鄧瑞強博士 – 眾裡尋他千百度

講題:眾裡尋他千百度 Here Comes the Chosen One         

經文:馬太福音11章2-11節

講員:鄧瑞強博士

場合:香港中文大學崇基學院禮拜堂

日期:2013年12月15日

 

      Audio

  各位弟兄姊妹,早安。

  現在是「將臨期」,教會在這段期間,記念主耶穌的降生,也盼望主耶穌的再來。

  主耶穌曾經來世,世人拒絕他。

  今日,主耶穌若以某種形式來到我們中間,我想,世人也會再次拒絕他。

  俄國大文豪陀思妥耶夫斯基(Dostoyevsky)寫了一本巨著:《卡拉馬佐夫兄弟》(The Brothers Karamazov),其中有一章成了宗教文學的經典,這一章稱為「宗教大法官」(The Grand Inquisitor)。話說,在十六世紀的某天,耶穌再次來到人間。在教堂前,他叫一個女孩子復活。那時,一個紅衣主教見到,這個紅衣主教是宗教裁判所的宗教大法官。他下令將耶穌捉住。

  在宗教法庭的監獄裡,宗教大法官對耶穌說(經過改寫,大意如下):「真是你?真是你麼?…你為什麼到這裡來妨礙我們?…為了人性的自由,你拒絕將石頭變麵包,但是一般人只是平凡的人,不理解自由。對他們而言,再沒有比自由更難以忍受的東西了。他們寧願要麵包。他們會對我們說:『你們儘管奴役我們吧,只要給我們食物吃。』…耶穌,你答應給他們天上的糧,但是我再重複一次,在軟弱而永遠敗德不義的人類眼裡,還是地上的麵包好得多。…我們給他們麵包,他們將自由給我們。…他們對我們這些教士驚歎,把我們看作神,因為我們作為他們的領袖,竟甘願把他們所懼怕的自由承擔下來而統治他們,他們覺得放棄麵包而做自由人太可怕了。…耶穌,你知道嗎?倘若人類真的有了自由,他們也要找尋一個敬拜的對象。他們會互相廝殺,迫令對方敬拜自己的神。最後,什麼能令所有人放下爭鬥,成為眾人無可爭辯的敬拜對象呢?是麵包。但是,耶穌,你為了人的自由,卻拒絕了麵包。你應許的自由,讓平凡的人煩惱不堪。…為了這些平凡的人,我們建築了宗教大廈,以權威領導他們,讓他們交出自由,解除他們的人性負擔。…沒有了自由,他們不會煩惱,也不會自相殘殺。…耶穌,你說,這有什麼不對?…耶穌,你走吧!不要再來了!永遠不要再來了。」

  於是,耶穌走了。

  若耶穌今日再來,他遇到的排斥可能更大了。

  因為現代人不單要麵包,也要自由。但是,我們不要耶穌講的那種自由,耶穌講的那種自由,是放下自己的自由而甘願去愛他人的自由。我們不要這種自由,我們要那種「想如何便如何」的自由。我們不要那種「受愛束綁」的自由,我們要那種「逼令別人愛我們」的自由。

  由於我們又要麵包,又要這種自由,我們有雙重理由拒絕耶穌。

  「將臨期」不單記念耶穌的降生,不單盼望耶穌的再來,也是反省的時刻,反省我們對耶穌的拒絕。

  「眾裡尋他千百度」,我們尋尋覓覓,要尋找耶穌,但我們卻又用雙手,蒙著眼睛,讓我們看不見他。

  今日的講道經文,是今日的福音書經課:馬太福音11: 2-11。

  在這福音故事裡,一個重要人物問了一個重要問題:「耶穌,是你嗎?」

  我們看看這段經文(馬太福音11: 2-11):

11:2 約翰在監裏聽見基督所做的事,就打發兩個門徒去,

11:3 問他說:「那將要來的是你嗎?還是我們等候別人呢?」

11:4 耶穌回答說:「你們去,把所聽見,所看見的事告訴約翰。

11:5 就是瞎子看見,瘸子行走,長大痲瘋的潔淨,聾子聽見,死人復活,窮人有福音傳給他們。

11:6 凡不因我跌倒的就有福了!」

11:7 他們走的時候,耶穌就對眾人講論約翰說:「你們從前出到曠野是要看什麼呢?要看風吹動的蘆葦嗎?

11:8 你們出去到底是要看什麼?要看穿細軟衣服的人嗎?那穿細軟衣服的人是在王宮裏。

11:9 你們出去究竟是為什麼?是要看先知嗎?我告訴你們,是的,他比先知大多了。

11:10 經上記著說:『我要差遣我的使者在你前面預備道路』,所說的就是這個人。

11:11 我實在告訴你們,凡婦人所生的,沒有一個興起來大過施洗約翰的;然而天國裏最小的比他還大。」

  這個福音故事,是以一個人心中的疑惑作開始的。這個人叫約翰,由於他在約旦河為人施洗,所以又叫「施洗約翰」。施洗約翰是一個又敬虔、又正直的人物。他指斥希律王的錯,被希律王關在牢裡。他時時渴望上天差派救主來這世間,打救他的同胞,糾正世間的不義。在他心中,耶穌應是這人物。

  施洗約翰曾經公開向人說,他只是用水為人施洗,但耶穌的能力比他更大,耶穌要用聖靈與火為人施洗。耶穌手裡拿著簸箕,處理田上的麥粒,把麥子收在倉裡,把無用的糠用不滅的火燒盡。這些講法,帶有末日審判的意味。按施洗約翰的估計,耶穌會如烈火一般,大力將正義的天國帶來,義人被肯定,惡人被消滅。耶穌將會有一番大作為。

  但是,耶穌的行為,與施洗約翰心中的理想,看來有一段距離。

  施洗約翰是一個克苦嚴肅的人,常常禁食禱告,用現在的講法,不抽煙不飲酒,不會「夜蒲」,不會吃喝玩樂。他呼喚人淨化心靈,悔改歸神。耶穌的行為卻又如何?按馬太福音11:19 所講的:「〔耶穌〕也吃也暍,人又說他是貪食好酒的人,是稅吏和罪人的朋友。」施洗約翰得到的消息,耶穌就是這樣的人。

  若有人說你的老公或你的男朋友,是「又吃又暍,是貪食好酒的人,是黑道人士和三教九流的人的朋友,還時時和妓女在一起」。你驚不驚?擔心不擔心?

  在施洗約翰的心中,耶穌似花花公子多一點。

  於是,施洗約翰派兩個門徒去問耶穌:「是你嗎?我等的人是你嗎?我期待的救主是你嗎?」

  當我們對神的期待,與神的表現,有一段距離時,這也是我們的問題:「是你嗎?你是真神嗎?抑或,我要投靠另一個?」

  當神不靈驗時,當我們要求麵包而神給我們自由時,當我們要求成功而神給我們十字架時,這時,我們會問:「是你嗎?是你嗎?抑或,我搞錯了。」

  耶穌沒有直接回答這問題,他講出很多事實。

11:4 耶穌回答說:「你們去,把所聽見,所看見的事告訴約翰。

11:5 就是瞎子看見,瘸子行走,長大痲瘋的潔淨,聾子聽見,死人復活,窮人有福音傳給他們。

11:6 凡不因我跌倒的就有福了!」

  耶穌所展示的大能,與施洗約翰期望的「烈火」一樣的大能,有很大落差。

  耶穌沒有差遣天軍來消滅羅馬士兵,耶穌沒有興起群眾來推翻殘暴的希律王,耶穌也沒有叫火從天降下來淨化這個不義的世界。耶穌卻是與世上最弱的弱者在一起,耶穌扶起他們,耶穌在他們生命裡重燃希望。耶穌開展了一場人性的革命。

  盲的、破的、患重病的、聾的,全是社會上的弱者,他們需要幫助,但他們更需要一個尊重和接納他們的社會。死了的人,不可能再有希望。耶穌復活他們,就是叫最無希望的人再有希望。死人復活,應是最大的事,但在死人復活之後,還有一項「窮人有福音傳給他們」。看來,「窮人有福音傳給他們」應是以上事情的一個扼要說明。

  「窮人」,是「彎腰乞討」的人,他們無法挺起胸膛做人。但是,在耶穌裡,這些人能聽到有福的信息,能體會到幸福。這是一種翻天覆地的改變。

  我讀過一本書,講到一個啞的人,在夢中遇見耶穌,耶穌用流利的手語和她交談。(參考:侯活士、范尼雲:《暴力世界中的溫柔》)耶穌沒有醫治她,但按她的本相接納她。她在耶穌面前,不用擔心耶穌不明白她,不用擔心耶穌不接納她,當然更不用擔心耶穌會歧視她。在耶穌面前,她安然地活出自己,安然地表達自己,安然地愛與被愛。這個「窮人」,能體會到幸福。她不需別人施捨,她不用擁有什麼,她卻能有尊嚴地活著,單單這樣,她已感到無比幸福。因著耶穌,窮人能體會何謂「有福」的生命。

  耶穌做的,和施洗約翰期望的,有一段距離。我不知道,施洗約翰聽完這番話後,能否明白耶穌就是他等待的人。

  我不知道,我們聽完耶穌這番話後,能否明白耶穌就是我們等待的人。

  耶穌最後加上一句話,非常耐人尋味。

11:6 「凡不因我跌倒的就有福了!」

  看來,在耶穌心中,很多人會因他所作的跌倒;或者說,因他所作的事,反對他。

  畢竟,無論耶穌何時來到人間,世人多是拒絕他的。

  試想想,聖誕節的故事,是講什麼的?

  是講天上的神,降生在馬槽裡。單單這一點,我們都已排斥他了。在香港,我們講的是「贏在起跑線」上;但耶穌做的,是選擇「輸在起跑線」上。關於這點,連東方的博士都搞錯。他們以為耶穌會生在皇宮裡,他們去找希律王。耶穌卻是生在馬槽裡。「贏在起跑線」上的心態,會扭曲一切。遊戲的童年充塞著各種大人的指標。同伴變成競爭的對手,使人失去友誼。人生的成就只在乎勝負,使人失去永恆的價值追求。得失的計量,使人物化,失去人性的尊嚴。耶穌生在馬槽裡,「輸在起跑線」上。耶穌明白,俯就卑微,比強者更堅強;彎腰為人洗腳,比偉人更偉大;親吻窮人,比一切富人更富有。

  耶穌「輸在起跑線」上,因他願意成為弱者,與弱者同行,他珍惜每個人的人性尊嚴。他渴望,每個人都能活出神聖的光明。「凡不因耶穌的作為跌倒的,就有福了!」但是,「贏在起跑線」上的世界,會排斥「輸在起跑線」上的生命。因耶穌的作為,排斥耶穌的,畢竟佔多數。

  主耶穌講完了他做的事後,他反問身邊的人一個問題,也反問我們。

11:7 他們走的時候,耶穌就對眾人講論約翰說:「你們從前出到曠野是要看什麼呢?要看風吹動的蘆葦嗎?

11:8 你們出去到底是要看什麼?要看穿細軟衣服的人嗎?那穿細軟衣服的人是在王宮裏。

11:9 你們出去究竟是為什麼?是要看先知嗎?我告訴你們,是的,他比先知大多了。

11:10 經上記著說:『我要差遣我的使者在你前面預備道路』,所說的就是這個人。」

  耶穌問他們:你們去曠野,想找什麼?

  若在今日,耶穌會問我們:「你們返教會,到底想尋找什麼?到底想得到什麼?」

  我們不要只問耶穌:「耶穌,是你嗎?」也要反過來問自己:「我們找什麼?我們是找耶穌嗎?我們是找那個我們塑造出來的耶穌嗎?我們是找那個能幫我們『贏在起跑線』上的耶穌嗎?抑或,我們是找那個甘願『輸在起跑線』上的耶穌呢?」我們在這裡,到底要找什麼?凡不因耶穌所做的而排斥耶穌的人,有福了。

  當時的人,到曠野去,是要尋索先知,是要聆聽神的要求。

  耶穌說,施洗約翰的確是先知,並且是一個偉大的先知。但是,這仍不是人終極要尋求的。

  耶穌繼續說:

11:11 「我實在告訴你們,凡婦人所生的,沒有一個興起來大過施洗約翰的;然而天國裏最小的比他還大。」

  施洗約翰是很偉大的,但畢竟仍只是指向耶穌的路標。一個餐牌標示出各種食物的名字,甚至寫出各款餸菜如何美味,仍只是餐牌,不是那些美味的食物本身。一個指示我們去遊樂場的路標,無論設計得多精美,也只是路標,不是遊樂場本身。在曠野的呼聲,無論多嘹亮,無論對天國發表了多偉大的觀點,仍只是呼聲,不是天國本身。一個正在吃美味食物的乞丐,強過那些只能看餐牌的富豪。一個在遊樂場玩耍的小孩,強過那些只是看路標的人。一個在天國裡的人,當然強過那些只是聆聽先知,那怕是很用心地聆聽先知的人。

  有一個故事是這樣的:

  很久很久以前,有一個廚師,能用平凡的材料,煮出各樣人間美食。村民們很崇拜他,常常圍住他,問他各種關於煮食的學問。後來,這個廚師死了。村民們為他造了一間廟,尊他為「廚神」。為了要讓廚神講過的東西永留萬世,便按他生前的講論寫了很多食譜。為了精確解釋這些食譜的內容,發展出不同的學派。不同學派之間,為了爭奪解釋的正統性,互相廝殺,很多人為此死了。多年後,這「廚神」的食譜已發展成精細的學問。求這些學問的人,絡繹不絕。但,奇怪的是,從來沒有人好奇地問:按「廚神」食譜煮出來的菜,到底是什麼味道的呢?

  今日,我們對耶穌有很多談論,滿足於這些談論的人多,真正與耶穌有生命連繫的人少。我們對耶穌講的天國有很多描述,但願意按耶穌的指示進入天國的人少。我們尋求神,擁有關於神的很多知識,但能順服神,敬拜神的人少。

  主耶穌說:「凡婦人所生的,沒有一個興起來大過施洗約翰的;然而,天國裡最小的,比他還大。」

  誠心渴望你是一個在天國裡的人。

  但願:榮耀歸於聖父、聖子、聖靈。阿們。

下載講章︰ 鄧瑞強博士 - 眾裡尋他千百度 (638 downloads)