是處心積慮造成這暴力事件,有些人是沉默地讓這事發生。「有罪的人」被牽涉其中,「無辜的人」也不能倖免。這件事之後,不能沒有後遺症。不純粹是因果的後遺症,而是存在論上(ontological)的後遺症。人間地獄之後,人還能相信上帝嗎?否定上帝,抑或仍能相信上帝?拒絕上帝,抑或仍能將生命交在上帝手裡?堅持絕望,抑或仍能保持希望?

  上帝是否死在人類的十字架上?若果是,這意味什麼?若果上帝死了,人類還有希望嗎?這真是一個大問題。

 

  路加福音的經文說:

23:35 百姓站在那裏觀看。官府也嗤笑他,說:「他救了別人;他若是基督,神所揀選的,可以救自己吧!」

23:36 兵丁也戲弄他,上前拿醋送給他喝,

23:37 說:「你若是猶太人的王,可以救自己吧!」

23:38 在耶穌以上有一個牌子寫著:「這是猶太人的王。」

23:39 那同釘的兩個犯人有一個譏笑他,說:「你不是基督嗎?可以救自己和我們吧!」

 

  這些問題和呼喊,可以翻譯成人類在人間地獄裡的存在叩問。

  神啊,人間地獄的存在,是否顯示你不存在?神啊,若要人相信你,你得做點什麼。你做點什麼,救救自己吧!

  神啊,為何在人間的災難中,你顯得那麼無能?神啊,你做點什麼,救救自己吧!

  神啊,若你存在,請救救這個地獄一般的世界吧!

 

  耶穌沉默無語。上帝沉默無語。

  天地間,回盪著人類的「天問」。

 

  在《蘇菲的抉擇》那齣戲裡,蘇菲在地獄一般的集中營中,放棄了信仰。當她離開集中營後,她在教堂裡試圖自殺,她要死在神的面前,以死去控訴神。地獄的生活,令人絕望。絕望的人,以絕望的手法去表達絕望。若上帝存在,她就要用絕望去否定這上帝。地獄一般的生活,黑得令人性的一點光明都沾滿黑暗。這是徹底的絕望。

  中世紀的詩人但丁(Dante),在其《神曲》(Divine Comedy)的<地獄篇>(Inferno)裡說,地獄的門口寫著:「所有進去的人,要放棄一切希望。」在那條分隔生者和死者的「亞開龍河」(River Acheron)河邊,那些準備進入地獄的靈魂,不斷發出咒詛。他們咒詛上帝,咒詛父母,咒詛人類,咒詛自己的出生。地獄與絕望與咒詛,連成一體。地獄一樣的生活,令人放棄希望。但只有那些真正全然放棄希望的人,才能真正進入地獄。絕望的人,心中充滿咒詛。若果只是滿懷咒詛,就只會陷入更深的絕望中。

 

  在十架的地獄裡,上帝在哪裡?

 

  耶穌說:「父啊!赦免他們;因為他們所做的,他們不曉得。」(23:34)

  這句話透露了反抗地獄力量的另類力量,神是這力量的根源。

  我知道,更多人的禱告是:「父啊!不要赦免他們;因為他們所做的,他們曉得。」若果這禱告的背後,是埋怨與仇恨,則已是地獄的種子。一個地獄過後,另一個地獄便會出現。

  「父啊!赦免他們。」這裡牽涉一種人性的變革。沒有這種人性的變革,地獄便會層出不窮地出現。

  我知道,單講一種表面的寬恕、一種廉價的寬恕,可能會使人變成沉默的群眾,助紂為虐,成為製造地獄的幫凶。

  我知道,基督教信仰不只講內心的變革,也要求種種制度的變革,讓天國降臨人間。

  我只是想講,一切制度的變革,一切反抗邪惡的行動,若背後沒有一種人性的變革,可能都只是在「地獄的超穩定結構」裡周而復始地運轉。

  主耶穌不會不明白制度改變的重要性,主耶穌不會不明白沉默可能變成邪惡的幫凶。主耶穌卻直指制度改變所需的人性基礎,直指反抗地獄所需的精神力量。在現實上,我們有時需要用一把刀去阻擋另一把刀,但是,若我們不相信、不渴望、不夢想一個不用刀去威脅人的世界,這個世界就不可能出現。

  上帝在哪裡?

  當耶穌向我們展示一個新世界,一個神聖的世界,並透過自己在受苦中的寬恕去展示這個新世界實現的可能時,上帝反抗地獄的心,便向我們展示出來。上帝就在這裡。

 

 

  面對神在人間地獄裡的沉默,我們可以如何回應?

  耶穌十架旁的另一個犯人,作了一個示範。

23:40 那一個〔犯人〕就應聲責備他〔剛才譏諷耶穌的犯人〕,說:「你既是一樣受刑的,還不怕神嗎?

23:41 我們是應該的,因我們所受的與我們所做的相稱,但這個人沒有作過一件不好的事。」

23:42 就說:「耶穌啊,你得國降臨的時候,求你記念我!」

 

  這個犯人不因為自己身陷地獄一樣的苦難中,而反抗上帝。他視這為上帝對人類的罪的一種揭露、一種審判。他承認自己的罪。當塵世出現人間地獄時,有誰還能說自己是無罪的呢?

  這個犯人肯定耶穌是無辜的,「這個人沒有作過一件不好的事」,他看見耶穌的良善。在十架的黑暗中,這個犯人在十架的耶穌那裡發現光明。

  這個犯人作出一個突破性的祈求。他說:「耶穌啊,你得國降臨的時候,求你記念我!」他在耶穌那裡看到一個新世界、新國度。他求耶穌記念他。在猶太文化裡,一個將死的人,會求神記念他,這就是求神將他列在義人的行列中,能永活在神的面前。世上的偉人,很多人為他們立碑立傳,就是記念他們,在記念中讓他們進入永恆。這個犯人求耶穌記念他,像神記念他一樣。他相信,在這個地獄一樣的世界之外,有一個天堂一樣的世界。他相信,在這個毫無道理的悲慘世界背後,仍有一個正義的世界,他渴望自己能像義人一樣,活在其中。他相信,上帝在人間地獄的沉默,是要讓人類看見自己的罪惡,讓人在沉默的耶穌那裡看見愛的可能性,激發人渴望一個來臨中的國度,呼喚人為這國度奉獻自己,好叫自己成為神記念的義人。耶穌作為上帝,死在十架上。這個犯人在這即將死亡的上帝那裡,看見人類的希望。

  這個犯人的祈求,好像呼喚我們,不要在人間地獄中怨恨、咒罵、絕望。要信仰上帝,要承認自己的邪惡,要渴望自己有分於那即將來臨的天國。

 

23:43 耶穌對他說:「我實在告訴你,今日你要同我在樂園裏了。」

  在人間地獄裡,耶穌像火把,將黑暗驅散,讓人看到光明。

  耶穌堅定地回應這個犯人的渴求。他的渴望會被實現,並且不用等到遙遠的未來,而是近在咫尺、今日、當下。若果人類的歷史,是被逐出樂園的歷史。在這裡,人當下找到回歸樂園的大門。

  在十架上,耶穌沒有神蹟,上帝沒有作為,但在人的絕望深處,燃點起滿載恩典的希望。上帝就在這裡,向人顯現。基督教信仰,就是在十架上死亡的上帝那裡,捉摸到上帝的存在。

  在十架上,有耶穌,有受苦的犯人在耶穌左右。受苦的你,你的反應會像哪個犯人?

 

  但願:榮耀歸於聖父、聖子、聖靈。阿們。

下載講章︰ 鄧瑞強博士 - 天堂與地獄 (437 downlo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